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 玩!涂!思瑞!否!可爱老师大集合,这是什么呢?(超有爱唉!必看,适合收藏)

玩!涂!思瑞!否!可爱老师大集合,这是什么呢?(超有爱唉!必看,适合收藏)

2018-02-15 11:31     互联网     来自:新闻晨报沪喆学堂

在新春佳节到来之际,

“理想生活与不可儿戏”的嘉宾们

向沪喆学堂公号所有读者们送上

最诚挚的祝福:

平安健康

欢喜自在

各位老师。请允许我继续与你们一起“理想生活与不可儿戏”线上提问回答哈。这次起,我邀请@光明丫(李辛太太)和 @熊苗谷(王崇先生)加入。回答提问规则与方式依旧:

1,可以写,可以语音留言。语音留言部分我来整理。

2,可以回答,可以不回答。但必须有回应,哪怕只是回应:这个……那什么……唉。

 

我不与你们客气了,直接抛出观众提问。

玩!涂!思瑞!否!(one!Two!Three!Four!)可爱问题大集合,这是什么呢?

 

问题二:

我家中也有一个青少年,很难弄。但我看王崇关于侄子的分享,好像就烧烧火,洗洗鞋子就长大了,真是这么容易吗?

 

王自成:这个问题应该王崇最有发言权,全程看到她侄子的变化。想想十几岁男孩在上海的生活环境和在新西兰的生活环境啊最大区别是什么?自由度和被接纳度,可以自由地选择穿什么,留什么发型,课余时间干什么。刷鞋子也可以自由发挥,随意折腾,不用按照家长要求第一步第二步怎么怎么做。十几岁的孩子已经是有独立思想的个体了,这个独立性需要被接纳和认可,哪怕它是不成熟的。



会不会现在的大人对小孩的关注提高了呢


 

李辛:我一直在想,会不会是现在的大人们对小孩子的关注或者说执着度提高了很多呢。因为我记得我们小时候,家长并没有像现在的家长那样关注我们,好像大人有大人的时间和空间,有他们的事情,我们小孩子都是自己玩,或者跟小朋友玩,有自己的空间。老师也不那么盯着我们,只要把作业做完就可以了。当然,也没有那么多作业,学校也没有那么多评比。尤其我当时是在贵州军工厂子弟学校,所有的老师都是代课老师,他可能是清华大学学物理的,就过来教我们数学或物理,不是那种专业老师。我记得曾经有两个月,化学课没有老师,我们就没有上。最后我的初中化学毕业考试也没有及格,一直到高考时还是没考及格。好像有一两门课学不好也不是那么严重的事。小孩子反正是能自己长的嘛。就跟大人啥也不干,也会老掉的。最后我补充一下,我挺高兴那段时间没有化学老师的。

 

芳竹:我现在在深圳,今天深圳阳光明媚,太阳出来了,空气很好,然后看到王崇连环追问,我想,这下她在新西兰一点都不寂寞了吧。看到自成又开始反问问题,李辛老师谈了他的观点,尤其是没有化学老师还是挺开心的,我也乐了。

 

王崇:芳竹,谢谢你关心我孤独的灵魂,我代表灵魂谢谢你。谈谈你的青少年时代的生活吧。我的惨不忍睹。

 

汤木:一个灵魂需的成长要有自由的意志,自由的意志是“我存在”的一个佐证,人的一生都在一直证明“我活着”这个事情。在基本社会准则的前提下国内教育被赋予太大框架,灵魂捆绑太紧,长大的多半是残疾或是老婴儿。国外环境灵魂自由度更高。反之,能在国内残存下来的这些灵魂,都是牛逼的灵魂,虽然有些畸形,但还是很牛逼!

