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产> 哈普耶录取率破新低,牛娃频出的时代是否还容得下有机天然成长的孩子?

哈普耶录取率破新低,牛娃频出的时代是否还容得下有机天然成长的孩子?

2018-04-15 18:28     房产     来自:留学观察者


在举国公众号全面讨论藤校超低录取率的这个周末,我没有找哈普耶等大藤家长和牛娃来分享成功爬藤的经验,而是找到今年刚被加拿大艺术院校Emily Carr录取的新生Angie和她的摄影师妈妈Farrah,希望通过Angie从中国-加拿大-美国-加拿大的曲折国际求学路径,给“大多数中等而又特别的孩子”更开阔的教育选择参考。


然而在长达三小时的采访直播中,我数次怀疑自己是否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案例,因为Angie这孩子开窍的太晚,看得让人着急。我也反复思考为什么想要采访这个在世俗意义中还算不上成功,甚至也许在一部分人看来是“反面教材”的国际求学案例?


采访结束后,有多位朋友留言说看采访直播看得泣不成声。我也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去做这篇采访的答案:因为Angie才是普遍存在的真实代表,她开窍晚,是相对于被过渡渲染的学霸型优秀派。


希望你看完这篇我对妈妈Farrah和女儿Angie的长长采访,感受我想要传递的信息“家长的工作,不是操盘,而是护盘,是护着孩子走向她真正希望的人生和地界”,也希望Angie的成长过程能缓解你的教育焦虑,让你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路上可以享受一路的好风景。(备注:文中所有图片由Farrah和女儿Angie拍摄)


//////////////////////

Emily Carr Art +Design University


艾米丽卡尔艺术+设计大学是加拿大老牌四大艺术院校之一,是一个致力于视觉艺术,媒体艺术和设计的卓越和创新的学习社区。其毕业生多从事艺术工作。

官方网站:http://www.ecuad.ca

Farrah和Angie

Farrah是一位摄影师,也是一位妈妈。女儿Angie初二从北京公立学校转入温哥华公立学校9年级,10年级考入美国私立学校并重读10年级,一年后又从美国私立学校转回温哥华公立学校,2018年3月,Angie被Emily Carr University录取。


妈妈Farrah采访实录

《妈妈的力量.国际求学路线图》


12

我们知道养了一个学习中等孩子

+

Q

Lili:请简单介绍一下到目前为止Angie的成长概况?个性特点?

Farrah我女儿属于晚熟型孩子,走路晚、说话晚,上幼儿园时大家会算数、识字,她都不会。小学中学成绩一直中等,不够上进,没什么理想。出国后不努力学英文,考试得过且过,我应该是个家长的反面教材(我本来想说是个失败的家长,但女儿反对,反问你说我是个失败的孩子吗?)。但她不是那种不可救药的孩子,只是父母照顾得太好,喜欢过舒服的日子,喜欢浮在中间的那种感觉,努力通常是为了面子好看,但激将法不管用。

Q

Lili:当她表现出一切都比别人晚,你作为家长着急吗?这时候怎么办?

Farrah着急,但我耐下心来等。每一个孩子的成长速度是不一样的,我相信缓慢的成长也是扎实的成长。我经常对身边的朋友说:我等她有一天顿悟。给她时间,等她发现内在的力量和需求,这样的成长更加可靠,在遭遇挫折的时候不容易变形。

Q

Lili:在北京上公立学校时对学校的教育方式适应吗?喜欢哪部分?不喜欢哪部分?是否焦虑过?

Farrah小学还可以,女儿所在班级的学生家长思维比较活跃,孩子们过得比较开心,学业压力不大,交了几个很要好的朋友。上中学时为了减轻孩子的压力没有选择一类重点,但作业负担很重,经常写到半夜,家长和孩子都比较焦虑。

Q

LIli:中学时开始焦虑什么呢?是焦虑孩子的作业负担,还是焦虑即使孩子这么拼,也赶不上最好的那一拨儿?

Farrah因为孩子的抗拒,从小学到初中几乎从未上过任何主课的补习班。我们的目标很明确,高中要出国读书,所以希望孩子学业达到中等水平就行。因此我的焦虑在于作业太晚(一部分出于孩子的拖拉)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和教育体制造成的孩子从学校带回来的戾气让我担心。孩子倒是挺喜欢所在中学,因为学习成绩排名班级6、7名,老师同学对她都很好,她过得比较舒服。

Q

Lili:现在很多家长,尤其是走国际教育路线的,基本都是冲着爬藤目标,不愿意承认或者让孩子做个中等孩子,拿到中等成绩,你们对孩子的“中等”如何看?

