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一整个村的人这样诬陷她,竟然是因为她…

一整个村的人这样诬陷她,竟然是因为她…

2017-12-07 22:46     女人     来自:精品阅读推荐

01            

第一章:身份

秦家村,小河边。

十几个村民围成一个圈,围着的地面上躺着一个妙龄少女。少女全身湿透,薄衣贴在身上,显露出玲珑有致的身体。那些村民之中有几个男人,他们贪婪地看着少女美丽的曲线。旁边的妇人见状,对着她们身边的男人一阵猛掐,这才让他们收敛了些。

村民们指着昏迷的少女议论纷纷。他们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轻蔑和敌意。

“瑶儿,她不会死了吧?”一个妇人拉了拉另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女的手悄悄说道。

那少女的眼里闪过片刻的慌乱,低声说道:“应该不会。刚才还有气呢!”

秦瑶在众人没有看见的时候朝地上的少女露出狰狞的冷笑。当众人看向她的时候,她又是一幅可怜昔昔备受摧残的模样。她吸着冷气,一脸委屈地抹着眼泪,让那些看着她长大的长辈们心疼不已。

“瑶丫头,以后离这个狠毒的女人远点。你还年轻,刚才差点被她害死了。”一个妇人心疼地拉着她的手说道。

“婶子,俺……俺也不知道她这样坏。”秦瑶呜呜地哭道。

“这些外村人留不得。咱们让村长把他们赶走吧!她多呆一天,咱们就多一天麻烦。整天这样闹的,真是闹心。”

躺在地上的少女听见嘈杂的声音,本来就痛的脑袋这下子痛得更加利害了。她从昏迷中醒过来,慢慢地睁开眼睛。当她看见面前站着的村民时,那双迷茫的眸子闪烁着疑惑的神色。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是谁呀?”少女,也就是唐青茹坐起来说道。“头好痛啊!好冷!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

唐青茹,三十一世纪的天才医生。从十五岁开始行医之后,天底下就没有她治不好的病。这些年来她医遍整个圣天宇宙,成为星球联盟最受欢迎的女人。她不仅容貌绝美,身材火辣,智商高,情商高,医术高,甚至还博学多才。可以说,她就是全宇宙男人的梦中情人。

刚才唐青茹接到星际传讯,然后从居住的皇家星球坐飞船赶到一个中等文明的星球给一个难产的妇人接生。没想到中途遇见虫洞,她很惊险地控制住了飞船,这才没有被虫洞吞噬。

只是,谁能告诉她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的人怎么穿得奇奇怪怪的?她去过无数个星球,什么阶段的文明都见过,就是没有见过这种打扮的原住民。这种情况有些像一本古书中提过的古代。不过怎么可能?如果真是古代,那就不是低文明星球,而是原始文明星球了。

难道刚才被虫洞吸进了某个不知名的星球?不对啊!附近大大小小的星球几百个,几乎全部被星际战士们统领了,不会遗漏这么一个落后的星球。假如有这样的星球,一定会是整个星际联盟重点改造的对象,不可能这样默默无闻。

还有,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不认识他们,可是他们好像认识她。他们这样对着她指指点点的,到底是想干嘛?

“这丫头傻了吧?”旁边的少妇兴灾乐祸地说道:“她居然问我们是谁,她在哪里。真是可笑!”

“她在这里生活了半年,还不知道我们是谁吗?真是目中无人。”一个老翁哼道。

“这两个外村人本来就古怪。咱们别理她。”旁边的婆子冷漠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唐青茹。

外村人?意思是说这里是个村庄。外村人应该就是说她。可是两个外村人……难道除了她还有其他人吗?

生活了半年又是什么意思?她刚被卷到这个地方,怎么可能生活了半年?他们确定说的是她吗?

唔!脑袋里的画面是什么东西?头好痛!谁在对她施展精神异能吗?

“啊!好痛!”

