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曼哈顿恋人连载35 | 最后的一程

曼哈顿恋人连载35 | 最后的一程

2017-11-15 01:36     娱乐     来自:年糕妈妈教育

点击下方标题,回看上一章:

曼哈顿恋人连载34 | 极痛的领悟


根据公司的保密规定,一旦被公司裁员,员工必须在保安的监督下马上离开办公室,哪怕手头有做了一半的工作。

江海缓缓站起来准备收拾东西,心口却如被巨石碾压着。突然,他眼前一黑……桌上诺诺和方雨涵的照片仿佛在千里之外。他伸出去的手,再也无法触及。

他只听到Alex在喊:“Someone call 911!(谁拨打一下911!)”然后,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很多双手向他伸了过来。


第三十五章

最后的一程

在国内的两个星期,江海依然每天关注着美国的股市和财经新闻。最近美国房地产市场的下滑趋势,已经慢慢从一些边远的州蔓延到最为繁华的Tri-State(以纽约为中心的新泽西、康涅狄格州和纽约州形成的三角地带),不出预料地引起了一系列多米诺骨牌效应。虽然还未引起股市大面积的崩盘,却已经足够让敏锐的交易员们感受到风雨满楼的恐惧。在上海的时候,Alex接二连三地写邮件来,要求他提前结束假期回去工作。如果是以前,江海肯定是立刻改签机票,登上下一班飞往纽约的航班。而这一次,他刻意忽视Alex的邮件,依然过着他的假期。或许是大局已定,他已经做了所有他可以做的事情,是福是祸,总会水落石出。又或许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逃避即将到来的风暴。最后,Alex的邮件只有一行字:“JH, get your fucking ass back here! ASAP!(江海, 你给我马上滚回来!尽快!)”

周一早上九点,江海走进位于曼哈顿中城的办公大楼,为了克服时差,他难得地买了一杯超大杯的咖啡。

Alex已经坐在办公室。他看到江海走进来,隔着办公室的玻璃墙对着江海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去。看到江海依然一副不急不徐的样子,他猛然起身,从门口探出半个身子,提高了声音:“JH, My office. Now! (江海,马上到我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职员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着他们两个,面面相觑。Alex平时一贯温文尔雅,很少如此对下属发飙,更不要说对JH了。JH是Alex的同门师弟,也是Alex最倚重最信任的副手。

等江海进了办公室,Alex砰的一声关上门,同时把办公室玻璃墙上的帘子放了下来,让外面的人看不到办公室里面的情形。

他把一份交易记录扔在江海面前:“JH,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

江海不用看交易报告就明白Alex已经知道了他擅自卖空的事情。

他不置可否地说:“你不是已经知道我干了什么吗?”

“JH,你疯了吗?你知道吗,你几乎占用了公司全部的流动资金,你涉及的交易风险已经远远超出了你应有的权限。”

“但是,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不是吗?在这一场和全美房地产市场走向的博弈之中,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如果你的判断是错误的呢?你有没有想过结果会有多可怕?你不仅仅搞垮你自己,还会搞垮整个公司。”Alex气得要从办公室后面扑过来。

江海却依然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现在的结果是这些交易给公司带来的利润是巨大的,当99%的基金开始亏钱的时候,我们却在赚钱。”

“JH,你这是什么态度?个人英雄主义?”Alex眯起眼睛,瘦削硬朗的脸在一头金发的衬托下,像一只随时准备捕猎的美洲豹,“美国人只有在好莱坞的电影里面才崇尚个人英雄主义。”

“Alex,我从来不想成为什么个人英雄。我不止一次地告诉你们,我们需要调整投资战略。可惜,我没有办法让一屋子的白痴理解我们已经站在悬崖边上,我只能做我自己能做的一部分事情。”

“华尔街有游戏规则,不是你一个人可以随心所欲的地方!和你做对手交易的人,现在都想杀了你,你知道吗?”

“可是,如果我什么都不做,我们的客户会冲过来杀了我们。你知道我们管理的基金是有些人的养老基金、教育基金吗?你想看他们在楼下示威抗议?”

“JH,你还不明白你现在的处境吗?你不做什么,是全公司的人陪着你一起死;你做了什么,是我们必须亲手把你给埋葬了。当然我们感谢你拯救了我们,我们会在你的葬礼上唱赞美诗的!不管你的这些交易盈利有多丰厚,你毕竟是违反了公司的规定。从今天开始,你的交易权限暂时被取消。公司需要对你进行全面审查,然后决定对你的处置。”

“明白,正好休息一下。”江海伸了一个懒腰,“你不是说我负责赚钱,你负责搞定白痴吗?Our deal still on the table? (我们达成的共识还有效吗?)”

