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 拒绝被表演化的民艺,他用万里行走到民艺的根部去 | 百匠大集

拒绝被表演化的民艺,他用万里行走到民艺的根部去 | 百匠大集

2019-02-08 12:08     互联网     来自:吴晓波频道


 文 / 百匠君(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在来路中找到方向


“可能是基因决定的吧。”谈起自己从设计师转型手艺人的缘由,曾令波笑道。


曾令波的父亲曾经是一个传统木匠,整日与窸窣的木屑为伴,双手粗糙,却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在曾令波记忆中,拉动锯子的刷刷声、敲击凿子的梆梆声,曾经是整个童年的主旋律。


不只是父亲,在他的家乡大巴山,早年由于物资缺乏,大部分人都具备着自己动手制造生活用具的能力——这种能力,似乎天然地注入了曾令波的血液。


工作中的曾令波


设计的更多可能

2002年,平面设计专业毕业的曾令波成为了一名设计师,并慢慢在深圳闯出了自己的名头。而与此同时,他远在大巴山的父亲却早就放下了木匠活计。现代工业浪潮冲击之下,许多传统手艺几乎一夜之间淡出人们视线,并慢慢被彻底遗忘,从沿海城市到边远乡村,无一幸免。


也许是血液深处的某种东西被激活,从事设计12年后,曾令波开始思考设计的更多可能,思考他能为千千万万和他父亲相同遭遇的手艺人们做些什么。


“如果从设计师的角度来看,传统民艺的短板其实非常明显:创新力、品牌思维、时代需求的捕捉,新的传播工具等等这些在现代商业中非常普及的东西,在多数手艺人那里几乎一片空白。”


纷繁之中,我们能为后代留下什么?


真正的转型发生在2014年。在父亲放下木匠工具多年后,曾令波又重新把那些锯子、刨子、凿子搬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不同的是,在这些工具的旁边,还有画满了线路的民艺行走地图。


仿佛某种必然,他曾因父亲的手艺而被送上大学、走上设计师的道路;而现在,他所掌握的能力,也许能为那些日渐消逝的手艺提供一些新的可能。


所以有了“慢物质”。


轰轰烈烈的时代进程中,总要有人慢下来,去思考并创造一些更恒久的东西。曾经美好而辉煌的中国民艺中,有这些东西。



行走,还原民艺本来的面貌


也是2014年前后,全国都开始谈论“工匠精神”,谈论民艺和非遗。真实的民艺究竟是什么样子?


“传统手工业的没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我们有责任去挖掘并尽可能抢救那些有价值的内容。”他说,“但你从电视上、网络上看到的民艺被样板化、表演化了,这显然不是民艺本来的面目。”


民艺行走路线图


到原乡去,到民艺的根部去!


他想深入到民艺原生地,看民艺与匠人最真实自然的存在状态。没有太多顾虑,曾令波开始组织团队成员背包上路。


这一走便是5年,自南向北,足迹遍布20余个省市,从滇西秘境到巴蜀小镇,探访了近30门民间手艺、认识了100余位手艺人。


民艺探索


“民艺的概念太丰富驳杂了。如果不走出去,你根本想象不到某个领域的手艺人,他到底是怎样完成一个作品的制作的,你也没机会全方面感受他的生活环境、性格和状态,跟他作品之间又什么关联。”曾令波说,“只有面对面聊天,长久地作为朋友相处,你才能捕捉到最细微的信息——它的一切都是鲜活的、真实有效的。”


手艺人的自制工具


文化的基线

在众多的行走线索中,最艰辛漫长并持续至今的,是2016年7月开始的笔墨纸砚探访之旅。


多数设计师都会有毛笔书写的情结。作为历代文人的常用工具,笔墨纸砚至今仍在中式书房中占一席之地,“但时代变得太快,毛笔书写早就退出了多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再过10年、20年,还会有年轻人使用毛笔吗?”


追溯笔、墨、纸、砚线索


曾令波和好友高宽、书法家吴海森等伙伴专门成立了项目小组,尝试从笔墨纸砚的源头开始,去行走、考察,进而投身学术沉淀、产品研创。


“从深圳出发,先到南昌,再到进贤、上饶、铅山、婺源、黄山、徽州、富阳……这是第一条线,后来类似这样的专线又走了七八条。”他们不断在乡村与城市间游走,追溯笔墨纸砚线索,慢慢走近这个领域里包括李小平、冯良才、蔡玉华等在内的一批顶尖手艺大家。


而他们的目的远不止于手艺本身。按曾令波的说法就是:“连夜赶路,返回宋代”。这亦是他们真正想抵达的目的地:笔墨纸砚背后,以宋代文人精神为核心的人文美学传统。


在近1万公里的笔墨纸砚专项行走之后,一款全新的文房作品“笔墨方”横空出世。




当设计遇见民艺


几年的行走下来,曾令波得到的结论是,“创新”是大部分民艺行当的共同痛点。比如笔墨纸砚,市场上售卖的文房四宝并不鲜见,但一个共同的问题是,这些东西的外观、形制、功能设定,都是为爷爷的爷爷那一辈人的使用场景设定的,千百年下来,时代变了好多轮,而它们的样子从来没真正改变过。


他们想做出一些改变。


现代场景中的传统精神


然而改变谈何容易。从制笔到抄纸,每一门手艺,都历经了历代前辈的反复钻研、改进、完善、定型,要想创新,就意味着会遇到无数前人没有留下解决方案的“大坑”。


除了漫长反复的行走考察,仅“笔墨方”的初代研发就历时一年多,200余张草图、100余处细节斟酌、50余次细节打样,而所得到的初步成品,则是笔墨方创研团队中10位成员5次全盘推翻后的结果!


