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特朗普减税,对中国一定是坏事吗?

特朗普减税,对中国一定是坏事吗?

2017-12-04 10:06     财经     来自:瞭望智库



北京大学教授査道炯表示,这几年,在欧美国家的一个重要关注,是企业(内资还是外资)如何处理它的盈利所得:转向海外(包括避税天堂、做实业),还是留在国内(再投资、纳税)。这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减税取向问题。


美国税改的靴子离最终落定仅有一步之遥。该税改具体实施之后的效果是否能如特朗普所愿,美国国内外及各界还有诸多争议,也尚需进一步跟踪观察。对于其对我国的影响,我们自不必盲目持悲观论断,但同时也应分析其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早作预案。


文丨王芳 瞭望智库宏观经济观察员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2月2日美国当地时间凌晨1点50分,在经过之前数月的博弈,以及几个小时的马拉松式的“连续审议(vote-a-rama)”,美国参议院最终以51:49票的结果通过了税改法案。


值得注意的是,48名民主党人全部投反对票,共和党人只有Bob Corker一人“倒戈”。


Bob Corker投反对票的理由是,根据国会税务委员会的计算,即使经济按照期望得到稳定增长,该税改也将在10年内给美国增加1兆亿的国债。作为反扩大国债的鹰派,他反对该税改。

 

1

税改方案尚未尘埃落定




由此可见,该税改法案在美国内依然有巨大的反对力量。保守派称这是立足中产阶级利益、会给美国带来经济繁荣的跨时代税法改革;自由派则觉得该法案讨论时间仓促、以给富人和大公司大幅度减税为主要特征,并有将美国推向更大的国债重负的危机。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税改方案已经尘埃落定。由于参议院通过的法案版本和此前众议院通过的版本存在分歧,参众两院预计将在下周一成立委员会,解决现存分歧。唯有如此,特朗普政府才有望尽快在税改方案上签字。

 


除了在抵押贷款利息减免这一项上众议院的征税要求更为苛刻之外,几乎都是参议院版本更为严格。


而且,在上周六特朗普出发前往纽约之前,他在白宫门口表示,企业税将从35%下调至20%,但也可能降至22%,最终结果还有待观察。特朗普的这一表态有可能使得本来就很敏感的谈判变得更加复杂。


在税改方案上,最终不可能是众议院和参议院一方的绝对胜利,双方将就具体细节进行利益权衡和博弈。因此,最终定稿的税改方案,将会是众议院和参议院版本的中和,双方将各自作出妥协。

 

2

此次税改的几个主要方面



 

第一,虽然众议院和参议院版本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新税制将对个人税收的等级和比例进行改革,大幅降低个人税收


第二,对纳税人的税收减免还包括很多细节,比如:取消纳税人的$4050的个人免税额;将标准抵扣额翻倍,使得年收入低于$12000的单身、年收入低于$24000以下家庭完全不需纳税;夫妻共同报税个人所得税税率大部分下降;儿童税收抵免额提高等等。


第三,取消遗产税


第四,美国企业的税负大幅下降至20%(暂且不考虑特朗普最新表示)。


第五,海外企业税收大幅变动。税改前,美国企业在海外盈收转入美国时,必须缴纳35%的税。税改后,对美国企业在海外获利,最低征税10%,并将企业获利回流美国现金等价物的税率设定为12%,并将非流动性投资的税率设置为5%。

 

3

税改的国内效果不一定真如预期



 

1、提振经济,增加产出?


