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苏大华:规范立本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述说

苏大华:规范立本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述说

2018-12-06 22:47     社会     来自:广东电网微发布

苏大华

      1962年11月出生,广东阳江人。 1984年从广东省电力工业学校毕业进入江门供电局,曾任500千伏江门站值班员、班长、副站长、站长,变电部副主任、安监部副主任等。现任安监部副主任科员。

2004年春节,苏大华在江门站留影照片。

您参与了当年全国第一座500千伏 GIS变电站的筹建工作,能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答:1984年,我从广东省电力工业学校毕业后到了江门供电局北街变电站工作,差不多一年后,我被借用到广东省电力工业局500千伏工程部。


1985年,500千伏江门变电站开始筹备,上级领导希望多一些年轻人去施工现场历练历练,参与到建设中去。那时我正盼着能到一些大工程中一展拳脚。最后如愿以偿地收到了提前参与到江门变电站的筹建工作的通知。


当时整个江门地区只有一个220千伏北街变电站,那时北街变电站还叫江门变电站,我们就把写着“江门站”的白色岩石门牌小心翼翼地取下来,带到了现在的500千伏江门变电站。


同时,我们身上的压力可以说是“空前”的,因为我们准备建设的不仅是广东省第一座的500千伏变电站,更是全国第一座500千伏 GIS变电站。因此,要对如此开创先例的500千伏的变电站做运维,我们没有参照物,只能从“零”开始。


1986年8月,我们20多人由黄桂松(500千伏江门变电站第一任站长)带队到全国第一座的500千伏变电站——湖北武汉凤凰山变电站,进行了一个多月的学习。期间,一日三餐就没有不辣的,哪怕不放辣椒,锅里炒出来的东西也是辣的。这可苦了我们几个“广东仔”,在这无辣不欢的武汉,我们常常被辣得直流眼泪,满头大汗,暗暗叫苦。


上世纪80年代,江门变电站外面都是泥路,路况好点的是用牛作畜力铺的沙路,进出变电站都要在山里的弯弯道道打转,稍不留神还会陷车,从市区开车到站至少要1个小时以上,因此我们的一日三餐都是在站里解决。本以为在武汉“有饭吃不下去”已经够苦了,但俗话说得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们回到江门变电站,才知道根本没饭吃才是真得苦。


站里安排了阿姨做饭,但她下午4点前就要做好所有饭菜,再急急忙忙赶着坐班车回市里。往往等我们值完班,饭菜早就凉了,真是想吃口热饭都难!吃冷饭还好,要是在夏天,天一热,饭菜一不留意就馊了,根本没得吃,只有饿肚子。

2003年5月31日,苏大华(右一)与日本三菱公司专家在江门站合影照片。

在江门变电站建设过程中,主要参与什么工作呢?

答:我当时主要是参与江门变电站的基建及验收工作。当然,建设过程中,外国专家来安装设备时,我们也会在一旁观摩学习提前熟悉设备,为后期验收及投产后运行提前作好准备。


当时,江门变电站采用的是一种俗称“交钥匙”的全新方式来建设的,由BBC公司(Brown Boveri Corporation勃朗-鲍威利有限公司世界著名综合性电工企业之一,1988年,BBC公司与瑞典通用电机公司合并,组成ABB集团)负责设计并指导安装和调试。


当我们第一次看到江门变电站的图纸上全是英文时都傻眼了,别说专业名词,就是很多常用的单词也看不太懂。我们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用最笨的方法,先把图纸死记硬背的记下来。


那时基本就是早上工作,晚上背图纸。幸好当时年轻,记忆力好,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我终于把图纸精准的复刻在脑海里。至于说明书,我们只能抱着英汉词典,把一个个词语、一页页纸吃透,边查边翻译,直到项目投产后我们还在继续翻译,前前后后用了差不多一年半时间,才把所有的说明书及技术资料都翻译完。


那时我经常赖在外国专家身边,有不懂的问题就追着他们请教,打破砂锅也要问到底。也许是我身上的这股劲,后来他们都特别信任我,觉得我踏实肯干,配合验收工作他们也很放心。


他们严谨的工作态度,同样让我很是佩服。就说上螺丝这种小事吧,那会儿,我们干活时常用的扳手还是活动扳手,他们当时使用的却是力矩扳手和梅花扳手。我就问他们为什么要使用这种工具。他们告诉我在他们国家,活扳手是给负责构想设计的工程师用的,而力矩扳手是给负责具体实施的技师用的。活动扳手只有两个受力面,着力精确度不好控制,但是梅花扳手则有六个受力面,落实到上螺丝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技师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选择。他们还会根据螺丝的不同口径使用不同的工具,不像我们那时普遍拿一个扳手就走天下了。这扳手上的学问,给了我很大的触动,让我在工作中更留心,更细心。


他们当时的作业表单,也让我们眼前一亮。他们准备工作做得十分充分,事前把所有流程都规划好,去到工作现场,很麻利就把工具排好,然后对照作业表单的要求一项项进行,做好一项就勾一项。他们告诉我,这些作业表单都是由他们反复验证出来。他们很有自信地担保说,工作时如果严格按照作业表单工作,基本不会出错。如果作业的人不按照表单作业,出问题时他们是不会负责的。这种按规工作的思想,也被我“偷师”了过来,运用到了今后的工作中。

2003年5月31日,苏大华与日本三菱公司专家在江门站合影照片。

您组织编写《500千伏江门变电站运行规程》,是受到外国专家的启发吗?

