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 终于!在洞庭湖圈了3万亩私家湖泊”的老板,湖南查了他背后的62名官员!

终于!在洞庭湖圈了3万亩私家湖泊”的老板,湖南查了他背后的62名官员!

2018-09-14 11:22     汽车     来自:瞭望智库


今年6月,新华社“新华视点”栏目播发《3万亩“私家湖泊”为何如此任性?》报道,披露了一起私建矮围破坏洞庭湖生态环境的恶劣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问题曝光后,湖南省委高度重视,指出下塞湖非法矮围问题是一起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和国家公职人员严重失职渎职、违纪违法的典型案件。

  

12日,经湖南省委研究并报中央纪委批准,决定对省畜牧水产局等25个单位的62名国家公职人员进行问责,11人被立案审查和监察调查。另外,私营企业主夏顺安因涉嫌非法捕捞、骗取贷款、非法采矿等犯罪行为,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文 | 史卫燕、陈文广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华视点”(ID:XHSXHSD),原文首发于2018年9月13日,原标题为《洞庭湖现3万亩“私家湖泊”,谁是背后“保护伞”?》。


 

1

对上级的三令五申不坚决、不积极、不到位,少数领导干部甚至严重违纪违法

 


  

被誉为“长江之肾”的洞庭湖,是我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重要湿地。新华社记者5月暗访发现,位于东洞庭与南洞庭交汇处,横跨湖南岳阳、益阳两市,被河流冲刷出的一片巨大湖洲——下塞湖,自2001年以来被私营企业主逐步改造,圈湖筑围,形成了面积近三万亩的“私家湖泊”。  


问题曝光后,湖南省委高度重视,责成省纪委监委成立专案组进行彻查。

  

经查,2001年以来,沅江市私营企业主夏顺安以生产和销售芦苇的名义,先后多次与湘阴县湖洲管理委员会和沅江市漉湖芦苇场签订合同,在下塞湖开沟挖渠,筑围修路,经营芦苇;2008年至2011年,夏顺安与岳阳市湘阴县和益阳市的沅江市湖洲管理部门违规续签长期承包合同,非法围垦湖洲、河道,擅自修建矮围,从事非法捕捞养殖、盗采砂石等;尤其是2011年以来,夏顺安开始大规模加高、加宽和加固矮围,并修建3个钢筋混凝土节制闸,严重影响行洪安全,严重破坏湿地生态。2014年3月,湖南省国土资源厅通过遥感卫星发现下塞湖非法矮围后,省委、省政府多次作出部署,开展专项整治。  


湖南省委的调查显示,对湖南省委、省政府三令五申的整治要求,湖南省畜牧水产局、省水利厅、省林业厅等省直部门和益阳、岳阳两地市县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态度不坚决、行动不积极、履职不到位,少数领导干部甚至严重违纪违法、失职渎职,为夏顺安违法行为提供帮助,致使下塞湖矮围问题长期得不到有效整治,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2

彻查幕后“保护伞”问题,62名国家公职人员被问责 

  


 

对于公众非常关心的幕后“保护伞”问题,湖南省委查明,益阳和岳阳两地畜牧水产、林业、水务及湖洲管理等职能部门日常监管严重缺失,不仅没有及时发现、制止夏顺安的严重违法行为,有的甚至收受夏顺安的红包礼金、贿赂,滥用职权,违规与其签订长期承包合同、出具虚假函件和证明,并在夏顺安拉票贿选省人大代表等方面提供帮助,为夏顺安违法行为充当“保护伞”。  


此外,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突出。对湖南省委、省政府的决策部署,省直相关职能部门、案发地党委和政府表态多、行动少、落实差,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突出。有的敷衍应付,以文件落实文件,以会议落实会议,满足于“轮流圈阅”“层层转发”“安排部署”;有的热衷于与下属单位签订“责任状”,转移责任主体,层层推卸责任;有的说一套做一套,擅自降低拆除标准,在督查督办中不深入、不较真、不碰硬,在检查验收中搞变通、打折扣,甚至弄虚作假。  

