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 40岁学越野滑雪 陈盆滨不是“疯子”,他只是有个奥运梦

40岁学越野滑雪 陈盆滨不是“疯子”,他只是有个奥运梦

2018-12-03 11:17     互联网     来自:新闻晨报体育

四十不惑。


四十岁的陈盆滨,却选择进入到一片完全未知的领域。


一个四五年才见一次雪的南方人,未来3年都要跟滑雪板和滑雪杖打交道,练习在冰天雪地中长途奔袭。


一个月前,“中国铁人”陈盆滨从“极限马拉松选手”转向“雪道马拉松”,进入到2022冬奥会的备战。象征国家队身份的安踏T恤,袖口上绣的五星红旗让他热血沸腾,也提醒着他,五环的梦想不仅在4年之后,它始于今天。



老天爷给一副好身板 注定要走出渔村


陈盆滨出生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鸡山乡北山村,14岁小学毕业他接续生病的父亲,当了渔民。捕鱼,也是他爸爸的爸爸,乃至北山村祖祖辈辈的职业。17岁时,陈盆滨的渔船在海上遭遇风浪,马达坏了,七八个人在海里漂着,淡水用完了喝海水撑着,还好两天两夜之后,等来了救援船。“我也有朋友因为意外,葬身在大海里。”


按说出了这事儿,陈盆滨应该特别惜命,不会再去干犯险的事儿。即便后来从渔船上下来,他也应该开个杂货铺,过普通但踏实的人生。但一个小小的比赛,向他敞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2000年,也是陈盆滨渔民生涯的第8年,乡里举办俯卧撑比赛,陈盆滨一口气做了438个,最后有人推了他一把,这才停下来。站以来一看,人都没了。毫无疑问陈盆滨拿了第一,还有600元奖金。


这里必须回溯到陈盆滨孩童的时候,从小他就显得体力过人:8岁跟父母到几公里外挑水,他甚至比大孩子还挑得多、跑得快;14岁帮妈妈上山挑土豆,60公斤的土豆在肩上,走40分钟山路中途从来不用停。相反捕鱼,他干了10年亏了10年,陈盆滨天生注定要走出渔村。





没装备也敢参赛 翻黄页打电话找赞助


这让陈盆滨尝到了甜头,他开始搜寻各种比赛。正巧温州电视台办比赛《中国电视吉尼斯》,寻找民间高手来挑战,陈盆滨跟叔叔借了200块钱就去了,成了那个比赛的常客:扛150斤爬220级楼梯、扛40斤矿泉水绕圈走了近14个半小时;2002年他第一次尝试参加马拉松比赛,穿着皮鞋就上了赛道,结果3小时09分完赛,达到了二级运动员水平。


陈盆滨彻底结束了渔民的生活,为了锻炼耐力,陈盆滨经常跑步上下班,有一次还被保安误以为是偷完东西逃跑的贼,追了半天还拿石头打他。


他不断参加各种比赛,国内国外、山地户外、铁人赛、耐力赛、马拉松、定向越野……靠着老天爷给的一副好身板,一股子勇力,也是为了赚多点钱贴补家用,他在耐力挑战的路上马不停蹄。


半路出家的陈盆滨,既没有专业知识,也没有专业团队。就像他当初穿着皮鞋跑马拉松,2003年他来上海参加“铁三”,骑着一辆500元的自行车。其他选手价值几万的车,又突破了他的认知;再后来2009年新疆“戈壁长征”250公里极限马拉松,没赶上报名但自愿“陪跑”,吓得主办方差点报警,他只是想证明自己比参赛选手都快;哪怕是做第一个参加“环勃朗峰”的中国人,他也没带登山杖,背包里倒是有许多小卡片,用中、英、法三种语言写着“请问厕所在哪儿”、“请问餐厅在哪儿”……


陈盆滨还没有资金。出门比赛,必须解决交通、食宿、报名费的问题,陈盆滨拿着广告黄页一个个找温州的企业拉赞助,一个回音都没有。幸好朋友介绍厨卫品牌苏泊尔,让他进了企业,还给他每年6位数的比赛经费,2004年26岁的陈盆滨终于成了职业运动员。




10年的奥运缘分 从夏天到冬天


2007年,陈盆滨成为首个全国山地户外锦标赛的冠军,还荣膺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手——这是陈盆滨和奥运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2015年4月,陈盆滨开启了一个更大的挑战:挑战100——连续100天100个马拉松,起点在广州亚运会开幕式的举办地海心沙,至北京奥运会场馆五棵松结束。“小蛮腰”下,姚明为他践行,陈盆滨带着“助力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旗帜出发……


彼时的他,绝对想不到,也没想过,2022年自己会站在冬奥会的赛场上,作为一名参赛选手,开启他与“奥运”的第三段缘分。从北京到北京,从夏天到冬天。


2018年10月19日,陈盆滨拎着简单的行李到国家体育总局位于老山的运动基地报到。过去他是首位赢得国际性极限马拉松比赛2014南极100公里极限马拉松的中国人,是全世界第一个完成“七大洲极限马拉松大满贯”的极限跑者,如今他要去挑战自己的下一个极限目标,他要成为越野滑雪50公里项目的运动员,要去参加2022冬奥会。


8月,总局领导找陈盆滨谈话,让他从“极限马拉松”转向“雪道马拉松”。他找来很多平常奥运会的视频,仔细研究,发现越野滑雪的技术动作跟跑步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心里一定,就同意了。