正方认为,企业所得税一次性的大幅削减将提振企业盈利,特别是对于那些“高有效税率”的公司更为显着。而且,个人税收的减免,将增加他们的收入,并促进消费的开支。


但根据美国智库TPC的最新报告也显示,综合考虑总需求、劳动力供应、储蓄和投资等因素后,长期看来税改法案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微乎其微。税改法案将令2018年美国GDP增长0.7%,而对2027年的GDP则几乎没有影响。


不过,美国财政部部长姆努钦曾表示,共和党的税改计划在未来10年内大约能为美国政府增加2.5万亿美元的收入,远超税收政策中心预计的1690亿美元。

 

2、税改对预算的影响


减税带来的财政赤字是人们最为担忧的一个因素。曾经担任美国财政部部长和哈佛大学校长的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也在FT(Financial Times)撰文,称要重新考虑美国税改的影响。他也表示了对于美国财政赤字的担忧。


不过,TPC的研究称,税改带来的产出增长将令个人和企业的应税收入增加,并反过来扭转法案本身对美国预算赤字的影响,在不考虑利息支出的前提下将令2018年的预算赤字减少260亿美元


3、税改对债务的影响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美国的大幅减税,将导致其债务近一步增加,加重债务负担。格林斯潘就曾发出警告,认为在债务稳定之前,不应该考虑减税。

大部分外部机构的研究也表明,预计以减税为主题的税改计划将大幅增加美国国债,即便算上其为美国经济增长所作的贡献亦是如此。


保守派的税务基金会一直对共和党税改表示支持,但也预测称,共和党版本的税改计划大约将净增加1万亿美元的债务。


特朗普政府可能会面临减税后政府开支触及债务上限的问题。如果特朗普政府无法解决政府税收减少,赤字增加的问题,其税收方案效果可能就会大打折扣。


4、税改将促使美国企业回流?


在特朗普税改法案里,“属人制”改成了“属地制”,也即是只要在海外已经缴税,美国企业转回本国就不用再缴,此举会刺激美国企业利润的回流


美国企业利润的回流,自然会带动国内的企业投资和就业,以及最终居民收入的增长。


对于税改带来的可能影响,税收基金会估计这样的税改计划将令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加逾9%,令实际薪酬增加8%,此外还能创造至少200万份新的永久的全职工作。


但考虑到企业回迁除了税收,还有在劳动力成本、政策环境、产业链等方面的因素考量。可能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

 

4

自由派同保守派争锋相对



 

由上可见,在税改方案的效果上,究竟能否达到特朗普期待的效果,其实各方各执一词。


而且,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国内不少经济学家也对此提出了明确的反对意见。他们认为,减税并不合时宜(ill-timed)。因为美国经济增长已经连续9年扩张,失业率也在不断降低,这有可能诱发更高的通胀


保守派和自由派对此的争论主要聚焦于以下几个方面,其观点总结如下:



自由派

保守派

对中产阶级影响

最高1%的富人阶层将得到绝对的减税;而中产阶级有25%的人将面临税务上升,且该比例将在未来十年内增加到50%。而得到减税的中产人群也只是一些中小幅度的税务好处,富人得到的减税幅度则很可观。家庭年收入7,5000美元以下人群,由于一些税务优惠被砍,实际上将面对税务负担加重的现实。

预期该税改将把美国GDP年增长速度提高到3.x%甚至4%以上的水平,一旦强力的经济繁荣得以实现,全社会有更多收入更高的工作机会等待中下产人群。因为社会资源食物链最高层人群最懂得如何投资带动经济、创造工作机会雇人,所以需要先给他们减税才会有后续的经济繁荣。

对经济影响

两院税改法案,突出地将财富和优势从所有纳税人转移到已经富裕的少数人身上。这种干涉会扭曲经济结构。在正常的自由竞争中,富裕阶层应该是在提供了更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之后,才能增加财富,而不是通过被减税提前拿到这些优惠。

由于目前失业率已经在5%以下(也称为“全就业”),并不存在通过给富人和大资本减税创造更多工作机会,从而带动经济增长的空间。

保守派推崇的涓滴经济学或“滴流理论”核心内容是:主张对大企业,投资者和企业家的个人收入和企业收入进行税务减免和其他经济利益补贴,以刺激经济增长。

该理论建立于两个基础上:1. 认为社会的所有成员都能从增长中获益; 2. 经济增长最有可能来自那些有资源和技能的人带来的生产力增加。因此要给富人和大资本减税,靠他们增加投资、消费,创造更多工作机会,从而带动整个社会经济繁荣。

