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陈卫民:穷则变,变则通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述说

陈卫民:穷则变,变则通 | 庆祝改革开放40年·述说

2018-12-03 18:48     科技     来自:广东电网微发布

陈卫民

       1961年9月出生,广东三水人。1979年12月参加工作进入佛山三水供电局,曾任线路工、班长、供电所配网部经理、安全监察部督查队队长等。现任生产计划部配网综合班高级作业员。

1980年,陈卫民(右一)在佛山三水区大塘变电站当学徒期间与同事们合影

您为什么会选择从事电力行业呢?

答:我是在佛山三水芦苞镇长大的,1977年,我高中毕业。在那个年代并不像现在有那么多选择,那么多机会。


我高中毕业的时候16岁,因为年龄还不够,不能马上工作,所以到了1979年我才正式参加工作。那时候城镇户口人员的工作都是由劳动局进行分配。1979年12月,一个街坊将劳动局的通知派到家里,通知我过几天后要去劳动局拿报到通知书,到县里的供电公司去上班。几天后,我顺理成章地去三水县供电公司那里报到了。


那时候县的供电公司还管着变电站,报到之后就把我分到了35千伏大塘变电站。刚去的时候我对电力知识了解不多,因为在我们那个年代很少有人是专门读电力出身的,加之员工学历上也是以高中生居多,我们基本都是入职后才开始跟老师傅去学或者自学电力知识的。

1981年,陈卫民在佛山三水区大塘变电站当学徒期间,下班后在这里练习登杆作业。



没有电力专业知识做基础,刚工作的时候会不会很吃力呢?

答:当时跟我一起到大塘变电站的一共有四个人,都是从芦苞镇过去的。当时大塘变电站还是35千伏变电站,那时候我们也住在变电站里,宿舍楼是一栋两层高的建筑,虽然我们是一人一个单间,但里面环境其实很简陋,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小桌子,而且单间的隔墙是没有顶的,就是说单间和单间上面是相通的,晚上睡觉时还能听到旁边单间打呼噜的声音。


那时候主要是现场工作,每天我们跟着师傅去做线路巡视、设备安装和维护等。我的第一个启蒙师傅叫何伯棠,他教了我很多技能和技巧,像怎样查看线路的缺陷,怎样架线等等。总的来说,那个时候工作还是很艰苦的,我们巡线只能骑单车或走路,有时候要从大塘一路巡到芦苞,全程十几公里。


记得有一次我和何师傅刚给一个村装好线路,准备去坐拖拉机回去站里,结果路上突然打雷下大雨,四周都是荒郊野外,没一个避雨的地方,我们冒雨赶紧快步走,没想到走着走着突然一个雷打下来,把我们前面不远的一棵树直接劈成两半,我们都被吓坏了,因为如果再往前走几步被劈成两半的就是我们了。

1984年,陈卫民(右三)在佛山禅城学习爆破压接导线技术。休息期间与同事在祖庙合影。

还有其他有挑战性的工作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么?

答:八十年代的时候,架空线路还需要人工用硝氨炸药进行爆破压接。那时候细点的线路可以采用叉接的方式,而大点的线路则需要采用火药来进行爆破压接。因为大线路的拼接需要很大的压力,而当时的工器具还不满足这个需求。


这个工作的成败与火药的用量、火药压在线路上的松紧度很有关系。如果用量不合适、压得不够紧,就很容易失败,失败了,就要锯开导线,重新拼接。


那时候佛山局里很多师傅对炸药的用量、以及后来用太乳炸药包扎压接管松紧掌握的不够好,所以压接导电时不是导线被炸开花就是压接得不够紧,经常要重复好几次才成功,拖延了工程的进度。


1984年,我到佛山禅城参加集中培训,学习了这项工作。虽然当时师傅在课上对我们进行了详细讲解,并让我们熟读了安规上相应的指引,但因为当时对火药用量没有一个固定标准,具体操作还是很讲究“手感”。


在禅城培训的时候,我每晚至少要进行十次实操练习。在空旷的培训场地上,我将火药压紧在需要拼接的线路上,然后用火点着引线,再马上跑到二十多米后,等爆破结束后再跑过来看是否成功。如果失败了,我就会想自己的操作是哪里有问题,然后再试一遍。