其实陈盆滨的心,早在领导谈话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选择。“领导找我,是看得起我;二来也是圆我的奥运梦吧。没有这样一个机遇,没有跨项选材的话,陈盆滨也许这一辈子只能在跑步当中有一点成就吧。但真正跟奥运会的接触,就没这个缘分了。我是真的非常感谢国家体育总局领导给我这一个机会。”但顾虑,陈盆滨也跟领导坦白说了。


“我40岁了,到2022就是44岁。体能我不怕,通过科学训练可以改变的。但毕竟是跨项了,灵活性、反应速度要提起来都需要一个过程。虽然说运动是相通的,但越野滑雪肩、腰、脚底都要发力,比跑步难度大很多,需要我慢慢去领悟。”




还没见着雪 已经摔了100多跤


说练就练。40岁的陈盆滨入驻老山,成了“中国队”一员。有妻有女的他,重新住进宿舍,一周六天半训练,早上5点多起床出早操,一日三餐不准外食,晚上9点半熄灯、上交手机。唯一的待遇是,队里给了他一间单人房。


陈盆滨说,他理解也赞同总局领导的考量。国家冰雪项目底子那么薄弱,2022又近在眼前,从青少年里找苗子重新培养来不及,只能从已经有运动成绩的人里找,身体素质有了保证,再去练专项技术。


但新的技术动作学起来哪里是看看录像那么便当。头一个月,还没见着雪,天天旱地直排轮滑,陈盆滨已经摔了100多跤。“40岁了嘛,还是知道要保护自己。”陈盆滨自己买了套护具,前胸、后背、臀部、膝、肘、手掌全都保护起来,所以摔得倒是不重。


“据说北欧选手在没有雪的日子,也是这么练,虽然跟雪上的感觉还是要差很多。”陈盆滨说,“刚开始站都站不稳,动作、技术都免谈。但每天都在进步,通过看录像、教练讲解,去把握重心、模仿发力点。能力越来越强,韧带肌肉越来越松的时候,很多动作才能做出来,当然我现在的难关还是肌肉比较紧。”


陈盆滨说,他在国家队的体能师,也是陪伴他坚持完赛100个马拉松的常喜,最近就重点在训练他的灵敏度。每天只训练4、5小时,大量的时间用于拉伸、按摩,锻炼恢复体能灵活程度。“我极限马拉松跑完之后,神经不够灵敏,反应比较慢。我的肌肉也比较僵硬,这套系统需要重新打造。灵敏度高、反应才能够快,滑雪的时候就是零点零几秒的反应时间。”




像唐僧一样 前往芬兰取经


老山基地现在已经是“越野滑雪”的大本营,和陈盆滨一起转型的还有田径运动员、赛艇运动员。“赛艇运动员比我们跑步的优势要大,他们本身的臂力已经有好几年的基础,包括身高也比我高。”这可能是陈盆滨第一次为自己1米72的身高遗憾,但国家队训练更多的是让他有“拨云见日”的欣喜。


“才进国家队练了几天,后背就感觉不太好,说明我之前训练非常有问题的。我之前的技术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但民间高手再怎么高,到了奥运舞台是没法儿比的,国家队才是正宗。比如举铁,以前觉得力量大随便怎么做都可以,只要能拿起来。但专项练习根本不是这样,练臂力的时候大臂不能动,只能用小臂的力量,这样你的劲儿就使不上来了。”陈盆滨说,专业队的训练让他这个半路出家的感受太深,如同见到了梦寐以求的“武林宝典”。

接下来,就是去芬兰取经。没错,陈盆滨说,他们去芬兰就是像唐僧一样取经,唐僧没有经书,他们没有经验。


很多人说陈盆滨是“疯子”,百度一搜,关于他转项冬奥,有文章直接就问“陈盆滨你疯了吗”。但陈盆滨说,“我这辈子也许就这一次机会能参加奥运会了,不抓住就没了。网上很多人在问:陈盆滨你失败了怎么办?你在跑步领域已经做出了不错的成绩,为什么又要从零开始?我想想是啊,陈盆滨已经要名有名、要利有利,跑步这么热,我通过我的名气,做跑步培训我也能赚到钱吧?40岁还去折腾,40岁该享清福了……”


“我想人嘛,活着无非就是一天一天的挑战,有目标才有动力,就怕没有目标。只要我能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我就已经算成功了。当然真正创造成绩的话,那就更好了。”

 


“人这辈子就是你选择要活成什么样,我选择了就不后悔。”


再过几天,陈盆滨就要和他的团队进驻芬兰中东部的一片冷山。沃卡提奥林匹克训练中心不仅是中国越野滑雪队的海外训练基地,这里被称为“冠军的摇篮”,很多世界著名的运动员都出自于此。


我们也祝福陈盆滨,在沃卡提的每一步尽都顺利,成功走上冬奥赛场。

 


撰文:王嫣

图片:新华社、受访者供图

编辑:倪维佳


你可能还想看


 8年法拉利生涯落幕 16年F1生涯待续  Kimi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 红牛老板马特希茨丨用一罐饮料建立起体育王国,却被球迷称为“暴君”

 南美足球之殇丨解放者杯决赛,为何变成了一场闹剧?


新鲜体育赛况 深度人物好文

尽在新闻晨报体育微信/头条号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