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我可能会死在前女友手上

我可能会死在前女友手上

2018-07-03 01:25     国际     来自:咪蒙


我最讨厌两种人:一是说前任不好的人,二是前任。

 

跟前女友分手4个月了,其实我也没什么好难过的,就一件事我特别生气。

 

听说在她过生日的时候,她的新欢给她送了一份生日惊喜,大概是定制蛋糕什么的,她当场哭了。然后那个男的问她:是没有人对你好过吗?

 

因写稿字数有限,此处省略5万字脏话。3万字用于骂那个新欢,2万字用于骂前女友。

 

我自认我以前对她挺好的。穷的时候我坐15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去看她,她走累了我背着她走了半个小时,双手发抖也只是笑嘻嘻地跟她说再坚持一下,马上到家了。有钱的时候我带她去吃人均500的西餐,让她指着贵的菜点。公司年末发1万块给家属,别的同事都给个两三千意思一下,我一万块都给她了,我觉得这是我们应当共同分享的喜悦。

 

不想说了。在一起4年的时间,就被4个月比下去了?垃圾,白眼狼,狗女人,去死吧。不是字数限制我还能再骂两天。我讨厌前任,自私地跟我分手,又飞快地开始了新的感情,留我一个人浑浑噩噩地过日子。酒、烟和对前女友的恨让我在晚上瞪大了眼睛。

 

有一天,我幻想着以后我发财了,她成了黄脸婆,我从她身边嚣张地走过,说,我以前怎么会喜欢你啊?她开始流泪悔恨。

 

天微微发亮,我睡着了。

 

 

没想到没过多久,我就接到了前女友的电话。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4点多,我头疼着被电话震醒,看到一串数字,反应了一秒,瞬间清醒。这特么不是我前女友吗?我飞速地思考着可能发生的情况。

 

和好?滚。

 

借钱?滚。

 

堕胎?滚滚滚。

 

还没来得及接,电话就挂断了。过了两秒,电话再度响起。我初步制定了策略,以冷漠为主,嘲讽为辅,全方面展示自己对她的讨厌和不耐烦。我接了电话。

 

“喂?”我冷冷地说。

 

“喂,你在干嘛?”她的语气听起来有点着急。

 

“没干嘛,有什么事吗?”

 

“你在哪儿啊?”

 

“家里。”

 

“那你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

 

“不想接,分手了就别打电话了。”

 

“你自己看看手机吧,你们公司的人找你一天了。”

 

“啊?”我这才想起,本来说好今天和同事一起加班的,我昨晚照例睡不着,自己喝酒听歌到快5点钟,忘了这回事,一直睡到现在。


“为什么你会知道?”

 

“我是你的紧急联系人。”

 

我恍然大悟,刚来公司的时候,出于对独身北漂同事们的安全考虑,每个人都填了一张表,上面需要写上公司联系不上你时,可以紧急联系的人。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填上了女朋友的名字和电话。漂泊在外,父母对我的情况都知之甚少。只有女朋友,知悉我的一举一动。我们异地恋,每天晚上我跟她开视频,两个人躺在床上,各自都有两个下巴,但还是不厌其烦地截图,觉得那个样子的对方好可爱。每天都要跟对方讲述自己今天经历的一切,开心的事说给对方听,快乐就加倍;不开心的事讲给对方听,委屈就消解。我们朦朦胧胧地触摸到了家的感觉,都不再是世界上孤零零一个人。

 

只是后来,各自心情变得烦躁。视频打得越来越少,偶尔的通话都变成了争吵,变成了负能量的相互倾泻,甚至会用难听的话骂对方。曾经可爱的双下巴,也被认为是对方懒惰、不重视自己的表现。我记得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你永远那么自私,你自己过你的破生活去吧,死了我都不会管你。”

 

我心想还好这次没真出什么事,不然要是我真的生命垂危,躺在病床上,一个紧急电话打给她,她岂不是要说,把管子都拔了吧,不用救了。我提醒自己,下周回公司,一定要把紧急联系人改了。

 

 

挂了前女友的电话,我一看手机,几百条消息、几十个未接电话爆炸开来。

 

