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男人怎么吻你?,就怎么爱你!估计很少人知道......

男人怎么吻你?,就怎么爱你!估计很少人知道......

2019-01-06 04:02     科技     来自:占豪文学


········
第一章 正好缺一个老婆
········

热,好热。

沐念初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眸,周围一片陌生。

这里是哪里?

他是谁?

唔……

男人的汗水滴落在她的身上,身体的燥热正在缓解,渐渐的,她控制不住的微弓起身子迎合,眼皮也是越来越重……

晨曦慢慢拉开了帷幕,东方的地平线露出点点鱼肚白,太阳渐渐升了起来。

沐念初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扬高手臂伸了个懒腰,下一秒瞬间愣住了。

没穿衣服?

她吓了一大跳,连忙坐了起来。

脑海中闪过昨天晚上隐隐约约的片段,沐念初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她竟然和一个陌生男人……

垂在身侧的双手无措的收紧,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整个房间很安静,并没有其他的人。

沐念初差点就以为那一切不过是她做的一场春梦。

要真是如此,该有多好。

嗡嗡嗡——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沐念初连忙抹了抹眼泪,装作若无其事地接听起来。

你好,是沐念初吗?我是你父亲的主治医师,你快来医院一趟吧。

听到这话,沐念初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着急问道:我父亲他怎么了?

总之具体情况,你过来我们再详说。

说完,那端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沐念初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其他的,收拾好后,慌忙赶到了医院。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的,你父亲身体方面已经渐渐稳定了,但是医药费现在透支了不少,你赶紧去交钱吧。医生客客气气地说道,将一张单据递了过去。

沐念初担忧的心情缓和了不少,接过来看了看,面露为难,只好讪讪道:不好意思啊医生,我现在身上没有带多少钱,我回家拿,可以吗?

嗯。医生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道,尽快。

说了不少感谢的话,沐念初才离开医院。

回到家,站定在门口,沐念初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未婚夫江云宸。

她和他在一起两年,虽然他无父无母,但自己的父母并没有因此看轻他,不仅让他们订了婚,更是让江云宸搬过来和他们一起住。

犹豫良久,她深吸一口气,摆好脸上的笑容,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云宸,我回……

啪——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伴随着点点痛感,眼前先是短暂的一黑,紧接着砸过来的报纸掉落到了地上。

你还有脸回来?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江云宸满脸怒气地坐在沙发上,语气森冷。

沐念初的心咯噔一下,然后低头,捡起报纸,看到上面的新闻,脸色瞬间就失去了血色。

沐家千金深夜与陌生男子酒店相约,坐实婚前出轨!

大大的新闻标题下是好几张她和一个男人极其亲密的照片。

只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所有的照片中,她的脸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个男人却是只有背影。

沐念初的声音带着轻微额颤抖,哽咽道:云宸,你听我解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根本不认识那个男人!

呵,不认识?江云宸眼底多了几分厌恶,冷笑了一声,所以,我的未婚妻是个即便不认识也能爬上他床的女人?沐念初,你贱不贱?

最后几个字,刻意加重了音量。

沐念初眼眶通红,泪水悬挂若泣,无助地摇着头,不……不是这样的,我当时已经失去了意识,那根本不是我我自愿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江云宸脸色一凝,愤怒地讽刺道,这也不是你第一次做出这种事了吧?哼,碰都不愿意让我碰,却在外面找了别的男人,你还真是好样的!

沐念初低垂下眼眸,咬紧了牙关,鼻头一酸,险些落下眼泪。

还能说什么呢?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空气一时间变得安静下来,安静的让人觉得有些窒息。

良久,沐念初才从犹豫中抬起头来,抿了抿干燥的唇,还是咬咬牙,放轻了声音,云宸,我爸……他的医药费又该交了。

江云宸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穿上西装外套,朝门那边走去。

路过沐念初身边的时候,他的语气柔和了些许,跟我去见客户,应酬。

说这话的时候,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沐念初愣了愣,连忙跟了上去。

她不知道为什么江云宸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带她去应酬,可这是不是代表,他不会计较这次的事情?况且,父亲的医药费还需要他掏钱,如何她都没有办法拒绝。

车子在一家金碧辉煌的酒店停了下来。

江云宸什么都没有说,径直下了车,向里面迈动脚步。

沐念初的眉心跳了跳,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又不敢开口问,只好一直跟着。

到了一个房间门口,江云宸看了沐念初一眼,将她往前面推了推,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然后淡淡道:你先进去等我,我去上个厕所。

沐念初点了点头,没有多想,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的灯光很暗,沙发旁的轮椅上,坐着一个男人。

只见那人穿着黑色的大衣,身板略略显得有些单薄,棱角分明的脸庞俊美绝伦,深邃的眼眸中泛着明显的寒光,周身充满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沐念初愣了愣,再不敢往前走一步。

这个男人是谁?是云宸要见的客户吗?