 

熊苗谷(王崇先生):这个……我没有发言权。我不在父母身边长大,是扭曲的过早独自长大的青少年……

 

光明丫(李辛太太):刚进群,直接看到问题二,线路板还没全连上,有点茫然话题的指向。说到成长的事,我现在蛮感谢父母,给了我各种束缚和各种放任,既关心又随意,让我在被限制的空间里小范围的自由发展,变成了现在这个状态。总之,没啥好抱怨的,据说都是自己的小灵魂安排的,我现在还是个中年少女,一步一步来吧。

 

王崇:敢问光明丫,你现在是什么状态?还玩铅笔盒吗?(注:光明丫至今还时常拿出儿时的旧铅笔盒端详。)

 

王崇:先回应自成的反问。分享我侄子刚刚给我的微信:娘娘,11月自学考的微积分,年底考了两门,全都得了优秀。所以微积分学科第三等及是以优秀过的。(我的回复:恭喜,回来为你庆祝。重要是不仅是结果,而是整个过程,包括你约之前的数学老师。这是你自己在创造自己的生活。)



说说新西兰高中生考试的事



王崇:微信里说的新西兰自学考,相当于新西兰高中生的高考,每年学生自行选择学习内容与考试科目,分几年考,都通过了就可以拿到高中毕业文凭。凭着这个文凭以及相对应的分数,结合自己的意愿,就可以上大学。当然,也不可不去读大学。很多新西兰学生会选择不读大学。至于我侄子,好像他现在仍没有想好是否读大学。去年他现在学校的一位高中负责老师问他未来打算时,我记得他当时回答说,他不会直接去上大学。前年的时候,有一次我请他在外面的咖啡店聊天,他表示他对未来感到迷茫,我当时的回应是,迷茫挺好的,我大学毕业的时候还很迷茫,不知去向。在一次市委领导召集的大学生座谈会上,许多有志青年都表达了自己的志向,我被老师踹了一脚,也拿过发言的话筒,却紧张地不知说什么。因为心中没有志向,一紧急说了实话,表达了自己由内而外的迷茫。大学毕业时,我因这次发言,被举荐进入当时的《解放日报》工作,理由是:该学生尽管迷茫,但说了实话,是个做记者的料子。我和侄子面对面坐在咖啡店里,午后的阳光和冷风一并涌处我们,我和侄子互相迷茫地陪伴彼此。去年的时候,他对我说,他依然迷茫,但好像不像以前那么担心自己的未来了。我觉得挺有意思的,不知发生了什么具体的事改变了他,我没有追问。

 

回头我也想问问各位,你们高中毕业时都是什么状况。

我先把我与侄子微信的事结束掉。


说起我侄子参加的这次考试,一门是数学,一门是物理。新西兰高中生的level 3的数学考试,内容已经很难了。在选择时有两种可选,一种是统计学,一种是微积分。侄子选的是微积分。他去年下半年转了一所学校,数学学习中,他感觉老师的教法不是很有效,他担心照老师的方法,过关有困难。于是他决定主要靠自学,具体他是如何自学的,我也不太清楚。考试前,他约了之前学校的数学老师,想请教老师一些数学问题。我就随便买了一瓶葡萄酒,请侄子带给老师。



说说数学老师的事


 

我得顺便说说葡萄酒的事,以免大家不了解情况,以为我贿赂老师。其实这位数学老师可以算是我的心灵朋友,我的英语不好,这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我与人的交往,但即使如此,依然阻止不了我与这位数学老师成为心灵伙伴。有时我们在校园里遇到,心里就非常高兴。他是一个英国人,满头白发,满脸白胡子,幽默、热情。他去年回英国探望他的母亲,在一个小镇的火车站上,看到一本数学书,他买下来后一路乘火车时看这本书,回到新西兰后还拿给我看。各位有所不知,我高中进的一所上海市理科重点中学,初中的我以连续三年数学考试满分的成绩被保送进了这所重点高中。进了高中,我连续三年数学考试不及格。我的自信心从此碎了一地。不仅数学,我是各科学习全面成为易碎品,只有作文摇摇欲坠,当啷在半空中。不谈这个了。回到数学老师那里。

 