刚刚醒过来的唐青茹抱着脑袋痛苦地叫着。旁边的村民见状,一个个如看疯子般看着她。

许多古怪的画面浮现出来。这是一个叫唐青茹的少女经历过的故事。半年前,她带着一个病弱的少年出现在村庄里。她用最后的积蓄——一个银手镯换了村子里一个没人居住的破屋子。从那以后她和那个少年就定居下来。

少年身体虚弱,一直躺在床上。‘唐青茹’为了照顾少年,不敢出去做工。她每天去山里挖野菜,找到吃的就回去煮给少年吃。

‘唐青茹’非常懦弱,经常被村里人欺负。她被欺负了还不会告诉别人。那些欺负她的人就反过来咬她一口。于是她不仅被欺负,还落得一个狠毒的坏名声。

这次就是一个叫秦瑶的女子把她叫到河边,然后那女子对着‘唐青茹’一阵臭骂,再把她推进了河里。在‘唐青茹’掉下去的时候,这个秦瑶被她抓住手,然后跟着她掉下河。他们两人在河里挣扎,后来有村民从这里经过,那个秦瑶先被救上岸,她最后才被救上去。

头好痛!那个叫‘唐青茹’的少女与她同名同姓,可是绝对不是她。为什么她的脑袋里会有另外一个女子的记忆?

唐青茹摊开手,看着手指尖的厚茧露出震惊的神情。那是一个做惯粗活儿的女孩的手,那不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的手。就算她常年行医,在整个星际联盟穿梭不止,但是手指也不会这么难看。她的皮肤如白玉般细嫩光滑,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的?

她摸着脸颊,感觉皮肤粗糙干涩,比她家佣人的皮肤还不如。还有她身上的衣服,那是一件丑得不能再丑的粗布麻衣。

难道她遇见了传说中的‘寄生’?

在三十一世纪,有一部份得天独厚的人能够觉醒一种特殊的天赋。她觉醒的天赋就是医术。而她一个朋友觉醒的天赋是‘寄生’。所谓寄生,就是在遇见危险的时候,她的灵魂会找到最近的载体,灵魂附在载体上,然后开始新的生活。她们相识了三十年,她那个朋友已经换了两个身体。

她可以理解为当时穿越虫洞的时候九死一生,这时候她也找到了一具身体寄生。但是,她什么时候有这种天赋了?

“要不要这样玩我?”唐青茹烦燥地说道:“这么一个落后的星球,让我在这里呆着岂不是生不如死?”

啪!一个狠辣的巴掌挥在痛苦叫嚣的唐青茹的脸上。

她脑袋里的画面停下来。抬起头来,摸着发烫的脸颊,冷冷地看着对面的妇人——秦瑶的伯娘于氏。

于氏本来得意地看着她,突然被她的眼神盯上,畏惧地打了个哆嗦。她缩了缩脖子,本能地后退两步。不过很快,她想到什么,硬着脖子傲慢地看着她。

“你真是狠毒,居然把俺家瑶儿推进了水里,害得瑶儿差点死了。”于氏瞪着唐青茹,指着她的鼻子骂道。

“打得好。这样阴毒的丫头就该好好惩戒惩戒。”旁边一个妇人起哄道。

唐青茹回过神来,摸了摸发烫的脸颊,眼眸微眯地看着对面的于氏。

脑子里的记忆告诉她,这个唐青茹之所以会被她寄生,是因为她掉进河里淹死了。害死她的人就是面前这个一脸阴毒的秦瑶。

可是在众村民的眼里,秦瑶才是受害者。原主是个不怀好意的外来者。

于氏惊讶地看着这个胆敢与她对视的女子。哟,这个蠢丫头今天长本事了,居然敢瞪她。平时这种情况她不是含泪往肚里吞吗?

“你打我?”唐青茹低沉地冷笑道:“你敢打我!”

“你害得瑶丫头掉进河里差点死掉,俺打你一巴掌又怎么了?”于氏受不了她的眼神,心里有些发冷。

“到底是我害得她掉进河里,还是她害的我?”唐青茹慢慢地站起来,冷冷地看着秦瑶。“昨日刚下了雨,现在地面还很潮湿。刚才我们在这里起了争执,所以这里肯定会留下我们两人的痕迹。我们两人身形相差很大,穿的鞋子也有区别,要是真心想调查,很容易就发现端倪。怎么样?你敢不敢带着大家去出事的地方看看?”