她的目光下意识地看了看门外,就这么站在原地,等着江云宸回来。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这样的安静反倒让人觉得可怕。

然而,过了许久,门那边依旧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别等了,江云宸不会来了。

清冷的男声陡然响了起来。

沐念初心中警铃大作,看着他,皱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慕尧煊先是一顿,随即勾唇冷冷笑了笑,欲擒故纵?既然都到这个房间了,还来这一套?有必要?

沐念初越听越不明白。

慕尧煊摇着轮椅,逐渐靠近,嘲讽道:你不就是今天新闻上那出轨门的女主角吗?怎么,现在还装清纯?

沐念初的脸色瞬间惨白,紧紧咬着下唇,撇过脑袋,没有说话。

慕尧煊慵懒地抬起眼皮看了面前女人一眼,十分不屑,不过你应该在心底窃喜吧?因为你很快就要嫁给我了。

什么?沐念初一惊,猛地抬起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这样的反应让慕尧煊也有些意外,却是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只凉凉道:江云宸把你当成礼物,送给我了。而我,一个双腿残疾的废人,正好缺一个老婆。

不!这不可能!沐念初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摇着头,云宸他不是这样的人!我是他的未婚妻!

呵,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今晚就是让你来见我的吗?慕尧煊冷笑了一声。

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突然又咽了回去,沐念初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着镇定,他……说了的,我知道,所以,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这番话,她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哦?知道?慕尧煊的目光久久落在沐念初身上,神情间意味不明。

我……我还有事,不打扰了。这样的打量让沐念初很是受不了,她咬了咬牙,一边找了个借口,一边开门,逃也似的离开了。

慕尧煊盯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线中,双眸微眯,若有所思。

一出房间,沐念初就立刻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个早就牢记于心的手机号。

很快,那端就接通了。

云宸,你在哪里?沐念初喘着气,抓紧手机,着急地问道。

江云宸的声音听起来很随意,回家了。

沐念初的心沉了沉,她停下脚步,颤抖地继续问下去,你……是不是要把我送给别的男人?

话音落下,眼泪也随之落了下来。

是啊,怎么了?对方是慕家公子慕尧煊,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江云宸顿了顿,厌恶道,别忘了,你可是给我戴了这么一大顶的绿帽子。

回答的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掩饰。

一瞬间,沐念初只觉得浑身像是置身冰渊一样,冷的很。

她的双眸失去了色彩,木讷地站在原地,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江云宸的双眸一凝,不快道:我会给你父亲按时交上医药费,但前提是,你必须答应嫁给慕家公子换来他们对沐家的帮助。我这也是为了沐家好。

不,我不答应!沐念初吸了吸鼻子,提高了音量,几近崩溃地拒绝道,我是个人,不是所谓的棋子和联姻工具!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温和的江云宸此时为何会如此无情,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昨晚的那个意外吗?

可……她明明也是受害者啊,为什么连最亲近的他都要往她的伤口再捅上一刀?

你觉得你有的选吗?江云宸的语气染上了浓浓的威胁意味,如果你不答应,那么,你父亲的医药费我也无能为力。

 

········
第二章 真相
········

江云宸说的直截了当,让沐念初的心又冷了几分。

她的双唇动了动,却是终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闭上双眸,她不再说话,也不再听那端是否还有言语,握着手机的手无力地缓缓垂了下来。

这就是绝望的感觉吗?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一打开门,沐念初就看到了母亲许芸站在面前,像是找到了一个依靠,她再也忍耐不住,扑过去,紧紧抱住许芸的腰,放肆大哭起来。

好似要把所有的不快情绪全部发泄出来一样。

许芸先是一愣,随后便轻轻抚着自家女儿的后背,温和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呜呜呜……妈,云宸……云宸他要我嫁给慕家公子!沐念初也没有想过要隐瞒,尽数说了出来。

许芸的身体僵了僵,但是很快又恢复如常,语气有些古怪,慕家公子?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慕尧煊吗?