所以,当他兴奋地拿着这本英文数学书给我看时,我也兴奋地对他说:请教我吧。天知道我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于是,数学老师专门开了两次成人数学课,面向学校家长报名。开课当天,我带了一位在这边认识的记者朋友,她今年66岁,马来西亚人,之前在香港当记者。当我们走进教室,才发现只有我们两位学生。数学老师完全无视这个事实,兴致勃勃地给我们俩上了两次数学课。说起来,数学课上大部分时间是做纸上游戏和听音乐,我表面高兴,心里很悲伤。感慨自己青年时代没有遇到过一个好的数学老师。否则,我也许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数学工作者而不是成为一名记者。

 

自此我坚定地认为,学生学不好,都是老师的问题!不知你们各位同意吗?悍卫你们反对的权利。



说说给数学老师葡萄酒的事



我话太多了,你们别嫌弃我。我很激动,你们看不出来。我要说回葡萄酒的事。

这么好的老师,他们的收入在当地是非常低,每年学年结束时,家长为了表达自己的感谢,会进行一些捐款。这个捐款由学校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组织,自动打款入学校帐号。有一年,我收到的信大致是这样写的,一个学年结束了,如果你们想表达对老师的感谢,可以捐10元钱(相当于50元人民币)入学校账户,这样高中的老师们就可以在一起聚一餐。如果你愿意出15元(相当于75元人民币)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在那一聚上点一瓶他们喜欢的葡萄酒了,这样他们会非常高兴的。

我二话没说,直接给出最高价位。我很喜欢这样的方式,让我想到中国人的老话:君子之交淡如酒。

 

我们再回来说侄子的事。线头太多,我马上草草交待一下就收兵哈。他那天本来想做一个蕃茄炒蛋饭带到老师家与老师共进晚餐,但后来老师临时改了时间,他来不及做了,只能提着一瓶酒就去了。回来时,他很高兴。我问他数学聊得如何,他说他们没怎么聊数学,大部分是数学老师在谈他去年半年如何两次长途跋涉回英国看望生病的母亲,刚从英国回新西兰,又接到母亲病危的通知,再乘飞机回去,所以过去的半年他感觉很疲惫。而我侄子则谈了他转入新学校,他去小镇上的餐饮打工的一些生活小事。我一听,这个好,这个真是好。



要是我小时候能读夏山学校,那啊就……


 

光明丫: @王崇,你侄子和老师平等交流的心态特别好,这是我们小时候没有的待人接物视角。昨天开始看《夏山学校》,就想着要是自己小时候如果能读这样的学校,那啊就……

                     

王崇:那你就更不得了了。

 

光明丫:那啊就……各种放松,各种自信,各种潜能得以无碍发展……啊就和环境很好资源充足的花花草草一样啦。

 

王崇补充:考试前,能与一个自己喜欢的老师的聊天,其效果不亚于我与各位那两天的“对酒当歌”。如此的心灵舒展,怎能考试不取得好成绩。其实,侄子最后数学考试拿了优秀,从结果来看,我知道这是非常不简单的。Level 3 数学考试是国外的高中数学考试中的最高级别,他在高二就以优秀的成绩通过这项考试,我看到更多的是他对自己的确信和他整体的生活状态的变化,成绩只是这些变化的外在显现罢了。我在他身上能体会到一个人,对自己很相信的那种一点点做自己主人的感觉。我想,这个感觉对于一个青少年而言比成绩更宝贵。

 

王崇:好了。这个话题先告一段落。要是再让我这么说下去,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李辛老师,给你看看我们在新西兰的自娱自乐 ,你来打两局,如何?

 



 

李辛:好。

 

王崇:这是这次回国买的新设备。之前是这个。






有一天,闲空(我的孩子,十岁)百无聊赖,一直吵闹说无聊。我就说,无聊好啊。一会儿,他就到楼下他的木工区动手做了付球拍上来,自此我们家的乒乓球事业就蓬勃发展起来了。

 

光明丫:这个留着,我们来的时候双打。在家里放个乒乓桌是我们十年前的梦想,被你们率先实现啦。我们还要等2年。

 

