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三治融合|道德评判团、自治协会……他们在干啥?

三治融合|道德评判团、自治协会……他们在干啥?

2018-05-09 14:20     社会     来自:钱江晚报今日桐乡


去年,发源于桐乡的“自治、法治、德治”基层治理创新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为全国提供了一个生动的基层社会治理样本。


从2013年开始,桐乡率先探索开展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社会治理模式。去年,桐乡市委、市政府从县域科学治理的高度出发,立足于建设基础更牢、水平更高、人民群众更满意的平安桐乡,将自治、法治、德治深化为三治融合“桐乡经验”。


如今,桐乡“三治融合”建设不断深化,建立了村规民约(社区公约)、百姓议事会、乡贤参事会、百事服务团、法律服务团、道德评判团这“一约两会三团”以及“三社联动”工作机制,初步形成了“大事一起干、好坏大家判、事事有人管”的治理新格局。


2018年是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从今天起,“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开设“三治融合的基层治理‘桐乡经验’”栏目,讲好桐乡“三治融合”故事,充分展现“三治融合”在桐乡的生动实践。





桐乡经济开发区(高桥街道)越丰村

用“和”声

吹响“六场战役”号角

如果要用关键词来形容桐乡经济开发区(高桥街道)越丰村,越丰村的答案是:除了“富”和“美”,还要“和”。


越丰村的“和”,代表着一种和谐的向心力,一种融洽的氛围,“和”的背后,处处彰显着乡村治理水平。


开发区(高桥街道)是桐乡“三治”建设的发源地,而越丰村则是开发区(高桥街道)“三治”的一个样本。正是因为“三治”,越丰村成为远近闻名的社会治理模范村。村里新建了上百幢小洋房,门前院后花草环绕,村口一个大气的三治文化主题公园格外醒目。在村里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里,老人三五成群围聚在一起,看电视、喝茶、玩象棋,其乐融融。然而这一切的变化,从“三治融合”试点这一年开始了。


在打好打赢“六场战役”的行动中,越丰村有一个特殊的团队——道德评判团。因为有了他们,越丰村变得“与众不同”。



3月的一天,阳光和煦。“这些材料都是有用的,少一样,我就找你们!”说这话的正是越丰村新村点村民老朱。老朱口中的“你们”,是道德评判团成员沈菊芬、陈少华和徐员明。原来,老朱以前是一名包工头,多年来积累了一大堆舍不得丢弃的材料,便放置在离家不远的一处空地上,堆放面积达100多平方米。在“垃圾处置能力提升战”和“文明市创建(国卫复查迎检)决胜战”的落实上,环境整治提升是其中重要的一道工作。


这一堆闲置的材料不仅影响了村容村貌,还妨碍了附近路面维修工作的开展。“环境整治也就是喊个口号,你们倒好,没完没了。”道德评判团成员在和老朱带有“情绪”的交谈中,结束了第一次的沟通。


时隔三日,道德评判团再次敲开了老朱家的大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沟通,老朱脸色依然不悦,但态度缓和不少。“做思想工作急不得,得慢慢做,我们还得再上门一次。”看到老朱内心有了些许动摇后,道德评判团成员沈菊芬跟另两名成员沟通道。


一周后,道德评判团又来了,这一次他们给“老朱”带来了“金点子”。“老朱,我帮你出个主意,我们给你去找一个可以储存这些材料的地方,找人帮你搬好,你看看这样行吗?”话语刚落,老朱露出惊讶的表情。“这怎么好意思?”老朱一脸愧疚。“都是一个村的,都是为了共建美丽的新越丰村。”道德评判团成员说道。


感情是最好的融合剂,理解是有效的通行证。如今,老朱的材料堆已顺利“挪”了地方,越丰村的环境美丽之花也在“三治融合”下精彩绽放。村干部陈晓晓见证了这几年越丰村的变化,除环境美化外,从百姓参政团、道德评判团、百事服务团到村民议事会,“大事一起干,好坏大家判,事事有人管”的氛围越来越浓厚,家庭邻里更加幸福和美。



梧桐街道城东村城弘小区

以“旅馆式管理”

推动出租房屋安全隐患整治

曾经的梧桐街道城弘小区内绿化破损严重、杂物乱堆放,特别是房屋楼道经常被堵塞,所以几年来,这里的出租房价格一直涨不上去。可是今年这样的现象改变了,来城弘小区出租房屋“旅馆总台”询问的租客络绎不绝,甚至出现了“一房难求”的盛况,而这都是出租房屋“旅馆式”管理模式下呈现出的“新风景”。


