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李辛:所有的心身问题,都可以通过放松来缓解

李辛:所有的心身问题,都可以通过放松来缓解

2018-01-11 15:14     国内     来自:新闻晨报沪喆学堂

【编者的话】新闻晨报沪喆学堂2018“新家庭”系列大型公益讲座本周六周日就要在上海报业大厦2楼多功能厅开始了,在倒计时的最后两天里,我们再次编发李辛中医师的文章,希望能引发大家对身心问题的关注,也欢迎大家准备好带着问题来聆听老师们的讲座。


人体其实是一个能量体,同时,它还有一个物质体,一个意识体,也就是身、心、意,它们合在一起。那这个世界呢,是物质、能量还有信息,也是三个东西组成的,整个世界是这样地在交流。

 

在交流的时候,任何部分的卡住,就会出现问题。卡住以后会出现什么问题呢?有的人是以肉体为主要模式,他会很关注自己的身体,会关心自己的皮肤啊、长相啊,或者身体上有很细小的不舒服就会特别在意,这是以肉体为主的一类。还有对情感比较关注的,是以情感为主导的,还有是以思想为主导的……

 

当人在交流过程中卡住的时候,以人原来的某种主导趋势,就会首先在这个层次上显现问题。比如同样遇到同样一件不高兴的事情,有的人会明显地感到身体上的不舒服,比如偏头痛或者胸口憋得慌,甚至血压升高,有的人只是觉得,我觉得心里很受伤,但身体还没感到出现问题。还有的人会在思想上进入一个很深的思考,或者进入缠绕、回忆、联想的一种状态。

 

但实际上每个人都会有这三个部分的显现、互换,这个时候觉察就非常重要。一个人对自己,如果能稍微花时间来觉察自己,就会知道自己正处于什么状态,常常以什么样的模式应对外界和自己,在什么情况下容易受伤,什么情况下容易被引动……

 

当你被引动的时候,心里也会有数:哎呀,我又掉坑里了,但没关系,慢慢爬出来吧。最怕是已经掉坑里了,但是自己不知道。有很多人虽然已经掉坑里了,他还以为:我这里才是好地方,你们跟我过来吧。

 

面对问题,不同的科学、不同的文化处理的层次是不一样的。

 

比如现代医学呢,在肉体的部分处理得非常好,假如骨折或者出车祸受伤了想都不用想,马上去找西医,这是它最擅长的。但如果你是能量层次出问题了,应该去找中医。

 

关于精神的部分,因为我们最近60年一直立足在唯物主义,所以大家一般把心理活动、动机、人格、思维、想法、逻辑判断、记忆、回忆这一类都当做精神范畴,这些在心理学来说,其实是属于精神的表层

 

我们常常说,比如湖面上的那座山,那些思维、情感等等,只是山在湖面上看得见的部分,很表面的,真正的精神它指的是山在湖面下的部分,比如潜意识、过去的记忆、人类共同的记忆……

 

这个“山”本身也是个生命体,它跟天地之间也是有交换的。这个交换,不光是热能呀、寒呀,也有它们的信息。传统文化里面说的是“神”。

 

对于我们现代人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这个世界的丰富多彩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或者说信息量是很大很大的,但是呢,人类发展到现在,只是那么几个抽屉,容量还非常有限,而且贴好了不容置疑的标签。然后,把这个世界上可以按照标签分类的,放到这几个抽屉里,作为我们能够认知的对象。因为就只有这么几个抽屉,所以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和解读很狭窄。

 

比如我们的上一代,就只有两条路线,对吧?不是社会主义就是资本主义,最多还有个修正主义,因为当时的抽屉就是这三个。

 

所以,人类一直就在这几个有限的抽屉里面变来变去,只是每一代把抽屉上的封条撕掉,换一个新的名字。

 

一般的心理问题,其实有点像电脑死机了,其实就是程序错乱了。一只电饭锅,本来要做粥的,结果做成米饭了,还多了很多锅巴,其实是程序的问题。锅其实不错,电流也不错,米也挺好的,程序出问题了。



这张表对大家来说可能会比较有用。这是我太太在七八年前做的。


曾经有一个病人,肝癌。肝癌与心理因素的关系太大了。他是退伍军人,然后一步步升职到法院院长。法院是一个金气很重的、冲突性的精神环境,他为人正直,性格是那种过于严于利己的,压抑自己的类型,家人之间的关系比较紧张,缺乏深入的、舒缓的交流,整个家庭里面没有太多可以释放压力的空间。

 

这些关系在心理学里有个概念叫“社会支持”。如果一个人他不高兴了,但这些空间都很好,婆婆也很好,媳妇也很好,儿子也很好,互相的关系也融洽,那这个人即使生病了,他回旋的余地很大。

