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豆瓣9.5!神级国产纪录片回来了,看完哭得喘不过气

豆瓣9.5!神级国产纪录片回来了,看完哭得喘不过气

2019-01-10 21:08     财经     来自:精品阅读推荐


我们曾安利过一部关于医院的纪录片《人间世》


摄制组蹲点上海瑞金医院,朴素真挚地纪录下了医院角角落落里的故事。


既有癌症患者的生育、外科医生的一天,也有救护车司机的尴尬、器官捐赠的传递等等。


播出后大火,引发轰动,看过的人没法不留下眼泪。


也让人们重新审视如今的医患关系。


两年后,第二季终于来了。



 人间世 第二季 

Life Matters


今年伊始,第二季播出了。


两集评分已经达到了9.5分



这一次,摄制组走进多家医院的各个科室,讲述不同疾病下的人间百态。


有讲述产科预备妈妈们日常的《生日》,也有纪录尘肺病患者们故事的《呼吸》。



第一集的主题,是《烟花》。


故事的主角们,是骨癌患者们


专业的说法,这是一种名叫“恶性骨肿瘤”的罕见肿瘤。


有多罕见呢?得病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三。



用片中这位13岁的骨癌患者杜可萌的话说:


相当于连抛22次硬币全部都是正面。


而更可怕的是,这个疾病的主要患者,是孩子。


看到这个美好浪漫的名字,你或许很难想象,


如烟花般灿烂的孩子们身上,正在发生着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入院的时候,孩子们或许以为,很快就能回学校上课了。


但等待着他们的,是比生病更为痛苦的治疗过程。



先在身上埋一根管子— —“静脉输液港”,


之后无数点滴药水,都将从这里输入身体,对抗癌细胞。



听起来寻常,却和感冒挂盐水完全不同。


因为输入身体的化疗药水,不仅会杀伤癌细胞,


也会让孩子们恶心、呕吐、脱发、吃不下饭......



而这仅仅是开始。


接下来,医生会把你送上手术台,锯开生病的地方,把骨头切下来。


好一点的,医生会割掉上面的肿瘤,再放回身体里。


情况严重的话,可能就直接截肢了。



13岁的王思蓉,就在面临这样的抉择:要命还是要腿。


每当医生把妈妈叫出去,小声地在门口聊着什么,她就很不安:

 

“你说话那么小声干什么?不要老瞒着我。”

 


直到妈妈告诉她,医生觉得需要截肢。


她顿时嚎啕大哭。



甚至固执决绝地放下狠话:


“假如要截我肢,就给我申请安乐死,你不给我申请安乐死,我自己爬着也要去寻死路。”


为了保护孩子,医生们反复商讨研究,决定暂时不让王思蓉截肢。


她才终于勇敢地接受了手术,术前拜托了医生两件事:


下手轻一点,缝得好看一点。



手术当天,在外面等候的妈妈一开始还对着镜头笑道:

我说我这次肯定不会掉眼泪。

 


说完,女儿被推出手术室的瞬间,妈妈立刻崩溃大哭起来,转过身去。

 


身边的亲戚赶紧挡住她,低声叮咛:

 

你不要让孩子看见!

 


后来王思蓉出院了,还和爸爸妈妈去鼓浪屿看了大海。


她说,她妈妈看起来比她还要开心。



导演很温柔,纪录片里没有告诉我们王思蓉的结局。


直到片尾字幕里,我们才发现,她的名字上打了白框。


这个病多在孩子身上,但病情发展快,确诊治疗时,往往已进入晚期。


2017年春节,11岁的安仔第一次和母亲说左手疼。


当时妈妈没太在意,没想到才几天,胳膊就肿成了大包。



入院时,他的左手臂整个肿胀大了两圈,因此获得了“大力水手”的外号。


但很快,他被确诊为骨肉瘤晚期,被迫截肢。


他很喜欢打游戏,因为觉得,游戏里人有很多命,输了重来就好,不像他,只有一条命。



他也曾热爱打篮球,但自从截肢后,他就不愿出门了。


每次不得不出门时,他会要求妈妈,把空袖管捏出点形状,


并且始终走在妈妈的右边,挡住自己的左边。

 


