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马未都之十件顶级收藏!

马未都之十件顶级收藏!

2018-01-07 18:26     国内     来自:红木新闻哥

点击“红木新闻哥”订阅


观复博物馆是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创办的新中国第一家私立博物馆,于1997年1月18日在北京正式开馆。


观复取自老子《道德经》之《归根篇》:“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观复博物馆展出的千余件传世文物,向每一位参观者传递着中国古典文化的魅力。让我们跟随马未都的叙述,一同走进那些精美艺术品流传至今的一段段传奇故事。


紫檀画桌


画桌是古代文人最重要的家具,过去文人无论绘画还是书法,都习惯于站立进行,故正规的画桌高度都较一般书桌高些。紫檀画桌由于材料昂贵,历朝历代都被社会重视。尤其是体积硕大者,不仅为画家书家喜爱,甚至被许多达官贵人、富商巨贾追捧。


此时的紫檀画桌,已成为财富的标志。这张紫檀大画桌,面板宽度达98厘米,是已知紫檀画桌中最宽者,早年为著名导演李翰祥的心爱藏品。李翰祥导演视若拱壁,临终前一日托付于我,算是我的缘分了。

锦地拼面画桌


古代工匠在家具制作中常常显示出高超的手艺,尤其大内造办处的工匠,穷极工巧,极尽能事。


清朝康雍乾三朝,天下能工巧匠均被召集进宫,一年到头为皇帝尽职。由于皇帝常亲临督阵,工匠每每不敢有丝毫懈怠,这件锦地拼面的画桌就记录了这一时期的奢华。


整个桌面用了大约五千块细碎小木拼成,以万字锦隐喻幸福延绵不断,每个部件都以榫铆相接,而不是随意粘贴了事。


这种工艺,对于工匠也是难事,故清雍正造办处文档有记载,由于费工费时,造办处曾打报告请示皇上,说此工艺太费工时,恳请皇上明鉴。



雍正帝还算开明,稍加思索朱笔御批:再做几件,余下就不要再做了。所以,雍正一朝为此类家具的下限。这种锦地拼面的工艺,除故宫尚存几十件外,流出故宫的目前只发现这一件...


原藏北京金鱼胡同的那家花园。当时主人名叫那桐,是慈禧太后的亲戚。那桐曾任过清政府外务部尚书侍郎、内务府大臣等职,是显赫一时的人物。


紫檀七重檐宝塔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中国老百姓常说的一句话。浮屠是梵语,意思就是塔。七级浮屠就是七重檐宝塔。此对紫檀七重檐宝塔,八面玲珑,共设四十八位佛龛,原置佛像四十八尊,为乾隆盛世宫廷所造。

此塔工艺之精绝,令人叹为观止,尤其塔檐呈弧型下滑上翘,没有极高手艺实难完成。


此塔原置清宫何处,目前尚无从查考,但有一点可以证明,乾隆之母一生笃信佛教,乾隆本人又是孝子,为母常做佛事,为母造塔也合情合理。惜此塔早年漂洋过海,在英伦之岛漂泊百年以上。英人不知国人的感情,竟为获利出售此塔。


2003年冬,辗转飘泊的国之重宝惊现苏富比香港三十周年拍卖会上,国人遂得以重金购回。读者今有幸观之,应三谢国之良策。


 


紫檀大宝座


皇帝的坐具与常人的坐具不仅形制不同,叫法也不同。我们的椅子再大也称之为椅,而皇帝的椅子则称之为宝座。


宝座的第一特点是尺寸大,大到坐者不甚舒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为了皇家的尊严,皇帝只好委屈坐在如此宽大的椅具里,享受着平民百姓无法享受的威严与痛苦。



其实,坐在宝座上就相当于坐在板凳上,无法倚靠。为了补救这个缺陷,宝座上要置放大小不一的软垫,以缓解不适。在古家具收藏中,宝座是个罕物,尤其紫檀宝座,工艺精湛,每个都充满了智慧的设计。这具大宝座,四腿足呈象首状,象鼻高高卷起,象征太平有象。天下太平,气象万千,是任何一个统治者的最大心愿。


百宝嵌罗汉床


中国古人二千年前都睡在地上,没有床的概念。所以汉语中与席相关的语汇特多。比如筵席、席位、主席等。主席原指席子中央的那个主要男人,而英文“Chairman”说得很清楚,是椅子上的男人。


汉唐之际,古人用了几百年的时间,费劲把床渐渐造了出来,但大睡(夜晚睡觉)用架子床,小睡(午睡小憩)用罗汉床,分得很清楚,一点儿不能乱来。


这种式样的罗汉床已是非常成熟的作品,皇帝的宝座就是受罗汉床的影响发展而来的,你看罗汉床有多重要!这张罗汉床的奇特在于床围子上的百宝嵌。




这种百宝嵌的发明者姓周,故也称之周制。用螺钿、松石、珊瑚、象牙、寿山石、朱砂等值钱的材料,镶嵌各种图案是晚明最流行的奢侈品。


万历宰相严嵩被抄家时,罪名之一就是有这种嵌百宝的龙纹罗汉床,惹得龙颜大怒,为此丢了性命。 



黄花梨框彩芯围屏


屏风是中国最古老最有生命力的家具,春秋战国时就已大量使用。两千多年来,屏风的使用就没有间断过。


尽管生发出许多制式,但万变不离其宗,遮挡与展示是其生命根本。说来也挺可怜,我们今天的住房比古人小多了,所以屏风的使用反而少了。公共空间还可以见到屏风,家居中一间房子半间炕的,一目了然,也用不着遮挡了。