王崇:好。光明丫,你们还要等 2年是怎么个意思?这个乒乓球桌子是我们的餐桌,架个网子就可以打乒乓球。@妙吉祥·林芳竹 @王自成 @钟鹰扬 @汤木 @王二小。 你们都来吃饭也坐得下。别忘了,带个厨师随行。这是今天的晚餐:红糖馒头配粥和麻婆豆腐。




光明丫:长得没你好看。我们刚吃完。


王崇:@光明丫 这个还真不确定。人家可是红糖馒头。平时孩子们都需要帮忙。做家务在新西兰很普遍,很多高中生都会一周为家里做几次晚餐。洗车,劈柴,除草,打扫房间……家务非常多。我估计上海的孩子,多数还只要学习就可以了。这个在这边可行不通。

 

光明丫:做各种家务很重要,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科学研究来证明做各种家务的孩子,大脑的发育,包括心身发育,要比不做家务的来得圆满周全很多。



父母只要关心孩子,孩子心里会知道的,

他自己活出来的


 

钟鹰扬:关于青少年如何成长的问题,我也一直比较关注。有些是我自己以往的经验。有些是看到身边的很多已经比较有成就的人的状况,有些不是我直接认识但是大家都熟悉的,比如李嘉诚,马云,比尔盖茨这些人的经历,我一直在想教育的问题。这个部分的分享,不是作为专家,而是作为我个人的观察。我发现那些有成就的人或者做出一翻事情的人,他们年轻的时候或者青少年时期,都不一定是很优秀的,有些甚至很颓废。但是,他们的家长都没有太多的干预。我自己的经历也是一样,我父母好像从来没有对我有很大的期待。他们只是做好他们自己的工作,对我来说,他们提供给我一个正常的家庭。这个正常的意思是指比如说父母没有在过度的赌博、吸毒等其他太多不良行为。


我另一个感觉是,现在过度担心孩子成长的家长,我觉得他们太焦虑了,这个焦虑不是小孩子的问题,可能是他们之前因为工作繁忙,从来没有真正照顾孩子,给孩子做出一个很好的榜样,陪同孩子。可能是家里的老人、保姆带大的,他们焦虑可能是他们自己对孩子的愧疚,然后把这个焦虑加到小朋友身上了。小朋友孩子是没有问题的。

 

父母把自己做好,然后给孩子一个好的环境,去生长,然后当中不要打击他们的生命力。这样的话其实孩子会走到它该走的方向。如果父母是善良的话,孩子不会是一个坏人。他会走他自己的方向,他可能会成为一个所谓社会定义的成功人士,他也可能成为一个很简单的工匠,每个孩子有他自己的生命方向。


每个人的命运是不一样的,如果它不能成为一个所谓社会上认为成功的人,但只要他有一份正当的职业,慢慢可以靠他自己的能力,去活在这个世界当中就可以了,不能强求的。然后他是一个善良的,也善于帮助别人的。这个就是每个人各就各位。我觉得这个比较重要。但是现在很多家长都认为,每个人都要成为一个所谓的成功人士。这样的话,双方压力都会很大,因为每个人的生命轨迹是不一样的。


像我自己也不能算是一个社会上认为的成功人士,但是有一份职业,然后可以通过这个职业安身立命,也不需要靠父母。甚至现在也可以有多余的一些钱孝敬父母。父母的生活也是过得去,我觉得这个就可以了吧。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希望以后做得更加好。当小朋友长大成人后,自然会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在他以后的生活中指导他去做一些事情。在青少年时期不用过度地去要求他们。


我看到身边得很多现在的名医,青少年时候都是纨绔子弟,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窍了,就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治病也很好,交友也是广阔。还有我们看马云的经历,他高考也考了两次,才考上。毕业后去面试,很多公司都不要他,但他最后自己闯出来了。所以,父母只要关心小孩子,适当地鼓励他们,给他们一个好的环境,小孩子心里会知道的,他自己活出来的。

 

