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湖南“塑料普通话”为何感染力极强?

湖南“塑料普通话”为何感染力极强?

2018-05-22 11:52     国际     来自:瞭望智库


“塑普”,虽然不算源远流长,但天生就是大规模“传染性武器”,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东北人、台湾人、广东人、韩国人......统统都会被带跑,不管你的母语方言有多么根深蒂固,“一闻塑普必误终身”。


文 | 潘舒怡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上流UpFlow”(ID:heyupflow),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塑普是怎么回事?




“塑料普通话“简称“塑普”,指的是普通话说不利索的人创造的语言。湖南塑普有以下几个显著特征:


1、语调神似rap

湖南话可能是世界上调子最高的语言了,说着说着就能唱起来。有时听起来像大珠小珠落玉盘,错落有致;有时句尾加上一连串地“咯、么、子、啦”,又像rap说唱一样。


2、丰富的专有词汇

塑普的可爱不但因为语速快,不打弯儿,而且很大程度还因为湖南话中有大量专有名词:


妹陀 = 小姑娘

堂客 = 媳妇

细伢子 = 小男孩

郎崽子 = 女婿

下不得地咧 = 形容程度之深

带笼子 = 骗人


还有“画胡子,撮把子”这些非湖南人闻所未闻的词汇。都说长沙话里有三宝:“我嬲、确实、哦得了”,那么除了长沙话中的精髓外,塑普还广泛吸纳了其他方言、英语甚至日语中的词汇。用标普说会很别扭的方言,用塑普的语调说,就毫无违和感。


比如了解日语的“炒饭”(チャーハン chiao han)很像塑普中的吃饭(恰饭),日语“世界”(せかい segai)和“了解”(りょうかい liyokai)都和湖南塑普的发音迷之相似,看看这张湘方言和日语的对比图表:



3、速成秘诀

塑普的发音规则继承了很多长沙话的要义,比如长沙话中第四声大多比较短促,一、二、三声会根据谈话场景不同而随性转调,这样听来就平添了一股韵味和喜感。塑普就将这一点发扬光大,第四声完全改降调为小幅度声调,一声尤其不平,几乎全部的情感和语气都寄托在二、三声上。湖南话的从不卷舌也被塑普继承了大半,比如:


我觉得我的葡腾发(普通话)完全ok,应该听不出我的弗兰(湖南)口音是不咯?跟央视举播(主播)滴口音是一样滴啵。


要是在湖南路边看到“拖孩,一律10元”,也千万别报警,因为人家卖的是拖鞋。


学会了发音,要记得再加上咯、咧、啵、吧、噻等口气词。例如:好不咯;你怎么能这样咧;你吃饭了啵;你快点噻……


最后,再带点边言俗话润色一下,如韵味、搞醉哒、嗲嗲、阔以、下不得地等,如此就成功入门弗兰话了。


2

老中青三代塑普




严格说来,塑普是一门很年轻的地方口音,不同使用人群所说的塑普也是各有特色,大体来说可以分为老中青三代。


老一代长株潭等地的人,因为从小没受过普通话训练,如果不是工作要求,普通话发音大都咬字不准。偶尔冒出来几个听得懂的词汇,其他的都神秘莫测,难猜出来。


中年一代在2005年赶上了国家普及普通话的政策,水平较前一代自然是有上升趋势。但由于长期“浸泡”在老师和父母的方言环境中,他们说的“普通话”还是有着浓重的方言味。


师范读本


到了80、90后一代,普通话成为了老师的必备技能,几乎所有学校都明确了“请说普通话”的教育准则,从小听着“我是中国娃,爱说普通话”“一句普通话,知心你我他”的宣传标语长大的祖国花朵们,练就了一种全新的发音咬字和普通话完全一样,只是音调不同的塑料普通话。


湖南的年轻人练就了“上课标普、下课塑普、回家方言”的语言习惯,因为塑普发音可爱,甚至会讲标准普通话的人,在朋友交流的时候也会故意说塑普,显得亲和又可爱。


3

塑普的传染力为何这么强




与普通话形似却不神似的塑普,凭借可以带偏来自各地口音的技能,荣膺“杀伤力最强的语言核弹”之称。


@拙小诚:前一阵子公司新来了个实习生,典型东北大汉。各种“咱内旮旯”、“哎妈可不咋的”、“我就脚得吧”等一口东北味的华丽辞藻。没过几天小哥就被传染了:“嗯咯,你把那匝文件搁我这儿噻,忒重了我怕你闪哒腰嘞。”


连号称所向披靡的东北口音,都没能逃过湖南塑普的感染,不愧是传说中的致命利器。总而言之,湖南塑普,生人勿近!不然——你就会成为了半个可爱的湖南人。


湖南塑普的强大传染力,首先归功于它动听的音调,这和唱歌比背课文容易是一个道理。带着魔性山歌调调的湖南塑普在普通话的基础上,多了抑扬顿挫的韵味,因此显得格外好记,反复出场的“咯”“塞”“啵”“嘞”等助词堪称“洗脑循环”不知不觉中,听者就内化了,还能自然地模仿出来。


当然,湖南电视台的方言强势宣传也功不可没。曾经有过一个关于用食物给孩子取小名的玩笑,风靡全网,为湖南塑普收割了一众忠诚粉丝。


如果用食物给孩子起名,在湖南娘喊崽将会是如下画风:


“臭干子,快跟辣椒萝卜回来恰饭咯!酸豆壳我喔丝跟你港滴?再莫跟白利丸一漏玩哒,会学坏克,别个屋里葱油粑粑都跟糖油粑粑是玩得好滴哒!口味虾,你娘老子喊你回克恰饭,对哒,你看到剁辣椒冒?”


传说湖南人每到一个地方,都会随手播种一颗塑普的种子。看着身边的湖南籍同学,听他们和家人煲电话粥、听他们课上回答问题、和他们聊天,不出几天,在这种耳濡目染的高强度输出环境下,整个寝室、整个班、乃至整个学院,都会洋溢着一股子纯正的塑普风,只是苦了在湖南学播音系的同学们了。


参考文献:

[1]吴楚东南坼.湖南塑普,中国最大规模的传染性杀伤武器[EB\OL].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77785402644858918&wfr=spider&for=pc.2017-09-06.

[2]来源:知乎,许四毛.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665681

[3]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公寓管理委员会.那些年我与长沙塑普之间的爱恨情仇[EB\OL].www.sohu.com/a/205841243_141231.2017-11-21.

[4]长沙方言俗语举例[EB\OL].https://bbs.rednet.cn/buluo.php?mod=viewthread&tid=47624894&page=1.2018-05-01


总监制:吴亮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谢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