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我从根本上认为,所有成人的童年都是苦难的 | 孙瑞雪“崭新的教育”系列报道三

我从根本上认为,所有成人的童年都是苦难的 | 孙瑞雪“崭新的教育”系列报道三

2018-06-13 22:43     女人     来自:新闻晨报沪喆学堂



本系列报道与“孙瑞雪教育机构”公众微信平台同步发布



上海《新闻晨报》记者 王 崇



我问孙瑞雪:“最近十年,你在做机构的架构管理,你在想什么?”她清楚地告诉我,经过这十年的努力,她发现这个教育是能够架构化的。同时最重要的是,这个教育能够改变老师的生活。这十年,她一直在探索,怎样达到这一步。

时间过得好快。我记得她上一个十年在忙着制定规则,现在一晃又一个十年了。我也还记得她在制定规则时遇到的种种困难。



我和孙瑞雪的对话从她的第一所幼儿园谈起,谈那时尚不成熟的教育探索,谈那时遇到的困难。

我发现,遇到困难以及思考、解决困难,同样是孙瑞雪发展自己的路径。了解她遇到了什么,她是怎么想的对我们这些关心教育,关心孩子的人来说同样有意义。


在对话中,我们使用了“自由”一词,我们必然会陷入语词的局限。

对此,我无能为力。

唯一的办法是看看你是否能“咬”住我和孙瑞雪的对话,发现其中闪光的部分。然后,决定哪些你想接受,哪些对你并不适合。



孩子不见了



王崇:第一所幼儿园终于开学时,理念付诸实践,你感觉如何?

孙瑞雪:头一个礼拜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5个孩子都很乖,就坐在那儿,有的还把手背在后面。有的小孩还主动向老师献殷勤,帮老师搬凳子。


王崇出师顺利。

孙瑞雪:哪啊,都是伪装的。一个星期后就变了。


王崇尾巴露出来了。

孙瑞雪:全乱了套了。一个星期下来,他们发现这里确实很自由,没有老师训斥,也没人限制他们。这下好了,可解放了。什么都干,啥都拿,疯。


王崇都干了什么?

孙瑞雪:一个小女孩,进园时特别乖,搬凳子的就是她。有一天,一个小朋友跑过来,兴奋地说,“老师,快去看啊。”我们就跑到教室里去,一看都傻了。教室里所有的家具都被推倒,小女孩就在这些家具上一个一个地跳来跳去。


王崇这回看你们怎么办?

孙瑞雪:啥都没说,我们几个老师就站在那儿看。等她玩完了,一起把家具复原。


王崇撑得住吗?

孙瑞雪:不能指责限制孩子,是我们那时的宗旨。而且说来你肯定不相信,那时候我们几个老师真的是太棒了,啥念头也没有,就是要爱孩子,给孩子自由。我们对所有发生的现象都感到好奇。


王崇你们好奇什么?

孙瑞雪:太奇怪了。我们不明白,这些孩子为什么这么闹,这么胡作非为。他们为什么会这么野蛮。我就是好奇,人怎么会这样。


王崇都怎么样了?

孙瑞雪:首先是说话。你听啊,一个小朋友对另一个小朋友说:让你坐下你就坐下,再不坐下我就打你。一会你又会在另一个小朋友的口中听到:你站好,再不站好拉出去罚站。再有,一个小朋友,刚入园时让吃饭才吃饭,后来是只要锅端上来,站在那儿,抱着锅就呼呼地吃。


王崇你发现了什么?

孙瑞雪:你有没有发现,好像说话者本身是两个人:一个是小孩,一个是被驯化了的成年人。我们就知道,孩子之前所受到的创伤反映出来了。


王崇接下来,怎么办?

孙瑞雪:继续爱他们,给他们自由。那段时间,我觉得是我们爱孩子给孩子自由,做的最好的时候。我们真的就是好奇,然后我们每个老师都把观察到的记录下来,每天晚上进行讨论。


王崇继续观察下来怎么样?

孙瑞雪:孩子不见了。


王崇我就知道要出大事。

孙瑞雪:我们可真急了,整个幼儿园都找遍了,都没有。我们就上街上找,也没找到。最后,不知怎么的,我们一个老师突然想到橱柜。


王崇那个老师小时候肯定呆在里面过。

孙瑞雪:5个孩子分5格,都睡在里面,睡得可香了。


王崇教师的好奇心有什么好处?