 

什么叫不深入的交流呢?我在北京住过十多年,我注意到不少家庭都是浅表的交流:哎,土豆丝做了没有?哦,做了。牛肉正在炖着呢,今天谁谁谁来了,那个电话你回了吗?家人的对话都是这些日常事务性的内容。这些是必要的,但还需要深入的交流。

 

深入的交流是什么呢?有个电影《天下无贼》,刚开始的画面是教富商学英语:you break my heart。你伤了我的心。如果一个家庭成员如果能够认真说出类似的话,说明这个家庭还有深入交流。

 

很多父母和孩子的对话内容很固定:作业做了没有?今天老师怎么说的呀?午饭吃得怎么样啊?这些表面的交流当然也需要,但如果只是停留在这里就不够了。

 

如果小孩子回家说,妈妈今天我不是很高兴,那个老师怎么怎么了。妈妈就需要跟孩子好好交流,看看他为什么会这样,而不是说:你是不是又怎么怎么了?这就是新问题下了老诊断。

 

交流的层次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生活当中大量的交流是无效交流。比如假设今天我给你们讲很多科学新进展新发现,看起来很玄,信息量很大,可能会是无效交流。

 

家庭成员之间也好,社会活动也好,最重要的是人与人的真正交流,而不是人对事,事对事或者概念对概念。

 

如果一个人的交流一直是在表面进行的时候,他的内心是饥渴的。这样的人就容易得心理问题,也容易得生理问题。

 

我们回到这张表。那位肝癌病人现在还活着,当时他的认知是,我得了肝癌,有癌细胞,要化疗。单一的思维。

 

当时我们告诉他,癌症要从很多方面来考虑,这个只是物质层次的病,但前面其实还有一个能量层次和一个精神层次所有的病开始其实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如果能在前面两个层次开始解决问题,后面物质层次的病会比较容易解决。

 

所以我们需要多多地了解自己平时内心的状态,内心的运作模式,平时我们是怎么想问题的,要非常小心地留意自己,要对自己有一种怀疑的精神,不要老觉得我这么想肯定是对的,我不高兴肯定是有原因的,然后开始说下结论:我这些不高兴都是因为什么什么,这些其实是你在强化作为一个病人的状态

 

当我们在生活、在人际关系、在家庭、在工作的任何方面出现一点点当机状态的时候,这就是疾病开始的轻微萌芽状态,但是还没到身体的疾病,去西医那里是检查不出来的。这辆错误的火车刚刚启动的时候,是随时可以调回来的。比如刚才我不高兴了,马上就可以调回来,把这些让人不高兴的原因放过就可以了。

 

但有的人的模式会把它抓住,然后以后每次看到这个原因,永远都会不高兴,会想到二十年前那个人,或者五个月前那件事,就再次的强化。如果总是在强化,而不去消除,时间长了会变成什么呢?会从信息层面进入中医的阶段——能量层面,这个时候你的气血就会乱了,你的经络通道就会堵住。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没有太大的关系,你去西医那里还是检查不出物质上的病,看起来还是蛮正常的。

 

这个时候,只要你每天锻炼身体啊、跑步啊、玩啊、对自己好一点,然后你的身体在能量层次它还是会调整过来。但如果你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是往下滑怎么办?那也没有关系,还有机会,总是有机会的。



疾病进展的整个过程中,压力、紧张、焦虑是一个很大的因素,所以这里写上了:所有的心身问题都可以通过放松来缓解

 

今天一开始的打坐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打坐,其实就是放松与觉察。我有一个口诀是,观察自己的身体是放松的还是紧张的。比如说我站在这里,还算比较放松,我只要觉得有点紧就会松开来,时时刻刻去做这件事情,身体只要紧了,就要松开来。

 

第二个呢,观察自己的内心是松还是紧,要是觉得紧了,就松开来,觉得自己有某种对抗的心了,就松开来。不要把自己的这种状态当做理所当然,这一点很重要

 

第三点,观察自己的意识状态,当有一个很强的力量出现的时候,比如有时候我对不喜欢的事件会起很强的反感,那个其实就是有点当机的状态,但是只要能观察到,然后即刻退回来,但是有时候又会强硬起来,那就再退。

 

其实每个人都会在这个状态里打转。但如果我对自己说,这个是对的,他这样所以我这样,这是有道理的,那么,这样的结果就会让自己处在习惯性当机状态

 

当一个人进入习惯性当机状态的时候,就渐渐会出现泛发性的程序紊乱,他慢慢地不会因为特定的某个人或者某个原因才产生这种情况,最后会发展到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会让他不高兴。当一个人生活到所有的事情都让他不高兴的时候,这个痛苦就很大了。

 