他最大的愿望是装上假肢,恢复健康,回到学校。


装上美容手的那天,他把“最像健康人”的照片发给了同学,


还说,自己很快就会回去。

 


但他并不知道,身上的癌细胞已经转移了。


他或许再没有机会回到学校。 

 


其实第一集出来之后,有不少人对第二季有不同意见。


觉得独白、剪辑、邀请患者拍MV这样的拍摄,似乎有点失真了。



的确,看完第二集之后,小魔女也发觉,


第一集在整个第二季里,可能都是非常特别的。


怎么说呢?


比如,片中的旁白,是由骨癌患者杜可萌担任。


这个13岁的小女孩,一边介绍着自己在病房里看到的一切,


一边作为当事人,经历着这份共同的苦难。

 


她总是充满活力元气满满,把自己的病房叫做“美少女病房”。



还对着镜头表演“如何在掌间绽放烟花”:

 

先把手举起来,举过头顶,张开五指,恭喜你,给自己放了一次烟花!


一次还可以放两个哦~

 


又比如,纪录片里,杜可萌写下了自己的梦境,


而导演组则用类似MV的方式,让孩子们表演了一番。



但是往下看完,大家都会被导演组的温柔和善良感动。


因为这段短暂的拍摄,给了孩子们一个美梦。



事实上,在2018年元旦前夕,医院里就组织了一场cosplay。


孩子们短暂地忘却了自己的病痛,穿上自己喜欢的角色,说出台词。


安仔最喜欢《海贼王》里的“红发香克斯”。


这是一个失去了手臂,却从未失去梦想的男人。



很少有人知道,在穿上海贼王衣服的前一天,他还在手术台上煎熬。


照理来说,他本是不能上台的。在他的衣服下面,满是各种管子纱布绷带。



但当安仔穿上海贼王的衣服,站在台上,想象自己就是那样的英雄,高声喊道:


如果还有家伙没有闹够的话,来吧,让我们来奉陪吧!


那一刻,对于安仔来说,生命或许真的是无限的。



病入膏肓的时刻,安仔曾说了一段让小魔女难以忘怀的话。



医生劝慰他慢慢来,慢慢恢复健康的时候,他对医生说:


“肯定有一步登天的办法的,

这个世界就是没有什么不可能,

求求你了,医生。”



医生说不出一句话来,转身走出了病房。


病房外的父亲正无声地哭泣着。



有一位医学研究生,在评论里留下了医者的心声。


他在安仔的这句话里,感受到了自己的使命。




而更让小魔女难过的,其实是,孩子们从未因现实而绝望。


他们的世界和大人不同,他们依然笃定地相信那些梦幻的力量。


相信卡通人物的超能力,相信奇迹,相信魔法。


我莫名开始觉得,我们所有这些无能为力的大人,都是有罪的。


是我们不够努力,我们欠这些孩子一个美好的未来。



如果电影、电视剧意在表达艺术,那么纪录,更像是一种忏悔或鼓励。


拍纪录片的导演,也不是为了拍摄出好作品而做的。


而是对所纪录之人之事,怀着一种纯粹的忠诚和悲悯。


也因为这样,这段特别拍摄,就像是给孩子的礼物,


里面充满了孩子的信念,和充满生命力的希望。



2018年3月12日,安仔终于还是没顶住。


父母将孩子的眼角膜捐献给了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一个三岁时被开水烫伤的小男孩,因为他而重获光明。



安仔生前最后的小视频里,几乎睁不开眼的他,留下了人生最后一句话:


妈妈,宝贝永远爱你。





杜可萌的梦境里,曾这样写道:

 

在梦里,我想到了这样一个结局。

 

我和小伙伴们,脱去了病号服,走出了病房,我们推开厚厚的铁门,穿过重重的迷雾,拿着属于自己的武器,对抗着我们共同的敌人。


我们身后,爸爸妈妈和医生们一个个走过来。

 


他们拥抱了我们,和我们说:

 

生命对谁来说,其实都是短暂的,每个人都像烟花一样,都会有自己最绚烂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