这款黄花梨框款彩芯的围屏,是目前已知的海内外孤品,堪称国宝。单单黄花梨屏风就已很值钱了,单一款彩的屏风在古家具拍卖中也是令人咋舌的价位,全国各博物馆内的款彩屏风加起来不足五组,而且件件有残损。黄花梨加款彩可以真正称之“珠联璧合”。


款彩对一般人很陌生,它是漆工艺的一种,英文称之“Coromandel”, 是几百年前欧洲贵族追逐的奢侈品,至今欧洲许多古堡中还能觅到它的踪迹。不过觅到也白觅到,没人会卖。


这组屏风共12扇,正反均有纹饰,并留有确切纪年——乾隆元年。这一年是1736年,距今已逾两个半世纪。二百多年的风风雨雨它都挺过来了,而且品相完美,令人称绝。


仅腰板处西湖十景的史料价值就无法估算。


比如今天的“柳浪闻莺”,当时称“柳岸闻莺”;今天的“平湖秋月”,当时称“平湖秋色”;等等。仔细琢磨,柳浪表明风大,去闻莺啭鸟啼已是奢望;秋月是夜景,与另一景三潭映月重复。平湖秋色,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乃是佳景。


有古人创造如此煌煌巨制,令今人汗颜。


磁州窑梅瓶


磁州窑的名称出现很晚,20世纪初由西方人霍布逊命名。其窑址遍布晋冀鲁豫四省,主要以河北的观台和彭城为中心。


磁州窑瓷器的装饰手法大概有近60样之多。化装土的发明是磁州窑对陶瓷工艺的巨大贡献。强烈对比的白地黑花瓷器,率真、粗犷,体现了民间百姓的审美情趣。


这只梅瓶器形硕大,画工娴熟,花草装饰舒展,属磁州窑瓷器精品,目前已知相同品种的器物不超过3件。



荷花纹瓷器


乾隆官窑是瓷器烧造的高峰期。乾隆皇帝派驻督陶官管理皇家窑务,并且亲自过问瓷器烧制情况。


宫廷画师还要为御窑瓷器提供画稿,特别是像郎世宁等西洋画师将油画的绘画技法运用在瓷器图案上,让乾隆瓷器渲染出更绚丽的光彩。


此尊满绘荷花纹,荷叶翻卷自然,立体感强,透视关系合理,深受西洋画风影响,属乾隆御窑瓷器精品。


 

粉彩瓶


粉彩作为陶瓷的主要品种,最后一个登上历史舞台。康熙晚期,当清朝的江山已呈稳固气象,景德镇的窑工们奉迎统治者,创烧出了一代风华的粉彩。


历经雍正一朝的发扬光大,到乾隆时粉彩已是妩媚多姿,成为陶瓷大家族的重要成员,以致乾隆以后,粉彩数量骤增,有撼动青花霸主之倾向。



粉彩低调出现,浅斟低唱,如同苏州评弹的妩媚,绕梁三日,不绝于耳。粉彩的艺术魅力正在于此。工艺层面上,粉彩强调一个“粉”。玻璃白的掺加,使得平涂的红绿有了层次,变得立体。粉彩在追求艺术写真上,改写意为写实,着重表现事物真实自然的一面。了解这些,就知道了粉彩这个伟大的陶瓷品种的重要性,就知道当今世界上清代陶瓷冠亚季军为何都是粉彩。


此瓶尺寸之巨,在乾隆一朝同类品种实属罕见。尤其在造型变化上,器身呈六瓣,以纬线分割,肩与颈部的对应如意纹凸起,丰满盈目。霁蓝深沉,足金描有数层纹饰,富丽堂皇,一派皇家风范。尤其粉彩的表现,把多色花卉的妩媚(芙蓉)、娇柔(莲花)、丰腴(牡丹)、清高(菊花)、冷艳(梅花)、亮丽(石榴花)表现得淋漓尽致,御窑厂的工匠们以超现实的写真能力,以博皇帝一粲。


两百多年后的今天,对于我们,能够看到祖先创造的灿烂文明如此炫目,能够有幸如此近距离地欣赏这样一件国之重宝,能够抱有无尽的幻想将其揽入怀中,这完全应了那句佛家箴言:三生有幸。


景泰蓝火龙纹壶


中国的古代工艺中大部分工艺都是官民共享,比如瓷器,我们有官窑就有民窑;比如玉器,宫廷制作,民间也有制作。只有景泰蓝这门工艺,学名叫掐丝珐琅,基本上在清末之前是宫廷独享的,没有走入民间。


景泰蓝的叫法非常晚,它并不是景泰年间开始叫的,明朝一朝都不叫景泰蓝。雍正六年《造办处活计档》:“五月初五日,其仿景泰蓝珐琅瓶花不好,钦此。”这是关于景泰蓝最早的文字记录。


掐丝珐琅是舶来品,元朝由阿拉伯地区传进中国,明景泰年间,由于皇家的重视,发扬光大,才使它声名鹊起,后来才有了这样一个通俗易懂带有文学色彩的名字——景泰蓝。



此壶装饰各色火龙纹,品相完整,属藏区贵族或高僧专用器皿。“多穆”是藏语,原意是盛酥油的桶,后演变为法器,是明清两代宫廷册封藏区达官政要和宗教首领的重要器物。




这些中国古代艺术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堪称重器。在价值明朗的今天,我们逐渐懂得了先人的心思,知道了先人的睿智。我们古老民族的文化价值取向,在悄悄地左右着我们的人生,使我们短暂的生命有了光泽,有了意义。做为中国人,了解这些,说必要轻了,应该说必须。



编辑:红木新闻哥   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