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夜读】来谈谈陕西的炒饭

【夜读】来谈谈陕西的炒饭

2018-01-12 03:34     教育     来自:陕西都市快报

听他的声音 | 陪你晚安

♫♫♫

(戳上方音频,在午夜享受声音的美好)


杨苏剑

(陕西都市快报微信 夜读主播)

杨苏剑,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青春频道首席记者。10年记者生涯,他用镜头记录人间万象,用笔杆报道民生民情。在他的夜读陪伴下,你一定会收获一个更加美好的夜晚。


每周二、周四晚,陕西都市快报微信公众号,好声音在西安,对你说晚安。


我在西安,对你说晚安,大家好我是杨苏剑。


今天的夜读,我们来谈谈陕西的炒饭


在二楼一张桌子旁坐下,桌子和地一样黏腻,那些醋啊辣子啊蒜瓣啊都被一层油脂粘在桌子上,脚放下去也像踩在树胶上,时间长了就像拔丝山药。

酸菜肉丝,要不?一个白帽少年得到肯定之后,把一盘饭稳稳搁在桌上。他手中的托盘上还粘着几盘炒饭,像是一些刚刚从水中挖出的彩色石子。再有一个少年转过来,再一个少年弹跳着过来,桌上多了一盘涮牛肚和一把烤成紫铜色的肉串,同是从火里进出,一个淋漓,一个枯焦,好像一个属阴,一个属阳。


炒饭属阳。在声若雷鸣的排气扇下,几个男性厨子在轰轰烈烈地炒饭,火和锅发生震动,他们胳膊上的肌肉和骨骼也在互相牵引发生震动,它使炒锅里所有的食物升华飞翔,一个鸡蛋在火中飞翔,一条作为肉丝存在的牛在无数粒飞翔的米粒中腾云驾雾,飞赴宇宙之后落入凡尘。他们把一盏炒锅颠得充满荷尔蒙的气息,好像在进行一项汗流浃背的男性运动——打铁或者健身,你只能透过一扇小窗远远观望,因为近了就会被烈性的油烟和气浪冲飞,一锅炒完,添酒回灯重开宴,酱油青椒白米粒在火中跌打损伤扑倒一地,这场面如同鲜花着锦。

陕西炒饭属阳,“阳”区别于南派炒饭的阴柔。厨子的架势磅礴,炒饭却朴实,无非是葱花肉丝青椒鸡蛋,顶多加一绺酸菜,热锅一起油一泼,再加酱油辣子酱,立刻全国河山一片红,锅里无论有什么,原本的形态结构通通万劫不复,烈火、辣子和酱油竖立的基本气质一统天下,和吃火锅是一个道理——不同食材入口的差异被缩减,火攻和佐料的力量却尽量延伸,烈火烹油食不知味,却生出了快感,这种凌厉的刺激需要配上一把烤肉和涮牛肚来画龙点睛。至此,稻米天生的水性柔情被彻底摒弃,它在一只陕西的盘子里血脉贲张,甚至变得铮铮铁骨,你必须用专门的鸡蛋汤才能化解,这碗鸡蛋汤清稀寡淡,除了一星香油味几乎是刷锅水味。

相比而言,南派炒饭精细的多,几十种动植物被切成一众彩色碎末,红绿黄白橙,跌下锅什么样出了锅什么样,甚至更加花红柳绿,你简直无法想象同样是一粒米,经历了蒸焖的大风大浪后隔夜冥想,再熬过一番电光石火上桌后仍然温润晶莹,甚至在唇齿间依旧云淡风轻,别人说是黄酒浸润,你却觉得是江南风景旧曾谙,然而,这丰饶祥和却犹如山水田园派,让看惯了碎戏的陕西人看得听得亲近不得,总觉得是要配咸菜的稀饭和没放料包的泡面。

有一个靠窗的位置,窗台上被蹭得挂了一层包浆,往外看是坊上流速最急的河流,人群往四面八方的店铺里流,也从高处的鼓楼和蜿蜒的深巷里往外流,他们往灯光和火焰里流,也往黑暗和深幽里流,他们往炒饭凛冽而浑浊的油烟里流,转个弯吃完以后也从头到脚氤氲成一团油烟在徐徐游走,此时只有来一场大雨能将这气息冲散。


谢谢收听,我是杨苏剑,期待与你,下期再见。






北帝,媒体人。爱阅读写作、旧诗和新闻,爱寻常事物的光芒与荒谬。

END

 感谢阅读聆听 

作者:北帝

夜读配音: 杨苏剑

文稿编辑:卢丽珍

主       编: 张斌  刘孟红


往期精彩回顾

【019期】人生若只如初见

【018期】追忆!

【017期】有一种爱,不可以重来

【016期】陕西话 实在话

【015期】长安!长安!

【014期】让人吃好是一种大贡献

【013期】愿你有人爱,有事做,有所期待

【012期】你努力合群的样子,真的好孤独



听完夜读

为陕西美食点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