首页> 教育> 我早就知道了

我早就知道了

2019-03-17 10:24     教育     来自:北京北京之声


最近在读戴维迈尔斯的《社会心理学(第11版)》,相比之前的《这才是心理学(第10版)》和《心理学与生活(第19版)》更有趣,更有意思,也更加实用。因为它研究的是,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为了确保大家对这门学科有一个基本以及更准确的理解,在这引用教材中的专业解释。如下:


社会心理学是一门研究我们周围情境影响力的科学,尤其关注我们如何看待他人,如何影响他人。更确切地说,社会心理学是一门研究人们如何看待他人,如何互相影响,以及如何与他人互相关联的科学。


它关心的核心问题是:1)我们如何构建我们的世界;2)我们的社会直觉如何指引我们,而有时候又是如何误导我们的;3)我们的社会行为如何受他人、我们自己的态度和性格以及生物性的影响;4)社会心理学的原理是如何应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其他研究领域中的。


于是,当你逐渐深入了解社会心理学的时候,就会发现,它研究的东西怎么那么的熟悉,好像似曾相识。这是因为它就在我们身边,而且它研究得出的大多数结论都是那么的显而易见,而且太像常识了,人们也因此对它不屑一顾。


确实,几乎所有的心理学实验得出的可信结论看起来都有些像常识,于是大家就产生了一种“我早就知道了”的现象,而这种现象在社会心理学中有一个专业术语叫“后见之明偏差”。


后见之明偏误指当人们得知某一事件结果后,夸大原先对这一事件的猜测的倾向,俗语称“事后诸葛亮”。 后见之明偏见的一个基本的例子是,在知道一个不可预见事件的结果后,一个人相信自己“早就知道结果会这样”。


社会心理学提出了似乎显而易见的结论,因此它是微不足道的。然而,实验研究表明,只有在事实揭晓之后结果才显得“显而易见”。这种后见之明偏差(我早就知道了现象)常导致人们过高评价自己的判断与预测。


比如,我们总说,听过了那么多道理,却过不好这一生。因为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听了而已,只是感觉上懂了而已。有没有按照道理去做去践行,就不得而知了。


事实上,在我们没有真正做到的时候,那些道理就仅仅只是大道理。然而只有我们做到了,只有道理所描述的那个事实发生了,道理才会显得“有道理”。


有些观点或道理我们以为自己懂了,但其实只是后见之明。比如,有段时间一直被人灌输一个概念,那就是我们人是可以改变的,人的大脑是具有可塑性的。


然而,这些改变和可塑性只有当我真正做了一些事情的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这是真的。原来人真的是可以被改变的,大脑是真的可以重塑的,顽固的思想是可以纠正的,人的认知是可以进化升级的。


相反,有些事情我们现在认为很明显,然而在当时却一直搞不清楚。现在很明显是因为做了一些事情后才让这结论显而易见,过去搞不清楚是因为我们当时做的还不够,没有总结,没有复盘。


比如,以前总觉得自己什么都要学,什么都想学,每天都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在各个时间段,安排各种各样的事情。


现在才意识到,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我们应该有自己的主线,我们应该有自己专注的地方,在一个地方深挖井,直到挖出水来,获得成果为止。


应该先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再说,而不是什么都要。如果什么都想要,最终可能什么都要不到,最后极有可能是一场空的结局。


所以,生活中的各种常识和道理,总是在事后看起来十分清晰明了,然而在事前却并没有那么清晰可辨。因为,做个事后诸葛亮,总是容易的。


当我们说“我早就知道了”的时候,咱问问自己,咱是真的知道了还是真的知道了?咱是事前知道的,还是事后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