秦瑶只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村姑,哪里懂得那些东西?听唐青茹佩佩而谈,秦瑶心里发虚,当然不敢带着村民们去看什么线索。

现在村民们站在她那边,一旦去看什么线索,她的那些小心思就彻底地暴露了。

“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俺只知道你把俺推下了河。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俺绝对不会放过你。”秦瑶指着唐青茹,心虚地留下一句狠话,拉着旁边的于氏说道:“伯娘,咱们走。”

秦瑶想走,唐青茹可不会放她这样轻松地离开。她摇摇晃晃地上前几步,挡在秦瑶的面前。

“话没有说清楚就想走,谁给你的自信认为我会息事宁人?”唐青茹冷哼道:“就算你不计较,有没有问过我会不会计较?这不是你第一次害我了吧?三天前,你和村里的几个人把我绑起来扔进了泥沼里。十天前,我去山里挖野菜,你用鸟血引来了狼群,害得我在树上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天亮狼群才散开。还有半个月前……一个月前……”

唐青茹能够清楚地看见原主的记忆。她每说一件事情,心里的怒意就浓几分。以前秦瑶欺负的是原主,可是在她看来这是欺负她。现在这具身体是她的了。原主死了,她的仇她来报。

“瑶丫头……这些事情真是你做的?”村民们震惊地看着脸色苍白的秦瑶。

秦瑶涨红了脸,紧张地说道:“怎么……可能啊?各位爷爷奶奶,叔叔婶子,你们是看着瑶儿长大的。瑶儿是这样的人吗?”

一个与秦瑶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嘀咕道:“这种事情也只有你做得出来。你怎么就不是这样的人了?”

“秦俪,你不要胡说八道。俺才不会做这种事情。”秦瑶瞪着那个叫秦俪的少女说道。“这个外村人冤枉俺!”

“俺在庙里给奶奶祈福了半年时间,不知道你在这半年里做过什么事情。不过以俺对你的了解,那些事情还真是你做得出来的。”秦俪吐着舌头,不屑地说道。

02            

第二章:穷困

秦俪这样说秦瑶,于氏不高兴了。虽然秦瑶不是她生的,但是却是她一手带大的。再加上这丫头长得好,她还指望把她嫁给有钱人,这样可以换一大笔礼金给他家儿子娶媳妇。所以,这个丫头的名声可不能随便诋毁。

于氏尖酸刻薄地说道:“俪丫头,你和瑶丫头才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姐妹,这个外村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你护着她做什么?你这个样子真是让伯娘寒心。”

秦俪旁边的少妇拉了拉她的手,低声说道:“小姑,这件事情与咱们无关,别管闲事。”

“嫂子,俺本来听你的话一直没管闲事。这位妹妹是新来的,俺这半年不在村里,没有与她接触过,不了解她的为人。刚才瞧你们所有人都对她不满,俺还以为这位妹妹真有什么问题。可是听这妹妹说的那些话,俺不能再忍了。俺相信她说的那些话。她才是无辜的。”

村民们毕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他们会护短,会排外,但是在绝对的‘对’与‘错’面前,他们还是能够分清谁是谁非的。只是秦瑶毕竟是他们一个族谱的亲戚,他们不好说她什么。

以前这少女见到他们总是低着头,一幅阴沉灰暗的样子。他们见一个妙龄少女如此阴森,自然不喜欢她。久而久之,排挤越加明显。

唐青茹没有想到这个村里还有帮她说话的人。不管那个人是出于什么原因帮她,她都领了她的好意。毕竟她一个人势单力薄,村民们不会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如果有个同村的人帮她说话就不同了。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哥哥嫂子,我唐青茹在这里发誓,刚才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如果我有半句谎言,就让我不得好死。”唐青茹知道古代的人最封建迷信。他们相信因果报应。这还是从一本古书上看见的。“秦瑶,你敢发誓吗?你敢像我这样发誓吗?”

秦瑶恼道:“俺才不要说这种话。你……你一个外村人,就算欺负你又怎么样?不知道你的来历,还不知道是不是杀人犯呢!”