孙瑞雪:正是这种好奇使得我们对办园所带来的经济压力的感受没有被扩大。




退化到婴儿状态




王崇:好奇心的好处真是不小。这种状态维持了多久?

孙瑞雪:3个月。


王崇:3个月后发生了什么?

孙瑞雪:3个月后,我们发现孩子变了。最开始是突然变得娇气了。过去是到处乱跑,撞到了也跟没撞着一样。你想跟他说点什么,根本不可能停下来。现在是碰到一点就委屈得不得了,跑过来,让你抱,告诉你谁谁谁撞他了。


王崇:为什么会这样?

孙瑞雪:他们回归了。孩子们开始变得细腻了,他们身体的机制开始启动,使他们敏感、脆弱而柔软了。他们开始跟老师亲近了,会让老师抱,你把他们抱起来,他们就会把头歪在你怀里,退化到婴儿的状态。


王崇:所有的孩子都变了吗?

孙瑞雪:是的,都变了,这个变化太惊人了。就3个月。


王崇:后来又发现了什么变化?

孙瑞雪:3个月的时候,我们已经有十几个孩子了。但是,我们发现,整个学校安静下来了。之前孩子们都喜欢扎堆,一个人奔跑,其他人也跟着跑。三个月后他们开始疏离,最多是二、三个孩子在一起,大多是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


王崇:这说明什么?

孙瑞雪:儿童自我创造的里程开始了。


王崇:怎么理解?

孙瑞雪:当孩子们呈现胡闹和野蛮的状态时,我们知道,那是在呈现成人之前灌输给他们的人格。我称为孩子的第二人格。在“爱和自由”的环境里,第二人格得到全部释放后,孩子们会开始一种新的成长。这个过程成人是不知道的,但成人会发现孩子开始对一件事情有兴趣了,他们高度专注,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个过程就是儿童自我创造的里程。


王崇:自我创造意味着什么?

孙瑞雪:生命最独特的特点就是自我。生命的秘密就是,生命必须先完成自我创造,才能创造外部世界。我这样说,人们都认为瓦特发明蒸气机是一个很伟大的创造,但是人们没有意识到,儿童从0岁到18岁,这18年儿童建构了一个在思想、情绪、心理等方面完整的自我,尽管这个过程要依赖环境,但是这个过程完全是儿童自己创造的。就是因为这件事太自然太普遍了,所以被忽略了。


王崇:自我创造的完成又意味着什么?

孙瑞雪:儿童完成自我创造后,在他18岁的时候,他就会有非常清楚的愿望和渴望做事情,就会想创造现实社会,这个被我们称为“理想”。所以,自我创造得好的年轻人就会特别关心社会,关心身边的事情。等到40岁的时候,关心社会实现自我的里程结束了,这个人完成了作为地球人的所有工作,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于是他/她开始把关注的重点转向世界,转向人类的共同问题,他/她开始关注公益。一个新的生命从40岁开始了。



妈妈我没有办法



王崇:这个成长历程是教育的方向。我也很想知道,在给孩子爱和自由的过程中,你自己有过担心和怀疑吗?

孙瑞雪:有,但是慢慢地,我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王崇:为什么?

孙瑞雪:举个例子。有一个小朋友在校外参加了一个音乐培训班,孩子回到幼儿园对老师说:“那个老师爱发脾气,一节课要发好多次脾气。”老师说:“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呢?”孩子说:“我不能告诉她,要不然她会对我发更大的脾气!”


王崇:孩子在说什么?

孙瑞雪:这个问题看上去不可思议,但在爱和自由的环境里,儿童在对事物的探索中,所有的美德会自然产生,其中之一就是他会在现有的条件下不断地去完善和建设,并寻求一种规则。


王崇:你是指这个孩子不是用幼儿园的环境要求外面的环境,而是在观察和探索新的可能性。

孙瑞雪:可以这么理解。我再举个例子你会更明白。有一个小朋友在我们这儿上的幼儿园和小学,初中上的是外面的学校。初中第一个学期进去的时候,这个孩子考了全班倒数第三名,然后三个月以后他考到30多名。学期结束的时候,考到了头10名。然后他对他妈妈说:妈妈我没有办法,因为我没有选择,如果我跨上了这趟列车,我游戏的规则就是我必须跑在前面,所以我必须这样做。


王崇:你听到了什么?