经湖南省委研究并报中央纪委批准,决定对省畜牧水产局等25个单位的62名国家公职人员进行问责。其中,给予省畜牧水产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唐席珍,省畜牧水产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黄财高等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给予省农委党组书记、主任袁延文——时任省畜牧水产局党组书记、局长,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局长沈新平等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此外,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充当“保护伞”的益阳市委副秘书长邓宗祥——时任沅江市委书记,益阳市畜牧水产局原局长傅建平,沅江市水利局原局长胡经纬,沅江市畜牧水产局原局长冯正军,沅江市漉湖芦苇场原三任党委书记王正良、曹文举、冷世辉,沅江市漉湖芦苇场原场长蒯建红,湘阴县湖洲管理委员会原两任总经理杨立华、汪介凡,湘阴县河道砂石综合执法局南湖站站长胡浩等11人进行立案审查和监察调查。  


 

3

矮围全部清除,将举一反三处理违法违规行为 

 


 

据介绍,洞庭湖区下塞湖非法矮围问题曝光后,湖南省委督促对下塞湖矮围进行整治,截至6月20日已将矮围全部清除,近3万亩“私家湖泊”已基本恢复湖洲原貌。  


“原来矮围存在时,到冬天里面的鱼被私人捕捞一空,候鸟都吃不到,不再往这里飞。希望矮围拆除后,湿地生态能尽快全面恢复!”洞庭湖知名环保志愿者、“护鸟卫士”李剑志说。  


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通过此事为突破口,加快对破坏洞庭湖生态的种种违法违规行为的整治。  


湖南省委指出,要深入实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确保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取得明显成效,守护好一江碧水。湖南各级党委、政府主要领导要切实履行本行政区域生态环境保护第一责任人的责任,立足于把问题解决于萌芽状态。要用好“问责”利器,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负有责任的领导干部,不论是否调离、提拔或者退休,都必须严肃查处问责。要举一反三,对各种违法违规行为,阻力再大也要坚决果断处置,尤其要打破关系网和利益藩篱,打击背后的黑恶势力和“保护伞”。




延伸阅读:


洞庭湖圈3万亩"私家湖泊",这老板啥来头?湖南省里都拿他没辙!


在洞庭湖深处,一道高高垒砌的堤坝似“水中长城”,围出一片面积近3万亩的私人湖泊,严重影响湿地生态及湖区行洪。“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这道堤坝是当地一个私企老板所建,曾被湖南省、益阳市、沅江市(县级市)等各级政府数次严令拆除,但依旧岿然不动。


近日,生态环境部组成督察组,对洞庭湖私人矮围破坏生态问题开展专项督察。


记者 | 史卫燕 丁春雨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华视点”(ID:XHSXHSD),原文首发于2018年6月11日,原标题为《3万亩“私家湖泊”为何如此任性?》。


1

国家湿地成了“私人湖泊”




被誉为“长江之肾”的洞庭湖,是我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重要湿地。5月中旬,记者从益阳市沅江漉湖芦苇场抵达洞庭湖腹地,发现一圈高高的堤坝横亘湖中,一眼看不到尽头,围挡成一个独立的世界。


经多方求证,记者得知,这个巨型堤坝是目前洞庭湖中最大私人矮围,其位于洞庭湖的下塞湖区域,横跨岳阳、益阳两市,沅江、湘阴、汨罗三县。


据漉湖芦苇场有关负责人介绍,洞庭湖涨水为湖,落水为洲,漉湖芦苇场被誉为“江南第一苇场”。上世纪90年代开始,当地政府将芦苇地陆续承包给企业老板。2001年,由于芦苇市场低迷,私营老板夏顺安发现其承包的芦苇地不太挣钱,于是建堤圈地,在里面种树、养鱼。


“他这样做等于把国家的湿地变成了自己的‘私家湖泊’。”当地群众告诉记者,矮围建起来以后,他们再也无法自由进出捕鱼,芦苇也不能收割。从开始建设算起,“夏氏矮围”已侵占洞庭湖湿地17年之久。


老百姓更为忧心的是,自从夏顺安的巨型矮围建起来以后,当地防洪压力加大,鱼类也减少了。“上世纪末,我在这里见过江豚,夏家的矮围建起来之后,江豚就再也没有来过。”当地一位渔民说。


几经周折,记者登上堤坝。洞庭湖此时已值涨水季节,堤坝外湖水浩浩汤汤,而堤坝内,芦苇一望无际。矮围上,猪、牛、羊成群,牲畜粪便无处不在,将洞庭湖湿地变成养殖场。


沿着矮围,记者发现堤坝上多处堆放砂石,还有两处非法砂石码头。就在草尾河漉湖段的河长公示牌对面,大型挖掘机正将堆放在矮围上的砂石往排队的货车里倒。在另一处非法砂石码头附近,有多艘四五层楼高的大型挖沙船停靠,满载砂石的运砂船正往湖中驶去。