王崇:钟鹰扬,谢谢你的分享。我看到你说的这些,说出了一个孩子真实的心理。而这个小孩子今天已经长大成人。这再一次让我想起曾经让我很感动的,关于你的一张照片。我当时很受触动,觉得社会就是这样,大人成熟自己,然后养育、陪伴小孩,帮助他们成熟,一代一代。


 


 

芳竹:亲爱的王崇,我现在在海口的机场,准备陪女儿继续下一站,也是跟同学去日本,六天。然后我在这个空间可以跟你沟通一下,就是你抛出的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中,说他家的青少年也很难弄,从“难弄”这两个字来看,确实可以看出他在跟孩子相处时,没有找到窍门。



陪玩跟玩妈妈芳竹:在养育孩子这个问题上,我做的更多的是不在女儿身上糊画。



现在的孩子超级敏感,而且内在超级独立,

他们比我们过去有太多的边界和清楚



现在的孩子确实是跟我们成长的时代背景不同,而且现在大多是一个孩子,所有家族的焦点和关注力也都会投射在这个孩子身上,而且基本上投射在这个孩子的学习上。所以这样的一个看似不说,但是这样一个无形的焦点会像一个无形的能量,压着这个孩子。过度关注一个人,使这个人感到浑身不自在。

 

现在小孩子超级敏感,而且内在超级独立,他们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他们比我们过去有太多的边界和清楚,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我们是后来慢慢成长,才开始区分我们到底要什么,我们先是活别人期望我们是什么样子,但现在的孩子比较清楚他要什么。

 

我举个例子,今年学期考试我女儿还考的比较好,她其实是从尖子班突然滑落滑到普通班,刚被调到普通班的时候是很痛苦的,面子上、自尊心上都受到很大的挫败。她在这个普通班里混了一段时间后调整过来,这次又考到全班第二。然后之前的尖子班再次召唤她让她回去,但是她态度很清楚地告诉我说,她还是要呆在现在这个班里。这个班的同学关系特别友好,不像其他班只知道考试!她在这个班很舒服,能找到学习的乐趣。她说这个的时候,我当时心里是有一点冲突的,觉得好不容易又考回去了,这是她很想回去的时候,但是已经达到了,她不去,她知道什么对她是最好的。我为她这么清晰地知道自己需求而感到欣赏,所以我跟他们学校谈,请他们尊重孩子的选择,学校教导处主任也说,那好吧!



芳竹女儿和同学们。芳竹:现在的孩子都知道自己要什么。

 

从这件事情上作为家长来说,她从尖子班考砸了滑到了普通班这样一个心理过程,挫败的心理过程,我没有过多的干涉,只是陪同理解,然后尊重他挫败的这个全部过程,甚至有一段时间她已经毫无学习能力,根本就很就没有什么学习兴趣,我也很焦虑,但是我仍然没有表达出推搡他的那个趋利,还是慢慢地陪伴,让她自己从那个底谷里慢慢醒来,然后靠她自己的心力和调整走出来。这个全过程我作为家长来,没有把自己的急迫和担心投给孩子,这个过程让我越来越知道跟孩子相处的方式了。

 

王崇:芳竹谢谢你亲身分享。我有几个问题,你说现在的孩子他们都知道自己要什么。你这样说肯定有你原因,因为你有大量的个案经验。我的问题是,你的意思是现在所有的孩子都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吗?如果是这样,那支撑你这样说的理论依据是进化的观点吗?也就是说不管这个孩子出生在什么家庭,只要是当下的孩子,因为人类是一代代进化而来的,所以他都会比上一代更清晰知道自己要什么,是这样吗?还是说,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孩子,需要有一个条件,他的家庭中父母比较尊重他们,他们有一定的自由。因为人的头脑如果在压力特别大的情况下,只能够应对生存模式,而不能发展出智能。你说的是哪一种呢?