秦瑶这句话算是正面承认了以前欺负唐青茹的事情。刚才她还在村民们面前扮柔弱扮可怜,现在一下子暴露本性。纵然村民们想偏袒她,这个时候也不会再说唐青茹的不是。

“算了,小姑娘之间打打闹闹也是正常的。咱们家里的活还没有做完,赶快去做活儿。”一个男人拉着一个还想看八卦的妇人走了。

有了第一个不想趟浑水的人,其他人也不好再留下去。于是大家都露出不想多管闲事的表情。

唐青茹一直在观察那些村民的反应。在今天来的这些人之中,除了那个秦俪心肠不错,其他人都是麻木不仁的。他们只知道护短,没有想过她这个外村人也是人,这样明显的偏袒对她有多么的不公平。

既然别人不能给她一个公平的评判,那就让她自己来为原主讨个公道。

啪!唐青茹狠狠地挥出一巴掌。

这一巴掌甩得狠,快,准,将对面的秦瑶都打懵了。她没有想到向来像狗一样没有尊严的唐青茹今天不仅敢顶嘴,还敢打她。

刚走出去几步的村民们听见声音回头一看,顿时愣了。让他们更震惊的还在后面。唐青茹挥出一巴掌还不解气,又挥出第二巴掌。

啪!

第三巴掌。啪!

她的动作极快,一连挥了十几个巴掌。刚才还算清秀的秦瑶顿时一张脸肿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于氏尖叫,一巴掌甩向唐青茹。

唐青茹本能地念道:“开始自卫模式。”

咻!朝唐青茹挥出巴掌的于氏根本就没有碰到她,整个人飞了出去。她飞了十几米远,撞到旁边的树上,砰一声掉下来。

“啊!”于氏只来得及尖叫一声,接着便陷入昏迷之中。

脸肿成猪头的秦瑶瞪着大眼睛,惊恐地看着面前的一幕。与她一样见证了整件事情的秦俪也是一幅吃惊的样子。她眨眨眼,看了看秦瑶,再看了看于氏。

秦俪的嫂子吕氏结结巴巴地说道:“小姑,这人太邪门了。咱们快走。”

唐青茹摸了摸手腕,那里有颗红色的痣。她摩擦着那颗痣,眼里闪过放松的神色。

刚才她只是习惯地叫出她的天赋异能,叫出后她就在想‘换了一具身体,只怕异能已经消失了’。结果让她喜出望外,她的异能跟着她的灵魂在这具身体上扎了根。意思是说,她在这里照样可以做那个我行我素无法无天的第一女神医。

“这是怎么回事?这丫头还会武功不成?她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没有瞧见有这样的能力啊!”刚才走的人又跑了回来。

那一双双充满审视的眼睛落在唐青茹的身上,如一把把刀似的。不过相比刚才的戒备和轻视,现在出现的是畏惧和敬畏。虽然同样是排挤,但是畏惧总比轻视好。畏惧一个人,至少不敢对他做什么。轻视一个人,可以想怎么侮辱就怎么侮辱,想怎么冷漠就怎么冷漠。

秦瑶惊惧地看着唐青茹,双腿发软的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她颤抖地说道:“你……你别过来……”

于氏昏了,秦瑶变成了猪头。唐青茹刚融合这具身体,现在十分虚弱,又因为力气耗尽,脑袋昏昏的,此时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地休息一下。既然气已出,那就走吧!毕竟她只是一个外来者,若是做得太过份,只怕没有办法在这里呆下去。引起众怒就不好了。

“秦瑶,我这人向来大度,可是你把我的耐心都耗尽了。如果再有下次,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唐青茹冷哼一声,转身离开那里。

“原来这丫头是武林高手。以前被他们欺负却一直没有还手,是因为给我们面子。看来这丫头不是坏人。”一个老婆子说道。“咱们是不是误会人家姑娘了?”

“以那位姑娘的身手,要是真的对我们不利,只怕我们早死了。看来他们真的不是坏人。”另外一个老头说道:“乡亲们,咱们村旁边就是一座大山,每年那里都会发生兽潮,这些年不知道多少村民死在那些凶兽的爪下,又有多少庄稼被糟蹋。这位姑娘如此本事,留在咱们村里倒是一件好事。以后大家还是对她客气些吧!”

