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从罗中立到冷军,时代的艺术不会褪色 | 睡前聊一会儿

从罗中立到冷军,时代的艺术不会褪色 | 睡前聊一会儿

2018-10-16 02:09     娱乐     来自:人民日报评论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受党报评论君邀请,今天和大家聊聊美术那些事儿。

 

最近,短视频平台上出现了一位网红艺术家,他是当代超写实主义画家——冷军。在一段冷军作画的短视频中可以看到,画中女子毫发毕现,整幅画作如高清照片一般。这段短短15秒的视频,收割了三百多万点赞。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冷军的超写实画作能够走红并不令人意外。在38年前,同样有一位画家受西方照相写实主义影响,创作出了改革开放后的经典之作《父亲》,这个人就是当时正在四川美术学院读大三的罗中立。《父亲》以巨幅人像尺寸与极尽精微的画法,描绘了一位农民的形象。这幅作品在当时便引发轰动,很多人写信给罗中立表达喜爱之情。最近,当这幅作品在“东方风来满眼春——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展(1978-2018)”上再次展出时,依然有许多人会在画前驻足良久。


 

是什么跨越了时空构建起观者与作品的共鸣?是什么让一幅作品能够获得广泛而持久的赞誉?是艺术记录时代、推动时代的担当。

 

时代,激发艺术创作活力。古往今来,许多能够被称为经典的艺术作品,往往因为鲜明的时代特征,反而具有了超越时代的永恒魅力。如德拉克洛瓦以《自由引导人民》纪念法国七月革命,使之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民族精神的象征。又如老勃鲁盖尔《农民的婚礼》,凭借对生活的深刻观察,成为了解16世纪欧洲农村的一扇窗。再如董希文创作的《开国大典》,使人瞬间走入画面,回到那个万象更新、激昂振奋的年代。可见,艺术作品的时代特征渗透在艺术语言、创作观念、造型图式等多方面,优秀的艺术作品往往能令人从中一窥时代面貌,继而体验到一种与永恒时空的连接。


 

回顾改革开放40年,广廷渤的《钢水·汗水》为普通炼钢工人塑像,勾起人们对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初期的回忆;何多苓的《春风已经苏醒》以抒情的意境美,呼应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对春天的向往;吴冠中的《春雪》则将西方现代艺术抽象语言与中国传统水墨写意表达相结合,呈现出一代艺术家对打破传统艺术形式的探索。40年来,每一幅美术史上的经典往往都记录着时代的进步与革新,而时代也激活了艺术家的创造力。这些作品带动着观者的记忆与想象,令一个开放的中国向我们徐徐走来。


 

艺术,也可以是时代的推动者。1979年,新建成的首都机场大型壁画群完成创作,其中袁运生创作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引起舆论哗然,因为壁画中出现了几位正在裸体沐浴的傣族少女。在此之前,国内公共建筑上出现裸体人物是难以想象的。因此这次裸体少女形象的出现带给公众巨大视觉冲击。有海外新闻媒体认为,“中国在公共场所的墙壁上出现了女人体,预示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

 

几乎与此同时发生的,是在中国美术馆东小花园举办的“星星美展”,年轻的艺术家们聚集起来公开表达自己的艺术理念,这对过去单一、程式化的写实主义风格无疑是一种挑战,却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里程碑。从对裸体创作的讨论到1988年中国美术馆举办“油画人体艺术大展”,从要求自由表达现代艺术理念,到85新潮、“新文人画”崛起,再到今天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等新兴艺术语言被广泛运用到创作中,艺术观念变迁推动着时代前进,也塑造了中国当代艺术开放多元的格局。


 

40年,艺术与时代都发生了深刻变革,每一个中国人的艺术生活也在悄然变化。画家不仅仅是关在工作室里搞创作,教上班族在闲暇时间以作画来放松的工作室成为新兴产业;美术馆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殿堂,免费开放的公立美术馆与各具特色的民营美术馆都向公众敞开了怀抱;从家家门口贴年画到客厅挂起装饰画,中国家庭的审美需求日益旺盛;从学校同质化的美术课堂到美术馆里个性化的艺术教育课程,美育进一步得到广泛重视……

 

这种种变化成就了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大美术时代。所以,冷军超写实画作的走红并非偶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现象可被看成是时代、技术、艺术发展的缩影,是人们对精神文化生活日益关注的必然。因此,当我们重新审视社会变迁的时代大展厅时,才会惊觉斑斓的艺术早已汇入时代的洪流,为中国改革开放40年描摹下绚丽的色彩。

 

这正是:华彩万象奏琼音,笔墨当随时代新。


(文 | 马苏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