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 半夜,那个富豪发这种朋友圈……

半夜,那个富豪发这种朋友圈……

2018-11-08 18:09     互联网     来自:咪蒙


前段时间,半夜刷朋友圈,吓了一跳。

好友Spenser转发了一首歌,配文是:

“I don't wanna be alive”。

“不想活了。”

那个歌名,是国际预防自杀的电话,1-800-273-8255。



有点感慨。

只有在深夜,每个人才会在朋友圈,流露出真实的脆弱。

白天撑了一天,唯独凌晨,我们有那么一会儿,允许自己可以撑不住。

原来,现代人的焦虑,朋友圈都知道。



朋友圈的焦虑,是有时效性的。


Spenser是我心里典型的成功人士。

年轻、聪明、努力,并且抓住了机遇。

之前他在香港做金融,公众号发展起来的时候,他开始运营同名公众号。

现在,他有百万的粉丝。

才30岁的他,出过3本书,在深圳开了公司,买了房。

他过上了曾经能想象到的,在一线城市,最体面的生活。

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刚买了特斯拉。

他说,看着特斯拉的翅膀打开,请员工坐上去,是作为老板最爽的时刻。

想到他当时得意的劲儿,我有点难以想象,在深夜,他也会焦虑地叹气,说:

不想活了。

焦虑到极致,发条朋友圈,就当是喘口气。


后来我问他,你最近状态不好吗?

他体面地回复,没有,定期大姨夫而已。

没时间和我多聊,他又发了下一条朋友圈。



依旧状态良好,一切OK。

至于那天晚上?

忘了吧。

因为那一刻的软弱,让人羞耻。

我们的鸡血和光鲜,白天的朋友圈知道。

我们的焦虑和不安,深夜的朋友圈记得。



朋友圈的焦虑,被包装成了不同的样子。


有时,是简单而直接的一些表情,一句“唉”。



有时,它变成一句想家了,想喝酒。




有时,它被包裹在装逼里。



高脚酒杯、香薰蜡……

成年人连焦虑,也力求体面。


而且,成年人的焦虑,力求安全无后患。



怕同事领导觉得自己心态不好,怕家人担心。

所以,对同事不可见,对家人不可见。

连收到的赞,都是微商中介和健身房教练点的。



朋友圈的焦虑,是不断升级的。


刚工作的时候,因为领导一句有意无意的话……

因为不小心打错了客户名字……

因为交了的方案,迟迟没有反馈……

都可能突然变得焦虑。



工作了几年,一切都上手了,当上了主管。

那就不会焦虑了?

不,焦虑的范围更大了。

听到哪个员工,最近有情绪了。

看到哪个员工发来的微信说:一会想聊一下。

都会在心里紧张地想,怎么回事?

快下班了,打开大家交的方案,质量参差不齐。

deadline临近,不得不自己动手开始改……一改就到了深夜。

也是郁闷。

可谁让自己是负责人呢?

这个时候,方案里再出现几个低级错误,简直能焦虑地炸掉。



是啊。

我们的焦虑好像没有尽头。

就像微博网友说的,“一个目标接一个目标的翻越,还没来得及喜悦,更高的山峰又出现。”

对啊。

我们努力变得更好,从不会让焦虑消失,只是让焦虑不断升级。



朋友圈的焦虑,是没有贫富差距的。


前几天,我晚上加班,超级焦虑。

很难得的,看到前公司ceo发了一条朋友圈。

说大家一起数羊吧。

虽然语气是轻松的,但我还是感受到了,失眠背后的焦虑。



又往下刷了刷,刷到一个初中同学发的。

她说,因为一篇稿子没写好,产生了无能、羞耻、愧疚的感觉。



有点感慨。

我的前公司,是一家很厉害的上市公司。

CEO是我眼里,超级厉害的人。

我的这个同学,是我们那一届,唯一考上清华的人。

是我曾经嫉妒羡慕恨的人。

没想到,抛弃我的同龄人、有钱人,和我一样焦虑。


原来,钱也解决不了焦虑。

月薪5千时,我们最大的焦虑是工资。

等月薪5万了,更多更大的焦虑出现了。

要焦虑孩子、焦虑房子、焦虑健康、焦虑双方的父母……

这时候,我们的焦虑,都不是为了让一切变得更好。

而是因为,维持现状都很难。

这个世界处处不公平,唯独焦虑这件事,是最公平的。

没有职位差距,没有贫富差距,没有阶级差距。



为什么我们都越来越焦虑了?

是我们越来越脆弱了吗?

不是。

也不是我们还不够优秀,不够有钱。

只是,时代变得太快了。

价值观在变,规则在变,一切都在变。

时代的变化,落到我们身上,就是每一天的变化和失控。

每一次的失控,都变成了心里那句——“天啊”“糟了”“我去”“怎么办?”。

然后,一句句地,叠加成我们深夜的焦虑。


还好,看到这么多人,都是一样的焦虑。

突然有点释怀。

我们的焦虑和崩溃,大概和小时候——被老师骂了,爸妈吵了架,玩具被抢了一样。

当时我们觉得,天都塌了。

我们哭天抢地。

现在回想起来,只想笑着摸摸当时的自己,这算什么啊?

曾经天大的事,都只是现在的一笑了之。

曾经的焦虑,都只是经历。

那么同理推测:

10年后的自己,如果能看到现在的我们,大概也会拍着我们的肩膀,说一句:

没事啦。

想焦虑就焦虑一会儿。

这些事儿,算什么啊?




大家好,我是意晴。

不知道为啥,知道其他人也焦虑,还是会对我有一点安慰的。

知道那个赢了我的人,也在焦虑。

知道比我好看的人,也在焦虑。

知道比我厉害很多的人,也在焦虑。

所以,马云、马化腾、甚至是我的老板咪蒙、刚刚骂了我的黄小污,也都和我一样焦虑?

妈耶,这种感觉。

怎么有点高兴?




本文编辑:同桌小明 老艺 杨小旦 黄小污

                   阿汤对本文亦有贡献

版式: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