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 全球金融市场屏息:欧洲经历决定性的“超级星期天”

全球金融市场屏息:欧洲经历决定性的“超级星期天”

2018-03-05 10:24     汽车     来自:环球时报

昨天被称为欧洲的“超级星期天”。这是“决定柏林和默克尔”的一天,上午9时半,德国社民党终于宣布将与总理默克尔领衔的中右联盟党结盟组阁,结束了柏林为期5个多月的政治瘫痪局面,铁娘子默克尔也因此艰难地获得她自2005年执政以来的第四个任期。就在同一天,欧洲第四大经济体意大利举行全国议会大选,媒体担心“可能会看到极右和民粹政党”取代中左派政府,或者“将诞生一个悬而未决的议会”。截至本报昨晚发稿时,意大利大选投票仍在进行中,欧元区乃至全球金融市场都屏息祈祷:亚平宁半岛别再飞出一只黑天鹅。


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和社民党领导人舒尔茨握手。

“没有别的,只有继续坚持!”


在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后第161天,新一届大联合政府终于可以敲定。德国社民党于4日上午9时半,在该党总部大楼宣布,66%的社民党成员投票赞成联盟协议,近34%投票反对。这意味着,这个老牌政党将再次与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默克尔预计将于3月14日再次被联邦议院批准为总理。


在过去两周,46.3万名社民党成员对是否支持联盟协议进行投票,一共收到近38万封信件,有效投票为近36.35万封。在投票结果出炉之前,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纳勒斯已经向媒体预言:“在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应该只为好消息做好准备。”



默克尔领导德国已经超过12年。4日投票结果正式公布后,她在推特上写道:“我祝贺(社民党)这一明确的结果,并期待为了我们国家的利益进一步合作。”社民党高层也感到欣慰,纷纷赞扬社民党成员“顾全大局”。默克尔的亲信阿尔特迈尔也发推文称:“现在就开始工作!为了德国和欧洲。”


德国《明镜》周刊指出,从去年9月选举结果出炉,到大联合政府组阁谈判,再到各党通过联盟协议,这是“自二战结束以来德国最长时间的政治僵局”。“德国之声”4日发表评论称,没有别的,只有继续坚持!这是一场艰难的战斗,默克尔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在政治瘫痪已经持续了5个多月的时间之后,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这很好!”德国《新威斯特报》指出,社民党同意重新组成大联合政府。社民党在国家不稳定时担负起了责任。从现在起,各方应该再次关注国家,无论是欧洲重组,还是避免与美国的贸易战,为世界建立新的安全架构。但是,这将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对于社民党而言,这个德国传统大党的未来也许仍处于黑暗中。


亚平宁会否飞出黑天鹅?


在默克尔收到祝贺的时候,意大利人正在进行5年一次的议会选举, 315名参议员和630名众议员将由普选产生。投票于周日早上7时持续到夜间23时。官方结果预计在今天凌晨产生。


3月4日,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在意大利罗马一处投票站准备投票。


最新一期民调显示,以意大利力量党、北方联盟和意大利兄弟党组成的中右翼联盟获得领先,支持率为35.6%,倾向不结盟的“五星运动”支持率为28.8%,以民主党为首的中左联盟支持率下降至27.4%。意大利政治 “三足鼎立”的格局凸显。实际得票超过40%的党派或党派联盟能够得到议会席位的多数,实现组阁。这意味着选后很可能会形成“悬浮议会”的局面,没有一个党派或政治联盟能够在大选中胜出而组阁,意大利总统将不得已出面咨商各党派组成大联合政府,出现类似于德国选后的形势。