Farrah我也曾经幻想过孩子会上名牌大学,哪个家长还没做过王子公主梦了。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藤校只属于少数人,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不断降低自己的期望值,到现在基本上和孩子保持一致,也就是完全尊重她的选择,上什么学校甚至不上大学,只要她对自己有符合逻辑的计划,我都可以接受。这里说的“中等”,是指单纯学业上的中等,对于她的性格和品德我还是要求挺高的。

这几年观察了很多学霸父母,他们的孩子在家庭氛围、父母行为方式的熏陶下很容易也成为学霸(不是说普通人的孩子成不了学霸,而是成功率较低)。我作为一个普通院校的毕业生,在学识、认知、行为习惯等各个方面,给孩子带来的影响都不足以使她成为一个学霸。所以我对孩子的期望就是保证一定程度的教育水平,但不要在没有优势的方向上做太多的期待。有些孩子天赋异禀,不靠父母自己就能脱颖而出,但大多数孩子不是这样的,父母应该了解和接纳孩子。 

Angie拍摄的雲

Q

Lili:你提到在过去几年不断调低自己的期待值,这个调低的过程会告诉孩子吗?具体在日常中如何体现出来?对孩子有什么样的积极(或负面)影响?

Farrah我所说的调低期望值,是指调低对孩子申请大学排名的期望值。来温哥华后对于她的学习我也曾软硬兼施,但一切手段都没有用。她就是不肯花时间。后来我意识到这个年龄的孩子说教已经不起作用,而且带来很多有消极作用的冲突,就开始换角度思考这个问题,尝试用自己的行为去影响她。

Q

Lili:那你做了什么去影响她?

Farrah我花了10个月的时间背单词。百词斩,一开始轻轻松松每天半小时几十个单词,到最后一个月积累了上千个生词斩不掉。每天晚上做完家务要过一遍这些生词,大概要两个小时,经常累到在厨房吧台睡着了。我希望她看到我的表现会感到惭愧,也开始背单词,但是她没有。我倒是英文水平提高不少。背完单词我开始练习画画。因为孩子的课余爱好除了打游戏(我一直没有禁止孩子打游戏,但是有限制游戏时间)就是画画,我希望她能把绘画发展成一个有一定高度的特长。于是我每天晚饭后就画画,希望引起她的兴趣。她确实手痒了几次,但不足我期望的十分之一。我的两次“以身作则”的尝试都失败了。

Q

Lili:言传身教也没有用,那怎么办?

Farrah:也不完全是,后来发生了件奇妙的事。去年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开始玩相机(以前手机拍照也不错就是拍着玩),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我以前的几十年里从未对一件事有过如此的热情,我对摄影的狂热程度把我自己都吓到了。这种热情对孩子的影响我认为比任何说教都有效,她看到我是如何从头开始自学一个新科目,怎样上网查资料、看视频,怎样找老师,要求作业、协助老师设计课程,怎样不知疲倦地练习。我跟她分享所有的细节,有时候也寻求她的帮助(比如视频看不懂的让她学会再教我)。而这种热情只关乎我自己,不是做给她看让她学的,相信她从中获得了很多力量。

12

选择初中出国出于两个原因

+

Q

Lili:你们当时决定从北京转到加拿大是出于什么考虑?既然一直有出国的打算,为什么选择在初二的时候才走?


Farrah最早的想法是在国内读完高中去美国读大学,后来周围的孩子都提早计划,我们也准备读完初三就出去。后来有两个原因导致初二读完就出来了。原因之一是公立学校的教育充满戾气,孩子从学校带回来各种负面情绪。作业经常写到半夜(严重的拖延症),我那段时间从吃过晚饭到上床睡觉,每天晚上都是一次从忍耐的积累到溃坝的过程。我跟她说:你尽量每天10点前写完作业,我10点前是天使,之后变魔鬼。真的,忍不住变狂躁发脾气。后来我就觉得这样特别不好,精神上特别不健康,不想持续下去。原因之二是北京雾霾太重了。尤其是冬天,早晨送孩子上学,一出楼门吸进鼻孔的空气都是刺激的化学味道。我是中年人了无所谓,孩子这么嫩的肺,常常让我心生悲壮的感觉。所以想,健康第一,先逃吧。这应该是精神肉体双重折磨后的决定。

Q

Lili:在离开北京之前,孩子的英语水平如何?是否参加了英语的强化补习?

Farrah英文基础不好,强迫她参加了几个月的培训,但因为她没有主观能动性,课后不学习,所以没什么效果。

Q

Lili:在英语不好的前提下,孩子主观上是否愿意离开北京?