“三叔说得没错。咱们以后对他们客气点。”秦俪的嫂子吕氏敬畏地点头。

秦俪看着唐青茹的身影走远。她的眼里浮现好奇的神色。

唐青茹走了一会儿。面前的景色是那么陌生,可是脑子里又有些印象。那些印象是原主留给她的记忆。

她找个地方坐下来,无奈地叹道:“假如有飞船的话,还能用飞船离开这个星球。没有飞船,如何离开这里?难道我以后要在这里长住?不要啊!这么一个落后的原始星球,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保障不了。没有高科技,没有飞船,每天为一日三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脑袋越来越昏了。唐青茹揉了揉额头,看着对面的小破屋。

那里是她现在的‘家’。家里有个病弱的少年。根据记忆所知,那个少年是她的主子,而她是他的丫环。

少年原本是贵族,因为家族被灭门,他在心腹的保护下逃了出来。他们一路西逃,逃到了这个地方,最后只剩下她跟着他。

当初逃到这个村子里,为了不暴露少年的身份,他们对外称是表兄妹。这半年来,少年从来没有离开过屋子。因为他原本就体弱,又因为在赶路的途中被刺杀追杀受了重伤,现在身体弱得更加利害。假如再这样恶化下去,只怕近两个月就要给他收尸了。

唐青茹不想进去。里面的少年就是个累赘。她要是进去趟这个浑水,以后麻烦会更多。然而现在她没有落脚之处,只有回到这里。

“算了。先呆几天看看吧!”唐青茹说着,走向对面的房子。

破屋很简陋,下雨的时候整个房顶像是马蜂窝似的漏着雨,吹风的时候仿佛能把房子吹塌。幸好现在处于春季,要是到了秋冬,只怕他们不是饿死就是冻死。原主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每天就喝一碗野菜汤填肚子,连片菜叶都没有吃上。所以刚才才那么容易淹死。

唐青茹走进唯一的卧室。这个小破屋只有一个厨房和一个卧室。卧室里有张破旧的床,床旁边支了一个木板,木板便是她的床。

“哎!”唐青茹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他有二十个小时都是昏睡着的。平时吃东西还要人喂。他的脸色十分灰暗,眼眶那里满是污青。其实仔细一看,这少年长得很不错。毕竟他的娘是当年的京城第一美人,他爹也是翩翩佳公子。这样出色的两个人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会丑呢?“谁让我占据了你丫头的身体?她至死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干脆我把你治好再离开吧!这样我也心安些。”

唐青茹躺在小木板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梦中她开着飞船遇见虫洞,然后被卷进一个异空间。她的身体在虫洞里炸开,接着化作一道光芒飞进一个清瘦少女的身体里。

那应该就是她的灵魂了。

那少女的灵魂飘了起来,对着她不停地鞠躬,说道:“奴婢的家人全死了,奴婢早就不想活了。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公子。仙子是个有本事的人,请仙子照顾好公子。仙子大恩,奴婢来生再报。只要仙子不嫌弃奴婢蒲柳之姿,便收下这具躯体吧!”

03            

第三章:系统

呼!唐青茹坐起来。

她满脸的冷汗,双眼迷茫地看着前方。

等了一会儿,她想起了梦中的场景,看向对面的少年。

“哎。”唐青茹皱眉说道:“寄生到谁的身体里不好,偏偏遇见这么一个麻烦。”

她按了一下手腕处的红痣,说道:“启动全身扫描。”

只听脑海里传出磁性的声音:“本星球能量源太低,无法启动如此高端的程序,请主人汇集满能量源再来。”

“……”唐青茹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十岁便觉醒了这个神医系统,它不仅可以存放东西,还有许多高端功能。意思是说现在全部用不上了?那这个系统还有什么用?”

“主人息怒。主人穿越时空的时候系统受损,以前收集的东西被毁了不少。想要使用那些东西以及系统的功能也可以,就是需要能量。”

“可是这里是个低等文明星球,没有我们需要的能量源。”唐青茹淡道:“你这是故意耍我吗?”