沐念初心情好了一些,抹了抹眼泪,一边点头,一边退出怀抱,管他是金汤匙还是银汤匙,我怎么可能嫁给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

许芸沉默了一会儿,面色有些犹豫地开口说道:慕家公子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慕家家大势大,也苦不了你。况且,我相信云宸这么做,一定也是为了我们沐家。

听到这话,沐念初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吼道:可他是一个残废!我和他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

你先别急,也许这只是云宸的权宜之计呢?我听说公司有一个项目如果能得到慕家的帮忙,很快就会蒸蒸日上,你也说了,那慕家公子是个残废,就算嫁过去,除了多一个慕家少奶奶的名头,你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许芸继续劝说道,再说了,你父亲现在病重,沐家全靠云宸一个人撑着,如果公司发展的越来越好,等你父亲康复之后,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沐念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还是她的母亲吗?为什么字字句句都在为江云宸说话?仿佛他才是亲生的!

她的面上升起层层怒气,妈,你说的都是什么话?我才是你的女儿啊!

许芸像是恍然回过神来一般,神情有些古怪,连忙抓住沐念初的手,讪讪道:这做妈的,谁不希望自己女儿嫁得好呢?慕家是C市最大的家族,光是一个慕少奶奶的称呼,就没人敢惹的。念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沐念初一把抽出手,愤怒道:我不明白!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逼她?

嗡嗡嗡——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医院打来的。

她连忙缓和了情绪,换上笑脸,接听起来。

那端的口气不是很好,沐小姐,你回趟家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再不交医药费,我们只能给你父亲办理出院了。

听到出院两个字,沐念初急了,好好好,我知道了,马上。

挂断了电话,她盯着手机许久,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好,我答应他。

江云宸说的对,她的确别无选择,就算是为了父亲,也只能暂时答应下这门亲事。

当晚,江云宸便迫不及待地将沐念初送到了慕尧煊的身边。

沐念初一个人站在豪华别墅的客厅里,没有人理会她,就像是一个透明人。

脸颊微热,她抿了抿干燥的唇齿,鼓足了勇气,随便找了一个佣人询问到慕尧煊的卧室在哪里,便自作主张地上了楼。

看得出来,这里的人也不太喜欢她。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可以,她也不愿意嫁给那个男人。

站定在门口,她伸手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轮椅在地上前行的声音,很快,门就打了开来,露出男人精致的脸庞。

慕尧煊见是她,眸中一闪而过的异样光彩,却是快的让人抓不住。

沐念初自然没有察觉到,她灵活的一个跻身,便直接进到了卧室里。

慕尧煊愣了愣,皱起了眉头,神情间满是厌恶,谁让你进来的?

沐念初厚着脸皮装作理所当然的样子,耸了耸肩,我是你未婚妻,不和你住一起,住哪里?

怎么,才过了一天不到的时间,这么快就变卦了?慕尧煊不屑地嗤了一声,果然女人都是善变的生物,尤其是你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

一听到这话,沐念初也有些生气了,她深吸一口气,将怒意压了下去,弯起嘴角假笑,是啊是啊,毕竟你慕家大少爷多金又帅气,虽然是个残废,我也不会嫌弃的。

慕尧煊脸色一凝,眼神彻底冷了下来,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滚出去。

沐念初吓了一大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讪讪道:我……

我让你滚出去!

慕尧煊加重了音量,脸色冰冷地打断道。

沐念初愣了愣,抿了抿唇,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对不起。她一边说,一边果真朝门外走去。

当她踏出门口的那一刻,后面传来砰的一大声,门被用力关上。

沐念初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只好蹲下身,坐在地毯上,头靠着门边。

许是今天的事情太多了,让她很疲惫,没多久,便沉沉睡了过去。

半夜,她只觉得手脚很冷,忍不住裹了裹衣服,却没办法抵御住寒冷,渐渐的,脑袋越来越沉……

早晨,慕尧煊打开门,就见一个女人随之倒在了自己的腿上。

他双眸微眯,以为又是什么把戏,抬脚轻轻踢了踢,起来,别挡路。

然而,许久都没有动静。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不对劲,正了正脸色,伸手去触碰女人的额头,竟发现滚烫至极。

他的呼吸一凝,扬声大喊:来人,去医院!

……

沐念初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发现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涌入鼻腔。

这里是医院吗?