笔墨方整体


最终的定型产品,完全符合他们对“现代人的移动书房”的预期:极富当代气息的设计是它最为抢眼的特质,从整体到局部,每一细节都在传统样式的基础上进行了重新创作。除了每个单品长相变得更“现代”之外,整体构成特点在于:传统文房套装只是简单的组合关系,而笔墨方从整体到局部,是一个全新的、系统的设计关系。


笔墨方


一个小细节足以说明他们付出的心血:为了实现造型的简约洗练,毛笔采用了上下一体的外型设计,笔帽上专门设计的一条缝,则解决了木材变形而导致松动或撑裂的问题。仅这个小问题,团队试过增加弹簧片、加垫圈、开螺纹等不下10种解决方案,都不满意。最后,是设计师的逆向思维起了作用:如果太紧而导致撑裂,那就先让它裂掉——这的确最为简单有效,但是找到它,足足花了2个月!


笔帽上专门设计的一条缝


纯手工+现代机器+工业思维

让曾令波最为自豪的是,还包括让“手工”和“机器”这两个似乎相悖的要素紧密结合起来。


消费市场的多样化需求、跨材质的多工艺设定、前所未有的造型……涉及的环节太多,传统手工作业的模式已经完全无法满足,必须用工业化、标准化的思维来整体调度:笔墨纸砚的核心工艺部分交由手工艺人亲手完成,其它环节则在工厂的生产线上产出。


产品的温度与输出达到平衡


“传统手艺与现代机器实现高度互补,产品的温度与输出达到必要的平衡,这是我们理解的匠心本质所在。”曾令波道。


“传统人文内核+当代设计表现+现代工业产出”,是匠心与创新的融合,也是他们“民艺复兴计划”的大胆尝试。



民艺协同,平台赋能


有了笔墨方项目探索出的路子,曾令波把目光投向了更大的民艺领域,木版年画、传统金工、大漆、染织等一系列基于民艺的创新活化项目不断确立,相关的成果相继亮相。

 

由刘志炼、罗梽明、曾令波主持的“慢物质·锡木作”项目,致力钻研传统锡工艺的当代表现,并获得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赖庆国老师的鼎力支持。


“慢物质·锡木作”


锡木作系列的最新产品“弥生”,在传统作物的理念基础上,深入研究材料的可持续利用,探讨了环境与人和物的哲学关系。


“锡木作·弥生”


 “慢物质·茶画会”项目,则由二毛发起,联合曾令波、武强年画非遗传承人马习钦老师、CCTV-7乡土栏目等多方力量,推动传统年画的创新复活。


“慢物质·茶画会”


如今的慢物质,已经不只是一个公司或简单的产品品牌,它被定义为一个“民艺协同体”,在相同的组织逻辑下,设计师、农耕作者、手艺人、艺术家等各行业的伙伴得以加入成为合伙人,参与发起、运营多个相互关联而又彼此独立的民艺产品品牌。


这是对传统产品流程中“供应商”概念的颠覆,也是慢物质团队为民艺领域提供的极富创新意义的组织模型。


“民艺协同体”成员


从品牌的角度,曾令波所理解的“民艺复兴”是:更自觉的人文思想、更舒服的设计表达和更圆融的商业操作。


“品牌需要建立并表达自己的人文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决定了它能到达的高度极限;同时,通过好的设计、有效的商业运作,将价值观深刻而美妙地融入产品,并让更多人在认识、使用产品的过程中接受品牌的价值观——这是我们想做的事。”


“物的赞美”慢物质材料及工艺主题展


是设计师,也是手艺人,曾令波的一次次转型与尝试、突破与创新,都是凭着想要复兴民艺的一股执念。慢慢沉淀、深深沉浸,他用炙热与真诚向社会输出自己的价值;万里奔波、多年摸索,他用时间为信仰献上最深的敬意。


让民艺在时代里继续生长,鲜活而蓬勃,那是他持之以恒的理想。



采访手记


在沟通过程中,曾令波的耐心、细致令人惊讶;而他一再强调一定要提及那些参与“民艺复兴计划”的成员,则更让人心生敬佩。


在越来越快的世界里,慢下来,将同样心怀理想的人聚拢、凝聚,在民艺行走中沉淀,在民艺传承中创新,在他身上,在他们身上,“慢”是一种力量,一种境界。


如果你想认识更多和曾令波一样的新匠人,或者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请加入我们。


新匠人社群成员报名通道

(点击按钮▼报名参加)




我们联合顶级机构共同发起了新匠人加速计划,从传播、品牌、渠道、社群电商技术、培训、投资6大方向,为这个时代拥有新审美、新技艺、新连接的新匠人多层次、体系化赋能。

点击下图▼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