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我得了肝癌,要化疗”的思维局限 | 李辛中医眼中的精神健康六

“我得了肝癌,要化疗”的思维局限 | 李辛中医眼中的精神健康六

2018-03-26 12:13     科技     来自:新闻晨报沪喆学堂



家里的工具越来越多,有些杂乱,需要整理一下。

让孩子做吧,但是,需要我与他一起。

这个过程,同时在做几件事:陪伴;一起设计、动手;真实地参与生活;解决家庭事务;体验式的方式让孩子相信“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事”,即意志的培养;还有很多,其中有一点想额外提出来说:干累了,一起坐下来休息、发呆。


与孩子一起整理的工作收纳。尤力卡摄影。

【编者按】






丰富的世界与有限的认知


对现代人而言有一个问题值得思考:这个世界丰富多彩,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但人类发展到现在,对丰富多彩信息的容量非常有限。这样的一个现状,使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和解读很狭窄。这使得很多人对世界的认识,只能在几个有限的“认知标签”里变来变去。

回到我们的主题“现代人的精神健康问题”,我们就可以理解,一般的精神健康等心理问题,其实有点像电脑死机,其本质就是程序错乱了。


举个例子。

 


一个肝癌患者的认知世界


曾经有一个病人,肝癌。


患者是一名退伍军人,退伍后进入法院工作,一步步升职至法院院长。法院是一个金气重、冲突性大的精神环境。这名退伍军人为人正直,性格属于严于利己,压抑的类型。他与家人之间的关系也比较紧张,缺乏深入的、舒缓的交流,因此家庭里也自然没有太多可以释放压力的空间。


家庭等关系,在心理学里有个概念叫“社会支持”。如果一个人不高兴了,但这些空间都很好,婆婆也很好,媳妇也很好,儿子也很好,互相的关系也融洽,那这个人即使生病了,他回旋的余地很大。


这个案例我就说到这里。不难理解,他患病的主要原因与他的性格、认知的关系。


 

你伤了我的心

 

什么是“不深入的交流”。我在北京住过十多年,我注意到不少家庭都是浅表的交流。


家庭成员一:哎,土豆丝做了没有?

家庭成员二:哦,做了。牛肉正在炖着呢,今天谁谁谁来了,那个电话你回了吗?

 

家人的对话很多都是这些日常事务性的内容。这些是必要的,但还需要深入的交流。“深入的交流”是什么呢?有个电影《天下无贼》,刚开始的画面是教富商学英语:you break my heart(译:你伤了我的心。)如果家庭成员间能够认真说出类似的话,说明这个家庭还有深入交流。

 

很多父母和孩子的对话内容很固定:作业做了没有?今天老师怎么说的呀?午饭吃得怎么样啊?这些表面的交流当然也需要,但如果只是停留在这里就不够了。如果小孩子回家说,妈妈今天我不是很高兴,那个老师怎么怎么了。妈妈就需要跟孩子好好交流,看看他为什么会这样,而不是说:你是不是又怎么怎么样了?这就是新问题下了老诊断。

 

交流的层次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生活当中大量的交流是无效交流。举我们今天自己的例子。假设今天我给大家讲很多科学新进展、新发现,看起来很玄,信息量很大,可能我们的很多交流都是无效的。家庭成员之间也好,社会活动也好,最重要的是人与人的真正交流,而不是人对事,事对事或者概念对概念。如果一个人的交流一直是在表面,他的内心是饥渴的。这样的人就容易得心理问题,也容易得生理问题。

 


 “我得了肝癌,要化疗”的思维局限


我们看一张表格《病症成因的自我分析》。这张表对大家来说可能会比较有用。是我太太在七八年前做的。

 

 


我们再回到刚刚那位肝癌病人,那位退伍军人。他现在还活着。


但是他经历了很不同的过程,包括扩大对病症的认知。即我们最开始提到的,这个世界是如此丰富多彩,但人们的认知非常有限。


刚刚得知自己患肝病的时候,他的认知是:“我得了肝癌,有癌细胞,要化疗。”不难看出,他对疾病的认知是单一思维。


一点点的,我告诉他,癌症要从很多方面来考虑,他的考虑只是物质层次(身体)的考虑,而在身体之上也就是物质层次之上,其实还有一个能量层次和一个精神层次。所有的病,都是从能量层次、精神层次开始的。如果能在前面两个层次解决问题,那么后面的物质层次的病会比较容易解决。

 

小心我们内心的运作模式


我们需要多多地了解自己平时内心的状态,内心的运作模式,即我们是如何想问题的。要非常小心地留意自己,要对自己有一种怀疑的精神,不要老觉得我这么想肯定是对的,我不高兴肯定是有原因的,然后开始说下结论:我这些不高兴都是因为什么什么,这其实都是一个人在强化成为一个病人的状态。


当我们在生活、在人际关系、在家庭、在工作的任何方面出现一点点当机状态的时候,这就是疾病开始的轻微萌芽状态,但是还没到身体的疾病,去西医那里是检查不出来的。这辆错误的火车刚刚启动的时候,是随时可以调回来的。比如刚才我不高兴了,马上就可以调回来,把这些让人不高兴的原因放过就可以了。

 

但有的人的模式会把它抓住,以后每次看到这个原因,永远都会不高兴,会想到二十年前那个人,或者五个月前那件事,再次的强化。如果总是在强化,而不去消除,时间长了就会从信息层面进入中医的阶段——能量层面,这个时候你的气血就会乱了,你的经络通道就会堵住。

 

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没有太大的关系,你去西医那里还是检查不出物质上的病,看起来还是蛮正常的。

 

下一期,我们继续谈谈,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李辛

中医师,心身医学硕士。

师承国家级名老中医宋祚民先生。

现任上海自道精舍、杭州天首达脑科学研究所 顾问,北京东源文际医疗顾问,瑞士自然医学工作者协会(ASCA  SWISS)继续教育讲师。    

著有《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ack tothesources for a Modern Approach》(瑞士,2013)

《儿童健康讲记:一个中医眼中的儿童健康、心理与教育》(立品图书,2015)



王崇

外层介绍:上海《新闻晨报》记者,家庭治疗师。过去7年,只做了一件事,在晨报开设儿童教育及成人心理专栏。去年底尝试开设公众号“平凡人王崇和她的朋友们”。希望通过公众号介绍更多有趣的,有独特想法的人,共度短暂人生。


内层介绍:内向、害羞、坦诚。相信真理存在。




如何与王崇对话

通过邮件将你所遇到的困惑简短地告诉我们,并告知希望与王崇对话。留下你的电话联系方式。我们将会帮助你们完成对话预约。

对话预约方式:

xinshijie1010@126.com


有问题吗?

欢迎随时与我们团队取得联系。


学堂微信:

周老师:微信号18121386088

陈老师:微信号18121386073


学堂邮箱:

xinshijie1010@126.com


学堂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德必园运动LOFT(花园路128号)

3街区A座313-315


作者:李辛 

编辑:王崇

视觉:右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