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酒驾撞死母子俩只赔6万7?“迈皋桥车祸案”终审宣判,江苏高院:合法!

酒驾撞死母子俩只赔6万7?“迈皋桥车祸案”终审宣判,江苏高院:合法!

2018-07-04 19:31     国际     来自:人民日报数字江苏

2016年11月4日晚

在南京迈皋桥附近

发生了一起因酒驾引发的惨剧



肇事车辆连撞7车

期间还撞上了

一对正在公交站台等车的母子

9岁的孩子当场死亡

母亲也因抢救无效去世



去年8月9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被告人朱小虎无期徒刑,刑事附带民事赔偿6.7万。被告和受害人家属双方不服,都提请上诉。


2018年7月3日,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作出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


一审:

朱小虎被判无期徒刑,赔6.7万


在2017年6月6日的一审庭审中

案发时的监控曝光

完整还原了整个事发过程:


事发当晚,朱小虎行驶到南京栖霞网板路附近,与一辆小车发生碰撞后逃离现场,逃至华电东路长营村公交车站附近,先后碰撞一辆停放在路边的轿车和一辆正在进站的公交车,并将准备上公交车的一对母子撞倒。之后又撞上停放在路边的多辆机动车和人行道上的行道树。这起事故造成母子二人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先后死亡,以及肇事车及被撞的七辆车不同程度受损。朱某在现场被警方控制。


经查,时年53岁的驾驶员朱小虎,是句容市民政局工作人员,2015年7月从句容市民政局副局长岗位退居二线。


事发后,面对镜头,朱小虎大言不惭,称自己喝了两三两酒,而他能喝半斤,能有什么事?



经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检测,其血液中酒精含量为33.4mg/100ml。根据朱某的血液酒精含量,已经达到了饮酒驾驶的标准,但尚不构成醉驾


一审时,朱某在法庭上称,事发当天下午,他从句容驾车到南京参加同学聚会,在酒席上喝了1两多白酒。朱某称自己有 " 三高 ",还有腱鞘炎、肩周炎等病症,有中医告诉他喝酒能缓解病痛,他才喝了酒。而对于整个事发经过,朱某在庭审时表示不记得了。


事后经检测,事发时朱某车速接近120公里每小时。公诉人指控,朱某的行为已经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一审判处朱小虎无期徒刑

二审维持原判


2017年8月9日,南京中院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朱小虎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方面,法院支持了受害人家属主张的丧葬费、交通费及误工费,共计6.7万多元。而对受害人家属提出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3047213.6元索赔没有支持。


一审宣判后,原告人及朱小虎均提出上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审人民法院对上诉人朱小虎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附带民事判决正确,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母子惨死,酒驾司机只赔6万7?

江苏高院通报:符合法律规定


二审宣判后,不少人对该案中刑事附带民事部分判赔 6.7 万元提出质疑。今天(7月4日),江苏高院对该案相关情况做了通报。


其中涉及关于本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部分的处理。根据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对附带民事诉讼的判决只支持包含医疗费、护理费、误工减少的损失、交通费及丧葬费等 " 物质损失 "。同时,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就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在不违反法律、自愿原则的前提下,赔偿范围和数额可以不受限制


在本案一审审理中,一审法院已就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标准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进行了释明,明确告知与普通交通肇事罪的赔偿标准不同,并多次主持双方调解,因双方无法就赔偿数额达成一致意见,且被害人亲属对朱小虎的犯罪行为不予谅解,最终未达成调解协议


一审法院考虑到因朱小虎及其亲属在案发后已赔偿被害人家属人民币150000元,该数额已超出该案所包括的丧葬费、交通费、误工费共计人民币67783元,被害人家属因该事故所造成的直接物质损失已得到赔偿,驳回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主张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诉讼请求。


二审期间,被害人亲属上诉请求判决朱小虎赔偿除一审阶段给付的15万元外,再行赔偿包括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847823.6元。合议庭经审查认为,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符合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应予维持。


有关人士表示,因为朱小虎之前已经支付了15万元赔偿款,而法院认定的相关损失是6.7万多元,因此一审才驳回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的相关赔偿要求。此外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因为被告人已经受到了刑罚的惩罚,因此在附带民事赔偿方面,与普通的民事赔偿相比,会有所区别。一般情况下,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完毕后,就不能再单独提起民事赔偿的诉讼了。


我国采取的是两审终审制,这就意味着这一判决已经正式生效。


来源:现代快报、ZAKER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