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特朗普第一年:我这么努力,还有这么多人黑我丨一月专题

特朗普第一年:我这么努力,还有这么多人黑我丨一月专题

2018-01-20 10:29     军事     来自:吴晓波频道

复杂的商业世界,听吴晓波就够了

点击上图▲成为会员

加入超45万人的财经知识社群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大家好,我是唐纳德·特朗普,美国总统,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

 

感谢一年多之前把我选上总统的朋友。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就任总统,正式执政美国的一周年了。

 

当总统的这一年,很不容易,我们国家的经济与社会发展面临多重困难和严峻挑战,还有很多人给我扯后腿。

 

但是在我的英明领导下,美国这一年,总算过得不错,这主要是靠我。



 

首先,我们的经济表现不错。二季度和三季度GDP增长连续达到3%,近3年多以来的首次。

 

其次,经济飙升的同时,我们的失业率也在骤降至4.1%,这是17年以来的最低记录。上一次失业率这么低,还是比尔·克林顿先生当政的时候。

 

第三,股市好消息也不断。道琼斯指数、标准普尔指数、纳斯达克指数,都在过去一年中不断地刷新历史新高,买了股票的人现在心里肯定美滋滋。

 

第四,我们进行了税改。美国的企业和老百姓也都应该感谢我,过去一年中,尽管经历了激烈的争论之后,最终我们还是顺利地通过了30多年来的第一个税改法案。我把企业所得税从35%降低到21%,同时在个人所得税方面也有相应的降低,这些举措将会降低总税收1.5万亿美元左右,给大家带来了实惠。

 


有人说,减税会增加我们美国的财政赤字。那你就搞错了,赤字对我们来说,不就是多印点美元而已,已经欠了这么多,还在乎多欠一点吗?

 

减税就不一样了,可以降低企业负担,增强我们美国商品的竞争力,可以给创业者降低创业成本和门槛,提升创业热情,增加就业岗位,还把全世界的企业的资金都吸回美国来。

 

内政方面我还有很多成绩,今天就不多说了,总结起来,就是精兵简政、休养生息。

 

在外交上,我的工作,就是一件事,退群。

 

我们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定进程,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还要求多个国家重谈双边自贸协议。


 

刚刚上台前,我边上的人告诉我,这些群大多数可都是我们自己建的,退出这些群,会让我们美国在经贸、公信力和国际形象上大大减分,把群主的位置拱手让给别人。照我说,这都是我的前任们害的,为什么我要退群呢,因为这个群当年对我们很有利,现在对我们不利,凡是对我们不利的,都要退。

 

退了又怎么样,你看看,我一出马,各国不都还很给我面子?

 

我去了一趟沙特,拿回了1100亿美元的军售大单;

 

我去了一趟中国,签下了2500多亿美元的订单,回到国内我就指着中国的鼻子骂他们贸易不公平,不给他们市场经济地位,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林肯总统之后,上任头一年就完成这么多卓有成效工作的总统,我应该是头一个吧。


很令人惋惜啊,我做了这么多工作,付出了这么多,就是不受人理解。


《福布斯》前几个月出了一份2017年美国最富有的400人排行榜,他们每年都会干这个事,在榜单里,我的净资产是31亿美元,排在248位,去年我有37亿美元,排在156位,再往前一年是45亿美元,竞选了一年总统,再当了一年的总统,我的净资产缩水了30%。

 

虽然我的资产不止这个数,我自己盘了一盘,至少有100亿美元以上,这是个人隐私,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们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当了总统,是吃了大亏的,你们要记得我的好啊。

 

但是,媒体就会一天到晚黑我。

 

盖普洛每周民调说,我的支持率只有38%,接近70年来的最低值,怎么可能?大家都是支持我的。竞选总统的时候,民意调查也说我比不过希拉里·克林顿女士,最后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前几天,我决定报复一下这些虚伪的媒体,我拉了一份2017年十大假新闻的榜单,在我的Twitter上发布。

 

“2017年是充满无情偏见、不公正报道,甚至彻头彻尾假新闻的一年。研究显示,关于特朗普总统的报道90%是负面的。”

 

他们都是彻头彻尾的“嘴炮”,排在榜首的就是《纽约时报》,该报的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原本是受人尊敬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但我就任总统的当天,他在文章里说,我上台后,美国市场将永远不会复苏。

 

很不幸,克鲁格曼先生,你的预言在第一年就破产了。就像你关于中国经济崩溃的预言总是失效后,承认自己的错误一样,希望有一天你也会向我道歉。

 

还有CNN,10个假新闻里面,有4个是你们的,你们再也不要想采访我了。

 

很显然,这些媒体不仅是嘴炮,而且也是怂货,他们的言论对美国经济毫无帮助,更没有一个敢来和我刚正面。

 


他们只会联合硅谷的这些所谓精英拐着弯地污蔑我,比如这样计算我的财富:

 

假如在我开始进入商场的1968年,有人同样手握一笔3000万美元的资金——相当于我父亲公司的资产,把它丢进标准普指数基金,然后像房地产投资一样给它加上3倍的杠杆,那么这笔钱几十年滚雪球到现在也有50~100亿美元了,可能比我的身家少一点,但基本上也在同一级别上。


他们想证明什么呢?我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我的经商技能比不上硅谷这些头脑发热、把我们伟大的美国的就业机会、资产向海外掏空的投机分子吗?

 

我在竞选时就说过,和其他的人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我TM真的是很有钱”,所以我可以自掏腰包参加竞选。


但赚更多钱对我毫无意义。我马上就要72周岁了,用中国话说,这将是我的第六个本命年。

 

在总统这个岗位上,其实我和两位前任是同岁的——比尔·克林顿和乔治·沃克·布什和我一样,都出生在1946年,对,我们都属狗。


他们一个已经退休17年,在全世界演讲赚外快,一个已经退休9年,在德克萨斯乡下开农场。他们都在享受生活,而我在这个岗位才刚刚开始,还要再辛苦地干上至少3年。

 


我们是战后的一代,我们的一生见证了伟大的美国的繁荣与衰落,而我将带领美国走向复兴。

 

我是唐纳德·特朗普,一个有100种办法搞你,你却拿我无可奈何的人。不要对我讲规则,因为我是美国总统,我可以用1年2000条twitter治国。

 

我的总结完了,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纯属小巴虚构。


2018,戊戌狗年。吴晓波频道将在这个一月,用四篇系列文章,为你讲讲这个狗时代。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阅读专题。


本篇作者 真嘻 当值编辑 | 冯迪

责编 郑媛眉 | 主编 | 魏丹荑 | 图片 | 视觉中国


点击下图选购顶尖好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