除了实操,我也注重理论知识的积累。我找来了一些专业书籍和资料来看,慢慢地我总结了了一些经验和窍门,比如火药一定要铺得很均匀、平整,还要压得够紧够实,否则爆破的压力就会使错方向,整个导线就会炸开。


一个月培训结束后,我回到站里也没停止练习,因为我知道这种工作就是要上手去试,熟能生巧才能找出自己的感觉。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坚持不懈地练习下,几乎每次压接导线我都能实现百发百中,为工程的按时竣工赢得了不少时间。

2006年,陈卫民参加广东省配电技能竞赛。

听说您有一段时间去了供电局下属的电力工程安装公司工作?能分享一下那段工作经历吗?

答:1986年,当时安装公司经理梁金陵邀请我去安装公司工作。梁金陵以前是三水供电局的领导,成立安装公司的时候他调过去当第一任经理,当时他手下没人,就到处“招兵买马”找人去安装公司帮忙。以前我在现场作业的时候他来现场看过,所以我们就认识了,那时候我还很年轻,才20多岁。他当时跟我说,安装公司都是现场作业为主,很需要像你这样能干的年轻人过来,于是我就答应他过去安装公司了。


自此之后直到1999年,我都在安装公司的线路班,班组主要负责高压线路的新建施工工作。刚过去那会我还是个小班员,1989年,我当上了班长。当班长的第一年,之前待过的大塘站要迁站了,我带着我们班组改接新变电站35千伏和10千伏出线。记得任务完成后,梁经理还拍着我的肩膀跟我说“没看错人”,当时还是觉得很开心。


1992年,我带班架设三水西南至南岸10千伏线路,这段线路是从西南跨河到老沙,然后再跨河才能过南岸。当时有一段要立起一杆特别高的水泥杆,就在老沙段,直径为400毫米,高35米。我们班里都没起过那么高的杆,包括我自己也是第一次,所以我也不敢贸贸然指挥。于是我决定在开工前先画图,向班里的人讲要如何起杆,同时制定了完整的施工方案。到开工的时候,头24米都很顺利,24米之后要利用电杆扒杆升起,我们大家通力配合,6米6米地驳上去,终于顺利完成了任务,这次的任务让我的指挥能力和组织能力都得到了很大提高。


之后的几年,我又带着班组开展了很多工作,1997年,我带着班组10个人用了60天时间,在三水全区10千伏和35千伏线路杆塔上架设150公里的光纤电缆,这三水是头一回,加上当时很多线路都要跨越铁路、公路,甚至还有一些要跨越河道,所以难度可想而知,因此任务完成后领导相当认可。


2000年,当时的三水市电力工业局局长李柏根就直接点派我回西南供电所做线路班的工作,负责西南城区400多公里10千伏线路和遍布城乡的低压线路的抢修及日常维护工作。这样我就从安装公司又回到供电局。

2018年,陈卫民在工作室内与徒弟李正强对工作室职创项目“拉线快速分坑器”进行探讨研究 。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到职工创新工作的?

答:说老实话,我觉得我们以前做的很多改进都是职创,只是我们年轻的时候没有职创这个概念。以前只要工器具用着不顺手,我们就会想怎么去改它,怎么让它更符合我们的工作习惯。像我带班组去巡线经常要带着一些砍树的刀去清理树障,那时候的刀锋都只在刀的一边上,这意味着我们砍树只能从左右两边去砍,如果树在正前方,就只能绕到一边去砍,我觉得这样很不方便,后来就索性就把刀的前方部分也磨锋利了,这样清理树障的时候就可以往前直接戳了,而不用再绕到旁边去砍,清障效率也高了。


真正有职创项目的概念,应该是在2007年,那时候很流行搞QC项目,我的第一个QC项目也是那时候开始的,当时我还在西南所做配网部经理,还需要负责管理抢修工作。一到夏天雷雨季节,就经常发生线路跳闸,半夜三更也要经常出去抢修,很辛苦。我自己去现场也看过,包括班组的人也反映,经常因这个避雷器爆裂导致引线与角铁接触,从而引起整个线线路接地故障跳闸。