这个部分大家可以去练习,比如坐飞机、坐火车,包括上课,可以在任何时候练习,一边做事情一边让自己处在放松的状态,但这个放松的前提是,你先要觉察到你是紧张的,有很多人处在或轻微或严重的紧张中,但是他们自己一点也不知道。

 

世界上最简单和最难的事情就是觉察。简单地讲,如果你没有觉察到这里有杯水的时候,它对你来说是不存在的。如果玻璃上有灰,我如果看不到它,它永远都会在这里,然后你会说,哎呀,这个玻璃太难擦了。但实际上不难,当你觉察到的时候,一抹就抹掉了。你没有觉察的时候,钟老师说玻璃上有灰,我可能会在擦那里,最后还是没干净,我还是反复擦,觉得很辛苦。但是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了,哦,灰就在这里,太简单了。所以觉察太重要了。

 

所以这个也是我做心理医生的一个经验,我大概在2000年开始做专业的心理咨询,不开药的,谈话的方式。我也分析梦,或者分析过去的童年经历,后来我发现,西方的这种经典的心理分析就是通过心理医生来帮助你发现这块灰,引导你意识到你有那么一块灰,然后再让你自己找到这块灰在哪里,然后你自己去擦。

 

荣格和弗洛伊德,他们治一个病人心理咨询会有三年、六年,甚至十年。所以他们的大部分客人都是贵族,因为只有贵族才能够治疗这么多年不破产。

 

后来我就发现,这样的咨询很浪费我和病人的时间还有他们的金钱,因为他们会陷在那些问题中反复循环,我就尝试带他们打坐,以觉察和放松为主的打坐,结果效果非常之快



经络在我们放松的时候呢,是一个自动调试的状态,它自己会把不均匀的能量平衡掉,把冲突的程序会慢慢地和谐掉,所以不能太紧张,不能总是处于紧张的状态,包括学习、旅游、休闲……不是旅游、休闲就是放松状态,而且旅游、休闲也不能排得太满,要有无所事事的时间和心理状态。这点非常重要。

 

因为这个过程,是人的身心在自动消化平时累积的东西,就跟一头牛吃完东西,它得停在那里反刍,或者一条蛇吞了一只很大的老鼠,然后它得静静地盘在那里不动,慢慢消化。这个过程太重要了,这个过程我们就能够把紧张、压力、疲劳、伤害……这些东西消化掉。

 

不然的话呢,这些东西会在身体内部出现一种不均匀的状态,首先是能量层次的不均匀。就像一个气球,正常的气球是圆的,有的手艺人会把它扭成各种形状。我们的经络扭成各种形状的状态就是能量、气血不均匀的状态。那最后这个状态时间长了会怎么样呢?压力大的部分就容易破掉,紧的部分就容易淤住

 

所以在中医来看,其实人体不管是心理的异常反应,还是生理上的异常反应,比如感冒、发烧、头晕、呕吐、心慌、气短、出冷汗……其实是身体它在自己调整,就跟我们煮饭一样,煮到一定时候,以前那种老式的锅,火要是太大了,它会咕嘟咕嘟溢出来,气呀水呀都会冒出来,这时候把火调小一些就好了,不需要加什么东西进去。

 

现在有一个奇怪的状态,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只要人有不舒服,去找医生,医生首先就认为这是一个病,然后下一个诊断,然后要去对抗它。很少有医生会说,从您这个情况看下来,身体的物质层面还没有到很严重的问题,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化验,如果化验出来不是很严重,那您只需要休息和简单调理一下,不需要吃药,也别担心害怕。

 

一个正常的、合格的医生,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应该是这样的,希波克拉底也是这样讲的。

 

现在很多病还没到严重的阶段,甚至还没有成形,但是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马上就把它固化了。这一点如果自己不去把握,可能不会有医生来帮你把握的,尤其现在医患关系不是太好,为了安全起见,即使你还在第一站,我得告诉您可能会到第五站,所以为了对您负责,那还是把该做的检查和该吃的药都准备好,最后如果出了事就不会来找我了。

 

现在很多医疗关系,多了些多余的自我保护,少了些信任和携手共进。所以这个部分就要靠自己了。

 

靠自己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自己的心得定。我经常跟我的一些病人朋友讲这些。很多家长带孩子去看病,家长很紧张很焦虑,其实就是个小病,但是她会抓着医生说,大夫啊这个怎么办啊……我告诉她们,如果你用这样的状态去求医,老实告诉你,如果这么焦虑这么恐怖地去找一个医生,那个医生的毛都会立起来,然后他为了安全起见,就会给你的孩子做很多不必要的检查,而且会把可能性说得严重一些,因为他知道你很焦虑,稍有差错,会找他很多麻烦。