抬眼,只见慕尧煊正坐在她的床边。

试着想要坐起身,却发现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上也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艰难的很。

慕尧煊看了她一眼,然后将手中的一份文件丢了过去,冷声道:签好字,之后你父亲的医药费不会断。

沐念初拿起来看了看,是一份契约书,指明二人的婚约关系只是一场交易,婚后谁也不能逾越,谁也不能干涉谁。

这也正是她所希望的,便没有多犹豫,直接干脆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等到沐念初高烧退了下去,身体恢复之后,慕尧煊开车送她回沐家拿东西。

再次回到这里,不过一天的时间,沐念初的心境已经全然不同了,感慨地叹了一口气,刚准备拿出钥匙,却发现门并没有锁。

她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顺势推了进去。

客厅里面没有人,静悄悄的。

母亲和云宸都不在家吗?

沐念初也没有多想,抬脚回卧室准备收拾东西。

云宸,你真的要把沐念初嫁给慕家那个残废吗?就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突然,楼梯转角处的书房里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拿着行李箱的沐念初顿了下来,话的内容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她想了想,转了个方向,走过去,声音越来越清晰。

怎么?你心疼她了?也对,我不过是你和初恋情人生的弃子,这么多年你抚养长大的只有她。

冷漠的男声陡然响起,沐念初完全可以确定说话的正是江云宸和母亲许芸。

原来他们在家。

她站定在门口,正准备敲门的时候,里面传来的话像一颗炸弹一样,猛地在她耳边炸了起来。

怎么可能?你才是我的孩子啊!沐念初只是我和那老头领养的而已,这一切你都知道的,我只是在担心日后沐家会不会因此有什么其他的意外……

沐念初震惊地捂住嘴,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浑身僵硬。

什么?江云宸才是母亲的孩子?而她根本不是亲生的?

哼,沐老头中风就躺在医院里,我们的计划天衣无缝,没有人会发现,现在只要把沐念初嫁出去,沐家就完全掌控在我手上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江云宸顿了顿,不悦道,要是那个女人还待在沐家,才真的是会出什么意外!

沐念初咽了咽口水,眼眶通红,脑袋像浆糊一样,空白一片。

这么说,父亲住院,也是这两个人一手安排的?

长久以来的信任瞬间崩塌,沐念初接受不了地后退着。

这样的冲击太大了。

砰——的一声,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花瓶,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谁?谁在外面?书房里的江云宸瞬间警惕了起来。

下一秒,门就被打了开来。

江云宸和许芸看着这个本不该出现在沐家的人,皆是愣了愣。

沐念初哀伤地看着他们,说不出话来。

你……你都听到了?许芸的脸色有几分苍白,不确定地开口问道。

沐念初只直勾勾地盯着他们,陌生地像是从来不认识一样。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

良久,沐念初才颤抖地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原来……原来是这般的龌蹉!

许芸的脸色更白了,走过去,伸手想要扶她起来,念初,你听我解释,虽然你是抱养的,但是这么多年了,我早就已经把你当成亲生的,我……

别说了!沐念初怒声打断,一把拍开她的手,撑着地板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笑的悲凉,我根本不想听。

说完,转身就想要离开。

许芸看着她的背影,不知所措,想要留住她,可是又感觉无地自容。

站住!

身后响起一道威严的男声,沐念初停顿住了脚步。

江云宸双眸微眯,闪过一丝锐利,既然你都听到了,你觉得,我们还会让你离开吗?

沐念初回过头,勾唇无所畏惧地笑了笑,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慕尧煊就在外面等我,现在我是他的未婚妻,你们要是想因此得罪慕家,我随便你们。

她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带着点点哭腔道,出了这么门,我和你们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话音落下,回过身,步履艰难地朝外面走去。

眼泪一滴滴地落了下来,重重砸在地上,渲染出一朵朵无色的花。

这一次,没有人再拦住她。

渐渐收紧了拳头,想到一向疼爱她的父亲如今躺在医院,久久昏迷不醒,这一瞬间,她坚定了念头——一定要让父亲清醒过来,告诉他真相!

 

········
第三章 我比你清楚
········

回到车上,沐念初低垂着眼眸,似乎是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从缓过神来。

慕尧煊也察觉到了她情绪的不对劲,没有说什么,直接吩咐司机开车。

过了一会儿,沐念初发现这并不是来时候的路,有些奇怪,开口问道:不回去吗?这是要去哪儿?

