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这几个贪官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栽在这儿!

这几个贪官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栽在这儿!

2018-06-09 18:00     娱乐     来自:瞭望智库


老话儿讲“举头三尺有神明”,在大数据时代,头上的“神明”也不再是虚无缥缈的了,他的名字就叫做:“云”……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2018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5月26日在贵阳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贺信中指出,“当前,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给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国家管理、社会治理、人民生活带来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而大数据的创新应用,也为纪检监察机关拓展了新的手段。


例如,湖南省麻阳县原弄里村党支部书记符某怎么也不会想到,享受扶贫补助的女儿在县城买房买车的事,竟被“互联网+监督”平台逮着了,自己还因隐瞒情况、失职失责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湖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运用大数据进行监督,已由“人在看”变成了“云在算”。


记者︱ 庞岚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法制晚报”(ID:fzwb_52165216),原标题为《举头三尺有神明,神的名字叫做“云”》,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云发现之一:他给11套房交水电气和物业费




给11套房交水电气费、物业费现出原形


据新华社报道,哈尔滨市创新技术手段,持续推进“大数据”反腐促廉,相比较而言走在了前列,于是入选中纪委监督执纪问责信息管理系统试点。在这方面,当地打破政务、社会大数据的壁垒,实现共享。平台有11个模块,汇集201类、312亿条数据,涵盖全市47万余名党员干部及公务员信息,可做到身份、房产、车辆、企业注册、银行轨迹等关键信息“一站式查询”。


据报道,哈尔滨市人大预算工作委员会原主任朱海之所以“现出原形”,正得益于大数据资源。朱海的房产多达11套,但是狡猾的他并未把这些房产都写在自己的名下。不过,就在他自以为“安全”之际,哈尔滨市纪委调查人员利用大数据发现,有11套的房的水电气费、物业费都由朱海缴纳!


2016年5月,哈尔滨市纪委对朱海进行了立案审查。经查,朱海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在组织审查期间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用公款购买购物卡;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对个人重大事项故意隐瞒不报;严重违反廉洁纪律,用公款购买购物卡发放职工福利,到企业报销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利用职务之便低价买房;严重违反工作纪律,私存私放公款、挪用专项资金;严重违反生活纪律。其中,挪用专项资金造成重大经济损失问题和利用职务之便低价买房涉嫌犯罪。

 

2

云发现之二:他从坐经济舱变成频繁乘坐头等舱




图为羁押在看守所的侯宝光


哈尔滨市的监督执纪大数据平台还曾经发现,当地公安局交警支队考验处原处长侯宝光任职前后消费水平明显变化:侯任职5年乘航班54次,头等舱占24次,而此前4年乘航班19次,无头等舱;任职后其妻子出国(境)18次,而此前仅出境一次。


这些数据记录引起关注后,纪检监察人员顺藤摸瓜,果然查出侯宝光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2011年2月,侯宝光当上了哈尔滨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考验处处长,该处负责全市驾驶证的考试、补办、审验等工作,管理着全市130多家驾校和10多家考试场。考验处处长虽然级别不高,却是“实权派”。当上考验处处长之后,侯宝光身边的老板朋友越来越多,这些人挖空心思献殷勤,其中一名张姓老板,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人,只要侯宝光把乘机人的身份证号传给他,他就立刻给订机票、订酒店,几年下来,仅此一项支出就达10余万元。


2011年7月,没有经过正规招标程序,侯宝光就指定哈尔滨某科技开发公司为交警支队考验处安装了门禁系统,共花费50余万元。其后,该公司负责人曾某找到侯宝光,请他帮忙在驾校和考试场中推广其公司门禁系统。于是,侯宝光以考验处的名义要求全市10多家考试场都安装该公司的门禁系统,有的考试场原本有门禁系统,但因担心得罪侯宝光没有好果子吃,只得“花钱买平安”。其后,曾某果然兑现诺言给侯宝光送去20万元。


2016年3月,因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等“六项纪律”,侯宝光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3

云发现之三:这两个小村官涉恶、吸毒被抓后隐瞒身份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江西省南昌市小蓝经开区杨林村村委会副主任罗云斌,在2016年4月因为与某企业施工人员发生纠纷,便以驱赶工作人员、阻止施工作业等方式,扰乱施工现场秩序。当时,罗云斌被公安机关抓获,受到了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但是他隐瞒了党员、村委会副主任的身份,从而暂时逃避了党纪处分。