对医保影响

几位曾坚定反对废除奥巴马医保的共和党议员,在面对税改中携带私货的部分——废除税务上对于不购买奥巴马医保人群的强制罚款条例,没能再度坚持原则立场。根据CBO的计算,该项改动,将使1300多万人在未来失去医保。

之前计划了7年之久的废除奥巴马医保的行动,因为麦凯恩等三位共和党参议员反对而最终流产。废除对不购买医保人群的强制性税务惩罚,是共和党坚持让奥巴马医保自动走向死亡的又一次尝试。保守派认为,美国80%的人群年收入在5万以下,而该项税务惩罚面向的主要是此类不想买保险的中低收入人群。共和党给出的解释是,取消该惩罚,等于给大量中产又一免税优惠

 

5

特朗普税改对我影响




特朗普的税改引起国际国内大讨论。对于国内的影响,主要观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刺激在华的美国资本回流。该观点主要认为,由于更低的税负环境,尤其是在特朗普税改法案里对海外利润回流的税收框架的改变,会更进一步刺激美国公司的撤离。


税改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对美国企业回流及中国企业美国投资的吸引力。但是,税收只是企业投资考量的一个方面,但并不唯一。同时,不少国家也已跟进推出税改措施,这会部分抵消美国税改的吸引力。


北京大学教授査道炯表示,这几年,在欧美国家的一个重要关注,是企业(内资还是外资)如何处理它的盈利所得:转向海外(包括避税天堂、做实业),还是留在国内(再投资、纳税)。这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减税取向问题。同时,政府税收减少,也会导致其公共财政能力下降,反过来,政府能给企业提供的投资减免的空间也就可能跟着下降,其可操作的空间也就在减少。也就是说,在其它条件可比的情形下,国与国之间对比企业所得税水平,依然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第二,资本外流的压力。持该观点的人认为,除了外资利润回流和投资撤离,还有金融市场资本外流的压力


正如我们在以上所分析的,减税对于美国的影响,不仅仅只有正面,美国在大幅减税,军事开支大幅增加的情况下,其实是在不断推高其债务水平,这种寅吃卯粮的行为,可能使其美国经济稳定增长不可持续。这些对于资本都是不确定的因素,比如也是资本考虑的重点。其动向也值得进一步观察。


当然,我们也需要对此予以重视,合理评估其可能带来的影响。


第三,人民币贬值压力上升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肖立晟认为,税改政策下调企业税率后,会鼓励储蓄、外资流入和投资,进一步提振美国总需求。政策正式落地后,美国经济增长动能会更加强劲。但是,税改政策会引发美联储对美国经济过热的担忧。美国经济10月失业率为4.1%,已接近充分就业。预计美联储加息预期会逐步上升,明年下半年美元指数升值预期将会升温。强势美元会对人民币贬值构成压力。这一点需要我们高度关注。


第四,减税带来全球减税压力


细数历次全球减税周期,大多是从美国开始。为抵消本次特朗普的税收计划的影响,英、法、德、印度等国已采取或正在制定减税措施


对中国也产生了被动减税的压力。不过,中国最近三年同样处于减税进程中,这种压力已经有所准备。李克强总理早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承诺要减免税费1万亿元人民币。2017年4月19日,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宣布,2017年减税3800多亿元,全年削减费用2000亿元。考虑到中国上市公司的利润总额每年约2.5万亿元,减税占中国上市公司利润的五分之一到五分之二,大规模减税无疑将进一步提振中国经济。


未来,我国还可能会在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税率降低方面有所动作。

 

综上,美国税改的靴子离最终落定仅有一步之遥。该税改具体实施之后的效果是否能如特朗普所愿,美国国内外及各界还有诸多争议,也尚需进一步跟踪观察。对于其对我国的影响,我们自不必盲目持悲观论断,但同时也应分析其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早作预案。


部分信息综合华尔街见闻、华盛顿华人资讯、美国华人等。


总监制:吴亮

监制:夏宇

责任编辑: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黄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