民政局。

慕尧煊看了她一眼,漠然地吐出这三个字。

沐念初瞳孔微缩,但是转瞬间又很快恢复过来,唇边扬起一抹苦涩笑。

也是,她的确要嫁给他了,领个证是早晚的事了。

便没有多说什么,将视线转向窗外,看着呼啸而过的风景,心底还是忍不住地泛酸。

从民政局出来,重新上了车,沐念初看着手中的红本本,微微发愣,觉得一切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真的结婚了,还是和一个才认识不到两天的男人!

慕尧煊却是始终面无表情,就像丝毫不在意这件事,而结婚的人也不是他一样。

回到别墅,这一次,佣人已经安排好了沐念初住的房间,就在慕尧煊的隔壁。

第二天,慕氏公子不畏流言蜚语,强娶沐家千金的新闻迅速在网络上流传开来,配图是二人昨天从民政局出来的照片。

一时间,舆论阵阵。

有的说是慕尧煊暗恋沐念初多年,才会在这风口浪尖接下这顶大大的绿帽。

也有的说是沐念初被江云宸赶出家门,被慕尧煊收留,之后靠美色上位。

还有的说是慕尧煊对沐念初才是真爱。

诸如此类,等等,完全成为媒体大写特写的焦点。

傍晚,快到饭点的时候,慕尧煊从房间出来。

他打量了客厅中的沐念初一眼,略略皱眉道:去换一身好一些的衣服,和我回去。

回去?回哪儿?沐念初愣了愣。

慕家祖宅。

在寂静的山林中,一栋复古的别墅矗立其中,黑色的铁栅栏增添了几分庄严的意味,放眼望去,里面是大片的绿色。

沐念初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情也好了不少。

整齐的大理石道路折射着橙黄的灯光,推着慕尧煊走进去,沐念初这才发现里面的长桌坐了不少人。

二人一进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了他们的身上,带着明显的探究和打量。

这让不太习惯的沐念初脸颊微红,一时间不知道视线该往哪里看才好。

这分明就是慕家的家宴!

慕尧煊看了她一眼,小声的在她耳边介绍着家里人。

尧煊,你回来啦?快快快,坐下,正好可以吃饭了。坐在左边最中间的中年男人眉眼温和,笑的和蔼。

嗯,二叔。慕尧煊点了点头,推着轮椅过去。

见大家都入了座,菜也陆陆续续一道道被端了上来。

对了,这位是?突然有人发出疑惑的声音,指的自然是坐在慕尧煊旁边的沐念初。

然而,他们还没有回答,就见坐在长桌最前方的一个打扮雍容华贵的女人抢先开了口,语气极其鄙夷和不屑,不就是前几天被拍到婚前出轨的沐家千金吗?

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变得有些诡异。

沐念初脸色一白,紧紧咬着下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早该想到的,当初那铺天盖地的新闻,又有谁能不知道呢。

郑姨,话可不能这么说。慕尧煊勾唇笑了笑,一只手覆盖在沐念初的手背上,明显的安慰,接着云淡风轻说道,造谣是犯法的,现在说话都讲究证据。

身为慕尧煊继母的郑芳芳脸色僵了僵,但是很快又恢复过去,轻哼一声,新闻上都报道出来了,还能有假?尧煊,也不是我要说你,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不检点的女人?这不是给我们慕家抹黑吗?

现在的新闻能有几个是真的,不都是为了博关注。慕尧煊顿了顿,看了沐念初一眼,接着冷冷说道,念初是个怎么样的人,恐怕我比你清楚多。既然我已经娶了她,就不要再说这些让大家难堪的话了。

沐念初的身体一僵,受宠若惊地转过头,正好对上满脸宠溺的慕尧煊,不自觉心跳加速跳了跳。

他这是在维护她吗?

听到这话,郑芳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厌恶地瞪了沐念初一眼后,便收回了视线。

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

沐念初也十分感谢慕尧煊的维护,却是愈发摸不透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彼时,沐念初也深刻地意识到,慕家虽然权大势大,但是与之伴随的,是人心复杂,水深难测。在这样的家庭中,以后的生活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了,必须处处小心才行。

沐小姐,我叫慕媛,煊哥哥的妹妹,可以帮我盛碗汤吗?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坐在沐念初旁边的年轻女人一边客气地说着,一边将碗递了过来,指了指不远处的汤。

她正是郑芳芳与前夫所生的女儿,慕媛。

沐念初愣了愣,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亲近,自然也是欢喜地点了点头,仔细盛好后,又递回过去。

慕媛伸手准备接过来,双眸中闪过一道精光,然后佯装手突然失去力气,一软,没有拿稳,碗直接从手中掉落下去。

滚烫的汤尽数洒在了沐念初的手上和衣服上。

哎呀,我怎么这么不小心!

