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我不担心我父母的老年,我担心我的老年 | 小巴侃经济

我不担心我父母的老年,我担心我的老年 | 小巴侃经济

2018-05-22 11:02     游戏     来自:吴晓波频道

成为会员▲收听音频

到公众号回复“早茶”,领取每天精神食粮

老人是对老年一无所知的孩子。

——米兰·昆德拉


文/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国情教育分为两种:

 

一种是强调优势的,比如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集中力量无事不成;

 

一种是提醒劣势的,比如中国人均资源少、经济起步晚、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今年以来,国民需要被教育的国情又多了一条——人口老龄化。




我国已在2000年进入老龄化社会,但是显然,从上到下对此的认识、准备都不够,这是我们未曾经历过的新世界,可惜是不太美丽的新世界。

 

于是2018年开始,全国老龄办等14部委联合开启“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意在告诉所有老年人,他们将会/应该走向什么样的老年;也告诉全社会,我们正在走向何处。

 

抛开“未富先老”“结构老化”“4:2:1家庭”等等老生常谈,小巴也想和大家讨论一下我们的新国情,比如:我们将面临的老年,和我们父辈面临的老年有什么不同。




未来十到二十年,父辈的老年

 

人口老龄化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前期是老龄化社会(aging society),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中国在这一阶段。

 

中期是老龄社会(aged society),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14%,美国在这一阶段。

 

后期是超老龄社会(hyper-aged society),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21%,全球只有日本、德国、意大利在这一阶段。




严格来说,中国的老龄化问题虽然重大,却不紧迫。前方的地雷发达国家已经蹚过,未来的情景我们心里多少有数。

 

当然,发达国家是“先富后老”,而中国是“未富先老”,这是我们的劣势。但中国也有中国的优势——空间纵深极大,且尚未完成城市化。

 

于是广大农村以极低的成本,解决了一大批老人的养老,如果那算解决的话。




一间小屋,几亩薄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这是美好的一面。

 

夏曝冬寒,有病无钱,自生自灭乃至放弃抵抗,这是残忍的一面。

参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农村老年人自杀的社会学研究

 

无论幸福与否,这样都很“节省”。留守老人几乎不会成为子女的负担,几乎不会成为财政的负担,换言之,也几乎不会挤占城市养老者的资源——毕竟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是两个分开的池子。

 

关于老龄化的经济学里,有一项指标叫做老年人口抚养比,意思是说超过劳动年龄的人口(65岁及以上)占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的比例。2016年底,中国的数据是14.96%,也就是说每100位劳动者平均供养约15位老人。



这项数据虽有参考意义,但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却有不同程度的不适配。

 

例如日本,有大量65岁以上不得不上班的劳动者,他们不是被供养的一方。例如中国,有大量留守老人仰仗耕地自给自足,他们也很难说是被供养的一方。

 

完成城市化之后的养老,就是完全不同的情景了——自给自足是不存在的,且生活成本会陡然拔高——要么养老金充裕,要么子女殷勤赡养,要么继续工作,城市里的老年,要奢侈得多。


想回农村?回不去的。

 

2015年,日本新干线上曾发生一起自焚事件,71岁的自焚者因养老金太少无法生活,选择结束生命。他曾向周围的人抱怨:“我缴纳了35年却只能领取24万日元……扣除房租和水电费后所剩无几。”此言此景值得我们警惕。

 

 

三十年后,我们的老年

 

中国将在2030年步入老龄社会,2050年步入超老龄社会,这个速度只会快不会慢。

 

与此同时,2030年中国城镇化率将达到70%,2050年将达到80%。(目前为58.5%)

 

老龄化+城市化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其实黑龙江已经给我们展现了实例。

 

作为中国较早开始大规模工业化和城镇化的省份,到了2016年,黑龙江60岁及以上老人达到681万,而企业退休人员竟有457万。


这个比例有多夸张呢?作为对比,老龄化程度相近的湖南有60岁及以上老人1201万,企业退休人员仅390万。



 

这带来的后果是:

 

截至2016年底,黑龙江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抚养比全国最低,平均1.3个参保人供养一位老人。

 

截至2016年底,黑龙江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赤字232亿元,全国唯一的结余赤字省份。

 

2016年,中央对黑龙江转移支付2674亿元,人均转移支付金额仅次于新疆,其中20%的钱用在了社保支出上。




由于劳动人口净流出,黑龙江提前演练了超老龄社会的样貌。流出人口把税交在了外地,中央从各地收税又转移支付给了黑龙江,黑龙江老人再把钱花在海南……这片土地上总有一些神奇的循环模式,所幸眼前还算平衡。

 

未来呢,谁来转移支付给全国?

 

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副司长贾江介绍,据预测,养老保险抚养比将由目前的2.8下降到2050年的1.3——恰好是黑龙江2016年的比例。

 

这就是我们的老年,但愿你不是对此一无所知。




不想危言耸听,再说一遍中国的优势——空间纵深极大,一个地方发现了问题,有机会由此发现预防全国性问题的疫苗。

 

2017年11月,国务院公布《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国企会承担更多责任。

 

2018年5月传出消息,社保基金投资蚂蚁金服,已粗略浮盈400亿——社保基金也在寻求保值增值。

 

今年起,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还将实行中央调剂制度。

 

但归根结底,生育水平和发展水平才是源头活水,有生产才会有分配。

 

2018年,养老金继续上调——无论是城镇职工的还是城乡居民的——纵然有压力,只要我们还自称文明,就不会坐视不管那些自生自灭的老年。


本篇作者 杨帅 当值编辑 | 李梦清

责编 郑媛眉 | 主编 | 魏丹荑 | 图片来源 | 视觉中国


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你我应当未雨绸缪,提前为父母和自己做好养老规划。今天小巴邀请到财富管理专家周勇老师,他将从保险、基金、风险、周期定投等维度讲解如何做一份养老规划。

点击下图▼收看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