2

多次整治依然不为所动




“根据我国湿地保护管理规定,开垦、填埋或者排干湿地,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和迁徙通道、鱼类洄游通道,擅自放牧、捕捞、取土、取水、排污都是被禁止的。夏某可谓条条都犯,如果证实有挖沙、采矿等活动,问题就更严重了。”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沅江市管理局副局长万献军说。


事实上,“夏氏矮围”早已被各级政府部门下令整改多次。


2014年,这个洞庭湖上的巨型矮围被湖南省遥感中心通过卫星监测发现。公开报道显示,这个矮围呈封闭状,据水利部门测量,矮围围堤周长达17公里,堤高33.5米至35.5米,顶宽8米至15米,底宽约80米。2015年,因其违反防洪法,湖南省水利厅多次要求当地水利部门采取措施。2016年,沅江市出台《沅江市拆除洞庭湖矮围网围专项行动实施方案》。


但记者调查发现,整治措施没有严格落实,超级矮围的破坏性影响依然存在。


根据上述沅江市洞庭湖矮围拆除方案,闸口必须全部拆除。2017年5月7日,当地对“夏氏矮围”位于沅江市漉湖芦苇场境内一高约16米、长约70米的节制闸实施爆破拆除。但记者近日在现场看到,节制闸爆破地仅可见一条约1米宽的小水沟将堤内外的水连接。


沅江市规定,以闸口为中心拆除矮围堤坝总长度的20%,达到与大湖相通。记者在现场看到,此节制闸周围的堤坝纹丝未动。闸口所在的沅江市漉湖芦苇场一干部说,拆除的堤坝换了个位置,不在闸口附近。而当记者跟随他到达所谓的拆除处时,发现这里原本约30米高的堤坝,仅比周围堤坝矮了2米左右。


沅江市还要求拆除矮围中的附属建筑物,但记者见到矮围内多栋两三层建筑完好无损,没有一丝要被拆除的迹象。


记者问为何不按沅江市制定的拆除实施方案执行,这位干部表示,操作中确有调整,不过是“上面”同意了的。记者追问,是否有文件等资料证明,这位干部避而不答,却说“反正这是通过了验收的”。


3

拆除矮围为何如此之难?




近年来,湖南大力拆除洞庭湖区非法矮围,“夏氏矮围”能够不为所动,记者发现,其根本原因还是背后复杂的利益纠葛。


夏顺安告诉记者,到2014年才有政府部门表示其矮围不合法。“我长达13年违法,陆续投入了近2亿元,你们怎么才发现?”据此,他认为历史责任不应由自己背负,如果要清除矮围,政府必须进行补贴。


漉湖芦苇场相关负责人表示,芦苇场仅将芦苇地承包给夏顺安,但从未允许其在承包地建设矮围。可事已至此,光拆除费用就要几千万元,谁来出这个钱?


记者查看夏顺安与漉湖芦苇场签订的《湖洲租赁承包合同书》,发现上面写着“承包费根据市场行情,价格实行一年一定”。2014年至今,夏顺安承包的下塞湖没有上交过承包费。


既然夏顺安拖欠承包费,已经违约,政府为何不终止合同?漉湖官员回复记者称“要人性化操作”,合同执行过程中有具体情况,以前状况好的时候,夏顺安帮助芦苇场做公共事业、场里资金周转困难的时候出了力。至于他违反了国家的规定,是另外一回事。


我和当地干部交流的时候,发现他们有畏难情绪,不敢对他依法处理。”益阳市一位知情的干部告诉记者。


多位受访人士表示,“夏氏矮围”的问题具有代表性,洞庭湖长期以来承担着生产和生态两大功能,由于利益驱使,在部分区域破坏了生态平衡。要使洞庭湖恢复碧水蓝天,必须破除地方上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站长谢永宏等专家分析认为,对“夏氏矮围”的处理,应着眼于水利防洪、生态环境、当地民生,尽快落实拆除费用,明确追责措施,制定了方案就必须严格执行。


据记者最新了解,督察开展后,当地政府已迅速采取措施进行整改。6月上旬,益阳市组织59台大型机械和4艘作业船只,计划20天内拆除全部剩余围堤,并严查该问题背后的“保护伞”和失职渎职行为。


总监制:金风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张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