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这是32年前的我

这是32年前的我

2019-02-07 17:19     财经     来自:北京北京之声


自打记事以来,感觉每年的春节都是一样的。正月初一,母亲家族几乎所有人都要去大舅舅家拜年,并在那里度过一整天。


除了午饭和晚饭外,孩子们自己玩自己的,大人们主要是打牌和玩麻将。像我们这一类人是最尴尬的,因为早已不是小孩,但也算不上大人,因为没成家。


接着,正月初二,也就是昨天,我们一家三口驱车去几个伯伯家(一共四个伯伯,我父亲最小,他排行老五)拜年,这也是一年一度回父亲老家的时候。


所谓老家,一方面是针对我们现在居住的市里的新家而言的;还有一方面是,这里是父亲和母亲从小长到大的地方,他们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


五岁之前,我也一直在这里(如下图)生活。但是,除了剩下经过破旧不堪到翻新的老房子外,对这里已经没有太多的记忆了。



一般我们会在老家住两天,每年的正月初二回到这里,正月初四吃完早饭就会回到市里。


其实老家距离市里并不远,听说最近交通又方便了很多,有了从市里直通老家的快车道,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到这里。


然而,如果平时没什么事儿,我们也不会想到要回来。只有冬至的时候,父母会回来一趟,给爷爷奶奶上坟。


这两年因为我比较忙,所以一般我们就只在老家住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也就是正月初三(今天)我们就会赶回市里。


说实话,让我在老家待两天是很无聊的一件事。因为我很小就离开了这里,母亲说我五岁就随外公外婆去了市里。


所以,在这里我并没有太多的记忆,也没有所谓的童年小伙伴。父母可以走亲串友或者是打打牌,而我什么也做不了。


当然,我现在意识到回老家的真正意义,那就是陪父母回老家看望亲人,这是我们作为子女应尽的一点义务和责任。说的伤感点,来日并不方长,有些人真是见一面就少一面。


按道理昨天我应该在去昆明的飞机上,而不是和父母一起回老家。按道理今天我应该在云南,和一些不认识的小伙伴完成一次经典的小众之旅。


早在一个月前,我就订好了去云南的行程。但是在缴费后的半个月的时候,我取消了订单。


取消的原因大概有两点:一来我已经不需要通过旅行来放松自己了,去年下半年不好的状态已经被自己用其他方式调整过来了,也就无需再用旅行的方式来释怀一些东西了;二来我想我更应该做的事,是陪伴父母左右吧。


昨天早上,我们准备驱车去老家前,父亲在汽车后备箱整理送给亲人的礼品,母亲从楼上下来,打开车门进入后座,看着父母的背影,那一刻我觉得取消旅行的决定是对的,即便取消订单让我“损失”了20%的费用。


昨天中午到的大伯家,在那里吃的中饭;下午到的四伯家,在他家吃的晚饭;今天早上去的二伯家,在那里吃的早饭。看看这就是我们吃的早饭,是不是特别硬。如下图所示



这一桌子菜,都是二伯自家菜园种植的或者是自己养殖的。纯绿色,不打农药,用的全是农家肥,味道自然是好极了。用的是传统的灶台,木材生的火,估计很多小伙伴都没见过。



吃完早饭,我们一家人驱车赶往离市里不远的一个镇,二舅妈的老家吃饭。其实,她在市里的新家,就在我家楼下。


但是,这两年她也爱上了农村的生活。她说,传统灶台里,木材生的火,做饭菜就是香。


从今天开始,我们这个大家族的人就会轮流宴请对方。今天是二舅妈家,明天是小舅妈家,后天是我家,接着就是大姨家,二姨家,小姨家,两个表哥家,一个表姐等。


就这样一家一家吃过去,大概可以吃到正月十五,最后回到自己家过元宵节,这个年也就算是完整了。



近来,我喜欢用文字去记录生活的点滴,但极少去拍照。这两天突然感觉到,其实照片也是一种非常好的记录方式。


看着自己拍的照片,能够唤起我们的回忆。让我们知道拍摄的那一刻,什么时候我们在哪做什么。如果拍得好,没准还能回想起当时的心情和心境。


最后,放上一组图片,证明我来过了。未来当我看到这组照片时就知道,2019年的春节,我陪父母回了老家。


一望无际的田野


立春了,家乡的油菜花也开好了。


路铺好了,人走没了。


很多年以前,家乡的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的;而就在五年前,水泥路已经铺好了。然而,这里居住的人却越来越少了,每年回来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老屋早就卖给了姑母的大儿子


五岁那年我离开这里,随同外公外婆来到市区生活;十九岁那年我北上求学,直至现在定居北京。


三十二年前的这个时候所摄

这个婴儿就是我,抱我的人就是我母亲,那一年她二十岁。母亲说,这是我半岁时候的照片,可爱吗哈哈~~


欢迎大家在留言区,和我分享你家那边过年走亲串友的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