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广州人是从哪来的?

广州人是从哪来的?

2017-12-02 15:18     女人     来自:瞭望智库


根据2016年的各地人口统计数据,广州已经成为了中国最受欢迎的移民城市之一。无论是绝对数量还是人口比例,广州所接纳的外来人口都已经有了赶超北上的趋势。


文 | 猫斯图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ID:diqiuzhishiju),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天河北CBD


广州人的开放精神全国闻名,改革开放以来不断扩张的城市规模和人口数量似乎也正在印证这一点。她的移民传统也并非仅仅是改革开放之后才出现的新现象——广州早就是一个出了名的移民地区。



 

1

作藩南越古称雄,五管皆归节製中



 

先秦时期的广州是一片蛮荒之地。倒不是因为当地的水土条件不够好,而是因为这里和文明最先开化的中原之间,隔着中国南方氤氲潮湿的森林和水泽地带,中原人对此处的探索始终难以展开。


即使对于最南方的楚国来说,南越也是极其遥远的存在。


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


即使是穿越了山水森林的阻隔,此地在生产力和交通水平低下的远古时期,仍然并非优良的文明拓殖地。


整个岭南北靠五岭之主脉大庾岭,东南至南海,地形复杂。这一地区有山区地带、起伏不平的丘陵台地、珠江三角洲平原和漫长的海岸线,各地区之间被山脉和水系所阻隔,很难交流融通。


山重水复疑无路,确确实实没有路。


(可横屏观看)


先秦时代,当中原诸侯为了争夺天下霸权而大打出手时,此处开发程度仍很低。《通典》所谓“自岭而南,当唐虞三代,为蛮夷之国,是百越之地,亦谓之南越。”是也。


但一旦中原实现统一,有了足够的人力物力向南探索,广州一带的人口结构也就开始了变化。移民的到来带来了文化的融合与变迁,这就是“汉越文化融合期”的发端。


广州南越文王墓出土的丝缕玉衣(编号D50):



自秦始皇之后,秦汉两朝对岭南进行了长期、大规模的同化工作。这其中尤其重要的是汉武帝平定南越国之后,迁移了大量汉人进粤。这其中不仅有普通商贾农民,还有军事人口和行政官员。在汉帝国之下的岭南,汉族人“与越杂处”,互相通婚,汉人在岭南站住了脚跟。


前204年,南海郡尉赵佗兼并了桂林郡和象郡,据有岭南(今广东、广西大部、越南北部),建立了疆土“东西万余里”的南越国,定都番禺。


图为赵佗雕像:



他们,就是广州的第一批成功的移民。


这其中,汉文化传播最广泛、汉人移民最庞大的地区,在现在的苍梧和番禺(梧州和广州)两地。在地理上,这两地看似相隔甚远,但正好分处西江流域的两头。


当时的越南首都河内还在西汉手中。


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


同一条江河的上下游,由于水道的交通功能和共同利用水流的利益关系,总是容易形成相似的文化认同。广府人和广府文化,就起源于曲折西江的沿岸。


苍梧(梧州)不止是一座沿江城市,更是通向广西诸水系的总枢纽,从梧州北上还可通过桂林通向湖南。


(可横屏观看)


历史上,移民和当地土著总是会因为生存空间的争夺而产生各种争端。但是这种现象在广州早期的移民历史中并没有出现。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南下的汉人带来了更先进的农业和手工业生产力,在有限的生存空间里创造了更多物质增量,填补了他们占用的资源。


在此后相当的一段时间内,广府土著(即所谓“俚人”)和新迁移来的汉人的愉快合作多于冲突矛盾。这可能也是后来广州的文化中包容开放底色的最早源头。


早期长江流域向岭南移民的路线中,秦代修建的灵渠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过这第一批移民仅仅只是广州此后数次移民浪潮的先头部队。真正的高潮,一直要到300多年后汉人的集体南迁才会出现。


2

南来频洒泪,渴骥每思泉



 

从西晋末年开始,中国北方就陷入了一片混沌和糜烂。王朝、军阀、少数民族相继登上历史舞台,曾经繁荣富庶的中原开始变成了割裂的大地。北部、中部居民为了躲避战乱,开始集体南迁。这次史称“衣冠南渡”的历史事件,深远地影响了中华大地的文化分布和人口结构。已经被纳入中国版图的广州,当然也不能例外。


在这一大波南迁浪潮中,南雄成为了一个重要的移民中转站。



目前有很多人质疑晋代衣冠南渡的距离,认为在当时的交通水平下,北方望族进入福建的可能性都不大,更何况是更南方的岭南。因此广州人和衣冠南渡的关系应该不大。


但分子生物学的研究成果已经证明,当时到达广州的汉民的确有很多是直接进粤的,这一点和另两大民系潮汕人与客家人还有所不同。


粤语/客家话与闽语:



根据汕头大学医学院李晓昀等的研究成果,广州人血缘上和南方原住民族“关系密切”,尤其是母系血统的遗传背景保留了更多原住民族的痕迹。


对此只能做出两种解释:从北方进入广州的移民,或是以男性为主的光棍团,或是以贵族为主有条件纳妾的家族。考虑到中原入岭南山高水远,一般的穷汉光棍难以负担路费,衣冠南渡的解释似乎更加合理。


广东虽然比福建更靠南,但福建被重重大山阻隔,相比广东更难从陆上到达。



晋代的衣冠南渡完成了广府汉人文化的基本构建。在和当地土著的反复争夺中,汉人逐渐占据了文化上的制高点,成为了当时岭南的时尚源泉。也正是这一批移民,确立了岭南对汉文化和汉人王朝的认可。隋朝完成统一之后,广东已经“以礼义威信镇于俗…蛮中化之”了。(《太平环宇记》语)