Farrah孩子很多好朋友都出国了,所以她知道自己肯定得出去。她希望初三上完再走(宿命地知道早晚得走),做了很多思想工作才同意提前一年走。

12

英语不好,初期融入异常艰难

+

Q

在加英语不好,对她造成了那些负面的影响?

Farrah她清楚知道自己英文不好,所以出于自我保护的原因,到温哥华上学第一天就在ELL班里交了两个中国来的朋友。于是又一次进入了国语圈。但我是希望她能交几个西人朋友,可以迅速提高英文水平。相信很多家长跟我一样的想法。英文不好让她对自己缺乏自信,上课听不懂,聊天不会聊,害怕来自家长的压力,这时候只有跟朋友在一起以及打游戏的时候才能放松一下,回想起来很不容易。我给她请了一个比较好的家教,硬着头皮各科过关。

Q

Lili:家教频率如何?有效果吗?

Farrah家教一周两次,效果不错。建议刚刚出国的孩子如果融入困难,有条件的话一定要请家教。至少可以帮助孩子完成作业、通过考试,建立初步的自信。

Q

Lili:在温哥华读了两年后,又转到美国,是为什么?

Farrah这个说起来比较复杂。美国和加拿大的教育体系不同,两极分化比较严重。以孩子当时的英文水平,想进美国好的学校几乎不可能,进去也跟不上,所以想先来加拿大提高一下英文水平,并适应一下北美文化,再考美国好的高中。加拿大公立教育水平比较平均,国际学生无需考试,报名即可排队入学。因为原本的目标就是美国,来加拿大是曲线救国。

Q

Lili:过渡后就考美国的私校?过程是否顺利?

Farrah后来申请到美国一所不错的私立中学,但去之前发生了两件意外。一件是孩子体检发现很大的腹腔肿瘤随即回中国做了手术,另一件是我申请到USC的Offer但被美领馆拒签。这意味着刚刚手术完的女儿要独自去美国住寄宿家庭。

Q

Lili:让陪伴了16年的女儿在这种情况下独自去美国,这对你们来说一定很艰难,当时有没有犹豫过?为什么最后还是决定让她去?孩子适应吗?中间遇到什么困难让你们又决定转回温哥华?

Farrah肯定是心疼孩子的,但温哥华的学校没有保留学籍,临时申请来不及了。而且我们确实觉得美国的教育更好,希望她过去试一试。很多孩子都是独自去美国寄宿的,我相信她也做得到。

女儿比我想象得坚强独立,但她在美国非常不适应。一是因为美国高中功课强度非常高,二是因为美国人更加aggressive, 这些都很不符合她的个性。她跟我说:你总说美国教育好,我没看出来。我在加拿大上英文课教莎士比亚,教写诗,美国只有没完没了的做题和写文章。她也更喜欢加拿大人(包括来加拿大的华人)温和友善的性格,跟美国学校的华人无法成为亲密的朋友。

因为无法赴美探望女儿,我在圣诞节约她回温哥华度假。度过这个假期后她情绪失控,在回美国登机前抱着我痛哭,不想再回去。我很难过。她走后我果断重新帮她申请了温哥华的高中,因为去温哥华和去美国都是我们家长的决定,我没有权力要求她在痛苦中坚持。

发现孩子生病那段时间我非常煎熬,觉得什么学校、考试都不重要了,健健康康地活着比什么都好,决定以后不在学业上为难孩子。但是父母一方面怕因为自己的失职耽误孩子的前程,另一方面人都会好了伤疤忘了疼,有时候有不由自主地催逼孩子。每次想要push 的时候,我都告诉自己冷静,不要忘了许下的承诺,包括对自己的承诺,不逼孩子。

12

美国回来后孩子自我觉醒了

+

Q

孩子重回温哥华后有变化吗?

Farrah有变化。她能感受到我们对她的尊重和体谅,整个人成熟了许多。我尽可能地去爱她、帮助她,很多时候超过她的想象,让她意外惊喜。美国人在教育上的强化训练方式的确让她的英文提高不少,后来学校成绩上虽然没有大的进步,但不再需要家教她能自己搞定了。重要的是精神上比以前健康了许多,可以看出她越来越开心了。

Q

Lili:Angie好像是回到温哥华才开始准备走艺术线路?

Farrah其实是在美国那痛苦的一年,她无心出去玩耍,学习外除了打游戏就是发呆思考人生,想明白了自己以后要做什么。她觉得她喜欢的只有画画,所以决定考艺术院校。一回加拿大就开始课外补习绘画。

Q

Lili:所以你们觉得中间走了这点弯路也是好事?

Farrah没有人喜欢走弯路,但所有的路过都会带来启示和经验积累。我倾向于年轻的时候走弯路,可以反复走把基础夯实,步子慢一点走稳。换一种说法,每一种获得都是有代价的,代价不同而已。

Q

Lili:孩子走艺术这条路,你们怎么看?


