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晨述丨25年申花真铁杆“阿德哥”毛猛达:滑稽戏和申花都是需要被捍卫的本土文化

晨述丨25年申花真铁杆“阿德哥”毛猛达:滑稽戏和申花都是需要被捍卫的本土文化

2018-10-06 08:16     社会     来自:新闻晨报体育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在9点半过后就停止对外营业的阿德咖吧里,毛猛达对着来看望自己的周立波说,“侬只赤佬生点清头(着调),不要一天到晚在外头惹事体。”在他看来,波波——现在大家更喜欢喊他涛涛了——就是这个行业里百年一遇的天才,“他这样的人出一个,滑稽戏就能和相声抗衡;出五个,我们行业就能复兴了。我跟他讲,‘我呢和你不一样,我属于细水长流的类型。’喏,那天我们就是坐在那个位置上。”他手指往前方一指,指向了国庆期间不营业的咖吧一片空旷沉寂的背景中。


时间印证了他当初的这句话。在这次采访的一天前,他和老搭档沈荣海刚结束为期一周的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的演出。这是毛猛达退休后一直在筹备的专场表演,演出中,他不止一次在台上提到申花队——自己几十年球迷生涯中的挚爱。他感到忧虑,滑稽戏/独脚戏和申花队都属于上海本土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它们都在走向衰落。这并非偶然,因为作为一种大势,曾经让几代上海人引以为豪的海派文化正在消亡。“我们的本土文化日益被削弱,所以每个人都要想一想,应该怎样尽一份力,捍卫属于自己的文化。”

正文5193字,深度阅读约需12分钟



《石库门的笑声》从9月24日到30日在兰心大戏院连演七场,场场爆满。

    

第一场演出结束,据工作人员设置在现场的笑声统计器显示,两个多小时里大家平均笑了500次。“这个数字蛮吓人的,基本达到人的极限了,笑到吃不消。我一个朋友那天去看,回头跟我说旁边一个大块头笑到椅子‘哐嘡’断掉,人跌下去。”

    

效果这么好,让毛猛达感到很兴奋。演到最后两场,不得不临时加出很多座位。“这是一次尝试,我们很多年没走市场了,走走市场看看行不行。事实证明只要你搭住观众的脉搏,他们自然就要看。”十年前,周立波的《笑侃改革开放三十年》红极一时。十年后,毛猛达和沈荣海这档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独脚戏最想避开的就是前者留下的印记。


他说过的东西我们绝对不讲,我们有我们的路子。




不要忘记自己的根在哪里


两年前,60岁的毛猛达从上海人民滑稽剧团副团长的职位退休。自从当年在《老娘舅》中以咖吧大堂经理“阿德哥”的形象扎根人心后,他的演艺生涯再没有更大突破。


“这个专场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但在剧团的时候,你想做专场演出可能性不大。所以我一退休,立刻着手做这件事。讲得大一点,发扬这个时代需要的工匠精神;讲得小一点,我吃这碗饭的,不能忘记初心。”现实比我们能感知到的更紧迫,毛猛达之前就说过,“我是最后一代滑稽演员,我这一批全部退休了,下面的年轻人接不上来。有些事情我们不做,就真的没人做了。”老搭档沈荣海比他还大上五岁,早就退休在家了,但听说毛猛达要做这个专场演出,一口答应下来。


同样都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现在连很多正宗的上海人都已经讲不清楚滑稽戏和独脚戏的区别了,两者早已被混为一谈。毛猛达说,《石库门的笑声》是独脚戏,属于曲艺范畴。滑稽戏呢是戏剧范畴,“就像话剧一样,从头到尾演一个故事,但是是搞笑喜剧性质的故事,再加上很多唱段。”他接下去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找一些圈内大咖再排一部滑稽戏。


其实无论滑稽戏还是独脚戏都没落了,甚至到了存亡的关头。


不应该这样的,滑稽戏/独脚戏曾经上海人多少喜欢!它们最能反映市井生活状态,接地气,没有一点高大上的东西在里面。文革结束以后,我们这个剧团复出大戏《72家房客》,一票难求。这种火爆局面一直持续到什么时候呢?其实就是电视兴起以后为什么?很多滑稽演员包括我在内,都去做电视节目,导致观众渐渐不要到剧场看戏了,反正电视里都能看到。


