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海拔1250米、-18℃,一个多月前才通电!这里是杭州最高冷的警务室

海拔1250米、-18℃,一个多月前才通电!这里是杭州最高冷的警务室

2019-02-05 11:59     科技     来自:都市快报

车子开到半山腰再步行登山,要走4487个青石台阶,相当于65层楼的海拔。


这是全浙江最高的警务室,海拔1250米,一个成年男子爬上去至少要45分钟。


这也是全杭州最冷的警务室,每当下雪,杭州城区里还飘着雪花,那里已经是一片林海雪原,雪深及踝。


每当下雪,杭州城区还飘着雪花,这里已是林海雪原。 摄影 通讯员 许志伟


每隔两天,昌北派出所的民警就要去换防驻守在山顶的同事。


在山顶,有一个警务室——临安昌北派出所上溪警务室,由1位民警和4位协辅警驻守。


昌北派出所位于杭州行政辖区最西端,距离杭州市区100多公里,包括所长在内的12个民警和20多个协辅警,管辖着312平方公里范围的治安。


有时,一个偏远地区的报警,民警们从所里出发,往往要开一两个小时山路的车。


坐上前往上溪警务室的车,开下杭徽高速后就拐进了一条狭窄的山道。车辆盘山而上,一路都是蜿蜒曲折的发卡弯,晃得让人想吐。


颠簸了50多分钟后,山路的终点是位于山腰的一处村落,我和同事穿上厚厚的羽绒服依然冻得跺脚,民警笑了,指着山顶说:“那里还要冷,冬天最冷的时候能到-18℃。”


我抬头看,那里除了一团团湿黏厚重的云雾,什么都看不见。


上溪警务室就在那些云雾里。


民警赵建峰指着青石堆砌的山路说,这是一条明清时期的古道,通往当地人口中的玉山。在玉山山顶一侧,有闻名世界的昌华鸡血石矿,清代乾隆皇帝的一方玉玺就是用山上的鸡血石打造的,前几年拍出了2000多万的天价。


走了一段山路,我和同事已经气喘吁吁,在山腰的亭子休息时,看到画满墙面的、字迹潦草的标语,比如“我要有钱、我要挖到宝石、我要成为富翁……”


“前些年,因为这座山,附近村子里不少人做上了一夜暴富的美梦。”赵所长说,随着鸡血石价值不断暴增,近年来玉山上鸡血石矿的无序开采,给生态和安全造成了严重隐患。现在,山上大大小小有100多个矿洞,许多矿洞相连,就像一个蚂蚁的巢穴,再无序开采下去,很可能造成严重的塌方。


2018年1月,在临安区公安局的努力下,玉山上设立了昌北派出所上溪矿区警务室。


沿着山路古道走了40多分钟后,我们在一阵浓雾中看到一座用简易板房搭建的小屋,门口被湿气腐蚀的牌匾上写着“临安市(区)公安局昌北派出所上溪矿区警务室”。打开手机上的运动软件,我们登了4487个台阶,海拔跃升了65层楼的高度。


警务室里面比外面更简陋,几个小房间里摆着头灯、警棍、木杆等巡逻工具和器械;一个房间是四个上下铺,军绿色的被褥叠成“豆腐块”,冷风会蹿进屋子,雨天屋子里还会下小雨。


“山上好久没这么热闹了!”驻守在警务室的民警郑鑫和4位辅警端着烤着红薯的火盆迎了过来,他们在山上的伙伴——几条中华田园犬在我们周围兴奋地跑来跳去。


1996年出生的民警郑鑫在昌北派出所已经工作两年。说起驻守警务室的工作,他用“夜猫子”来形容,因为一些偷矿的人主要选在夜晚上山,所以每天晚上他们要上山巡逻三四趟。一趟山路走下来要40多分钟,大家分成几个小组,戴着头灯,在一些上山必经之路和矿洞巡查蹲守。有时,白天也会有一些慕名而来的游客和驴友爬上山想一睹昌华鸡血石矿,他们也要劝离。


到饭点了,民警们养着的小狗们围着简易搭建的厨房叫个不停,当天负责做饭的协警余孝勇端着一盆土猪肉炖冬腌菜放在烧炭的炉子上。“平时,大家吃饭就是一个暖锅,有菜有肉,再炒个菜,热腾腾吃得舒服。”余孝勇说,每隔两天换防的队员到了山下,会在固定的补给点买菜买肉带上去,村民家的驴子,每隔十来天也会驮一次补给上山。


