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这么恶心的事儿,杨国福开除的临时工能扛得起吗?

这么恶心的事儿,杨国福开除的临时工能扛得起吗?

2018-06-05 08:20     娱乐     来自:瞭望智库


近日,一位网友在广州一家杨国福麻辣烫用餐,瞥见一位店员在后台切肉,切肉倒没什么,只是隔着帘子都能清晰看到这位店员的两只光脚丫正放在砧板上。肉在店员砧板上翻来覆去,而脚丫岿然不动,两者相互摩擦,好不恶心。


文 | 胡睿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之声”(ID:zgzs001),原标题为《被杨国福开除的临时工,真的能背走全部责任吗?》,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视频曝光总是管用的。刚引起关注,这家店的负责人就出来发表声明了,承认这事确实发生在他们店,只不过这位切肉的员工是临时工,来店已经有一段时间, 没有经过严格的考核上岗,平时主要负责后厨的清理及食材清洗等工作,“我们的管理制度很严格的,临时工没办法,我们承认我们的管理不当,但是我们会加强管理。”


不管食客们愿不愿意买账,这事算是了结了。临时工已经背着小包裹离开。脚放在切肉的砧板上还被人拍到,这种事在杨国福确实不会再发生了。


但是今天这位“打杂的临时工”可以把脚放在砧板上切肉,明天是不是就会有另一位“打杂的临时工”把抹布丢汤里呢?杨国福打算如何加强管理,以避免同类事件再度发生?面对这些问题,杨国福没打算回答。就像其他那些将“开除临时工”作为解决方案的雇主一样。


1

“系临时工,已开除”




临时工是一个糅杂着酸楚和笑点的存在,若是有哪个艺术作品能把这种处境给说清楚了,就足够赢得满堂喝彩。之所以能成为大家心照不宣的笑料,得益于不愿意负责任的雇主们一再重复的妙招:开除临时工。重复到人们可以从这几个字里一眼看出这家单位的懒惰和不负责任。


上个月,有人发现河南滑县政府院内种了罂粟花,拍摄视频者边拍边数数:“39,40,种了好多罂粟花,40株以上。”事后滑县政法委副书记介绍,这53株是两名临时聘用的种菜人员误种。罂粟花被发现之后,警察铲除了罂粟花,两名60多岁的临时聘用种菜人员武某某和柴某某被警方处以500元罚款。



“误种”的53株罂粟花都在茁壮成长,即将进入成熟期,这么长时间居然没人发现过?如果没有群众举报,这些“毒品”将产自政府大院?真是名副其实的黑色幽默。这些问题恐怕不是处罚两名老年临时工就可以解决的。


河南滑县政府院内的罂粟花


“临时工”几乎沦为素质低、纪律差、缺乏职业规范的代名词,变成了危机公关时的“背锅侠”。去年7月,江苏盐城建湖县行政服务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在上班期间,被前来办理业务的人员拍到其正在玩王者荣耀。官方回应称,被投诉的男子是一位临时人员,不属于正式员工。而且他并不是自己玩,“是作为第三方观看”微信里朋友转载的游戏,并已对其扣除当月津贴400元。


上班玩王者荣耀的工作人员


2014年12月,沈阳一城管工作时间开公车到公园玩真人cs,车上印有“行政执法”字样。面对记者的询问,这名城管与记者发生冲突并脚踹记者,喊道“我就公车私用了,怎么的?大不了整网上了,整完,全临时工垫底,怎么的啊,我怕啥啊。” 事后,沈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苏家屯分局果然称,该城管石某确实为分局“临时工”,已被开除。会不会有临时工“顶包”?记者想要采访当事人却被拒绝,该局称,当事人联系不上,只能提供给记者一份临时工合同,虽然合同上没有照片,但公安部门证实这名临时工石某就是昨天的当事人。


城管开公车玩真人CS


2014年,镇江两名城管制止卖早餐的姚某超摆摊,发生争吵,面对“你吃共产党的”、 “你欺负老百姓”等指责,城管队员朱某回称“我就是吃共产党的,喝共产党的”、 “我就欺负老百姓”。被网友拍下视频上传,朱某的雷语迅速成为网友关注焦点。镇江市城管局很快就回应:朱某是街道聘用的协管人员。并且拿出街道和朱某签订的合同证明朱某确实是临时工。却没有解释临时工为何会有执法权?开除了临时工就能掩盖暴力执法的问题吗?


2013年,河南南阳市南召县宝天曼景区首届蝴蝶节上,一女子穿有装饰着真蝴蝶的白裙扮成蝴蝶仙子引发质疑。有报道称“蝴蝶仙子居然是上百只活蝴蝶用钢针直接扎死在洁白的石榴裙上,有些蝴蝶还在颤抖” ,现场的小孩被吓得哇哇大哭。……随后南召宝天曼景区回应称,作为世界生物保护圈,他们同样非常注重野生动植物的保护工作。该工作人员为景区临时工,只因一时贪玩,将死蝴蝶当做蝴蝶标本别在蝴蝶仙子的衣裙上,该行为属临时工个人行为,已被开除。


蝴蝶节上的“蝴蝶仙子”


2011年江西修水县一居民到派出所为孩子办户口,与户政人员发生争执,办事女警竟然发怒谩骂,将材料砸向这位居民。这条“女民警发飙打人”视频在网上传开后,修水县公安局将因服务态度欠佳引起网上热炒的户政员蒋某辞退,并称,蒋某为聘用人员,非在编警察。


女民警发飙打人


2

“临时工”不是躲避监督的挡箭牌




“临时工”是计划经济的产物,意思是“临时招聘的工人”,泛指单位使用期限不超过一年的临时性、季节性用工。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我国对于解决临时工这一问题出台了很多相关的法律法规。


到2004年,全国各地全面取消以往的“正式工”、“临时工”等合同文本,正式启用统一的劳动合同,并对那些不与劳动者签劳动合同的单位进行处罚,因此当今社会实际上不再以“临时工”和“正式工”来划分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关系,而是普遍采用合同制用工,将劳动合同分为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和以完成一定工作任务为期限的劳动合同。而《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



因此,“临时工”出问题,不仅本人有责任,聘用他们的企事业单位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妄图将所有责任推到“临时工”头上就能息事宁人,舆论不会买账,监管部门也不会轻易被人蒙骗过关。不管是杨国福还是市政府,面对网络曝光的种种问题,一味地开脱责任,不仅是失败的公关,是对员工和公众不负责任的行为。人是你聘用的,决策是你作出的,命令是你下发的,临时工不过是“马前卒”,他们闯祸了,你把“马前卒”变成“替罪羊”,让他们当“背锅侠”,既不公平,也不合乎事实。


总监制:吴亮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黄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