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她想花120年再造雨林,“大自然面前,人生始终太短” | 百匠大集

她想花120年再造雨林,“大自然面前,人生始终太短” | 百匠大集

2018-03-12 11:34     国内     来自:吴晓波频道



文/百匠君(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无尽的花朵


“也许我给不了你财富,但我可以给你无尽的花朵。”


那是1999年昆明世博会期间,一次晚宴上,作为记者的李旻果第一次遇见生态学家马悠博士时,收到的告白。他刚刚为她弹了一首即兴的曲子,然后转身向她求婚了。安静而纯粹的眼神看过来,仿佛相识多年。



马悠博士来自德国,正在做西双版纳的雨林修复工作。李旻果则是土生土长的云南女子。后来她辞去了记者工作,追随丈夫前往雨林,从此与雨林、与这片土地,密不可分。


西双版纳的雨林,是北回归线上的唯一绿洲。雨林作为“地球的肺”,拥有着丰富多样的物种。然而长期以来当地居民的烧荒,橡胶树的单一种植,让西双版纳的天然雨林遭受近乎毁灭性的破坏。



2000年,李旻果和马悠在西双版纳的景洪搭建了湄公山庄,买下了15亩橡胶林,砍掉橡胶树,开始进行雨林原生种培育。


2006年,他们倾尽身家,租下了6666亩的天籽山。



天赋籽权与老班章宣言


天籽山茶林保护区位于中缅边界的布朗山老班章村。


“老班章”在茶界颇负盛名,这里的土壤富含有机质,日照足、云雾浓、湿度大,特别适合古茶树的生长,市场上以“班章茶”为普洱之王。

 

他们开车去老班章,“路边是不停蔓延的山火,山上全是呛人的烟雾。”当地村民的烧荒让李旻果和马悠博士痛心不已。他们和村民签订协议,按下一个个红手印,租下了这片六千余亩的山林。为此,李旻果还郑重地起草了一份“老班章宣言”:让这片山地雨林,再次从这块土地上站起来。



在森林覆盖率只有16%的荒地上,他们栽上了各种树木花草,这些都是雨林的原生物种。为了它们,夫妇俩投入所有身家,马悠把德国的祖屋卖了,李旻果把保险也卖了,把所有的钱拿来种下幼苗。



湄公山庄边上,芭蕉开始尽情舒展,大叶榕蔓延成林,石斛摇曳生姿,花朵们开得热烈肆意……青蛙们闻言也赶过来开演唱会了,蜥蜴们开始探头探脑,蛇也蜿蜒地扭动身躯忽然吓人一跳……



雨林中,兰花依托于树的养分,长在古树上。每天,马悠博士将雨林中从枯树上跌落的兰花带回山庄,小心翼翼地养在实验室中。一排排挂起的不知名果壳,在风中微微晃动,就是兰花天然的培养皿。


他宽大的手在侍弄兰花时候却格外小心而灵活,络腮胡子都遮不住近乎温柔的笑意:“这是我最爱的孩子。”两年后,他再爬上高大的古树,将兰花绑上树枝,让它们重新回到自然中去。那时候,李旻果就在树底下,仰着头望着丈夫的身影。



卢梭说过天赋人权,他们却强调“天赋籽权”。在他们眼中,每一个物种都应该有生存和发展的权利。



涅槃与重生


2010年1月26日,马悠博士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相隔不久,天籽山上已经成型的雨林再造工程,被一场大火烧得满目疮痍。


接连的打击,李旻果身心几乎垮掉。在老马(李旻果对马悠博士的称呼)墓前,她陪他喝上几口红酒,说说话,或者只是静静在墓前坐着,凝望这片洒下汗水又变成枯木的天籽热带雨林。


创痛与灾难过后,一切还要继续。6666亩的山地雨林,需要她肩挑重任走下去。她和两个女儿林妲、宛妲一起,继续在天籽山上栽种原生种,重造雨林。每到特定时间,姐妹俩都站在皮卡的挎斗里,在石子路上一路颠簸,上山查看火情。