Farrah只要她做喜欢的事情,愿意付出努力去做好,我们都高兴。

Angie的作品


Q

Angie一共申请了两所大学?为什么不多填报一些大学?

Farrah她自从回到温哥华就只有一个目标:Emily Carr。在我的坚持下,她报名时多填了几所学校。但后来提交材料时,她说:其它学校没有我想学的专业,去了也是混日子。我想想是这个道理,就答应了。同时要求她如果拿不到Offer,接下来的一年要一边打工赚钱一边准备作品。

Q

我知道你们申请时没有请任何中介做包装,文书都是自己写的,为什么敢这样去冒险呢?

Farrah作品上她的绘画老师已经指导得很好了。文书上我觉得我比任何一个中介公司都更懂得自己的孩子,知道她的优势在哪里。我相信我指导下的文书一定会抓住招生官的眼球。而且我们对于她能拿到这所大学的Offer有比较大的把握。但我不建议别人也这么做,毕竟专业人士的操作更可靠一些。无论请不请中介,家长都应该参与进去,不能做甩手掌柜。

Q

拿到Offer后孩子有变化吗?

farrah春假拿到Offer以后她还在继续上绘画课,生活节奏没有任何变化,情绪也没有起伏,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Test。这种心态我很喜欢,知道她没有把考上大学当作一个终点,而是当成新的起点。知道我以后在或者不在她的身边,她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向、节奏去做事情。

12

Angie是青春期很漫长的孩子

+

Q

Lili:Angie有青春期吗?

Farrah我女儿6岁开始就青春期了,一碰就炸,一逗就哭。个性烈得吓人。不想做的事情大人绝对逼迫不了。

Q

Lili:那你们怎么熬过来的?

Farrah妈妈的情绪很重要。我慢慢学会了接纳她,学会回避矛盾。冲突发生的时候就撤,反正对立不会有好结果。还有我一直比较理性。和孩子的冲突中如果认为她的话有道理,我会闭嘴。我不认为大人就是对的。所以她越大性格越柔软,到了十几岁反而没有通常所说的青春期过分表现。

Q

孩子早恋吗?你们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Farrah14岁就开始恋爱了,刚开始我很抗拒,但孩子爸爸说:有的孩子就是恋爱早。她已经谈了,你能怎么办?她肯告诉你已经不错了。结果他那边一口一个宝贝地安抚,我只能被迫接受现实了。后来就积极面对,趁机进行青春期安全教育,把该教的都教了。

Q

Lili:我知道这段恋爱关系持续的很久,你觉得对孩子的正负面影响分别是什么?

Farrah正面影响是学会了一些为人处事的经验,调剂了生活内容;负面影响是浪费了许多时间,该做的事情没有时间做。还有些影响是双向的吧。

12

育儿路跌跌撞撞,好在有爱支持

+

Q

Lili:前面你们总说Angie是反面案例?为什么这样说呢

Farrah她可以说她是反面案例的学生,我只能说我是一个毒鸡汤的家长。我在教育孩子的路上一直走得跌跌撞撞没有章法,不懂得太多教育理论,也不了解大学、专业。我在孩子的择校、学业提高的经验上完全没有参考价值,唯有我努力营造的无条件对孩子的爱保护了她的成长,让她有机会把自己的芽发出来。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这句王小波的名言在我的QQ签名上停留了很多年。孩子有问题,大多是家长没做好或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对。我越来越感觉到,对孩子最有帮助的是家长热爱生活的态度和自身成长的持续性。让孩子清楚看到快乐从哪里来,以及努力就有回报。


Q

Lili:你认为加拿大相对宽松的教育环境,对Angie这样中等的孩子,有什么利弊?

Farrah我很喜欢加拿大教育带给人的平和感,一种能让人只做“安静的美女子”的氛围。孩子除了必修课之外,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选课,开开心心地把有限的时间精力充分地转化成有营养的知识和技能。我曾经和孩子讨论过这个话题。这边的孩子如果高中毕业不想读大学,男孩子可以先学学修车、木工,女孩子学学缝纫、做饭,毕业后至少可以有操持家庭的实用技能。

弊端我没有感觉到。学校应该能提供健康安全的学习环境,基本的教师素养,学生能走多远要看个人的努力和造化。她们学校每年都有考上哈佛的孩子,也有修不够学分毕不了业的孩子,这和学生对自己的要求以及家庭的指导方针更加相关吧。


Q

Lili:如果时光倒流,你会想做什么改变或者改善去更好的帮助孩子吗?