不过这些移民和他们的后代仍然不能称作严格意义上的“广州人”,因为他们仍然集中在粤北地区,尚没有迈出进军广州的步伐。“衣冠南渡”者和远古汉人之间在地理上的呼应,要到宋朝之后才真正开始。



南渡江南重新建立宋朝的宋高宗


随着北宋的不断战败,北方士族又开始了第二次衣冠南渡,中转站正是晋代移民已经落脚的南雄一带。南雄地当庾岭要口,为南北咽喉,是北方人直接进粤的必经之地。第二批移民的到来冲击了第一批移民的生活,双方只能继续向南寻找更好的生存空间。


古人迁徙并不是一次、统一组织的大规模远征,而是逐步的向南拓殖。



根据黄慈博《珠玑巷民族南迁记》所述,现在珠三角广府人的211个氏族中有191个来自南雄,且大多数是在南宋时期流入的。这些新来的汉人正是看中了被珠江冲击而成的肥沃平原,和滔滔珠江水。有宋一代,移民在这里围田3万多顷,供养了近20万户人家。这个数字是唐朝时的近5倍。



珠江三角洲一隅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暨南大学曾昭璇、曾宪珊的统计,南宋时广州一带的土著居民和迁入居民之比已经达到了44:56。广州早在1000年前,就已经是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了。这在安土重迁的中国大地上,非常罕见。


3

十万人烟城缭绕,三千世界水週遭



 

随着汉人移民逐渐成为了“广府人”,自己变成了广州的土著,新进入广州的移民也在变得更加丰富起来。


从宋代开始,就有不少外国人在广州与当地人通婚生子的记载。汉人持续南下到广州的风潮也远没有过去。到了蒙元时期,整个欧亚大陆的商贸被统一在同一个帝国之下,广州作为海洋口岸迎接的外国人就变得更多了。汉人也把广州作为避开元朝统治者目光的最佳选择,在此处尽可以读书著书,逍遥一时。



晚清中国被强制打开门户,广州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开放口岸之一。清政府虽严控国内的人口流动,却很难限制广州人。这些人向外移民,在世界各地形成了广府文化圈,成为了汉人在外国的一块招牌。还有不少广州人向北出走,向中国各地输出革命,成为了逆向移民。


1780年油画描绘广州十三行外贸易特区的丹麦、西班牙、美国、 瑞典、英国、荷兰夷馆


广州再一次吸纳移民,则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了。


1982年,广州市外来人口数量为8万多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仅为1.55%。到1990年,这个数字就已经翻了七倍,有56万之众。此后广州的外来移民数量继续节节攀升,到2016年外来常住人口数量已经达到了630多万,占到城市常住人口的45%左右。


看下春运时的广州火车站就可以感受到了:



这还没有算上大量在广州停留半年以内的非常住居民。《南方都市报》统计显示,广州的所有流动人口相加,已经超过了户籍居民数量,一如南宋时的开放状态。


广州外来建设者来源统计(来源:中国经济网)


根据中国经济网的统计,广州外来移民中,以广西、湖南两地为众。文化的相似性、地理上的靠近,是吸引桂湘移民的主要原因。江西、四川、湖北紧随其后。很显然,广州早就凭借自身的优越条件和开放的文化环境,成为了中国南方移民重镇。


从先秦直到现代的三次移民大潮,构建起了广州这座城市的文化内核。移民在粤地古文明的基础上,带来了传统汉文化和开放的海洋精神,引领着广州不断前进。


这就是广州,一座移民带来的城市。


参考文献:

1.闫小培, 毛蒋兴, 普军. 巨型城市区域土地利用变化的人文因素分析——以珠江三角洲地区为例[J]. 地理学报, 2006, 61(6): 613-623.

2.王克群. 广府文化的特点及其影响[J]. 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2011 (2): 80-82.

3.韩强. 广府海洋文化撮要[J].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1, 29(5): 1-5.

4.徐杰舜. 广府人的形成及人文特征——华南汉族族群研究之四[J]. 广西民族研究, 2000 (4): 32-35.

5.李晓昀, 苏敏, 黄海花, 等. 潮汕人与广府, 客家人母系遗传背景差异的分析[D]. , 2010.

6.黄慈博. 珠玑巷民族南迁记[J]. 1985.

7.曾昭璇, 曾宪珊. 宋代珠玑巷移民对珠江三角洲的开发[J]. 学术研究, 1997 (10): 53-54.

8.Wen B, Li H, Lu D, et al. Genetic evidence supports demic diffusion of Han culture[J]. Nature, 2004, 431(7006): 302-305.

9.李志刚, 薛德升, Lyons M, et al. 广州小北路黑人聚居区社会空间分析[J]. 地理学报, 2008, 2.

10.袁媛, 许学强. 广州市外来人口居住隔离及影响因素研究[J]. 人文地理, 2008, 23(5): 61-66.

11.李若建. 广州市外来人口的空间分布分析[J]. 中山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3, 43(3): 73-80.

12.李志刚, 薛德升, 杜枫,等. 全球化下/跨国移民社会空间的地方响应[J]. 地理研究, 2009, 28(4).

13.中国广州政府网. 《广州常住人口增量领跑国内一线城市》

14.中国经济网. 《大数据解读广深外来人口:南方人首选 湘桂人占比高》

15.南方都市报. 《让外来人口融入广州一直很“拼”》

16.凤凰网.《广州"巧克力城":擦身而过的黑皮肤比黄皮肤更多》

总监制:吴亮

监制:夏宇

责任编辑: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谢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