当天籽山上的雾露又回来了,水从岩缝里渗出来了,雨林深处的古茶树上,濒临绝迹的天籽金兰也开始自己萌芽了。



金兰和苔藓、地衣等30多种植物生长在古茶树的表面。它天生娇贵,只存活于干净、无污染的环境,对湿度、温度、光照都要求苛刻,并且必须有对应的菌群才能生存。在它自己萌芽之前,已经经过7年时间复育。实验室里菌群的研究、100多次的土壤取样,以及每次进行500多项指标检查,才等来它的重新绽放。


天籽金兰富含总黄酮与没食子酸,是抗氧化、抗衰老的圣品。它曾被奢侈化妆品牌娇兰从30000种兰花中挑选出来,作为顶级化妆品原料。




在采春茶的时期,人们才进入雨林深处,这时正是天籽金兰的花期。数百岁的古茶树上,碧绿的鲜叶、金黄的兰花形成奇妙的“兰茶共生”。天籽金兰与茶树等植物相依相生,共同组成健康雨林的标志性生命景观。



他们恭敬地面对雨林的高大生命,小心摘下金兰和茶叶,制成了特别的金兰普洱。


金兰月光白茶是一种特种普洱,它不见太阳,而是在月光下晾晒、制作而成。



清澈黄亮的茶汤,散发着淡淡蜜香。它清凉无火气,甘甜柔淡,具有层次丰富的香气。



同时,金兰月光白茶特别适合做冷泡茶。夜里用冷水浸茶,放入冰箱保鲜,第二天就可以直接饮用。


来自雨林深处的礼物

(活动特价截止至3月13日)

点击下图▼立即购买


金兰普洱黑茶则在传承延续了上千年制茶工艺的基础上,加以“天籽”独有的二次发酵工艺,使之出现天然糯香。汤色红浓透亮,口感温平醇厚。



泡一壶茶,看朵朵金兰在茶汤中舒展,色泽天然,久泡不褪色,花香、茶香缠绵飘渺,品一口清醇甘柔,这是来自雨林的珍贵礼物。



带兰花蜜香的古茶树茶叶

(活动特价截止至3月13日)

点击下图▼立即购买



雨林的道场


以前的李旻果习惯于在雨林中。“以前我习惯和树站在一起,不习惯和人站一起。”后来,她决定“下山”了。



一个完整的雨林体系,至少需要120年的繁衍生长。120年,靠得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代代传递,而需要链接更多人,像一粒种子,落在了心中。这个链接,就是金兰普洱。


李旻果与依兰香静的相遇,也是因为雨林。同样是云南的女儿,同样是母亲的身份,让她们有深深的共鸣。


她们在雨林中见面,坐在古树错结的根上,不怎么说话,只是一起看着山谷中弥漫着轻纱般的雾,阳光穿透郁郁葱葱的树木留下一道道和煦的光痕,听不知名的鸟儿在看不见的树冠中婉转娇啼。这一切都凝结着十几年的辛劳、汗水,乃至马悠博士的生命。



“人会为后代留下什么东西?只有山水和大地。”李旻果说这句话的时候,依兰香静已经预感到,自己将与她,并肩而行。她们共同成立了“天籽起初”茶业,并将大部分的利润,都用于雨林的保护。



李旻果曾和马悠博士一起为雨林再造而奋斗;丈夫去世,她和女儿一起延续着他的意愿守护雨林;再后来,她和依兰香静并肩而行,以茶为介质,让更多人感受雨林的馈赠。18年过去,在“建立一个既有生态价值又有经济产出的可复制的再造雨林”的路上,写就一个女人的史诗。


“我希望它是一个雨林的道场,带更多人到这里来,理解雨林的美,雨林的意义。”


愿生命如兰,美丽如常。


更多雨林的馈赠

(活动特价截止至3月13日)

点击按钮▼立即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