 

当然还有一些人,可能在过去的生活过程中,形成了一种不是很正确的价值观和不太真实的世界观,他们习惯以一种很凶的方式去对待别人,不管是对待服务员,还是对待自己家里人,还是对待医生,都很凶,“哎,大夫,你给我看好一点啊,我可是有背景的。”这种病人去找医生,医生也会非常紧张,但是最后吃亏的其实是这个病人。

 

很多时候,我虽然在看诊,其实是在帮助患者或者家长,先把心放平。把心放平非常重要,千万别把别人吓到。


本文内容选自李辛老师空间中

连载文章《一个中医眼中的精神健康》


李辛老师讲座信息


2018年1月13日(周六)——1月14日(周日)共两天


2018年1月13日(周六)上午

开场:音乐。独立音乐人汤木、王禹川

主题讲座一:《解开关系障碍的钥匙-透明沟通》-林芳竹

主题讲座二:《中医实践与儿童健康》-王自成

林芳竹、王自成与听众互动问答


2018年1月13日(周六)下午

主题讲座三:《武术哲学与儿童教育》-钟鹰扬

主题讲座四:《一个记者眼中的儿童教育与日常生活实践》-王崇

钟鹰扬、王崇与听众互动问答

听众回顾一天讲座


2018年1月14日(周日)上午

开场:李辛老师与独立音乐人汤木、王禹川现场音乐互动

主题讲座五:《一个中医眼中的儿童健康》(上)-李辛

主题讲座五:《一个中医眼中的儿童健康》(下)-李辛


2018年1月14日(周日)下午

全体导师返场答疑(上)

全体导师全体返场答疑(下)


沪喆“新家庭”公益讲座


公益价:480元/2天讲座,350元/1天讲座。

具体办法:

1)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或者点击文末“原文阅读”,选择购买两日票或者一日票,付款后我们的客服人员就会与您联系。

2)为了能够分享给更多朋友这份福利,我们希望您能将此消息转发至朋友圈,当然这只是我们的愿望,并不是强求分享。

3)欢迎您订阅我们沪喆学堂的微信公众号,这样可以及时的获得本次“新家庭”公益讲座最新进展消息。





导师介绍

 

李辛:中医


中医师,心身医学硕士。师承国家级名老中医宋祚民先生。现任上海自道精舍、杭州天首达脑科学研究所顾问,北京东源文际医疗顾问,瑞士自然医学工作者协会(ASCA SWISS)继续教育讲师。

著有《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ack to the sourcesfor a modern approach》(瑞士,2013)、《儿童健康讲记:一个中医眼中的儿童健康、心理与教育》(立品图书,2015)、《经典中医启蒙:一个中医眼中的生命、健康与生活》(立品图书,近期出版)。

 


芳竹:心理咨询师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信息能量排列师。2011年追随胡因梦老师学习超个人心理学、内观、自我觉察、占星至今。2016加盟胡因梦老师导师团队,追随服务老师的利众之旅。

 


钟鹰扬:武者、中医


自道精舍武术总监。研习太极拳十五年,传授杨氏太极拳、太极拳哲学多年,师承任刚老师,为杨氏太极传承人之一。自小好武,从香港负笈欧洲大陆,仍念兹在兹。旅德期间,获全欧洲少林流空手道比赛亚军,并获咏春拳教练资格,与各方切磋,拳艺渐长。21世纪之初,因对于生命科学的探究,有缘结识南公怀瑾先生,并依南公建议回到上海学习中医,成为执业中医师。

 

王自成:中医



主治医师、中医硕士。擅长针药并用治疗中医骨病及内科杂症。师承王永清先生习正骨,师承林杰先生习针道,师承李辛先生习方药。

 

王崇:记者



上海《新闻晨报》记者,家庭治疗师。20年记者生活,由聪明变糊涂。最近10年,只做了两件事。一是在新闻晨报上开设儿童教育与成人心理专栏。二是采访有趣、有独特想法的人。内向,坦诚,相信真理存在。



讲座具体信息

 

讲座时间:2018年1月13日、14日(周六、周日)

讲座地点:上海市威海路755号上海报业集团二楼多功能厅

交通:建议绿色出行,轨交2、12、13号线南京西路站;公交49路威海路站附近。会场有少量付费停车位,一天30元。

讲座形式:现场讲座与互动交流

讲座后续:喜玛拉雅音频,视频



还有问题吗?


欢迎随时与我们团队取得联系。


学堂微信:

周老师:微信号18121386088

陈老师:微信号18121386073


学堂邮箱:

xinshijie1010@126.com


学堂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德必运动loft园区(花园路128号)3街区A座313-315室


作者:王崇

编辑:戴震东

视觉:右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