 

芳竹:这也是我这十年走这条道路时,把自己的主观倾向慢慢地消弥之后,同时学占星,看到很多先进独特的工具,比如人类图。在这个过程中,我越来越明白,每个人的本性里已经蕴含了他所有的信息。在工作坊中,大多数的家长是因为跟孩子亲子关系的困扰来上课,反应是多是孩子的问题。但其实我们知道,大部分中国家庭是不面对亲密关系的,他们是因为亲子关系的困扰进入工作坊,进来之后才意识到他们真正需要调整的是亲密关系,再进一步是调整他们原生家庭的关系。这样,一点点地,他们开始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而不再执着孩子,不再把焦点投给孩子。这个时候,他们慢慢发现,他们的孩子比大人清楚明白,家长只是过多地把自己的期待无名地投射给孩子了!

 

我之前也是这样。因为我童年没有得到完整的好的教育和好的家庭,所以有了小孩以后就很执着这个孩子,很想把最好的给他,就是那种过度补偿性的这种方式!

 

我第一次上工作坊的时候,就是问胡老师(胡因梦),我要怎么跟这个女儿相处。因为我小时候没有在原生家庭长大,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当妈妈,我会用我小时候没有得到的方式来补偿给她。胡老师看了她的星盘就跟我说,你的孩子是一个自我建构非常完整的,你不要去用你的价值观去揉捏这个孩子,给她尊重和独立的成长环境,你就建立好一个宽松允许的环境给她,让她自己往上长,你陪伴就好。

 

我女儿是射手座,她有很多直觉。我现在不会用我的经验跟她说教,而是看她的想法是从哪里出来的。就是想想她是怎么有这样的想法,就开始研究和探索她。因为现在的小孩大部分不是在我们父母的那种生存线上,就是总是在那种匮乏和生存的背景下,现在的孩子没有这个部分了,他们没有生存的恐惧,物质充沛,我看了大量现在孩子的星盘,他们的心智模式都是非常高的!

 

如果父母过早地走向自我成长,能够觉知的话,那么就会更多地看到孩子。如果自己的父母没有把功夫下在自己身上,就会无名地希望孩子来替他完成某些东西,这是一种无意识的东西。我也是走上这条路上后,慢慢地边走边看自己。因为当时没有更好的方法,我就没有用方法去过度干预她。从结果来看,她的内在是健康的,是非常松的,不太受外界的侵扰,竞争性和攀比性都很少。

 

我在公益讲座那天看你的分享,看你如何陪伴和当妈妈的时候,我觉得你是做了很多准备的。你和熊两个人在亲密关系上和亲子关系上都是清晰的,所以你们的孩子发展得这么好,与你在最开始就对自己有一个清晰的定位有关。也更明白了你的成长和你所做的决定。我和你的路不同,我是倒逼着去成长的,我只是没有过度干涉,克制住自己,不用我的教导来影响孩子,多观察,多陪伴,允许她成为自己。我就在想,我走了这么多年的路,学这些,不就是让自己做自己吗,难道我现在不应该让孩子成为他自己吗?在育儿方面,我自己是个白纸,所以我没有在孩子上面糊画。这种笨的方法,我后来发现效果也还蛮好的。



让我们炖起鸡汤


 

最后用一句鸡汤的语言来结束我们的对话,就是我刚开始学习如何做父母的时候,有一句话是:孩子是我们的老师,他的出生是为了教会我们一些我们至今还没有学会的功课。

 

熊苗谷:芳竹,我是熊,我偷听了你给王崇的留言,我觉得对我来说,你的分享很有启发。我们不是那个准备好,然后再要孩子的。我觉得我和王崇的个性是喜欢学习,比较看重方法、技巧,然后是刻意为之的、硬来的,盯孩子也盯得挺紧,容易焦虑的。当然更多的是我,王崇比我放松些。所以你的话对我还是帮助很大,我可以停下来看看,哪一部分是我自己的焦虑,或者是希望孩子实现我没有实现的这些东西,就是补偿或者代偿的部分。我就先偷偷地给你留言啊。

 

王崇:芳竹,最后的鸡汤我给它炖了。只是有时候,说实在话,伺候“这位老师”挺辛苦的。倒是看你之前去香港,这会儿又要飞日本,真觉得你这个当妈妈当得挺好的,像你学习。

 