“这里没有高科技能量源,但是小医根据主人的能力找到另外一种可以替代的能量源,小医给它取了个名字叫‘仁医值’。意思是说主人要是用医术救了别人,得到别人的感激,那些感激就能化为能量源。主人可以利用这些能量源启动神医系统。”

“现在能用的功能有哪些?”唐青茹在心里问道。

“可以打开背包,里面简单的医疗设备可以使用。还可以保护你三次。另外就是生活辅助功能。以前主子从来不用为生活担忧,所以这个功能一直没有使用。这次主人必须依靠自己生存下来。生活技能就变得很重要。所以,为了节省能量源,在主子找到新的能量源之前,最好别用自卫技能。自卫技能是很耗能量的功能。”

“真是疯了。”唐青茹揉了揉头发。粗糙的头发让她的手一僵,粗糙的手指更是让她恨不得自戳双目。“我就不能寄生到一个大美人的身体里吗?这幅营养不良的黄毛丫头形象,要是被那些追求者看见的话,我傲娇女王的颜面往哪里放?”

忍住那些抱怨,她用背包里的听诊器听着床上少年的心跳。他的心跳很慢,瞧着不太好。她又翻了一下背包里的东西。除了几件最简单的医疗设备,其他的都用不了。她以前存的药,以及从各个星球收集起来的营养品全部被锁住了。

她的系统‘小医’说是因为穿越时空的时候有所损伤,必须用能量源才能解锁。看来只有慢慢地收集他说的仁医值了。

“咦?这套金针不是我治好了地球王妃后得到的奖赏吗?它居然没有被锁住。为了学习这套金针,我还从博物馆借了许多古代书籍练习针灸术。以前我用的都是高科技,没有用得上这种古医术的时候。看来这段时间我还得靠它行医救人。”唐青茹看着那排密密麻麻的金针说道。说完后,她看向床上的少年,淡淡笑道:“我以前没有正式地启用过这些金针,现在就在你身上试试效果吧!作为本神医的第一位病人,你是不是很荣幸?”

唐青茹为少年把脉。确定他的症状后,在他的身上和头部扎了几针。

扎完后,她整个人变得特别疲惫。她坐在床边休息了一会儿,摸着空着的肚子说道:“好饿啊!我可不想只喝野菜汤。为了活下去,我得去找点吃的。”

唐青茹再次走出去。现在天色有些昏暗了,她不敢再上山。而且她现在也没有上山的力气。所以,还是去河边试试运气吧!

“生活技能。”唐青茹在心里默念。

她一个活在三十一世纪的新时代女性,出门不是飞船就是战舰,家里的生活都是机器人和佣人伺候的,什么时候为那口吃的这样烦心过?可是现在她必须学习生活技能。

启动生活技能,双手仿佛拥有特殊的力量,从砍竹到划竹条,再用利落的手速编了一个鱼篓出来。这一系列动作做得那么顺畅,这让她自己都觉得惊奇。

“原来我也有这样心灵手巧的时候啊!”唐青茹看着手里的鱼篓,摇头感叹道:“果然世间就没有我唐青茹做不到的事情。”

她带着鱼篓去河边捞鱼。半个小时之后,五条三斤重的鱼儿进筐。她带着收获的战利品回到那个破屋。

接着是烤鱼。没有任何调味品,只能凭借对食材的了解进行烧烤,把它最原始的美味释放出来。

三条鱼进肚,终于有种活过来的感觉。她摸着肚子靠在那里,一幅享受的表情。休息了一会儿,她把剩下的两条鱼熬成鱼汤端进卧房。

“你……”唐青茹迈进屋,看见原本躺在那里的少年,也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纳兰凌坐了起来,惊讶地说道:“你醒了?”

纳兰凌看向对面的唐青茹,扬起淡淡地笑容说道:“嗯。煮了什么?这么香。”

唐青茹连忙把鱼汤端过去。走到纳兰凌的身边时她愣住了。真是奇怪!她又不是他的丫环,干嘛这么诚惶诚恐的?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不会还有意识留在这具身体里吧?