Farrah如果时光倒流,我想从她很小多花时间陪伴她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让父亲陪她养成运动习惯。这两个习惯对于一生的成长至关重要。我也希望更多的陪伴她玩耍和旅游。

Q

Lili:你如何定义孩子的成功与失败?希望她成为一个学霸吗?

Farrah健康快乐地活着就是成功(如果同时有能力带她妈旅游就更成功),痛苦多于快乐就是失败。女儿有时候也会酸溜溜地问我:你是不是特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是学霸?我说是啊,就好比看到别人家有钱,想去哪里旅游抬脚就走,从来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我特羡慕。但这不等于我不喜欢自己的生活。我的自由、健康、放松和孩子的亲密关系,别人也会羡慕的,你的很多优点可能学霸们没有,但成绩好总是加分的。

Q

Lili:孩子在你生命中的意义是什么?

Farrah第一是孩子,是需要我呵护和无保留付出爱的人;第二是朋友,我俩彼此信任,可以互相撒娇卖萌、没有禁忌地开玩笑。我们有着都为之骄傲的亲子关系。

Farrah拍摄Lili的女儿



女儿Angie采访实录

如何看待别人说你“中等”孩子

+

Q

Lili:妈妈说你是中等学生,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这个中等位置?

Angie我其实不是一个特别上进的人,但是也不是一个完全不管不顾的人。所以其实我也很满足于中等啦,我不是那种会特别努力的去考藤校的人,但我也不会让自己高中毕不了业或者要先读college。

Q

Lili:这个时代年轻人不特别上进可以理解,但你却还有底线在下面兜着,这是怎么学到的?

Angie一点是因为虽然我父母对我学习一直没什么高要求,但我也不想给他们丢脸,成为一个说不过去没出息的孩子。我们全家都是大学生,要是就我没考上,感觉就算他们不说心里也会觉得不舒服的。第二我毕竟还是希望以后能是一个成功人士,我不想做一个只能嫁得好的女人,我认为自己要有能力才是最实在的,还是希望这辈子过得有价值。还有一点就是这边的留学生有很大一部分富二代也好,不富也好,天天不学习翘课混日子,我觉得绝对不想做这样的人,会被看不起的。

Q

Lili:我看你妈妈说小学你的成绩还不错,但是初中为了给你减轻压力反而选择不去一类重点,这事儿你知道吗?

Angie:我知道,我上的应该算二类里面比较好的学校吧。因为爸妈觉得没必要去一类重点,学习太辛苦。我也不是那种一天到晚闷头学习的人,就算进去了可能也要累死在里面。而且估计是一开始就想好了我要出国,觉得没必要。还有一点是,一类重点里的学生都是各个地方的尖子生,我就算进去了,也比不过人家那么拼。

Q

Lili:你自己觉得你能拼吗?


Angie:不能…我现在回想一下,很高兴我没上一类重点,我真不是当学霸的那块料。我其实也是一个觉得学校成绩并没有那么重要的人,学习从来不是我第一重要的事,我也不想天天写作业到3 、4点,我觉得就是浪费生命。

Q

Lili:那你觉得你生活中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Angie:做自己喜欢的事吧,开心吧……我在国内的学习成绩其实一直都还不错。但是我不会花时间去上课外补习。最近比较重要的事情是学学画画,或者一些我觉得有用的技能比如唱歌。学校的成绩我觉得不是最重要的,对我以后的发展不是最有帮助的。我想趁我还没上大学,还有时间,要抓紧学一点爱好,因为上大学一定会很忙。

12

我手痒了只想画画,没啥理想

+

Q

Lili:好,我倒回小学开始问你,你刚才说自己对学习不那么看重,也不那么拼,但是你成绩还不错。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Angie:我小学其实一般,初中还可以。其实就是上课听懂了,作业写完了,该背的背下来,考试应该就不会翻车。中国的那种学习方式,跟着老师做了都能学的差不多。

Q

Lili:那你是从很小就非常喜欢画画吗?上过课外的补习班吗?

Angie:是从小就喜欢,上过兴趣班,平时也经常自己瞎画。但是比较系统的比如素描什么是11年级才开始学的。

Q

Lili:瞎画的时候有人指导你吗?我知道你妈妈也很喜欢画画,她有教过你,或者帮助你提高吗?

Angie:嗯……没有。小时候一个是她工作很忙,还有就是我不喜欢给别人看我的画。瞎画,大部分都在学校的书上本子上和随便撕下来的纸片上画的。

Q

Lili:你会在课堂上瞎画吗?有没有被老师发现过?