“JH,你不要满不在乎的样子。”Alex面色沉重,“这一次公司董事会很生气你的自作主张,尤其是……”

“尤其是Murray,是吗?”江海打断Alex的话,“他平时一直最讨厌我,只会玩办公室政治的白痴!”

“再白痴也是你老板!别老是那么嚣张,一副自以为是的臭德行!你以前A公司受的教训还不够?”Alex摆了摆手,对江海又爱又恨,“该是你的奖金不会少你,但是该你的处分你也逃不过去。你现在给我滚回你的办公室去,别在我眼前晃。”

江海站起身来,挥了挥手:“Yes,Sir.”

“把你那份房地产市场的调研报告拿过来给我看!”Alex在他背后说。

“Yes, Sir.”江海答应着,突然转过头来笑着说,“记得来我的葬礼唱赞美诗,还有,记得把这份报告给我当陪葬品!”

Alex站起来,把手里的一支铅笔用力往江海扔去,说了一句脏话:“You fucking bastard!(你这个浑蛋!)”

铅笔在江海背后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在地上。

江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试了一下公司内部交易系统,果然权限已经被禁止。不光如此,公司的其他一些系统他也已经无法登录,还能够用的恐怕只剩下Email和Internet了。阳光从玻璃窗外照在他的办公桌上,桌上放着诺诺一百天时候的照片,还有他和方雨涵早年在费城校园的一些合影。如果说他什么都不害怕,什么都不在乎,那只是装出来的,他唯一清楚的是他并不后悔。他打开网页,从外网登录了自己的基金账户。在诺诺出生不久,他就为女儿建立了一个基金托管账户,目前托管账户在他的运营之下收益颇丰。他想了一下,把托管基金的执行人从自己改成了方雨涵。如果方雨涵赢了这场离婚官司……他不愿意再深想。

回到纽约,方雨涵正式提交了分居协议,这是在美国启动离婚程序必须经过的一个阶段。在美国只有少数几个州,譬如加州,可以允许双方“无过错离婚”,仅仅凭着一条“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性格不合)的理由就足以离婚。这样的婚姻法自然多多少少是为了在比佛利山庄居住的好莱坞明星夫妻们量身定做的。在美国相对传统的东部各州,离婚还是必须要有一方过错,譬如出轨或者家暴。如果双方都没有过错的话,就必须要分居一年以上。这样的婚姻法规似乎是给夫妻双方一个冷静思考的过程,确定离婚是否真的是双方所要的选择。在一年的分居过程中,的确也不乏有本来吵着要离婚的夫妻突然发现生活中无法缺少对方而重归于好的。

方雨涵毕竟是中国人,或多或少有些抹不开面子,更何况虽然她和江海从校园恋情走到今天的千疮百孔,但是毕竟相守了整个青春年华,终究还是留着些情分。所以她并不打算以江海出轨的理由起诉离婚,那么只能选择分居一年。事实上他们也已经分居了很久了。江海对于方雨涵提出的离婚协议中财产分割等条款没有任何异议,唯一坚持的是诺诺的抚养权,他不同意方雨涵提出的Full Custody(完整抚养权)。他说:“你可以选择从此以后不看到我,但是我需要看到我的女儿。你不能因为自私就剥夺了我女儿见到亲生父亲的权利。”

江海和方雨涵在泽西市租了极为宽敞的三居室公寓,租金不菲。如果一方搬出去,另一方独自承担不菲的租金也没有什么必要。于是在法定分居阶段,方雨涵就和江海先暂时一人一间房间,而诺诺则自己一间婴儿房。他们打算等到公寓租约期满,再各自去寻找新的住处。和所有美国的上班族夫妻一样,江海和方雨涵把十个月的诺诺送去了幼儿园,并且商量着如何把上下班时间错开好分工接送。方雨涵选择了早上七点到下午四点的弹性工作时间,负责下午去接诺诺回家。江海则需要改变多年早到公司的习惯,负责早上八点送诺诺去幼儿园。至于将来分开以后要怎么办,方雨涵一时还没有主意,在美国没有老人的帮助,当单亲妈妈真是不容易的事情。明天的事情还是放在明天再去考虑吧,方雨涵想。上下班时间的错开,倒是也避免了不少碰到江海的尴尬。早上出门的时候,江海和诺诺还在睡觉。回到纽约之后,江海工作似乎轻松了不少,不光不需要早到公司,晚上也是六点多就到家了,这在江海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很少见。方雨涵隐隐觉得有些异常,但又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立场去问他。