孙瑞雪: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孩子特别清楚。我想说的是,在“爱和自由”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能找到不同环境下的规则。同时,在他们幼年的时候,因为没有被过多地干扰,所以他们很专注,有专注力的人,如果想做一件事,他们就会做到。


王崇:你们是怎么教的呢?

孙瑞雪:儿童对成人和环境的体察力是惊人的,超出成人的想像。他们太有创造力了,我们只是提供环境。


王崇:你认为什么对儿童最重要。

孙瑞雪:让你的孩子成为他自己。


王崇:那么家长和老师应该怎么做?

孙瑞雪:第一步就是不要打扰孩子,不要按着成人的期望去教孩子。


王崇:怎么才能做到不打扰孩子,不期望孩子?

孙瑞雪:这是问题的关键。我就在想,我怎么让老师做到。


王崇:那意思是说,它非常难?

孙瑞雪:大多数成人给予儿童的爱是大打折扣的,即有条件的爱。我们会以我们的期望教育孩子,这意味着孩子只有成为符合我们期待的那样才是对的。


王崇:这样做有什么问题?

孙瑞雪:时间一长孩子会慢慢成为“成人的代理人”。我们称为“人格替换”,自我就丧失了。


王崇:丧失自我会有什么后果?

孙瑞雪:外部的评价标准就成了儿童自己的评价标准。而且,儿童还学会了惩罚自己,并且感受到内疚和可耻,她在成人之后,只有在很局限的范围内才会有自我价值感,自我真实的本性不能完全展示,自卑与自傲、获得与丧失、给予与拥有等等都处在挣扎之中。人生的成本就增大了,自我容易陷入到一个心理挣扎的泥潭中,并容易被琐碎而平庸的事情所吸引……


王崇:太可怕了,这些儿童已经长大了,就坐在你在前。

孙瑞雪:这也正是实践这个教育的最难之处。我们的教师和家长,大多数都处在这样的状态。几年前,我到一所美国学校参观,看到教室里贴着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的一段话:“你一生中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成为你自己。”你就知道,这是教育的核心。


王崇:成为“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

孙瑞雪:一个人有别于任何人的最重要的生命标志就是“自己”。一个人只有拥有了自己,他才是强大的、独立的、完善的,他才不会孤独。而且如果人成为自己,这个人就会不断地创造自己,实现自己,进而在这个过程中达到满足和成就。这个人的一生,才会沉浸在真正的成长的喜悦中。


王崇:你想用教育实现“罗杰斯的理想”?

孙瑞雪:我在儿童那里找到了自我诞生、发展、形成、成长、实现的全部过程。这个过程让我常常徘徊在思索之中。我想探究罗杰斯所说的“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你成为你自己”这句话的含义。


王崇:具体是指什么?

孙瑞雪:我想探究的是,人生活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句话是否是真理,是否是人的本性所在,是否能成长成为一个人们普遍意义上认为的健康而和谐的人。


王崇:找到答案了吗?

孙瑞雪:以我现在的认知,答案是肯定的。我在儿童发展的过程中看到了这一点。这一点也可以回答,为什么那么多成年人觉得我们的孩子说出来的话很有智慧,智慧得让人不可相信。因为,这些孩子的自我是被建构起来的,他只是说出了他想说的话。


王崇:接下去的问题似乎也很清楚了,如何让教师和家长实施这样的教育内容。蒙特梭利对成人世界有很多责难。你怎么想?

孙瑞雪:成人世界需要的不是责难,而是道路和方法。我从根本上认为,所有成人的童年都是苦难的。


王崇:那意思是,你相信人可以改变?

孙瑞雪:永远都是。


王崇:你的道路是怎么展开的?

孙瑞雪:不断遇到的困惑和困难。


往期阅读



教育救济成人的生活 | 孙瑞雪“崭新的教育”系列报道一


从“打吃吃”到“爱和自由” | 孙瑞雪“崭新的教育”系列报道二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沪喆学堂公众号后续报道


还有问题吗?


欢迎随时与我们团队取得联系。


学堂微信:

周老师:微信号18121386088

陈老师:微信号18121386073


学堂邮箱:

xinshijie1010@126.com

shmj2016@163.com


作者:王崇

转自:平凡人王崇和她的朋友们

编辑:谦益

视觉:右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