不过,决定大选结果的往往是摇摆不定的中间选民,对他们来说,投谁的票是最后一刻才决定的事。私人停车场老板弗朗哥4日告诉《环球时报》驻罗马记者,以前他一直投民主党,而伦齐执政期间在罗马地方选举中他投了无执政经验的“五星运动”党,这次他还是投“五星运动”党,因为他认为“那些老政客没有一个不腐败的”。报亭老板法布里奇奥则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之前投过右派也投过左派,这次他准备投给北方联盟,原因是他们至少喊出了“意大利人优先”的竞选口号,他表示不考虑“五星运动”党,“因为他们都是键盘侠,没有能力管好国家”。


现在看来,在最大的三派势力中,除了中左联盟,另两派都令投资者和欧洲各国大为紧张。右翼联盟曾承诺“驱逐约60万非法移民”,而反建制的“五星运动”党明星领导人——31岁的迪马奥宣称,自己当选总理后颁布的第一条法令将是削减政府官员的工资,并取消他们的养老金。2016年6月,“五星运动”党在地方选举中一举拿下罗马、都灵两大重镇,显示了反体制政党在意大利的力量。


意大利最大反对党“五星运动”领导者——路易吉·迪马奥


一周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表示,面对意大利大选后市场可能出现的“强烈反应”,“我们必须做好面对最坏局面的准备”,他还表示,“比起同一天出炉的德国社民党公投结果,更担心的是意大利大选”,“可能面对一个失效和不具操作性的政府”。


与德国情况不同的是,作为欧洲第四大经济体,意大利的经济状况脆弱很多。据英国广播公司(BBC)4日报道,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近10年来,意大利的国内生产总值仍然比危机前的水平低5.7%。2016年,有1800万人挣扎在贫困线上,失业率高达11%。这使得各政党争相指责欧盟的规则阻碍了经济复苏,“五星运动”党和右翼联盟都曾一度许诺将举行全民公决离开欧元区,后来又放弃了这种言辞。


欧洲在困惑中寻找身份感


4日,各国媒体普遍高度评价默克尔连任对于欧洲的意义。“默克尔避免了一场危机”,《纽约时报》称,社民党投票支持默克尔,不但结束了近6个月的政治僵局,还将这个欧洲经济强国重置在一条政治稳定的道路上——至少目前看是如此。柏林的邻居们一直在等待德国“回归世界”。法国总统马克龙需要默克尔的支持,来推动一场雄心勃勃的改革,保护欧元区免受另一场金融危机的冲击。英国也希望德国总理能够关注该国的脱欧谈判。而在整个欧洲,各国都依赖德国的领导力来解决诸如移民或国防等问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默克尔连任让欧洲人放心,与其他国家的中右政党不同,她领导的基民盟从来就拒绝与仇外的极右派合作。


而对于意大利大选,悲观的论调则占了上风。前白宫首席战略专家班农对《纽约时报》说,意大利的选举是“纯粹的民粹主义”。BBC称这是意大利人在经历了因移民和经济两大问题造成国家分裂后的一次投票。“不确定的阴影笼罩着意大利大选”,CNN称,经济和安全状况仍然是选举前的关键词,但主导这次选举的最关键词还是移民,“这种政治不确定性可能会损害欧洲主要民主国家之一,并进一步破坏已经脆弱的欧洲大陆联盟的稳定性”。德国新闻电视台也称,意大利的大选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令人沮丧。这个欧洲最浪漫的国度正面临现实的困扰,不管谁执政,未来的意大利仍将是欧洲的问题。


即使是默克尔连任,也不能淡化欧洲人对于政治和未来的困惑。“德国之声”4日评论称,这将是默克尔最后一个也是最艰难的一个任期。自极右和民粹势力进入德国议会以来,“干政治的舒适方式已经结束”。以前的大党变得越来越小,小党越来越大,使得执政越来越复杂。“主流政治家们对于德国在全球化中的身份问题依然没有给出答案。他们还不清楚德国在特朗普、习近平和普京的这个世界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以及在欧洲外交和国防决策中承担更大责任的意义。”


关注《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

请回到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 or 长按下方

  二维码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ID:hqsb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