回到家,江海往往第一时间就跑去诺诺的房间。诺诺也雀跃着要爸爸抱,要爸爸讲故事。这个时候,方雨涵就默默地退出女儿的房间,把时间留给父女俩。说起来,江海或许不是一个好的丈夫,却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父亲。诺诺刚到美国,正是开始慢慢断奶粉添加辅食的时候,她吃惯了外婆亲手做的食物,自然是吃不惯美国那些健康却没有什么味道的婴儿成品。江海看到诺诺瘦了一圈的小脸,无比心疼。于是,他开始研究婴儿食谱,变着法地给诺诺做各种各样的粥,什么蔬菜粥鱼粥猪肝粥。现在他的爱好除了看财经新闻,就是研发各种新的粥品。每当把做好的粥端出来时,他就一脸紧张地观察诺诺的反应。如果诺诺表现出喜欢的样子,他就开心得和道琼斯指数大涨一样。如果诺诺碰了一口就不怎么喜欢,他就沮丧地说:“好吧,爸爸继续再努力。”方雨涵看着江海穿着自己那条胸口印着麦兜的围裙,一边在厨房里面忙碌,一边和牙牙学语的诺诺絮絮叨叨的样子,她总是心中一软。如此温馨的场面,却出现在他们婚姻的最后一程,这只能让现实看起来更加残酷。她默默转过头去,望着窗外曼哈顿的高楼,滚滚红尘之间多的尽是无奈和伤痛。

周末的时间,方雨涵和江海约定好两个人各照顾诺诺一天。江海知道,轮到他带诺诺的时候,方雨涵就忙着在外面找新的公寓,联系住家保姆。无论发生多大的事情,方雨涵总是能够按照自己既定的计划有条不紊地一步一步走下去,而他却不能。每每想到方雨涵即将带着诺诺离开他的生命,他总是觉得胸口堵得发慌。

这么多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方雨涵在自己的生命里扎根并肆意生长成一棵大树。或许是为自己找借口,江海总是觉得自己所谓的花心艳遇,都是因为爱她过深,深到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地步。对于她,他总觉得无法掌控无法参悟,于是他只能如同顽劣的孩子一样闯出点祸来引起她的关注。那些无法理喻无法原谅的过错啊,或许真的只是因为深爱着她,却不知道如何来爱。那么林菁菁呢?他爱吗?应该也是爱的吧。他曾经以为林菁菁吸引他是因为她柔弱的气质像极了当年的苏荔。可到最后林菁菁却真正只是另一个未经世事的方雨涵,她的聪明她的固执还有她的果断,在经历变故之后全部绽放出来。而自己对林菁菁的爱,说到底竟然不过是想回到十年前,按照自己的一厢情愿塑造一个完全符合自己心意的方雨涵。可是,无论方雨涵还是林菁菁都不是他能够轻易左右和改变的女子。最近的一年多以来,他总觉得似乎是有一只魔鬼在他的体内蛰伏着,慢慢地慢慢地吞噬着他的理智和灵魂。看到方雨涵受伤的眼神,他会蓦然清醒,意识到自己做了怎样的错事。他会诧异莫名,这是自己吗?而每当诱惑再次来临,他又似乎被恶魔附了身一样,不由自主地再次犯错。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他居然谁都留不住,无论是方雨涵还是林菁菁。他想起方雨涵在去年此时对他说过:“现在两个女人都爱着你,放下身段任你选择。你若有勇气选择,哪怕背负世人骂名,至少能有幸福的将来。你若不能断舍离,终有一天,三个人都伤痕累累,所有情分都支离破碎,那么谁都一无所有。”而现在,一切都被方雨涵不幸言中。

夜深人静时分,他悄悄推开门,看看熟睡着的诺诺,又去看看同样安然熟睡的方雨涵。月色宁静,洒满了一地,江海黯然地独自坐在客厅,内心深处,他一阵莫名的惊悸,觉得有些事情要发生,方能解释清楚这不合逻辑的一切。

这一天终于来临。

那是一个寻常的早上,一切都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是空气中流转的细微的尘埃都没有什么不同。方雨涵上班出门前去看了看诺诺。她还在睡着,一张粉嫩的小脸挂着不谙世事的纯净。要关上门的那一刻,仿佛有一丝不舍的情绪碰触了一下方雨涵的心,她又折回来,轻轻推开江海房间的门。他还睡着,是她多年以来熟悉的睡姿。不知道为什么,她站在那里默默凝视了他好一会儿。江海似乎是意识到方雨涵在看着他似的,缓缓醒转,轻声唤了一句:“雨涵?”