2017年9月,南昌市纪委对全市村“两委”班子成员基础信息进行汇总,建立信息库,并与公安、信访、民政、扶贫等部门信息共享。结果通过大数据比对,罗云斌露出马脚,受到了党纪处分。


无独有偶,2014年12月,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工作处公园村党支部副书记应斌等人,在某酒店内吸食毒品被民警当场抓获,受到了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当时应斌同样隐瞒了党员身份。2017年9月,其违法案底也被大数据系统查出,东湖区纪委还顺藤摸瓜,发现他存在违规转租村集体资产非法获利、索要村民财物等问题。随后,应斌被开除党籍。

 

4

云发现之四:这些基层干部“雁过拔毛”套取各种资金和补贴




此前《潇湘晨报》曾报道说,计划在2018年摘掉贫困县“帽子”的怀化市麻阳县,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打造了“互联网+纪检监察”大监督平台,监督民生资金去向,防治基层“雁过拔毛”式腐败。例如,把“去世人员”和“农村低保”两个数据库,或者“买房买车人员”和“廉租房补贴”两个数据库,抑或是把“公职人员”和“危房改造补助”两个数据库比对,就能发现不少疑点,而设计好的平台在发现疑点后会自动警报,为纪委提供线索。


结果,大数据平台建立之初,就有一些基层干部被吓得积极自首,其中有基层干部以妻子的名义违规套取危房改造金,有村支书帮别人办过“死人低保”,有乡干部套取过某项补贴……


可以说,在揪出基层干部套取各种资金方面,大数据的云计算已经非常娴熟。


例如《湖北日报》曾报道,荆州市纪委运用大数据在数月内就曾查出违规资金5377.84万元,其中包括了基层干部套取低保资金、套取农村五保资金、违规领取廉租房补贴资金、套取粮食补贴资金、套取国家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套取国家退耕还林和生态公益林补贴资金等多种违纪违法行为。


前不久,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当地强化“数据铁笼”建设,提高监督执纪精准度。据悉,“贵州省民生资金监督系统”一期已覆盖省、市、县、乡四级纪委。该系统运用“数学建模”等大数据技术,通过绘制“问题异常线索”图谱,建设“重复发放、大病医疗异常分析、资金互斥”等监督比对模型。截至目前,系统通过比对发现问题数据18.8万余条,涉及金额5.9亿元,核实发现违规问题5568个,立案49件,追缴资金73万余元。

 

5

头顶的“云神”还需提升“法力”




事实表明,大数据这个“超级特工”的侦查力非常惊人。在相关报道中,我们会发现被查的贪官里有不少人想方设法藏匿现金,而他们落马之日甚至会让点钞机数钱数到“过劳死”,但这其实并不是因为贪官特别钟爱在家数钱玩,而是在大数据时代,他们不敢把钱存到银行。


除了事后追查,“云计算”还能预防腐败。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曾报道说,在绍兴市柯桥区平水镇某项目实施过程中,存在工程量、工程单价及工程总价均大幅超过预算的问题,而当地党风廉政信息监察中心恰恰捕捉到了这一信息。经区纪委调查核实,包括3名班子成员在内的镇、村相关责任人被约谈,这几个人对自己的行为懊悔不已,又为及时踩住刹车、没有犯下更大的事儿感到庆幸。


不过“云神”虽然神通广大,目前还处在“法力”需要进一步提升的阶段。一方面,公务人员名单数据库、车辆数据库、不动产数据库、出入境数据库、工商注册数据库等诸多数据库都要进行梳理,提高准确度和覆盖范围,并且打破“信息孤岛”的状态,实现有效联网。另一方面,纪检监察部门还要提高数据分析能力,开发出高效的软件,对海量数据进行分析比对,从而充分挖掘出大数据的反腐价值。


此外,只要这样的大数据存在,就有可能泄露公民的个人隐私,甚至泄露国家机密。所以充分保障数据安全,建立一层层的授权制度,让纪检监察人员之外的“闲杂人等”看不到,也是大数据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


总监制:吴亮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黄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