除了同事的,还有一些好久没联系的朋友的,还有我妈的。

 

我纳闷我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我点开消息一看,她说:“今天思思(前女友名字)打电话来问我,知不知道你的情况。我问她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吗?她才跟我讲,你们已经分手了。以前思思在,我没那么担心你,现在分手了,你自己也得照顾好自己啊。感情的事,没关系的。看到消息给我回个电话。”

 

还有个我的铁哥们儿,以前我跟思思在一起的时候,总跟他一起打麻将赢他的钱,他每次输了都笑眯眯地说:打不过你们这对狗男女。后来我跟思思分手,他也站在我这边,跟思思绝交,陪我大骂思思不要脸。他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回过去,跟他说我没事儿。

 

他告诉我:“今天思思给我打电话了,我本来想帮你骂她,但她说你人不见了,她很担心。我猜你就是在喝酒,其实思思对你挺好的,如果可以,哥们儿陪你一起把她追回来呗,有男朋友算什么……”

 

后面的话我都没听清了。我想起我们曾一起见妈妈,一起见朋友,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美好时光。

 

原来我与前任之间并无深仇大恨,只有爱和不爱一直来回纷争。大概我的不甘心和自尊也夹杂其中,驱使我去恨她。

 

 

晚上,我又拨通了前女友的电话。


“喂,怎么了?”电话那头传来她的声音,一如曾经那样温柔。

 

我沉默了两秒钟,说:“今天的事不好意思啊,谢谢你。”

 

“应该的,你还好吗?”

 

我回想起这4个月以来的日子,自然是算不上好。没有她之后,我把生活过成了一团糟。我忽然有点想哭,这一刻仿佛回到了从前,我还是那个衰衰的小孩,有好多委屈想说,视频电话那头她看着我,我就觉得平安喜乐。

 

“我...挺好的,上班划水抽烟,下班喝酒打牌,美滋滋,哈哈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我在笑什么,就像我也不知道我在哭什么。“你呢,听说你有男朋友了。”

 

“恩。”

 

“挺好的,一别两宽,各找新欢嘛,哈哈哈哈。”我知道我什么都不能再说,我知道我永远失去了她,我知道我此刻的样子一定很滑稽,像一条狗。

 

她轻声笑了一下,犹豫了一下,说:“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吧,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等一下,我还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难住了我很久很久,让我整夜地失眠,我说:“听说你的新男朋友给你送生日礼物的时候你哭了,为什么啊,是我对你不好吗?”

 

说完我的世界都安静了,我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4年的日日夜夜啊,在你心中,究竟是一段行走江湖拿得出手的回忆,还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电话那头传来她的声音:“我一直都说,你对我很好的。我当时看到他的礼物,就想起你以前嘛,就有点难过。我觉得我分手的时候不该对你说那些话的,对不起,我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

 

听完她的话,我想起电影《真爱至上》里的桥段,一个男人,他喜欢的女人跟自己的兄弟结婚了。他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跟她在一起,就在圣诞节那天敲开她家的门,拿着一张张纸板默默地跟她表达了自己的心意,然后离开,再也不回来。女人追出来,亲了他一口,算是给了他一个回答,然后又跑回家跟老公过日子。男人一个人走远的时候欣慰地说:enough,enough now。

 

我现在的心情也跟那个男人一样。值得了,这4年值得了。我祝你好。

 

“对了,”前女友的话把我从思绪中拉回来,“你回去记得把紧急联系人改了,分开了还是不要相互记挂的好。”

 

我说好,然后挂了电话。通话用时5分28秒。

 

周一,回到公司上班,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同事,把紧急联系人改了。

 

对于前任,人们的感情总是复杂。有人用最难听的语言形容前任,有人用最深的执念纠缠前任。

 

我觉得,分开之后,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是不要憎恨。

 

第二重是不要打扰。

 

第三重是不要挂念。

 

前两重我都学会了,第三重我也会慢慢学会的吧。

 



(故事有真有假。我的紧急联系人真的是我前女友,我下周也真的要去改了。我很好,也祝她好。)





版式: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