方雨涵顿时如同被人窥探到心事一样,搪塞着说:“今天天气预报说会下雨,记得给诺诺带上她的小雨披。”

“嗯,知道了。”江海说着起身下床,拉住想要离开的方雨涵,一下子把她拥入怀里。于是江海的气息铺天盖地地覆盖了方雨涵,他们有多久没有这样紧紧地拥抱了。

“雨涵?”江海有些动情,他俯下头去想要亲吻她。方雨涵头一偏,江海的唇温温热热地落在她的脸颊上。

“我上班要迟到了。”方雨涵拒绝地推开江海,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江海有些失望,木木地靠在门框上,看她转身离去。

送诺诺到幼儿园之后,江海来到办公室。

公司的大佬们破天荒地一大早都已经坐在会议室里面。办公室的空气里充斥着不安和紧张。隔着会议室的玻璃墙,Alex似乎面红耳赤地在大声争辩着什么,而坐在他对面的几个大佬互望一眼,却依然摇头。会议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听不出里面在争论什么。于是大家只能像是看默片一样看着里面的风起云涌。

江海路过会议室,被一个交易员拉住,紧张地问:“JH,我们也会裁员吗?我听说华尔街好几家基金公司已经开始了。他们是在讨论裁员的事情吗?Alex有说是谁吗?”

“不知道。等他们出来了你可以自己问。”江海说得轻描淡写,却加快脚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心里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不一会儿,Alex冲进他的办公室,义愤填膺地说:“JH,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们要如何?”江海故作平静地问。

“他们要让你离开公司,还要……还要……”Alex突然说不下去。

“还要什么?”江海追问,还有什么比被开除更加糟糕的事情吗?难道……

Alex吸了一口气,艰难地说出口:“他们还要跟美国证券交易商协会报备你违反公司规定擅自交易的情况,轻则你的交易资格暂停三年,重则恐怕是要吊销你的股票经纪人执照。”

“Murray果然是讨厌我啊……”江海气血上涌,却不怒反笑。

“JH,相信我,我已经极力为你争取了。我告诉他们公司正在为你办绿卡,现在让你离职意味着什么。更何况,还要报备你违规交易,真是太狠了。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如果不是你,我们公司现在估计已经跟其他基金公司一样deepshit(陷入麻烦)里面了。”

“Alex,你不是说跟我做信用违约掉期的交易对手都恨不得要杀了我吗?估计公司想让他们杀掉我一个人,而不是整个公司吧。”江海突然意识到在和公司的这场对赌中自己已经满盘皆输了。他曾经自负地以为公司会念在自己为公司带来巨大利润的分上手下留情,未料公司为了所谓的大局可以无情地牺牲掉某一个人。这么多年了,工作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乃至除了工作之外,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一些真正的朋友。而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重要的人,母亲、方雨涵、林菁菁,都一个个断然离开,方雨涵甚至还要带走他深爱的女儿。如今连他深以为傲的工作也要失去。只有他留在原地,双手空空。爱之切,失之痛,一切皆往矣。

这时,公司的两个保安走进江海办公室,其中一个拿了几个纸盒放在江海办公桌上,然后沉默着站在一边。根据公司的保密规定,一旦被公司裁员,员工必须在保安的监督下马上离开办公室,哪怕手头有做了一半的工作。江海缓缓站起来准备收拾东西,心口却如被巨石碾压着。突然,他眼前一黑……桌上诺诺和方雨涵的照片仿佛在千里之外。他伸出去的手,再也无法触及。他只听到Alex在喊:“Someone call 911!(谁拨打一下911!)”然后,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很多双手向他伸了过来。


曼哈顿恋人/诺澄

诺澄:美国商学院MBA毕业,混迹纽约多年。曾在华尔街主流投资银行从事非主流工作,目前海归,外资银行高管,现投身于互联网金融大潮。热爱中文文字,能够在全英文环境中飞快地用中文记笔记。坚决不愿意将残余的文字修养浪费在英文邮件和报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