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德国又出了一件比德国队回家严重N倍的大事!

德国又出了一件比德国队回家严重N倍的大事!

2018-07-03 15:51     娱乐     来自:环球时报

就在几个小时前,德国内政部长突然“逼宫”总理默克尔,强硬地要求默克尔必须接受他的条件,否则他就要辞职并把默克尔也拉下台!


“土皇帝”和“朝廷”闹翻了

 

咱先介绍一下这位德国的内政部长吧。他叫泽霍费尔,而除了部长的公职,他还是德国政党“基督社会联盟”的主席。

 

(图为泽霍费尔)

 

而这个“基督社会联盟”,是德国右翼保守派势力最集中的巴伐利亚州最老牌也最有势力的政党。从1966年起,该党派在当地议会就一直占多数乃至绝对多数席位,从未遭遇过任何挑战。

 

同时,“基督社会联盟”也是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政党“基督民主联盟”的“姊妹党”。而且两党的政治关系也十分有趣:“基督社会联盟”不会在德国的国家一级的大选中挑战“基督民主联盟”,还会在德国议会给后者提供充足的支持;而“基督民主联盟”则不会挑战“基督社会联盟”在巴伐利亚州的“统治地位”,任由其当“土皇帝”。


 (图为曾经亲密的泽霍费尔和默克尔)

 

可为啥这俩原本亲密的“政治盟友”,会突然反目呢?

  

事情最初源于默尔克在2015年做出的打开德国边境并大量接受来自叙利亚等中东战乱国家难民的决定。


虽然默克尔和德国乃至西方的左派势力一直觉得这是“人道主义”的体现,德国国内的右翼保守势力并不这么认为。

 

(图为德国的反默克尔和反难民游行)

 

在过去几年的媒体采访中,不少来自比如巴伐利亚州的民众就觉得默克尔给德国弄来的难民太多了,很担心这会令德国变得不安全,影响到他们原本平和幸福的生活。而诸多发生在欧洲各地的由难民引发的恶性犯罪问题,更在冲击着他们的内心。


 (图为德国反难民的游行和西方媒体的相关报道)

 

这种不满情绪也体现在了选举中。在去年的德国大选中,那些右翼保守派的选民就把选票投给了强烈反难民和移民的极右翼党派“德国选择党”,令这个2013年时还“无人问津”并在德国议会中没有任何席位的边缘党派,一跃成为了拥有94个议会席位的德国第三大党!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德国选择党”暴增的支持者中,有不少原本是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所领导的“基督社会联盟”的巴伐利亚民众。这些人其实也都很反对默克尔给德国引入大量难民的做法,可由于“基督社会联盟”未能制止默克尔,他们便转投了更激进的“德国选择党”。


这一状况也引起了“基督社会联盟”深深的担忧。毕竟,再过3个月,巴伐利亚州就将迎来当地的州一级选举。而如果“基督社会联盟”不能在难民问题上逼默克尔改变立场,更严格的限制难民涌入,那么保守的巴伐利亚民众很可能就会彻底抛去“基督社会联盟”,从而令其在半个世纪后首次失去“土皇帝”的宝座。


 (图为“德国选择党”直接针对 “基督社会联盟”打出的竞选标语:我们才能兑现他们的承诺)

 

因此,在这一前所未有的地方权力危机面前,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和他所领导的“基督社会联盟”也只能强硬地“逼宫”默克尔了。

 


默克尔面临“生死抉择”


当然,已经在德国执政13年的默克尔十分清楚,这场政治危机的出现其实也是她自己“作”出来的。

 

毕竟,如果不是她当年把那么多叙利亚难民一下子都弄德国乃至整个欧洲,也不会导致今天整个欧洲大陆极右翼民粹势力的崛起和传统“建制派”势力的崩溃。

 

 

所以,目前默尔克也在拼命想办法用一种“体面”的方式去化解这一政治危机。过去一段时间里,她就一直在与“基督社会联盟”以及欧盟其他国家协商,希望能在欧洲达成一个解决难民问题的共同协议,从而既能体现欧洲的“人道”,又能一定程度上控制和减少难民涌入欧洲各国,并化解自己的执政危机。

 

最终,在经过了一次长达10个小时的彻夜的谈判后,欧盟各国终于在前天达成了一个化解难民问题的协议,这也一度令默克尔看到了化解自身政治危机的“希望”。

 

 

然而,随着协议细节的公布,很多分析人士却发现这份化解难民问题的方案更像是在“画饼”,因为协议对于很多机制的描述和用词都十分“模糊”。

 

比如,协议说要在欧洲设立“难民中心”去处理涌入欧洲的难民,却没说这些中心要设立在哪些国家;而成功获得难民身份的人又将被发往哪个国家定居,协议也没有说明——而是“全凭各国自愿”。

 

但这也不令人意外。毕竟,多数欧盟国家如今都已经不愿再主动承担难民这个巨大的政治“负资产”……

 


可问题是,默克尔居然拿着这么一个“空洞”的协议,就对“基督社会联盟”等德国国内的政治盟友宣称她已在欧洲取得胜利了,还说什么有一大批国家愿意帮助德国分担难民。


结果,她很快就遭到了这些国家不约而同的“打脸”。目前,匈牙利、捷克和波兰的国家领导人就都已表示,他们从未答应接收那些通过自己国家前往去德国的难民。德国政府发言人也不得不尴尬地圆场说:虽然这协议是没达成,但各方是有意愿继续谈下去的……

 

 

这也是为何今天身为“基督社会联盟”主席的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会威胁要辞职的原因。已经对默克尔感到绝望的他对媒体表示,他将再和默克尔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最后一次谈判,如果默克尔还不能令他满意,他就将直接辞职。

 

而一旦泽霍费尔辞职,对默克尔来说这也就意味着她将彻底失去“基督社会联盟”的支持,从而为令她在2017年组成的新一届执政联盟崩溃。这样一来,她最有可能面临的后果就是被迫下台,重新参加又一场全国大选。

 

 

不过,也有媒体分析认为,默克尔仍然能有惊无险的度过这一危机。他们的理由是,恰恰是因为巴伐利亚州的选举还有3个月就要举行了,所以“基督社会联盟”及其主席泽霍费尔才不敢真的与默克尔闹掰。因为选民们同样很不喜欢在大选前看到这种党内的突发变故。

  

默克尔面临“生死抉择”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其实也在一直关注着德国目前由难民引发的这场政治危机的最新进展。

 

对难民和非法移民“下手”极为严厉的特朗普,自然很希望看到欧洲对难民的民意和政治风向能朝着有利他的方向发展。

  

而且,早在几周前默克尔的这场执政危机刚刚开始爆发的时候,特朗普就已经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幸灾乐祸地表示:“德国老百姓已经在难民问题上忍无可忍,开始反对他们的政府了”。

 

相应的,反感特朗普的美国主流自由派媒体则对德国的局势流露出明显的“失望”情绪。

 

“欧洲已经开始在难民问题上向美国靠拢了”,《华尔街日报》就在其最新一篇报道中使用了这样的标题。

 



了解《环球时报》的三观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or回到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 (微信公众号ID:hqsb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