慕媛装作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却是坐定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眼底多了几分得意。

沐念初这个时候才懊悔自己太容易相信人了,这个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可是即便知道,她也没办法当场发作,只好抽出几张纸,赶紧将身上的汤汁擦了擦。

白色的连衣裙沾染上点点污渍,手背红了一大片,沐念初疼的轻微地皱了皱眉。

慕尧煊看了看,喊来佣人找来一套合身的衣服,递给沐念初,温柔道:楼上拐角第二间,是我的卧室,你去换套衣服,顺便整理一下。

沐念初点头嗯了一声,对着大家说了几句客套话,便上了楼。

难怪从一进门,她就觉得似乎有某个灼热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现在想来,恐怕就是慕媛。

在心底抱怨几分,她拉下拉链,将连衣裙褪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沐念初吓了一大跳,慌忙拿着手上的连衣裙遮挡住luo露的身体,害怕的往后退着。

推着轮椅缓缓进来的慕尧煊抬头看了满脸羞红的沐念初一眼,神情间没有丝毫的异样,径直关上了门。

你……你……你来干什么?沐念初结结巴巴地,话都说不太清楚了。

这是我的卧室。慕尧煊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不屑道,放心,我对你这种平板身材没有丝毫兴趣。

和饭桌上的温柔简直判若令人。

即便如此,被看光的沐念初依旧无法释怀,咬牙低声怒骂了一句,流氓。

便匆匆往浴室跑去。

换好衣服后,沐念初看着镜中的自己脸颊通红,如同火烧一般,打开手龙头,捧了一把水,低头,胡乱摸了一把,这才觉得热度减轻了一些。

开门,走出去,沐念初看了始终坐怀不乱的慕尧煊一眼,下一秒又立刻撇开了视线。

慕尧煊却是没有多大的反应,抬起眼看了看,淡淡道:我父亲让你去书房找他,一楼左手边第三间。

沐念初有些意外,却还是应了一声后,便乖乖前往了。

毕竟,继续待在房间里,难免因为刚刚的事情尴尬,正愁没有理由出去。

到了书房门口,再三确认后,沐念初抬手敲了敲门,礼貌道:慕叔叔,是我,念初。

进。

里面传来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

沐念初推门走了进去后,又识趣地将门关上。

慕廉松年近六十,头发乌黑,只有两鬓隐隐露出些许花白,他挺直着背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很精神,可是岁月还是在他的脸上划下了不少的痕迹。

他就这么丝毫不避讳地打量着沐念初,目光中带着明显的探究,看的沐念初浑身不太舒服,只好打破沉默,率先开口道:慕叔叔,尧煊说您找我,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

还叫慕叔叔?慕廉松的目光趋近平静,渐渐温和起来。

气氛一时间也变的轻松了不少。

沐念初只好讪讪地改了口,不太习惯地喊道:爸。

慕廉松的脸上露出点点笑意,像极了一个慈祥的父亲,既然你和尧煊已经决定结婚,我也不会反对的。我相信尧煊看人的目光,也相信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沐念初静静听着,没有打断。

尧煊那孩子呀,就是表面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心地很善良的,他那腿……说到这里的时候,慕廉松叹了一口气,语气中染上几分惋惜和哀伤,哎,都过去,不提也罢,也真是苦了那孩子。

沐念初现在回想到慕尧煊,竟觉得有些像别扭的小孩,一时间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现在你身为他的老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希望你能尽好一个妻子的责任,好好照顾他。慕廉松的语气严肃了一些,你父亲和沐家的事情你就不用多操心了,慕家这边自然会有人帮你处理好的。

几番话下来,可以感觉的出来这个步入老年的男人对自己儿子的疼爱。

沐念初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躺在医院的父亲,如果他知道自己结婚了,一定也会如此叮嘱慕尧煊的吧?