Angie:会,没有被发现过。因为一般不会一直埋头画,画几笔然后抬头听听课。画画的纸放在别的本子下面,或者放在另一页下面。看起来就是一片,老师要是走过来就挪一下本子盖住,但是主要在自习时间画的比较多。

Q

Lili:当你瞎画的时候,你在想什么?这是一种习惯?还是一种表达方式?


Angie:一般是手痒了想画,或者没事练练,或者有个什么设定在脑子里出来了就想画出来看看。总之希望画出来好看的女孩子(因为那个时候不会画男孩子)。或者看到一页白纸就想在上面画点什么…或者自习时间闲得慌,或者老师讲的太无聊不想听,我就画画。就像有人没事就喜欢到处写字一样,我瞎画一个是消磨时间,一个是如果突然画出来好看的我会很开心,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本能的想表达。

Q

Lili:那小时候没有素描的技法,对你的表达有限制吗?

Angie:素描在当时的影响并不是最大的,因为我主要就是画人,画线条,也不会去上色或者画阴影。反而是因为人体的练习比较缺乏导致画不太好。

Q

Lili:你妈妈说你从小就没有理想,是真的没有理想吗?

Angie:确实没什么理想…小时候没想过把画画当职业,但是也没有什么以后特别想做的。是上了11年级才决定下来的。

Angie的作品之一

12

英语拖后腿,但我就是不想学

+

Q

Lili:你从国内转到加拿大念书,语言这一关过得如何?

Angie:全靠时间,因为我不好好背单词,所以单词量一直不够高。但是呆久了听是没什么问题了,语感也有,写作文也大概知道该怎么写,就是单词量太小所以拖了整体的后腿。

Q

为什么不想去努力把英语提高?这是否影响到你的学习成绩?

Angie:背不下去单词,感觉比送命还难。而且觉得现在的英语水平没有以至于我不及格……所以没动力,咸鱼。影响到了,我成绩一直不高很主要就是因为英语不够好。

Q

Lili:对你融入加拿大当地的圈子有影响吗?

Angie:

英语带来一个影响就是,虽然老外对我很好,但因为我的英语水平不足,他们越对我好我越有压力。9年级的时候因为英语太差反而脸皮很厚,但慢慢长大后这个问题越来越开始困扰我。当老外同学热情的给我讲事情的时候,我只能尴尬地回给他一个微笑,就是你对我的付出我无法给你回报。所以我后来也刻意地保持距离了,因为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Q

Lili:我看你到温哥华的第一个学校是公校,你当时觉得这个学校的教育方式和国内相比有什么差异?

Angie:比较注重自主学习吧,老师不会太逼你。但是这样就导致了好好学的人很厉害,不学的人成绩就真的非常差。中国不会有这么大差异。还有这边有选修课,是走班制的,所以没有什么班级感,人际圈也相对来说比较广,但是也很难像中国那样有一群特别铁的朋友,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Q

Lili:那你能适应吗?

Angie能,因为老师对我们的态度比较随和,不像中国老师那么凶。大部分老师见到我们都会给一个大大的笑脸。人际圈的话,因为ELL的学生都是刚来的大家英语都很差,有种难友的感觉,所以大家很和谐,互相也基本都认识。

Q

Lili:你多久出了ELL班?

AngieELL我在这读了两年,在美国读了一年ELD,就是难一点的。然后因为我上了英语10,然后再转回加拿大就直接出ELL了。规定是上了英语10就不用上ELL了。

12

被迫转到美高,我希望回温哥华

+

Q

Lili:为什么中间会想要转到美国?10年级才转过去,学业跟得上吗?

Angie:因为美国的大学选择多一点,我父母觉得去美国上高中好考大学。加拿大的学校还是相对少。当时怕跟不上,所以重读了一年10年级。当时上的是私校,学习压力是大一些,但是勉勉强强还能及格。美国比较适合很上进,要闯的学生。我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我在那呆得很累,每天混日子混分,只思考怎么把学校的分修过。其余时间为了放松基本都在打游戏睡觉。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并不健康,所以我又回来了。

Q

美高的私校是考进去的?

Angie是的。我的托福成绩当时并不高,但是在网上面试的时候,老师觉得我的口语水平比我的托福成绩好,有很多托福成绩比我高的人并没有像我英语说得那么流利,所以还是要了我。

Q

Lili:在美国的时候妈妈不在身边,对你影响大吗?


Angie其实她不在的那一年我挺爽的,因为没有人管我打游戏,也没有人管我作息时间了。但是因为我不爱社交,我妈也不在,所以我基本不出门,每天就在家窝着周末也不出去。

Q

Lili:会想妈妈吗?


Angie偶尔会,下半年开始我心境不太好。

Q

Lili:为什么?

