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中国有嘻哈,文明你我他

中国有嘻哈,文明你我他

2018-01-05 22:52     女人     来自:新闻哥


PG One一度被视为中国嘻哈的全民偶像。


从《中国有嘻哈》爆红之后,PG One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刚开始的吸毒传闻、侵权“万磁王”,到前几天爆出与“嫂子”李小璐的绯闻。


PG One的偶像人设全面溃败,但他面临的是更加严厉的挑战:


来自官方主流的猛烈diss。


新华网、共青团中央、中国妇女报、紫光阁等一系列官媒,持续发文批判PG One歌词内容出格:教唆青少年吸毒和侮辱女性。



可笑的是,diss来diss回去的嘻哈界传统,突然失效。


PG One十分正能量地宣称,自己将要传播嘻哈精神的“和平与爱”。



令人感动。


可以预见,未来几天还会有更多人加入到对嘻哈音乐的讨伐中来。


而PG One,一个嘻哈界的流量巨星,就此陨落。




中国有嘻哈?


@仲举扫地说,中国没有嘻哈,中国只有社会。


嘻哈乐从根子上就跟什么真善美,正能量,道德什么的,没一丁点关系。


他们要的就是直白的REAL,而REAL对他们来说,就是要对赚大钱,住豪宅,买豪车,操妹子,天天吸到嗨这些欲望不遮掩,那么这就是REAL。


在国内,嘻哈的尴尬之处有两点,要么是躲在地下唱纸醉金迷、欲望与性,极少看到有力量反抗不公的作品。


要么就是走向主流,自我阉割,比如《中国有嘻哈》几乎屏蔽掉了所有脏词。


还是不够。


PG One,就是因为一首《圣诞夜》的歌词而被吊打,歌曲也被全网下架处理。



对比一下国外大热的说唱歌手侃爷(Kanye West),bitch、motherfuckas这样的脏词不要太多。



这样的词在欧美司空见惯,但是到国内,就见不得人了。


我不是支持脏话,但对嘻哈音乐来说,用词无禁忌,表达无禁忌,很重要,嘻哈不是正能量,更不是所谓的“和平与爱”。


所以——在国内,遵循真实(real)表达的说唱,应该待在地下,不被主流所知,只为爱好者所追逐,非得强行扭曲成社会主义嘻哈、核心价值说唱,那就很可怕了。


@五岳散人所说:


嘻哈音乐肯定不是很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不过知道嘻哈的大概也不会指望这玩意儿能唱出啥正能量吧?那玩意儿出身就那个揍性。

您想他唱啥?“呦呦,那北京的金山上放啊放光芒啊,come on,那光芒照的人暖洋洋……”

您还是把嘻哈禁了吧,听着太吓人。



我们这些草民就更无力了,选择越来越少,能听什么不能听什么,都得听社会主义价值观的。



Gai爷向左,PG One向右


提到PG One就不得不说Gai爷了。


两个从《中国有嘻哈》走出来的冠军,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发展方向。


从前只爱钱的Gai爷,从地下转向主流,从嘻哈歌手转向专业音乐人,抛开之前的黑料,Gai爷抹去棱角,积攒口碑;


而依靠个性吸粉的PG One,持续不断地炒作话题,为电影创作歌曲,给雅诗兰黛这样的国际大牌作代言,俨然成为流量小生的代表之一。



Gai爷的选择显然更安全,也更明智,他有与年纪相符的远见与安排。


在《中国好声音》之后的创作,Gai绝大多数歌都与中国元素、江湖人情有关,他的歌词像古诗词,超脱于现实,又有反抗现实的顽固精神。


说实话,我一度非常迷恋Gai爷的歌词。最近微博上也刷起了Gai爷的词(为了对比PG One)



“一往无前虎山行,拨开云雾见光明。梦里花开牡丹亭,幻想成真歌舞升平”,多少人热爱的这几句词,勇往直前,鼓舞人心,也非常正能量。


这类保险的表达未必是Gai爷的真实想法。


早年间创作的《垃圾话》,非常市井,是Gai爷对自己年轻时混混经历的某种审视。



歌词看似粗鄙,但重庆话衔接地非常流畅,有种酣畅淋漓的feel:



社会底层的残酷,赤裸裸地表达。即将上《歌手》节目的Gai爷,是不会再回到这种“无恶不作的混混形象”。


还有那首《超社会》MV,完全是一个痞子在你面前张牙舞爪。



原生而鲜活。


如今的Gai爷,再也不是那个肆无忌惮、满嘴垃圾话的Gai爷了。



至于PG One,会不会从一个纸醉金迷的云端,掉入又红又正的社会主义嘻哈?


很好奇。


低俗音乐


PG One的《圣诞夜》被下架不是先例。


早在2015年,就有120首歌因为“低俗”被列入黑名单,全网下架。


其中就包括张震岳的《狗男女》、《trouble》、《0204》,MCHotdog的《哈狗帮》、《补习》,黄立行的《打分数》……



可以说,嘻哈音乐从来没有获得主流和官方的认可,好像下架了低俗音乐,这些阴暗面就不存在了。


甚至许嵩的《摇头玩》都被下架,歌名谐音也是罪:



究竟在担心什么呢?教坏未成年人吗?


我想,营造一个和谐有爱的社会假象,才是这些低俗歌曲被禁的原因吧。


我不喜欢PG One,更不支持黄赌毒,但我希望创作者的表达不要被随意封杀,表达被禁锢,就很可怕。


想用郭德纲的一段话结束这篇文章——


“那边几分钟杀躺下十个八个你知道是假的,那俩人一被窝睡觉你知道是假的,怎么到我这就都变成真的了呢?你看那么些那个东西都没学坏,听我这说段相声你就学坏了。那你也太看得起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