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煤炉子拆了,天然气不够用,北方人靠梦取暖?

煤炉子拆了,天然气不够用,北方人靠梦取暖?

2017-12-06 20:15     娱乐     来自:新闻哥


12月,凛冬已至。


总被南方人羡慕的暖气,在这个冬天,没有如约而至——陕西、山西、河北等多个北方省市,因为“煤改天然气”,迟迟没能供暖,老百姓陷入寒冬境地。


这是北方人从未遇到过的困境:人们被禁止烧煤,天然气价格昂贵,又时常限气,想用不能用。有人抱怨说,晚上生生被冻醒。


在几百公里外的北京,我的苦恼是:暖气太足,晚上热得睡不着。


这一场涉及上千万人口的寒冬危机,我们不应该视若无睹。


我找到了数十位置身其中的哥迷,他们讲述的真实境遇,令人唏嘘。



“孩子们穿成大熊,有的娃手都冻裂了”



今年刚大学毕业,李星(化名)就考到陕西铜川市,成为一名乡镇幼儿园的幼师。


“我们这里说起来是乡镇,其实就是在一个村子里。我们的幼儿园只有三间房子,和小学在一个院子里,”李星说,今年暑假,环保部门跑来拆掉了学校的煤炉,“因为污染环境嘛。”


拆完了锅炉,天然气却没能供上,也没法用电取暖,因为会跳闸,最后只能烧甲醇,“一天要花三四千块”。


经费不够,学校会在上午11点前开一会暖气。大部分时间里,孩子们只能在教室里冻着。当地的温度只有1度左右。


出太阳的时候,室外温度比室内高,李星会带着孩子们在操场做游戏,暖和身子,“孩子们穿成大熊,有的娃手都冻裂了”。



李星所带的中班有39个孩子,因为冷,只剩下19个孩子还在上课,其他的都被家长带回了家。


比起幼儿园的孩子,小学生处境更糟。


幼儿园不用住校,孩子晚上都回家睡觉。但小学生都住校,宿舍也没有暖气,“小学有的孩子从一年级就住宿,手脚都冻烂了。


老师也是在学校住,但会买“小太阳”应付着。


李星说,再过些日子天气会更冷,如果暖气还是这样,不知道孩子们该怎么办。




“那么多老人家都冻着,也还没搬走”



这个冬天,石阳一家同样一愁莫展。


石阳(化名)是一名煤炭工人,在山西长治一家国有煤企工作。每天下井十几个小时,对他来说是常态。


“煤改气”之后,石阳家倒是通上了天然气,但“老人舍不得开,每天都冻着”。


天然气取暖有多贵?石阳给我算了一笔账:


一升气要2.25元,住户如果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话,最少每天要花费60-70元,一个月大概要3600元-4200元,整个采暖季四个月,花费上万


(壁挂炉原本要出安装费,但由于居民的强烈反对,最后免费安装了)


“说好的一个采暖季补贴2400元都没有到位,有的村发了,我们村就没了音信,”石阳说,为了省钱,不敢把壁挂炉温度调太高,最多调到60度,室内就是八九度。



如果要再调高温度,花费也就更高。一年收入五六万的石阳,面对上万的采暖费,也吃不消,“一个普通百姓一个月工资也就一千四五,你让他怎么去承受?


现在最让他担心的,是家里的老母亲。石阳说,“我妈有支气管炎,这个病最怕冷,可是老人节俭,舍不得烧啊,你说我这心能忍受吗?”