纳兰凌接过唐青茹手里的鱼汤。他慢慢地喝着,脸上是放松的表情。看来出来他也好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食物了。哪怕平时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嘴里吃的是香喷喷的鱼汤还是苦涩难咽的野菜还是分得清楚的。

“茹儿,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这身体太差,帮不了你的忙,让你这样为我操劳。”纳兰凌喝完鱼汤,满是感慨地看着唐青茹。

唐青茹知道这个贵公子的情况,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对。他失去家人,从一个贵公子变成一个衣不遮体的穷小子,心灵上有多痛苦可想而知。他能像现在这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安慰她,她已经很佩服他了。接下来他只要把身体养好,她辛苦一下也是值得的。

十天后。唐青茹扶着纳兰凌下了床。经过十天的针灸,再配合她在山里找的草药,纳兰凌已经可以下床走动。

刚开始搀扶着他走了一会儿,接着他可以自己试着走动几步。唐青茹知道男人好面子,确定他可以自己行动后便出门去捞鱼了。

这段时间他们吃的都是山里的野果,蘑菇,木耳,以及在河里捞的鱼。她还在山里找到一些野韭菜和野山椒。

等唐青茹从河边回来的时候,纳兰凌还在院子里走动着。他躺得太久,身体有些僵硬。随着他练习的时间越长,行动越是灵敏。

“你得慢慢来,不能长时间走动。”唐青茹见他如此,急忙劝阻道。

纳兰凌的额头上流淌着许多汗水。他用洁白的手帕擦拭汗水,憔悴的脸上扬起温和的笑容:“我等不及。”

“那也不能这样劳累。”唐青茹立即说道,说出来之后才发现有多么暧昧。

她自问道:“我不是原主!我不是他的丫环!我没有权利和义务去管他的事情!可是为什么总是不受控制呢?”

“对了,茹儿,你什么时候学会医术的?”纳兰凌这个贵公子说话轻声细语,就算是最狼狈的时候,举手投足间都是翩翩贵公子的潇洒和优雅。他穿着打着补丁的布衣,那又如何呢?他一身风华是粗布麻衣遮不住的。

“在你昏睡的这段时间里我遇见了一个化缘的和尚,我好心把最后一点野菜给他吃了,他就教了我一些东西。他在这里呆了一个月,然后就走了。”唐青茹说道:“只是他很神秘,每天悄悄地教我,让我不能告诉别人。所以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

“你能有这样的机缘,真是你的福气。”纳兰凌坐在石桌前,喘着粗气说道。“今天晚上吃鱼吗?”

唐青茹看着手里的鱼篓。那里面只有一条鱼。

这个鱼篓是她用特殊的能力做的,所以拥有特殊的神力。刚开始的时候能量多,一会儿就能捞上好几条大鱼。如今系统能量已经没剩下多少,眼瞧着连生活技能都用不了了。刚才她捞了一个小时,最终只得到一条一斤重的鱼。再这样下去,只怕这么小的鱼也捞不上了。

哎!她要快点赚取仁医值。仁医值可以换成能量源,有了能量源她可以去系统商场买东西。也就是说,她得去治病救人了。

“是啊!今天晚上吃鱼。”唐青茹回过神来,对纳兰凌说道:“公子,明天我想去城里。你一个人留在家里可以吗?”

纳兰凌惊讶,淡笑道:“当然可以。你自己小心些。虽说那些人的目标是我,但是作为我身边的贴身丫环,说不定有人见过你。”

“公子放心……”唐青茹已经做好打算了。她明天要女扮男装去行医。毕竟女医生在这样的原始文明星球太少见了,还是男装方便些。

“不是表兄妹吗?如果被别人听见你叫我公子,我们两人的身份不是暴露了吗?”纳兰凌微笑道。

“那……表哥?”唐青茹试探地叫了一句,看见纳兰凌笑得温和,不知为何竟有些羞涩。这份羞涩不为别的,而是因为害臊。

她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居然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表哥,这也太不要脸了。虽然在他们星球三十几岁才刚成年,相当于古代的十几岁。但是她活了三十几年是事实,不能因为星球风土人情不同就这样自我欺骗。

“乖。”纳兰凌在外面吹了风,身体有些受不住了。他疲惫地说道:“我先回屋。等会儿我再出来吃鱼。”

唐青茹看着他的背影说道:“真是难为他了。一个吃惯了山珍海味的贵公子居然天天吃野菜和没有任何调味的鱼,衬托得我这个丫环身的人都觉得自己娇气了。”

篇幅受限,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观看~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九阅官方微信:19楼小说(best_read)

乖,扫一下~o(*≧▽≦)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