据了解,去年10月,梧桐街道在城弘小区试点“旅馆式”管理,就是将旅馆的管理模式复制到居住出租房屋管理中,将一个小区当作一个大的旅馆,把每个出租房屋当作“旅馆房间”,在管辖范围内搭建网格化的“连锁酒店”,并在小区设立“旅馆总台”,房东就是“服务员”,再由村级层面建立的房东协会对每间出租房的安全进行监督和把关。


而其中,房东协会更是起着“四两拨千斤”的作用。目前房东协会由13人组成,不仅有城弘小区住户,还有村委会工作人员,在“旅馆式”管理推出之际,协会成员成了第一批主动改造的住户。


因为居住用的出租房规定要装门禁,但是需要房东自己掏钱,一套设备大约需要1500元,所以有部分居民不理解不配合。姜志强是城弘小区居民,也是房东协会成员之一,既是协会成员又是党员,他带头进行了改造。他说:“这门禁装上了,就好比给自己系上了保险带,在系统上,每个出租房有几间房,住了多少人,什么时候住进来的,什么时候注销的,系统上都一清二楚。”


如果说房东协会是城弘小区房东们的“娘家”,那么新居民自治工作站就是承租户们的“保姆”。城弘小区新居民自治工作站共有6名成员,分别来自安徽、山东、河南等地,他们每天都在小区内巡逻,走进租户中间了解情况,解决租户们的烦恼,在自治站的协助下这项工作开展得十分顺利。


“现在,小区更安全了,环境也更好了。”很多居住在城弘小区的居民都不约而同表示,出租房屋“旅馆式”管理模式也得到了更多居民的响应,截至目前,城弘小区内已有近150户安装了门禁,进一步激发蕴藏于居民中的治理能量,提升居民幸福感和获得感。



崇福镇上莫村

文明评判+村规民约

移风易俗树新风

人情,永远是老百姓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婚丧嫁娶、满月上梁……如今在桐乡,人情债越背越重,愈演愈烈的攀比之风却让不少人叫苦连连。移风易俗势在必行,但被人情绑架的怪圈究竟该如何打破?



作为崇福镇文明餐桌试点村的上莫村,如何遏制这股攀比之风,如何以一种老百姓都能接受的方式传递文明理念,成为了摆在眼前的难题。


“我宣誓,自觉带头遵守文明餐桌相关规定,明确自身作风和立场,做好文明餐桌评判团评判工作……”2017年5月4日,桐乡崇福镇上莫村18位文明餐桌评判团成员在村民代表、小组长会议上庄严宣誓。这也标志着,村民们呼声很高的一个热点问题正迎来解决之道。


“婚丧酒席、上梁酒不用高档烟酒和高价菜品,建议酒席菜品不超过1000元/桌,香烟不超过35元/包,白酒不超过150元/瓶……”看似这样一份严苛的“规定”却引来了一片叫好声。


也就在这一天,经村民会议表决通过,文明餐桌相关规定正式写入上莫村村规民约,新一届班子成员率先带头,郑重地签下了尚俭戒奢艰苦朴素勤俭节约承诺书。“我们希望通过新一届班子成员的力量,以身作则,发挥示范引领作用。”上莫村党总支书记李法学说。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股农村移风易俗的推动力,就这样经党员干部传递到村里的党员和群众间,凝聚起向上的力量。


今年3月,刚搬进新村点的村民朱建潮办的上梁酒再次成为了村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一桌22个菜,有鱼有肉,荤素搭配,全是最地道的桐乡味,喝的不是茅台,而是实惠的海之蓝。”一份700元的酒席菜单,没有过多的海鲜,这样的酒席显得略微“寒酸”,但却收获了不少客人的点赞。


“菜品很丰盛了,还不浪费,我看比几千元的‘海鲜宴’好。”去参加这场上梁酒的朱焕荣说道。而这也是该村文明餐桌道德评判团成立以来,打响的移风易俗“第一枪”。评判团成员朱珍珍告诉记者,半个多月前他们就开始和朱建潮沟通办酒事宜了,“从菜单拟定、伴手礼选取到当天摆酒,每个环节怎么安排都要‘报备’,我们全程参与,把关监督,真正让‘文明办酒’落到实处。”


一场依靠“文明评判+村规民约”双拳出击的移风易俗“战役”正打响,一股文明乡风新风气在上莫村传播开去。




记者:孙怡  吴卓尔  杨文婕  通讯员  朱丽亚  吴佳丽

编辑:一米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