所以我当时就想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于是就定了《降低10千伏线路跳闸接地故障》这么一个题。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只要改变避雷器的安装位置就能大大避免这样的跳闸事件了,我们自己改了附近一些线路上避雷器的安装位置,果然后面再受到雷击就没事了。后来我们凭这个项目在2010年获得了全国优秀质量管理小组称号,挺出乎我意料的,但是也觉得很受鼓舞,毕竟这是切切实实有用的,能减少一线工作负担的小创新。


从这之后我就更加有做创新项目的意识了,后来大概在2011、2012年的时候,那时我担任三水局的安监督查队队长,在进行督查的时候发现一线工作中有很多东西可以进行改良和改进的,我就陆陆续续提出了其他的QC和职创项目。到2014年,区局要响应市局工作号召,建立职创工作室,工会找到我说让我做带头人,当时我就找了我一起做过项目的彭永健、李正强等人,并到各个部门和供电所“抓壮丁”,最后组建起一支超过40人职创工作室。

2018年,陈卫民荣获第二届“佛山·大城工匠”称号,在佛山市政府机关礼堂领奖。

您主持研发的“平安环”项目不仅获得了国家级奖项,现在还投入了量产,保障了一线的安全作业,能说下它的研发经过么?

答:2013年,我参加一次配网的培训,一位学员在攀爬配网铁塔时因为没有安全带的保护,脚滑险些摔下来了,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是也让我发现了我们配网方面的安全漏洞。我后来就一直在想要怎么解决安全带缺少安全防护的问题。


后来在一次与输电管理所的交流学习中,我发现原来主网工作人员在攀爬高塔时是依靠铁塔自带的轨道式防坠落装置来保障安全的,但在配网铁塔上装这种装置不实际。于是,我自己利用业余时间翻阅了大量的资料,把升降机、防坠落器、附加防坠落装置乃至是梯子等防护措施都研究了个遍,细分斟酌过十种方法,对比了可靠性、经济性后,决定在安全带上加装防坠落的装置,因为它又简单,又有效,还省钱。


但在这个项目的进展过程中,我也一度有过想放弃的念头。因为我当时想安全带的行业标准是国家定的,我们这种基层改进,怎么可能通过得了国家标准,国家肯定不会批,我这个东西做出来不就用不了了?为了这个问题我当时很愁,都想着不做这个项目了,反正那时候这个项目也还没申报职创。


后来,市局安监部到三水局来调研,我就跟当时的市局安监部主任仇志成说了我的困惑,没想到仇志成的回答让我顿时茅塞顿开。他说“你只是在安全带上加东西,并没有改变安全带的结构,没有改动安全带本身的任何东西,这相当于提级管理,国家会批的“。我突然觉得豁然开朗,国家只是不让更改安全带的结构设置,没说不能加东西。心结解开后,这个项目就继续开展下去了。


后来,我特地花了四个月时间,跑遍三水区3000多个配网铁塔实地调研,看我设计的防坠器是否适合。制作出来之后,我进行了拉力实验,不仅将它拿到外边的公司去试验,而且还拿到一线班组进行了很多次试验,在确保班组员工在爬塔过程中都用得顺手,不会下滑,能保证登塔安全后,我们工作室就开始给它想名字,既然它是保平安的,又刚好是在安全带上加扣环,我提议就叫它“平安环”吧。


拿去参加比赛的时候,我也没想到会获奖,因为这个改进其实很简单、很微小。但当时在颁奖会上,一个评委的话对我触动很大,他说,“不是高大上的东西才是创新,其实很多创新都是这种从细节出发的改进,它们虽然看似微小但对基层很实用”


直到现在我们也一直在做改进,在更新换代,对环扣本身做文章,现在已经有第四代“平安环”了,它在一线工作中推广运用得很好,希望在我退休后,我的徒弟们能继续把它改进推广下去。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栏目

自10月15日起,广东电网开设了“庆祝改革开放40年•述说”、“庆祝改革开放40年•数说”、“庆祝改革开放40年•术说”等栏目,从人物口述、电力数据、电力科技发展等几个角度向大家全面呈现广东电网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变化与发展。


 “庆祝改革开放40年•述说”栏目通过广东电网电力改革发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的口述,共同回望那段影响至深的历史岁月,再现电力改革开放的青春芳华。

  

 

编辑:欧阳逸雪

通讯员:刘安琪 吴啟宇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