没有暖气,老人们过得很艰难。


在北京工作的杨怡,老家在河北保定,前不久,她听说奶奶因为腿寒住进了医院。


奶奶家在保定先锋机械厂家属院,虽然位于市区,但还没供暖。“可能是管道的问题,11月才开始挖坑弄管道,一直没给供暖,之前市政府开过发布会,说11月25日前供暖,现在还是没供。”


老人在家只能用电暖器,但室内只有12度左右,“那天白天在客厅多坐了会儿,就动不了了”。


进了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没什么问题,只是冻着了。


尽管奶奶住了院,爷爷还是不想搬去和杨怡父母家一起住。“我爷爷比较固执,他不喜欢住别人家,他说那么多老人家都冻着,也还没搬走。”


“村里老人还可以烧点煤,在市区,煤都运不进来。”杨怡也没有办法了。



“都是老实人吃亏”



杨怡不会知道,村里人烧煤的风险也很大。


河北邢台一位不愿具名的基层乡镇工作人员告诉我,前不久,隔壁村发生一起悲剧——七十多岁的老两口家在临街,不敢把烟囱伸到街外面,又太冷,把烟囱就安在屋里烧煤,结果煤气中毒死了。


我问她,为什么老人家里没用天然气取暖?


她说,每个村都有一部分人没安装壁挂炉,岁数大的、困难家庭都没装。


除去国家补贴,壁挂炉以及安装费需要2600元,加上农村房子大不保温,昂贵的天然气费用,对不少村民来说难以承受。


可是,老人家为什么不敢把烟囱伸到街外面呢?


今年环保部印发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北京、天津、河北、山西、陕西、河南四省18市严格禁煤,在农村,甚至打出“烧煤就拘留,冒烟就扒房”的标语。



烧不起天然气,冻得没办法,很多人就在家偷偷烧煤,也因此发生了上面这样的悲剧事件。


同样是村基层干部的王万华(化名),对村民偷烧煤的行为,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明文禁煤了,但偷偷烧煤我们也不查,毕竟不能冻到,现在这么冷。”王万华说,这也算是他和村民的“一种默契”。


王万华在河北保定市一个村当村官两年了,不久前,妻子刚给他生下一个男孩。高兴之余,也有气愤,“所有人都埋怨啊,我也生气。晚上停供(暖气),家里有小孩啊!”


在他看来,最可怜的还是“老实人”。


有村民把煤炉拆了,等着天然气供应,结果天然气管道还没装完。“有人特别愤怒跑到村委会来说,都是老实人吃亏。相信政府的人,最后冻着。不相信的人,自己烧煤证明他正确了,有时候还会尝到一些甜头。”




“北京只是把人赶回老家

老家却连睡觉吃饭都不让了



“不老实”的吴海(化名),就留了个心眼。


“我家拆炉子的时候,我没让工程队给我拆炉子,因为我担心安装不上天然气,没办法取暖了。”


吴海说,他姐姐家的炉子给卖了,烟囱也给堵上了,都没法偷偷烧煤。吴海所在的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大尚屯镇西街村,至今整个乡镇的煤改气工程都没完工,他有点庆幸自己的当时决定。


“上面一家发了两个电褥子,电褥子能取暖?”


吴海买煤,也是晚上偷偷进行的,“送煤的都是晚上送,用塑料布盖上。原先700元一吨,现在涨到了950元。”


一些接受采访的哥迷,不约而同地给我发来了他们朋友圈的“段子”:




一位哥迷说,朋友家在农村,睡的是热炕,做饭用灶台,天然气管道还没弄好,就被村干部把睡觉和吃饭的地方都砸了。


“北京只是把人赶回老家,老家却连睡觉吃饭都不让了。”


人们都想支持煤改气,支持蓝天白云,但自己都冻得受不了,拿什么去支持呢?


“这几天北京的天气都很不错,应该也有煤改气的功劳吧?可是我不想我们的蓝天需要让老百姓受冻,让老百姓买单。”


更讽刺的是,限气受冻的苦难,竟然被当成了先进经验,向上汇报。



蓝天、无霾,是我渴求的东西,但是要牺牲这么多人的温暖,让他们受冻,我不愿意。


我不希望活得质量,先取代了活得尊严。


我也不希望,对岸用爱发电,我们靠梦取暖。


这个冬天,难熬。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本文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