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强女网对决 “威莎大战” 又回到审美问题 2004年特朗普早就语出惊人-牛人微信
首页> 教育> 地表最强女网对决 “威莎大战” 又回到审美问题 2004年特朗普早就语出惊人

地表最强女网对决 “威莎大战” 又回到审美问题 2004年特朗普早就语出惊人

2018-06-04 08:49     教育     来自:新闻晨报体育

法网女单第三轮,当莎娃横扫普利斯科娃,小威完胜格尔格斯,时隔两年多的女子网坛天后之战敲定在了(北京时间)周二凌晨。

赛程:法国当地时间周一 菲利普-夏蒂埃球场 当日第4场。



上一次“威莎之战”,是在2016年澳网,小威6:3、7:6胜出,拿到了她23座大满贯中的第19个冠军。两人在大满贯中一共相遇8次,只有一次在法网,5年前的决赛小威拿到了苏珊-朗格伦杯,莎娃仍旧端盘子。

莎娃也是巡回赛中大满贯奖杯第三多的姑娘了,5个,仅此于威廉姆斯姐妹。但她对小威的战绩,2胜19负且18连败,完全被碾压。



“每一次你对阵塞莲娜,你就知道挑战来了。尽管这个历史纪录(如此糟糕),我还是期待上场去挑战最强的那个球员。”莎娃波娃不想露怯。

小威倒是难得客气,“我想这次她可能更被看好,说真的。她已经回归比赛1年多了,我才刚刚开始,所以我还在适应、看看自己能做到哪一步。我还要面对的另一个考验是,红土是她最擅长的场地,一直以来她在这里表现真的真的好。所以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机会,看看我能做到多少,我希望自己不断进步。”



莎娃想表明自己一颗不变的“战斗的心”,“距离我们上一次交手已经过去好一阵子了,我想说我们俩的生活都发生了很多改变,我会去积极地看待自己的回归,而不是回避过去。我来到中心球场,希望不断前进,来跟塞莲娜相遇赛场,事实也是如此。这才是我一直努力训练的目标,我没有把时间花在后院晒太阳上,我是来战斗的,不是出场作秀。”



而小威一直强调,这次对决跟之前那21次相比,“真的不一样了。”

相比2016年澳网,小威世界第一,莎娃第五;如今小威第451,莎娃第30;小威不仅嫁给互联网新贵,还刚刚生了孩子。第三轮赛后发布会,她一进门就告诉记者:“抱歉今天得早走,奥林匹亚这个点儿(晚上10点)还醒着,新闻发布会开快点。”


31岁的莎娃也有了稳定的新恋情,看起来又是一个高富帅。



38岁的男友亚历山大-吉尔克斯出身英国豪门,跟哈利王子在伊顿公学是同学。跟凯特王妃的妹妹皮帕有过一段恋情,更在2016年才结束一段4年的婚姻。


团队方面,小威的教练依然是帕特里克·莫拉托格鲁,两人从2012年开始合作至今。而莎拉波娃则在今年3月换回了带她赢得第一座法网桂冠的“老托”托马斯。

“威莎大战”前一天,记者也特别采访了小威教练莫拉托格鲁,他也对这场大战翘首以待:“莎拉波娃非常厉害,但小威是更好的球员。不过现在两个人的状况有点不同,不用多说。两个人能再次相遇,对球迷来说是好事,她们俩这次的表现都非常好。”



最近一个多月一直在帮助小威做恢复性训练的莫拉托格鲁,目睹前这位伟大冠军的不容易。“她也哭过,当然这是秘密。

法网是小威复出后的第三站比赛,她的身体并没有准备好,红土赛季才无奈选择了空降法网。“当时她面临两难选择:要么去打马德里赛、适应红土;要么回到我们的网校训练5周,让身体适应比赛;我的建议是后者,她最终也作出了同样的决定。5周时间很短,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我们每一天都工作得很紧张,现在她的移动还不算100%恢复,但已经够应付大满贯比赛了。”



再回到“威莎之战”,两个人都是家喻户晓的网球明星,是收入最高的女子选手,是女子网球的两极。她们争夺奖杯,也曾争夺过男友,这令她们的关系很难做成朋友。但在发布会上,小威一直一直强调,她对莎娃没有敌意。“可能你们不这么想,但我觉得女性就该互相扶持、互相鼓励。

但当一个记者提了一个自己“等了14年”的问题,“2004年温网决赛之后,我正好在洛杉矶的高尔夫球场上采访了特朗普,他说玛丽亚的肩膀实在太迷人了,然后他就给出了令人咋舌的分析:你一定是被她超模的美丽外表震惊到怕了。我的问题是,网球场上有人吓到你吗?


 塞尔维亚美女伊万诺维奇,才是特朗普心中最美的女人


对于一个执迷于东欧美女的总统的审美评价,尤其对于他的“大嘴”,小威只能说:“说实话我并没有想过这些,我没有被任何人吓到过。”

好吧,我就知道,一说“小威vs莎娃”,你们最先关注的还是外貌。


然后又有记者提到莎娃的自传,《势不可挡》。“里面她说,为什么后来会被你碾压,那是

因为2004年温网决赛之后,她听见你在隔壁哭(后来知耻后勇了)。”

小威毫不客气地将莎娃的整本自传都定义为“胡说八道”。“作为一个粉,我真的很开心它面世,我去读了,很惊讶这里面有很多关于我的内容,我并不知道她把我看得那么重,或者如此关注我的职业生涯。”

小威忍住回家看女儿的欲望,用了发布会一半的时间来讨论莎娃的这本书。“我在更衣室哭过很多次,这也会发生在很多人身上,很正常。这代表我想走出失利,做到最好。如果那年温网输球我没哭,这才让人震惊。而且我是个情绪化的人,总是把眼泪留在衣袖上。但在那儿发生的事就应该留在那儿,不需要这本书用如此消极的方式讨论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