山上没什么业余活动,因为不少是退伍军人,所以围在火炉前唱军歌成了大家喜爱的消遣。


最让大家高兴的是,一个多月前山上终于通了电,但电线一路从山下接上来,电压很不稳定,只能给手机充电和照明,用电饭锅烧一锅饭要跳闸十几次。


但大家还是很开心,至少可以给手机充电,遇到信号好的时候还能视频通话。


赵所长说,警务室的工作主要是巡逻,条件比较艰苦:冬天最冷的时候达到-18℃,白雪皑皑的,不像在杭州,像西伯利亚;夏天的紫外线很强,大家都要穿着长袖长裤。所里的同事们有两样东西最费,一个是鞋子一个是手机流量。


“山上通电以后,手机成了我们空闲时唯一的娱乐工具!”1975年出生的协警余孝勇说,他的家虽然也在临安,但距离警务室开车要两个多小时,他只能每周回家一次。自从山上通电有手机信号后,每天他都会抽空跟两个女儿视频聊天。有一次,他和大女儿视频完之后才想起那天是女儿的生日,于是在淘宝上给她买了件生日礼物寄过去。这让他感觉,自己离孩子们没那么远。


由于昌北派出所地处偏远,所里实行住所制。每周,民警和协辅警只能回家一次,平时工作生活都在所里或警务室。


“长时间跟家里人分开,时间久了,每个民警都有很严重的孤独感。”昌北派出所教导员吕清良说,巡山的工作很辛苦,大家从不会因为辛苦而退缩,但长时间在山上见不到家人的孤独,却真实地写在大伙儿脸上。


听到这话,围着火盆的汉子们一个个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1984年出生的副所长吴程,每周都会轮到去玉山上的警务室驻守两天。他有个5岁的女儿,因为他和妻子的工作都比较忙,孩子平时都是奶奶带。前段时间,女儿接连感冒发烧,一个月内三次送到医院急诊,因为工作原因,吴程一次都没陪着去。“现在回到家明显发现女儿对我不太亲,跟奶奶比较亲,想到这些还是很内疚”。


我看着和我一起上山的赵所长,他用火钳从火盆里夹出几个烤得焦黄的红薯分给大家。“我们这个所因为地理原因比较特殊,除了驻守警务室平时也是住所的,分局和所里都在想尽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去年,昌北派出所特地装修了一间家属套房,他们定期会把外地警员的家属接过来住上一段时间,尽可能让他们团聚。


围在火炉前,赵所长对大家说,他每周回家一次,见到7岁女儿时,会给她讲故事,一起搭乐高,一起做好吃的,所以孩子特别期待爸爸每周回去的那天。赵所也跟大家说,陪家人的时间不多,一定要好好珍惜,一边玩手机一边陪孩子,哪能叫陪?


下午,浓雾逐渐散开,又下起了冻雨,驻守的队员和换防的队员们整体排列,一起前往山上的矿洞进行例行巡查。


警务室刚设立时,附近村民盗采矿石的行为还很普遍。派出所民警一边挨家挨户宣传,一边组织驻守警务室的警力在山上巡查,从2017年底到2018年5月,刑拘9人,国土处罚79人;2018年5月至今,只处罚了6位擅自上山的村民,偷挖矿山的情况明显减少。


这也让民警们感到孤独驻守有了价值。


离开前,我听说了一个好消息,今年,政府将出资修建一座新的警务室,以后山顶警务室可以用上电器,洗上热水澡,睡觉也不用再担心冷风吹进来了。


昨天下午1点半,赵所长拎着一大袋东西来到警务室,袋子里装着一条他自己买的烟和一些烟花(临安部分地区允许燃放烟花爆竹),准备跟警务室的同事们一起吃顿年夜饭,再赶回所里值班。


上溪警务室值班的民警和协辅警在山上吃了年夜饭


见到所长拎着烟花上山了,驻守警务室的民警和协辅警们都笑起来:“天黑下来,可以放烟花热闹热闹啦!”


赵所长说,虽然是除夕,但警务室365天都要有人驻守,所以轮到驻守的同事,只能在山上过年了。山上过年也要有年味,所里提前准备了红烧肉、白切鸡、红烧鱼给同事们加几个菜。因为不能喝酒,所里还准备了可乐、椰汁,让大家在山上吃团圆饭时能碰个杯。


晚上8点多,不巡逻的同事拿着手机在警务室外四处走动。他们要找个信号最好的地方,用手机看春晚直播。


首席记者 蒋大伟 见习记者 孙毓  通讯员 符栩潇


·春晚现场葛优躺,等这一刻很久了!支付宝5亿元的大红包和花花卡,你中了吗?

·杭州90后美女费雯丽今晚将带领一群姑娘,和朱一龙李易峰在春晚上同台4分钟

·除夕+立春!不查不知道,原来这个日子这么特殊!


更多内容,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杭州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