海派经典滑稽戏《72家房客》


毛猛达他们之前做小剧场表演,一台新节目的票价50元一张,他说这也太便宜了,问提到100元行不行?别人告诉他不行,因为之前试过卖60元一张,结果观众跑掉一半。这次《石库门的笑声》策划两年多,最便宜的票价定100元,最贵的VIP票580元一张。“贵吗?我认为算贵的,看滑稽戏不应该这么贵,但580元的票没有多少张,上海人现在有钱的蛮多,喜欢滑稽戏的上海人有钱的也蛮多,他们就需要好位子,大概有两三排就满足他们的要求。”


主打的票价在180元、280元和380元三档,相比之前人们印象当中看滑稽戏的价钱还是贵,但毛猛达他们有这个底气。《老娘舅》导演屠耀麟看完演出以后给他发去一长段微信,感叹真没想到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写出这么多全新的段子来,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整场独脚戏集锦由《万宝全“四”》、《千变万化》、《三喜临门》、《一体世界》、《我爱文化》、《难与不难》和《上海未来》这七段全新原创独脚戏组成,每段里头都能抖出一连串新的包袱。比如他在其中的一整段里面模仿了机器人,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创新之举,观众反应就很好。



这次我还是很感动的,观众都是自己摸腰包买票来看,非常踊跃,还有很多年轻人。我之前就说,希望青年观众和新上海人都进剧院来看看,了解一下上海的生活。我们现在等于为专场演出开了头,希望我们后面的年轻人可以跟上来。我一直跟他们说,你们电视要上,这么好的扩大影响力的平台为什么要浪费?但是,本行不要忘记,根在哪里,回也回到这上头来!



当着曹赟定艾迪的面直接吐槽

“申花让我真不开心,一直输球!”


首轮连演7天,申花队里的上海球员曹赟定和艾迪也抽了一天空去看了。虽然和阿德哥是朋友,但不肯要赠票,坚持自己掏腰包买的票。“捧场嘛,捧场是要自己买票的。就像我去现场看申花比赛,也自己买票的。”毛猛达说,“我那天在台上讲,‘今天我两个好朋友,申花足球队的球星曹赟定、艾迪也来了。’他们啪的站起来和观众挥手。‘申花让我真不开心,一直输球。’我台上就直接这么说的,现场也有不少申花球迷,听到我说的很有共鸣。”


“阿德哥”是不折不扣的申花球迷


让他不开心的还不止申花,“阿德哥”同时也是一名曼联死忠,“我是他们全球球迷会的会员,所有曼联的纪念品家里都有的!”他摇头苦笑,同时作为曼联和申花的球迷,最近这两个月的日子真的是“苦透苦透!”


因为面向大众,所以“铁杆球迷”毛猛达不能在表演中过于频繁地抖足球包袱。“戏里有一段,我讲到延安东路上面以前有个沪光电影院,对过一条石库门弄堂,叫马德里。沈荣海说‘我住在你隔壁,叫巴塞罗那。’我说‘你别瞎讲,我这个是真的呀!阿拉马德里现在拆掉了,重新翻造,但还是叫马德里,前面加两个字,皇家马德里。’他说他们那里也拆掉了,重新翻造,前面加三个字,‘西班牙巴塞罗那。’这个就是观众会笑的点。”毛猛达说,其实这个段子是可以引申的,他们有几场就这么演了。


我接下去,“你当踢足球是哇?侬么巴塞罗那我么马德里,我么C罗侬么梅西。C罗我跟你说哦,现在到尤文去来,这趟欧冠,代表尤文第一趟上去被红牌罚下去,其他人下去就下去了,C罗伤心啊哭啊……”如果今天年轻观众多的话,我就这么说了。因为还要考虑到好多观众不喜欢看球的,他对这个不了解,我们要根据观众的口味来。


演出结束,观众还不过瘾,在下面喊再来几段。“我说‘我有交关(很多)经典段子和保留节目,你们今天随便点,点啥我演啥。’结果下面就齐刷刷地叫,‘《球迷》!《球迷》!’要我学范志毅,我台上马上学,‘申花队迭腔(最近)一塌糊涂啊,啥个道理啊?’把个肩膀耸起来,下面观众爆笑。这个都是即兴的,所以你一定要有积累。”