Angie本来刚去的时候没事儿,圣诞假回了一趟温哥华,再回去就觉得天塌下来了,因为反差太大了,朋友也都在温哥华。在那边又累,又没什么社交。每天呆在家里不出门,窗帘都不开。心情低迷生活没乐趣。其实有很多同学约我出去玩,但我觉得没意思懒得出门,还不如在家打游戏(基本还是跟温哥华的朋友玩)。所以那段时间心态很差,才跟我父母讲要回温哥华。而且客观来讲,我在美国每天混日子、熬时间,我感觉我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没前途。

Q

Lili:父母听说你要回温哥华,怎么反应?


Angie他们一开始还是希望我呆在美国,但是因为我反复跟他们讲,而且从各个方面跟他们分析,也通过语音和他们交流了表达了我的心情和状态,所以最后还是说服了他们。他们还是觉得我心情舒畅比较重要。我向他们表明了我的决心和理智的分析,而不是一时的意气用事。

12

11年级清醒有点晚,我得抓紧

+

Q

Lili:重回温哥华,又得进新的学校,这个局面难吗?

Angie温哥华的公校高中,只要及时报名倒也不需要考试,新学校里也有我之前认识的朋友,融入没什么问题。

Q

Lili:觉得这时候自己有变化吗?各方面,学习态度、心态、和妈妈的相处方式等?

Angie:有,前两年因为英语太差了,一直都是懵b状态。重来了以后有方向了,而且在美国那一年确实我的英语有很大提高。回来以后感觉更清醒了。跟我妈的相处方式我没注意观察,得问我妈。我回到加拿大后有转变还是因为,假如把在美国那一年比作黑暗,把温哥华比作光明的话,当我再得到光明的时候,我会比以前更珍惜。

Q

Lili:是在这个时候决定要走艺术这条路线吗?

Angie:其实一开始不想拿画画当职业,因为做的人太多了。当时我妈给我在美国找了一个升学顾问公司,他们说不要担心工作的问题,因为我们也不知道5、6年以后会有什么新职业,想做什么就去做。然后到加拿大又跟父母商量了这个事情,他们也觉得可以做。所以到加拿大以后就找老师开始学基础,准备作品。

Q

Lili:11年级才忽然清醒,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Angie好像有点晚,但是又好像勉强来的及。

Q

Lili:这时候会想要拼,想要去追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Angie会,但是会有点后悔为啥没早点想明白,感觉亏了好多。

Q

这时候就开始学素描和相关基本功了?


Angie嗯,其实当时还是很慌的,毕竟其他人都很早就开始学了。

Q

Lili:那心里慌,怎么办?


Angie没办法。虽然慌,但我总体来说心还是很大的,所以就安慰自己:没关系的,这边对基础的要求不是首位。


Q

Lili:这段时间花在画画方面的时间大概是多少?还做了其它什么?英语和其它文化科目还有没有拖后腿?


Angie一开始是一周三节美术课,一周七个多小时吧,后来越上越多,临近报考的那一个月,大概一周20个小时吧,其实我也不算很多的。英语什么的学校的课,因为美术大学的要求不是特别高,所以我还算达到要求了。

Q

Lili:我看Emily Carr需要准备10副作品,你在一年之中如何做到的?

Angie我交了15个作品,但其实做了不止15个。我基本素描水彩的基础练得差不多就开始准备作品了。时间很紧张,直到截止前几天晚上我才提交。我可能只用了三个月练基础,后面就开始准备作品了,边准备边学。可能甚至只有两个月,我不记得了。

Q

Lili:为什么会想要去申请Emily Car?并且只报了2所学校?

Angie因为加拿大专门的艺术学校不多,Emily Carr和多伦多的OCAD应该是算最好的了。还是想留在温哥华。报得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要提交的文件太多了麻烦,要写很多文章头疼。当时还想报UBC美术系,结果写文章的时候太多了先睡了,后来以为自己写完了,再想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过了提交的时间。觉得如果报了也不会去上的话,不想浪费这个时间写这么多东西。

Q

Lili:有没有找准备的机构辅导申请?

Angie有,我就是跟着一个美术老师上课。他很有经验,会教我做东西,给我提建议,告诉我学校老师喜欢什么样的作品。他对我的帮助很大,靠我自己是绝对准备不出来这样的作品的。他当时帮我规划时间,告诉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必须要开始准备作品。


Q

Lili:你觉得自己能申请上的优势是什么?

Angie一个是我的老师很厉害,他引导我的方向很正确。我当时很听他的话,即使因为画风很怪不是我最理想的画风,但学校老师好像确实喜欢这样怪的风格,有特点有想法。还有就是我最后的排版和顺序也很仔细的研究过。文书也写的很认真有特点,而不是找中介写。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运气,因为一年比一年报考的人多,今年的Portfolio Day排队的人数据说比去年多了两倍。

Angie的作品2

12

没考上不是世界末日

+

Q

Lili:收到通知时的感觉如何?