答:我做的其实就是在对运行规程的不断细化、完善。截止2006年,《500千伏江门变电站运行规程》已经更新到了第七个版本。


80年代,我们的工作模式还比较粗放,大家普遍的思想还是停留在把事情做出来就可以了,过程的细节都不太讲究。90年代开始,江门供电局越发重视变电运行安全,不仅大力抓习惯性违章,同时采用安全天数与经济效益挂钩的方法,培养大家的安全意识。1998年,江门供电局修编了《变电运行管理制度》,各变电站纷纷重新审视原有的运行规程,并作新的修编和完善。


就我个人而言,工作这么多年来最大的感受就是--500千伏站无小事。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即使我以后不再担任江门变电站站长,这个站仍然可以很高效、很安全地运行。所以,在我担任站长期间,我几乎是把南网的现有规程看了个遍,同时组织了当时站内人员,让每人根据自己工作的实际情况去编写规程。


刚开始也有人比较抵触,我就每天和他们磨嘴皮,加上大家心里其实也很清楚,这都是对自己生命安全的保障。后来他们编写起规程来就不用我严格督促了,而且常常能贡献出很好的点子。


我们写的东西都是从实际工作中来,又运用到自己的工作中去,是经过细化和反复验证的。2006年版本出来时,除了对一次设备的说明外,还详细包括了二次设备等站内设备的原理、功能及详细的现场操作处理指引。


这是当时系统内最完善的一本500千伏运行规程,它成了很多兄弟单位参考学习的范本。

2010年,苏大华(左一)参与支援广州亚运会保供电工作。

您在任站长期间,刚好见证了江门变电站线路保护设备的国产化历程是吗?

答:我任站长期间刚好是把所有保护装置都换了。因为保护装置的使用寿命是10-12年,我1998年当站长的时候,第一批的线路保护设备正好接近年限,需要更换了。


这样的工作陆陆续续地开展着,直到2006年12月,站内220千伏和500千伏线路保护设备全都换成是国产的了。因为纯进口的设备,有一个很不方便的地方,任何一个设备更换或者维修都要叫外国专家坐飞机从瑞士飞过来。


90年代的时候,购买零件都需使用外汇支付,一个普通的插件就要2万美金。设备的价格加上来回的路费成本非常高,更重要的是没办法及时处理问题,因为等国外专家到达现场都要花费2、3天的时间。换成国产的之后,打个电话给厂家,不用一天时间就过来了。

2013年,苏大华(左)任江门供电局试验研究所副主任时与员工交谈照片。



您在江门变电站工作期间共历经了五期的扩建改造工程,能给我们说一说情况吗?

答:我在江门变电站工作了23年,肩上的担子就一直没有卸下来过。为适应经济不断发展的要求,江门变电站从建站起基本没有停止过改造更新的脚步。


江门变电站是整个广东省第一座的500千伏变电站,1987年投产后发挥着“桥头堡”的作用,辐射了佛山、中山、珠海及阳江等地。


90年代,随着广州500千伏增城站及佛山500千伏罗洞站等站先后建成投产,广东地区逐步建成500千伏区域联网,江门变电站成为了当中的重要枢纽站。


这些年间,江门变电站从投产时仅1台主变、1条500千伏线路和5条220千伏线路,到1999年底第四期工程时,已有2组总容量为150万千伏安的主变压器、4条500千伏线路、9条220千伏线路、3台静止无动补偿设备总容量为 +240兆乏、-255兆乏的站用变压器


“十五”期间,国家重点加快实施西电东送南线的电源及输电线路建设。从2001年到2010年期间,西电东送的相关工程建设可谓是“遍地开花”,在这个浪潮中,江门变电站也是“风正好扬帆”。


随着2004年江西甲乙线正式投运,江门变电站正式加入到西电东送的队伍中,成为西电东送500千伏输电通道的枢纽变电站。让我至今无比骄傲的是,江门变电站前进的步伐始终没有停止。

2017年,苏大华任江门供电局安全监管部副主任时办公照片。

2018年对接近使用年限的瑞士BBC公司在1987年交付的一次部分220千伏 GIS设备进行拆除,被称为江门史上电网风险系数最高的一次改造,是么?

答:这是我工作以来见过江门地区电网风险最大的一次。因为这次工程除了拆除旧设备外,还需要将2003年与1993年不同年份、不同型号设备之间进行对接,并同步开展桥美站2号主变扩建配套线路工程。


这个工程涉及了1台主变、5条220千伏线路同停达45天,期间若发生故障,会导致江门出现紧急限电情况,影响到江门市正常生产生活用电。


针对这次工程,每个参与部门都制定了具体详细的方案,对各项细节进行严格把控。我担任安监部副主任,负责审核工程的安全监督工作方案时更是不敢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包括对安全监督人员的分配都至少核实了三遍。


2018年5月24日,当工程顺利投产时,我们的心头大石才终于放下,可以暂时松一口气。就我而言,这次改造工程的顺利完成,是我们现在安风体系有效运转的最好体现。规范安全作业已经不单单靠口头督促,而是可以依靠整个系统的运转得到风险的有效管控。


目前,江门供电局各专业169个生产班组都建立了“一班一库”的作业指导书,生产班组共执行作业指导书上万次,规范作业也是越来越深入人心了。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栏目

自10月15日起,广东电网开设了“庆祝改革开放40年•述说”、“庆祝改革开放40年•数说”、“庆祝改革开放40年•术说”等栏目,从人物口述、电力数据、电力科技发展等几个角度向大家全面呈现广东电网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变化与发展。


 “庆祝改革开放40年•述说”栏目通过广东电网电力改革发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的口述,共同回望那段影响至深的历史岁月,再现电力改革开放的青春芳华。

  

编辑:欧阳逸雪

通讯员:张婉婷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