芳竹:我是很想学到方式方法,想栽培我女儿的,但是被我女儿一一否决,我挫败而归,最后觉得算了,放下吧。然后只能退到边缘守护,搞一个环境,时刻注意不要把我的东西流进他的区域,我就只做了这一件事。

 

王崇:你的分享特别好,能帮助很多家长从意识的迷雾中走出来,能力上是不是能做到是另一回事,但先需要知道。至于你提到的我的方法,我感觉这是我和熊的命运。当时我还在产假里,感觉有一点点产后抑郁,正好看到中央电视台采访孙瑞雪老师,我迅速捕捉到她的精神性,心里做了个决定:产假一出来就要去采访她。孙瑞雪在情绪的理解与解构上,无论是理论的总结还是方法的实践,都非常细致,如剥洋葱。直到今天,我见了很多国外优秀的老师,但在这个领域,很多老师仍有很大的局限。有时候,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有什么特别,但就是不知道。术业专攻吧。

 

芳竹:你说的这个我有体会。有一次在我的工作坊中,有一个女同学也是从来没有童年,也没有被允许过。在工作坊中,她就在情绪里哭,一直哭。我全程的陪伴,帮她记录一句,没有打断。等情绪走完后,她整个人基本上自己转换了。这个部分真的是特别棒。


结束语前的最后一个群提问


各位老师,青春期话题本来即将告一段落,没想到我最后追问:你至今还记得的高中的生活画面是什么?可以是美好的,也可以是不那么愉快的。



【下期预告】


青少年的叛逆与自我确立

 

各位老师,青春期话题本来即将告一段落,没想到我最后追问:你至今还记得的高中的生活画面是什么?可以是美好的,也可以是不那么愉快的。你们的回答如此精彩,我一直以为你们以前很平凡呢!!!


为了避免一篇文章干货太多,造成消化不良。

我宣布:下期刊登。




导师介绍

 

李辛:中医


中医师,心身医学硕士。师承国家级名老中医宋祚民先生。现任上海自道精舍、杭州天首达脑科学研究所顾问,北京东源文际医疗顾问,瑞士自然医学工作者协会(ASCA SWISS)继续教育讲师。

著有《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ack to the sourcesfor a modern approach》(瑞士,2013)、《儿童健康讲记:一个中医眼中的儿童健康、心理与教育》(立品图书,2015)、《经典中医启蒙:一个中医眼中的生命、健康与生活》(立品图书,近期出版)。 


芳竹:心理咨询师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信息能量排列师。2011年追随胡因梦老师学习超个人心理学、内观、自我觉察、占星至今。2016加盟胡因梦老师导师团队,追随服务老师的利众之旅。

 


钟鹰扬:武者、中医


自道精舍武术总监。研习太极拳十五年,传授杨氏太极拳、太极拳哲学多年,师承任刚老师,为杨氏太极传承人之一。自小好武,从香港负笈欧洲大陆,仍念兹在兹。旅德期间,获全欧洲少林流空手道比赛亚军,并获咏春拳教练资格,与各方切磋,拳艺渐长。21世纪之初,因对于生命科学的探究,有缘结识南公怀瑾先生,并依南公建议回到上海学习中医,成为执业中医师。

 

王自成:中医



主治医师、中医硕士。擅长针药并用治疗中医骨病及内科杂症。师承王永清先生习正骨,师承林杰先生习针道,师承李辛先生习方药。

 

王崇:记者


上海《新闻晨报》记者,家庭治疗师。20年记者生活,由聪明变糊涂。最近10年,只做了两件事。一是在新闻晨报上开设儿童教育与成人心理专栏。二是采访有趣、有独特想法的人。内向,坦诚,相信真理存在。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沪喆学堂公众号后续报道


还有问题吗?


欢迎随时与我们团队取得联系。


学堂微信:

周老师:微信号18121386088

陈老师:微信号18121386073


学堂邮箱:

xinshijie1010@126.com


学堂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德必运动Loft园区

花园路128号3街区A座313-315室


作者:王崇

摄影:岳强

编辑:王崇

视觉:右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