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中国对美国外交官发动了“邪恶的声波攻击”?戏精!

中国对美国外交官发动了“邪恶的声波攻击”?戏精!

2018-05-26 11:02     女人     来自:瞭望智库



美国人最擅长凭空编造故事。


文 | 杨宇军 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公共事务研究院院长

本文首发于《环球时报》5月25日15版,原题目为《国际舆论场上有位“故事大王”》,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驻广州总领馆近日发布了一则“健康警报”,声称其一名雇员因受到难以察觉的“异常声音和压力影响”,导致“轻度创伤性脑损伤”。“警报”表示,不知道导致该症状的具体原因,也没有在中国发现其他类似情况。诡异的是,总领馆居然就此提醒美国公民,若在华期间发现任何听觉或感知异常,要立即转移,及时就医。不知道在华美籍人士读此“警报”后有何感受?我是即刻感到“异常压力影响”,只是不知有没有导致“轻度创伤性脑损伤”,需不需要及时就医。

虽然中国官方尚未对此回应,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美国“故事大王”抛出的一个段子,与美军开展舆论战时的把戏如出一辙。



美国街景


美国人擅长挖掘故事。每次美军出兵海外,我们都能看到不少“英雄事迹”,其中有的还进行艺术加工拍成电影。


美国人也擅长制造故事。记得几年以前,美国记者就曾经乘坐美军机,故意飞到我南沙岛礁上空寻衅滋事,在我守礁官兵依法对其喊话警告之际,美记者又现场录音,煞有介事地在电视节目里播出,以此妄称中国妨碍航行和飞越自由。


美国人最擅长的还是凭空编造故事。从伊拉克“化学武器”到叙利亚“白头盔”,美国人不断利用这些故事为自己的非法行径寻找合法外衣。美军在伊拉克战争中制造了“拯救女兵林奇”,最终这个“真实故事”因被发现纯属虚构而沦为笑柄。这月早些时候,美国人还声称美军机在吉布提受到了中国驻吉基地的激光照射,对飞行员的视力造成损伤。这些都是美方不小心“穿帮”的故事,那些至今依然蒙蔽大家的“故事”不知还有多少。


美国街景


美国人编故事最大的特点就是会联想、会渲染、会制造细节以达到诋毁对手、抬升自己的目的。我先给你扣上一个“坏人”的大帽子,然后你自己设法自证清白吧。大家都知道,一个人要证实自己没有做什么,比证实自己做了什么要困难得多。


事实上,我们根本不必像美方一样无中生有,我们一点也不缺少好素材。以解放军为例,无论是远海护航、国际维和、人道主义救援,还是中外交流合作以及其他行动,都有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可供我们娓娓道来,只是我们日常挖掘得还不够。为了让我们在国际舆论场上能有更大的传播力、影响力、感召力,确实需要培养更多的“故事大王”。


延伸阅读: 


对中国也来这招?美驻华领馆发警告称工作人员“怪病”上身


美国驻中国广州总领事馆声称一名美籍雇员早前出现异常的声音和压力感知,后被诊断为轻度创伤性脑损伤。美驻华使馆称,美国政府对此事十分重视,正在详查其原因,目前还未在中国发现其他类似情况。


美国务院提醒美国公民在中国停留期间若发现任何听觉或感知异常,不要试图寻找异常来源,而是在事后咨询专业医师的帮助。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环球时报”(ID:hqsbwx),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美国领事馆发布的“健康警报”


美方特别强调,没有证据可以将此事与2017年的古巴“声波攻击”事件做类比。去年有21名美驻哈瓦那的外交官感觉身体异常、不适,症状包括失聪、头晕、耳鸣、视力困难、头痛等。美方称他们遭到“声波攻击”。古巴官方断然否认与此事有任何联系,称这是“科幻小说”式的诽谤。


在广州这名美领馆雇员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美方显然尚未搞清楚。中国外交部星期三没有立即对此事进行回应,大概也是被美方的声明搞得莫名其妙,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美方雇员的身体状况值得关心,由于目前尚缺少关于这件事的细节,很难从专业角度对此事进行评论。


不过围绕此事几个大的判断是可以成立的。


第一,在中国针对外国人、尤其是针对外交官进行恶意的健康攻击,是完全不可思议的。搞声波攻击,尤其需要极不寻常的想象力。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是:这样做为的是什么?尤其是,美国已经对古巴有过“声波攻击”的指控,有什么“收益”值得中国有人冒这样的风险呢?


第二,如果确有城市里的临时性环境原因造成那名美领馆雇员的轻微创伤性脑损伤,那么美方的调查应当与中国政府方面加强配合。我们相信中国政府会很认真地与美方一起彻查原因。


第三,美方突然就公布了上述消息,并且对在华美国公民发出健康警告,给人以“声波损害”在中国并非孤立的风险这种印象,这可能在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中间引起不安。美方在对事情的认识仍很模糊的情况下这样做,我们认为不妥。


第四,中国是外国人、尤其是外国外交人员人身安全受到最良好保障的国家之一,中国社会对外国人给予的尊重和谦让都为生活于中国的外国人感受深刻。看看美国和西方使领馆外周全的安全面貌,对这一点就不难有初步了解。


我们非常相信,美国领馆馆员“脑损伤”不太可能有什么“背景”。我们认为,个人健康原因,包括心理原因应当反复筛查。如果美方对损伤力来自外部的鉴定的确没有错,那么最大可能是,城市里我们尚不清楚的偶然性原因导致了这种损害。


有鉴于上述分析,我们不认为这件事会发酵成中美之间新的严重摩擦点。虽然这件事出现在中美关系的一个敏感时刻,但我们愿意相信两国政府能够实事求是地处理此事,不以想象为依据将这件事上纲上线。


中美社会的交往面巨大,一些离奇的事情难免会有。但是两国应当有最基本的互信。当出现涉及人身安全的奇异事情时,警惕是难免的,但千万不要忽略了基本的逻辑。


总监制:吴亮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谢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