Angie感觉很开心,心里的石头落下来了,大家的辛苦都没有白费。但是因为一开始也做了没考上的准备,所以考上了是好事儿,没考上也不是世界末日。刚收到通知的时候,只是觉得挺幸运的,但是后来得知同学有的没考上,才觉得我比自己想象的更幸运。

Q

Lili:拿到Offer之后还继续画画吗?以后有什么规划?

Angie还在上课,因为之前一直赶着准备作品,有很多基础还没有练扎实。所以趁开学前还要再练一练,免得开学之后自己水平不够高,会带来很多麻烦。之后想先好好读大学。目前想学的专业是插画,读大学的过程中会更加详细地确认自己的方向。找工作的话,我现在也不好说,毕竟四年之后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转变。

Q

现在会想继续把英语提高一下吗?那做了什么?

Angie想,毕竟大学里英语还是很重要的,高中现在这样怕是不够。还没开始做,还停留在想到这个问题了的阶段。

Q

Lili:妈妈开始摄影这一年,对你有什么影响?

Angie她更加沉浸于自己的爱好了,我还要时不时地配合她的爱好。她变得很忙,以前我想吃水果,跟她磨一磨她就帮我削了。现在我想吃水果,可能叫她三遍她都听不见…我就算了,自力更生吧……有时候她会因为拍照不能送我上课,我也认了…但是我觉得她现在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忙碌的兴趣挺好的。而且她天天学摄影,我也跟着她学到了一些东西,都是艺术类的会有用的。甚至我做作品的时候有摄影一项,她还帮过我,给过我意见。

Angie拍摄的雪夜

12

早恋教会我很多,有好有坏

+

Q

Lili:你觉得你有青春期吗


Angie这个问题不应该是我妈的题吗?(所以要问你啊)我应该没有特别明显的青春期开始和青春期结束吧,但是我一直脾气不是特别好。

Q

Lili:那你有早恋吗?恋爱对你的这个阶段发展有影响吗


Angie有,有好有坏。好在,第一 增加了我出去玩的几率,让我更好的社交。第二,因为几年一直没换男朋友,让我算是把恋爱体验够了,对恋爱没什么追求了。因为恋爱的好坏我都尝到了。坏处呢,一个是 总要协调男朋友和妈妈之间的要求,他们两个经常处在对立面,然而两个我都惹不起,我经常是在中间受罪的那个,很累。再晚一点就是花的时间太多,占掉了我大部分时间,导致我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

Q

LIli:你会告诉妈妈你恋爱的所有秘密吗?其它的秘密呢?


Angie我爸妈一开始都同意了,第二天又反悔,我对他们这样的行为很生气,并且强烈要求他们遵守诺言,所以他们也就默认了。

我以前说的并不多,后来长大了也成年了,我就会跟我妈说一些。因为跟男朋友也会有很多矛盾,我也会问我妈怎么看,也问过她一些没什么尺度的问题。除了恋爱的秘密,我会跟我妈妈沟通各种事情,因为我妈从来不会在我跟她说了什么以后第一时间就挑我刺儿。她会耐心的听完然后表达一些客观的想法,或者不做评价,而不是听到什么敏感的地方就开始教育我。而且她也从不会跟别人乱说我的各种事情,也从来不会在吵架的时候把我给她说的事情翻出来用。所以我跟她分享我不会有什么顾虑,我也经常愿意说一说。

Q

Lili:你很希望有这次采访,说能帮你梳理自己,那现在对你了解自己的过往有帮助吗?

Angie我其实是一个没什么规划的人,有的时候心大的过分,我甚至错过了我12年级yearbook照片拍摄……还有毕业要做一个interview,需要的资料我应该在两个月之前就写好,结果被我拖到采访前一天写到早上4点……当时ECU对12年级的课程要求我是开学以后才知道的又找counselor换的课………我从美国转回加拿大的那年,学签拖到八月份才办完…发现我这几年真是没好好干啥正经事…

Q

Lili:父母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Angie生我的人、养我的人、爱我的人。希望我高兴的人、我也希望他们高兴的人。是我父母的同时也是朋友?emmm会盗我表情包的人??也很敬佩他们!

Q

Lili:你想成为和父母相似的人吗?

Angie想像我妈一样勤奋好学,像我爸一样有能力不需要看别人脸色,其实我妈妈也不看别人脸色。

Farrah拍摄的闺蜜

本文由妈妈的力量授权留学观察者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