《球迷》这出独脚戏是专门为1995年在上海召开的全国足球工作会议写的,这年年底范志毅正好结婚。“到最后是在黄浦体育馆有个庆功会,三千名观众,范志毅这天结好婚专门赶到现场来的。那时候我和他不认识,彼此听说过,但没见过面。后来演完这个段子,我们变成好朋友了。他前两年结婚做了个电视专场我还去的,我也蛮欣赏他性格的。”


《球迷》是毛猛达的经典之作


范志毅之外,毛猛达在《球迷》里还模仿了一个盲人球迷,“这个盲人球迷是真实存在的,那个时候报纸上整版介绍过有一个申花球迷,是个盲人,我平时一直看报纸的嘛,看到了,记住了。他是听无线电里比赛转播,我们稍微夸张点,把场景设置成在球场里。别人嘲笑他,‘侬瞎子看啥球啊?’‘做啥!’他回击人家,‘我到场子里来听听感受感受气氛可以哇啦?’”


沈荣海戏里演一个“竹竿球迷”,和铁杆球迷形成鲜明对照,就是轧闹猛(凑热闹)朋友。最经典的段落时隔多年很多上海人还津津乐道:

    

“我决定拿我妹妹嫁给他(范志毅)!”

“就是那个35岁,嫁来嫁去嫁不掉的妹妹啊?”

“25岁,看上去老气晓得哇?”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人家范志毅老早结婚咯!”

“结婚啦?啥道理不跟我说一声啊?”

“侬是伊拉祖宗八代啊?”

“我是他球迷嘛,送礼呀!”

“哎哟送礼咯,不得了咯,个么听听看送啥么司(东西)?”

“人民币!”

“送几钿?”

“十块!”

“照排头(按理),范志毅肩噶一杠,‘帮帮忙,十块洋钿,侬自噶买盐津枣切伐!’”


毛猛达回忆,“1995年的时候,一场婚礼的礼金大概在五百块左右,个么你送十块钱就噱了呀。盐津枣么上海人都知道的,以前我们小时候几分钱一包,为了突出十块钱不值钱的效果嘛。在台上一演,观众爆笑,说学小范太像了。”


 

申花应该提升外援水准

切莫再以豪门自居


二十多年过去,《球迷》依然是上海人心目中独脚戏的登峰造极之作。毛猛达想过,既然这个作品这么受欢迎,索性再写个《球迷2》吧。但是一方面申花队不争气,另一方面,他意识到上海这座城市日新月异,人们关注点越来越多,很难再重现当年那样的足球热度了。“申花球迷还是多,但是足球本身没当年那么热了,所以轧闹猛的人少了。我也在考虑,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可以专门为申花球迷搞个专场演出。就讲申花的段子,一代代教练球员场内和场外的故事讲下来,效果应该会很好。”


我自己是球迷,所以我知道,球迷心态很奇怪的,认定了这支球队,就会一直陪伴下去。哪怕有一天球队降级了,不搭界的,骂归骂,看是照样要看,也不会说别的球队成绩好就去喜欢别的队。那种人不叫球迷,顶多就算喜欢看球而已。


2014赛季刚开始那阵子,绿地要改俱乐部名字,遭到了申花球迷严重抵制。


申花和申鑫那场德比,在金山踢的嘛。我去现场看了,坐在指挥室里头。不得了,就听到全场在喊“还我申花,还我申花!”我头一伸出去,球迷看到了,一下子又变成喊“阿德!阿德!”那一幕我实在忘不了,大家都是喜欢申花的,变成这种局面,看到了很心痛,但是自己也不能做什么。作为每个球迷个体,你能做的我能做的,就只有陪伴。


去年申花足协杯夺冠,毛猛达在澳洲,“我们一大帮人,都是申花球迷。这天夜里,是通过一个小米盒子看的比赛,真的激动哦,一晚上没睡着觉。给我们开车的一个小朋友,上海人,也是申花球迷。第二天早上来接我们,眼睛肿的。我问他昨天怎么样,他说‘我哭了一晚上。’他边说边把外面一件衣服脱掉,里面‘啪’露出来一件申花球衣。”