瞬间,眼角泛出点点泪意,连忙低下头,不让人轻易察觉到。

她动情应道:爸,你放心吧,我会的。

不为别的,就为这份如山的父爱。

况且,其实她也明白的,虽然慕尧煊在家宴上如此维护他,已非完璧之身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实,慕尧煊还肯接纳她,没有为难她,甚至付了父亲的医药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比起江云宸实在是好太多。

听到这个回答,慕廉松满意地点了点头,挥挥手,其他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回房间吧。今晚和尧煊就别走了。

沐念初应声退出了书房。

回去的路上,她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直到到了卧室,沐念初才猛然发现,慕家老爷子最后那番话,岂不是指她和慕尧煊今晚要睡同一个房间?!

 

········
第四章 好好帮忙
········

彼时,慕尧煊正在浴室里面洗漱。

沐念初转念一想,也是,现在在慕家祖宅,两个人的身份也是夫妻,不住一起才更奇怪。

又想到刚刚慕老爷子叮嘱的话,便推门走近浴室里,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然而,慕尧煊事事亲为,做的极其娴熟,看起来并不需要帮忙,倒显得她多余了。

叩叩叩——

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沐念初见自己待在浴室也没什么要做的,便走了出去,打开门。

慕媛见是她,神色愣了愣,随即弯起嘴角笑着,眼睛不停向里面看,我来找煊哥哥。

一边说,一边想要朝里面走进去。

对于这种丝毫不把她放在眼里的行径,沐念初心底有几分不悦,没有打算让开身子,牵强地笑了笑,有什么事吗?

慕媛没有预料到沐念初的不识趣,只好停住脚步,抬头直视面前的女人,虚情假意地笑道:煊哥哥每次回来,都是我在照顾,我担心别人兴许照顾不好,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别人?她是别人吗?

听到这话,沐念初愈发的不快了,再怎么说,如今她也是慕尧煊的老婆,按理说,慕媛也应该叫她一句嫂子的,然而不仅没有,之前在餐桌上故意把汤倒了她一身,现在还说出这种话,她这一口气是再也忍不下去了。

慕媛妹妹,瞧你说的什么话,虽然我今天才和尧煊领证,但是怎么说也是他老婆,怎么会是别人呢?她不甘示弱地说道,为人妻,就该尽人妻的责任。之前虽说是你照顾的尧煊,但是现在有了我,就不用麻烦你了。

慕媛一愣,脸上的笑意僵了僵,却仍旧不肯放弃,说什么麻烦呢?大家都是一家人。

对啊,都是一家人,我们不麻烦慕媛妹妹,妹妹也别客气了,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早点休息吧。

说完,沐念初敛下笑意,伸手直接就想要关上门。

诶,等一下!见状,慕媛有些急了。

嗯?沐念初停了下来,面无表情问道,还有事?

慕媛也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可是想到这么女人和煊哥哥独处一室,她就觉得心里难受。

紧了紧拳头,她抬起头,强撑着笑了笑,就是……我怕你有什么做不好的,毕竟我比较有经验一些,煊哥哥的习性我还算了解的。

妹妹你就别担心了,你可以帮忙一时,却帮不了一世,我才是会陪着尧煊一辈子的人,早点上手,日后才能做的更好,你说是吧?

是、啊。慕媛咬了咬牙,不甘愿地挤出这两个字,她朝房间里深深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气,那我先走了。

一边说,一边隐忍着怒气转身离开。

沐念初看着她的背影,得意地摆了一个鬼脸,然后开开心心地关上门。

在浴室的慕尧煊不经意地看着这一切,不自觉勾了勾唇角,脸上的神情却是略微复杂难明。

看不出来,还是个牙尖嘴利的小野猫。

沐念初回到床上,正无所事事的时候,就听见浴室传来的喊声。

沐念初,进来。

也没多想,沐念初便起身,推门走了进去。

慕尧煊淡淡扫了她一眼,过来,帮我洗澡。

沐念初的脸色一下子就通红了,在灯光的照耀下,愈发的可人,她结结巴巴道:这个……那个,可是……

慕尧煊皱了皱眉,刚刚不是你对慕媛说会好好照顾我的吗?怎么,不过几分钟,立马就变卦了?

