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的独白 | 我叫C3,活过来了。-牛人微信
首页> 汽车> 铁塔的独白 | 我叫C3,活过来了。

铁塔的独白 | 我叫C3,活过来了。

2018-04-25 01:17     汽车     来自:广东电网微发布


我叫C3,

我是一基电力铁塔。


我总是安静地躺在图纸里,在白纸黑字间迎来无数个慢慢长夜和那些或晴朗或阴沉的白昼。


直到有一天,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四分五裂地躺在塔材运输车上,我能感觉到内心开始隐隐浮动。当刚硬的身躯一次又一次碰撞车壁发出刺耳的声音,我才真正确信我活了过来,心中雀跃像点点火苗开始剧烈燃烧。


这次能从图纸中活过来,是因为即将举办的广东省第十五届运动会,届时肇庆新区将成为主会场。我所在的肇庆新区110千伏、220千伏电力线路改迁入走廊工程,肩负起了满足省运会和肇庆新区未来经济发展电力供应的责任。

规划是美好的,但在此之前,我们要经历建设中的风沙弥漫。飘荡在眼里的是沙尘的灰,驻守在喉咙里的是混凝土的涩。

在我隔壁,有一条带电线路。我得在这个家伙28日停电那天,完成整个身体组立。


承担本次任务的是来自南方电网广东输变电工程有限公司高空作业队,这只队伍于2017年成立,成员基本为应届毕业生。距离停电只剩下5天时间,看着他们单薄的肩膀和乳臭未干的气息,我的梦想蒙上了一层心灰意冷。


时间紧迫,他们究竟在干什么?不抓紧给我组装,居然还在开会。红帽子的嘴唇上下翻转,似乎在传达一种叫做“安全”东西 :塔材不得顺斜坡堆放、穿孔禁止用手指、搬运塔材步调一致...... 


安全是什么?将我安然无恙地组装、不让我有丝毫弯曲、螺栓紧固率达到要求,过几天我的兄弟导线一架,电流如血液般流进我的生命,点亮新区万家灯火,完成这一切不就是安全吗?


这时,红帽子的一句话让我“怦然心动”:在组立时除了照顾自己的安全,还应照顾他人安全。他人! 原来我思维如此狭隘。我想这大概是我身体为何如此冰冷,而人类的肌肤总是摸起来滚烫的原因吧。


他们终于动手了,稚嫩的脸上多了几分严肃。两个小年轻把我抬了起来,这根主材是我身上最结实最重的一部分,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锋利的边角快要陷入他们的肩膀。


他们此起彼伏的喘气声在我耳边呼啸了起来,汗水顺着脸颊流到我身上,踩过的土地微微下陷......


他们动手组装我的横担,让我意外的是:他们对螺栓的穿向很明确,哪个地方用什么规格的螺栓也很清晰。面对夹缝中的垫片,小年轻利用一根绳子,就将垫片和螺栓合二为一。


正当我为之欣喜时,前方路口被挖断的消息让我瞬间跌到谷底。如此一来,吊车进不来,现场没抱杆,要在一天时间内把45米长的身躯组立完成,怎么可能?每天我都沉浸在这焦虑中。27日,距离停电还有一天时间,一声机械轰鸣的巨响打破长空,平整断口的挖掘机缓缓开了进来。


28日,停电许可!当我看到像挂着一盏明晃晃的灯的吊车驶了进来,心灰意冷瞬间被点亮,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红帽子指挥着吊车就位,一群小年轻系上安全带。随着吊车将我起吊,内心控制不住地紧张和激动,身体忍不住不断颤抖。


我努力克制情绪,尽力让自己四平八稳,因为我也要为这群小年轻的“安全”着想!当我腾空而起时,两位小年轻腾出手将我从空中拉到塔身,缓慢挪动,伺机对孔。当两个螺栓孔出现半个眼重叠的时候,尖冲毫不犹豫地插进并调整位置,随后在另一孔穿螺栓、带螺帽。


我在空中不断上升不断组立,直至完成,内心从激动恢复到了一如既往的平静。


此刻,我犹如一颗回到森林的树,一滴回到河流的水,一粒回到泥土的尘埃。


回想起几天前,当我躺在无边无际的白纸黑字和充满浑浊的空虚里,那里寂寥无声,直到遇见他们,他们的声音从远处飘来,踏着坚定的步伐,带着稚嫩的脸庞和单薄的肩膀一步步向我走来......


从第一基塔的跌跌撞撞,到第二基塔的有模有样,纵然还有很多不足,但是立塔在你们心中不再是任务,而是使命,或许还有诗和远方。



你们被日出日落衔在嘴里,眼前的生活或许与躁动的年纪格格不入,又或许这样的剧本欠缺火花,但这场修行,也是你们以后粉墨登场的积淀。


再见吧朋友,高山流水,若有来日相逢一场,我已经带上了50Hz的“心跳”,你已经立起了更多的铁塔,但你一定还会记得我是C3吧。


编辑:周潺

通讯员: 黄旖旎 陈泽鹏 陈玉俊

鸣谢:广东输变电工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