毛猛达平时和曹赟定、柏佳骏这些申花队的小兄弟出来吃饭,觉得他们也真的作孽。



他们现在压力非常大,球队成绩不好,很多人都在骂。我觉得他们还是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对球队也很有责任心。平时生活当中自律,也没有不良嗜好,每个人都练得一身腱子肉。但球员能做的毕竟有限,老实说,申花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成绩的。讲得客气点,我只能说是运气不好……


很多问题,“阿德哥”看破不说破,他只希望明年球队能多少作出点变化,首要的就是在外援上进行调整。


其实中超国内球员都差大不多,主要看外援。我们外援应该说不差的,但经过几个赛季之后,一个是被其他球队了解得多了,还有一个自己身心出现了疲态。和顶级球队的外援有差距,但大差不差,主要看他们拼还是不拼。拼一场两场可以,但联赛三十场来,每场拼拼不动的呀,毕竟年纪都上去来。也不能说他们不卖力,但是一点点卖力还是恶卖力呢,这里面区别很大的。所以球队一定要引进新的人,否则一盘水不活,就是动力不够。


另外一个问题呢,他觉得,是申花到现在还一直抱着一种豪门心态。“我觉得,现实一点,务实一点,老老实实先做好防守,这个不是坍台的事情。我们今年几场野豁豁(夸张)的大比分失利,都是这个问题。现在出了个朱辰杰,还可以的。他以后会是申花防守的定海神针,再给他一两个赛季,真的不得了。但朱辰杰一个人还不够,我们整个的防守体系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个体系里起作用的不光是后卫,还有后腰,这个位置是重点。”


朱辰杰是“阿德哥”十分看好的年轻球员



外婆变成姥姥

要么碰着个赤佬!


在毛猛达看来,滑稽戏/独脚戏的没落和申花近年来这种无欲无求的现状都可以归结为上海本土文化的衰落。


这种衰落渗透进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包括外婆姥姥这件事,这次戏里我们也演了。


这些年我们本土文化真的被侵蚀到骨子里了,但很多事你不能再深入进去挖掘原因了。甚至有人想出来,把我们小学课本里的外婆变成姥姥,哪能会想出来的?当然我们有自己表演的节奏和语气,“外婆变成姥姥,要么碰着个赤佬啊?谁想出来的你说说看,只有“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不会说“摇啊摇摇到姥姥桥”。我们不开坏(说坏话)人家,但我们说说现象可以哇?姥姥吃水饺,外婆吃小馄饨的;姥姥穿老棉袄,外婆穿旗袍的;姥姥睡在炕上,外婆睡床的。姥姥的炕随便谁都能上去的,吃饭喝老酒吹牛皮都可以上去的,外婆只床碰也不好碰的,只有家里只博美好上去的……”这里面有调侃的成分,但姥姥和外婆都是我们长辈,是要尊敬的。


“海派文化它越来越被削弱了,包括石库门的房子,拆的拆改造的改造。我们这次为什么要把这台戏名字定成《石库门的笑声》,就是要帮大家回忆石库门的生活,我们几代上海人都是生在石库门,长在石库门,石库门里的生活历历在目,这是一种集体的回忆。”一种正在渐渐消亡的本土文化,需要每个本土人自觉地去捍卫。


石库门的回忆是这出戏的主旋律


“大家一起努力,最小的一件事,就是共同把上海话传承下去。小囡在家上海话讲得蛮好的,去读书了回来上海话不讲了改讲普通话了。小囡一讲普通话,爷娘跟着一起讲。爷娘还没啥稀奇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全家跟着一道讲普通话了。”毛猛达说,他正在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家里。


我自己是滑稽演员,我老婆张小玲是我同行,本身出身沪剧的。我们家是有这种文化背景在里面,第三代呢现在还小,只有两、三岁,将来等长大一点,我们大人一定要担起这个责任、坚持让他们学讲上海话,讲好上海话。”

撰文:沈坤彧

图片:沈坤彧、网络、顾力华

编辑:陈庚


推荐阅读

德国老司机开路,今年的NBA中国赛,我们要看小丁展翅起航

曼联又输球 博格巴提前下场 穆里尼奥恐要提早下课

格温·约根森 | 安永会计师到里约铁三冠军,她的下一个目标是东京马拉松金牌

新鲜体育赛事

尽在晨报体育


本文版权归新闻晨报体育所有,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