没有没有。沐念初连忙摆手,牵强笑道,怎么会呢,是吧。

想到之前这个男人对她维护,便觉得帮忙洗个澡也无可厚非,况且,他一个人的话,完成这件事的确不容易。

沐念初也不再多犹豫,走过去,却是站定在原地,比划了很久。

这种事情,说真的,她也是第一次做,有些无从下手。

慕尧煊有些无奈,对着浴缸扬了扬下颌,先放水。

哦。沐念初立刻听话地去做,然后做好后回身,又很是无措地看着慕尧煊。

慕尧煊忍住不耐烦的情绪,冷冷道:你洗澡的时候穿着衣服的?

沐念初连忙反应过来,上前帮他把上衣给脱了。

精壮的胸膛以及八块腹肌稳稳妥妥地展现在了面前,沐念初一时间愣住了。

真想不到,这个男人的身材这么好?

明显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再配上那张脸,真是绝了!

如果不是一个残废,以他的身家和样貌,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一定数不胜数。

慕尧煊却是不知道她的小心思,隐忍着脾气,略略提高了音量,愣住干什么?还有裤子。

沐念初瞬间回神,可是顿时羞红了脸,讪讪道:这个,你不能自己来吗?

慕尧煊不屑地嗤了一声,又不是没见过男人luo体,你又何必在我面前装清纯?

听到这话,沐念初的脸色白了白,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是说真的,那天晚上,她的确什么都没看到,连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她抿了抿干燥的唇齿,把心一横,蹲下身,闭着眼睛,撇过脑袋,胡乱摸索着,想要找到皮带的位置。

女人,你在摸哪里?

沐念初回过头,对上了脸色铁青的慕尧煊,低头看了看,才发现自己的手正放在不该放的位置上,她吓了一跳,立刻就收回了手,神情很不自然。

要不,我还是去拿沐浴露,你自己解开皮带。

说着,不等反应,脸色红的快要滴血的沐念初便连忙起身,逃也似的背过身,去拿沐浴露。

看着她这样的反应,慕尧煊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却是没有多说什么,自己动起了手。

缓和了好一会儿,沐念初感觉脸上没有这么热了,才拿着东西转回过身。

就在快到的时候,她的脚底突然一滑,身体直直向前面倒去。

啊!

她尖叫一声,因为害怕,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来到。

沐念初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睛,只见自己正好倒在了慕尧煊的身上,而他的手正扶在她的腰间。

近距离地看着这张俊脸,沐念初的心突然就跳的很快,像是要蹦出胸膛一样。

四目相对,空气中隐隐浮现出点点暧昧的火花。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一样。

慕尧煊深邃的眼眸中起了丝丝波澜,但是转瞬之间,又消失不见,恢复了平静。

他别过脑袋,推了她一把。

沐念初猛然回过神来,慌忙站了起身,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不是故意的。

令她意外的是,慕尧煊只沉吟了一声,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沐念初放下沐浴露,将轮椅的背后摇了一些下来,这是专门给瘫痪的人制造的洗澡轮椅,使用起来还是挺方便的。

这一次,她也不再纠结,动作迅速地脱下了慕尧煊的裤子,而后者也是配合的很。

沐念初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但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然而,这样的平和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维持的不过是短短的一小段时间。

沐念初长这么大,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见过哪个男人的luo体,所以在面对只穿着底裤的慕尧煊的时候,羞涩和紧张是在所难免的,正因为如此,再加上从来没有为别人洗过澡,别说还是一个双腿瘫痪的男人,不熟练的她频频出错,以至于,水溅了慕尧煊一身,包括脸和头发。

这样的举动,无异于成为压倒慕尧煊爆发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再也忍耐不住,伸手一把推开沐念初,不耐烦道:你出去,我自己来!

沐念初讪讪地站起身,笑的十分难看,还想要挣扎一下,那个,其实我可以……

我说,出去!慕尧煊冷声道,从沐念初手中接过浴球,自己像往常一样洗澡。

该死,他真是信了她的邪才会让她帮忙!

沐念初有些尴尬,不确定地问道:真的不用我了吗?

慕尧煊抬头冷冷瞥了她一眼,不用,笨手笨脚的!

听见这话,沐念初只好嘟起嘴,小心翼翼地朝外面走去。

真是帮倒忙。

身后再次传来冷漠的声音,沐念初迅速加快了脚步,走出去,连忙关上了浴室的门。

随着浴室再次回归于安静,慕尧煊的脸色不再如刚刚一般冰冷。

想到刚刚这个女人虽然笨手笨脚却格外认真的模样,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嘴角弯起的弧度。

看来,娶她,或许真的不是一个多坏的选择。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