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带着拖油瓶种地的糙妹子,居然勾搭到了不少京城公子哥

带着拖油瓶种地的糙妹子,居然勾搭到了不少京城公子哥

2017-11-14 19:18     娱乐     来自:绍兴19楼

01            

第001章 穿越

罗秋韵迷糊中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费力睁开眼睛时,看到竟是一个瘦如柴的半大小子。

“姐,你醒了?呜呜~”男孩当即哭了出来,边哭边带着哽咽的腔调道:“方大叔说你要死了,让我跟他们走,我不愿意……”

罗秋韵迷茫的看着身边守着的这只八岁男娃。

“姐,方大叔他们走了老半天了,我们……我们怎么办?”男孩刚刚只顾着伤心,这会看到罗秋韵醒来,才想起自己的境况。

罗秋韵好一会儿才从凌乱的思绪里发现,自己这是穿了,变成一个脱离大部队的难民。

罗秋韵撑起身子看了看四周,除却一条进城的泥土路,左侧还有一座连绵的大山被苍翠的植被覆盖着,丝毫不受到旱灾的影响!

“阿立,等下我们进山去,唯有进山才有活路。”罗秋韵看着面前的小男孩道,无奈地接受了此前的身份。

原主其实也叫罗秋韵,只是比起她的经历,对方的运气似乎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进山?”男孩愣了一下,道:“不行的,阿姐,山里有猛虎吃人,咱们不能去。”

“老虎?”罗秋韵这才想起古代跟现代的区别,难怪那些难民宁可饿着肚子也不敢进山讨吃,原来是给猛兽吓的。

“老虎怕什么,有姐在,不进山我们现在就得饿死了!”罗秋韵满不在乎道,说这样的话倒不是吹牛,她是有依仗的。

前世罗秋韵因为天赋神力被选进龙组,成为除队长外最出色的全能队员,为国家做了不了贡献,就连死也是保护国家利益牺牲的。

随着那一声爆炸巨响,罗秋韵知道自己最后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只是没想到老天会给自己第二次生存的机会,尽管刚醒来的身体还有点虚,却没有失去立身的依仗。

不知是巧合还是怎的,这具身体跟前世一样拥有神力,只是以往被遮掩起来了。

罗天立第一次看到如此强势的罗秋韵,瞪大眼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过这感觉还不坏,这样的姐姐让他觉得很可靠!

以往罗秋韵的性子太弱了点,生在太平盛世还好,可挤在难民堆里,情况就不好说了,否则,也不至于饿死在这里。

当然,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罗秋韵起身后便要山里走去,小罗天立见状,只好也跟着进山。此时正值夏末秋初,山里的野果长得正好,红彤彤、黄橙橙地到处挂在枝头上,或者藤蔓间,十分惹眼!

罗秋韵走进林中,只找那些被鸟雀吃过的果子摘下来,姐弟二人吃了七八个才填饱肚子。

“姐,我们多摘一些带走吧,晚上这林子里安全……”罗天立显然慢慢习惯罗秋韵的强势,只是心里面还是有些担忧。

“怎么个不安全?”罗秋韵看着罗天立道:“你觉得林子里不安全,难道外面就安全了?”

“可是……可……”罗天立张了张嘴,半天后发现自己竟无话反驳。

“行了小鬼,姐去那边看看,定会找个安全的地方过夜,你就在附近摘点果子吧!” 罗秋韵说罢,未等对方答应便转身走了。

罗天立后知后觉地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声,“哦,那姐姐小心点,我等你回来!”

闻言,只见罗秋韵脚步顿了一下,并没有转过身来,反而加快脚步往前奔去。

荒废的山路虽不好走,但因着前世累积的经验,罗秋韵很快便在山上的另一侧悬崖边上找到了一个天然形成的石洞。

这个石洞,洞口处可以顺着悬崖绝壁的一侧爬下去,大概到了两丈高的位置有一个悬空的石台,从石台进去便是石洞内部了。

石洞内部的面积不算大,但也有三四百平方,其中一侧靠近洞口左边的位置上,有两块天然形成的大石充当睡床。

另外一端靠近悬崖处,则有天然石牙水汇聚成小水潭,如此一来,倘若生活在洞里,水源问题也不用担心了。而且,这水潭距离石床所在的位置也有一定距离,石洞又是在悬崖峭壁中,空气湿度不大,自然适合人居住。

其实,别说只是过夜,便是长期定居于此,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藏身之所。

罗秋韵特意又在四周考察了一番,最后决定,在自己熟悉这边世界情况之前,她打算暂时把家安置在这里。要知道,这地方虽然居于深山,偏僻一些,但好歹安全,也方便自己适应这个世道。

鉴于一醒来自己就置身于难民堆里,罗秋韵已然能猜到外面有多乱,何况自己现在是置身于一个她并不熟知的历史朝代,越是这这种时候,越要小心。

罗天立在附近摘了不少野果,后来发现罗秋韵迟迟未归,不免有些担心,正准备顺着路去寻,没想到罗秋韵竟然回来了。

“姐,姐,你去哪儿了?怎么去了这么久。”罗天立飞快跑到罗秋韵面前,一脸激动道。

罗秋韵见状,心中莫名一暖,说:“等着急了吧?先别说这些,姐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你赶紧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们走。”

“什么好地方?”罗天立很是好奇,但手上动作却没闲着,扯过两张大的芭蕉叶把自己刚刚摘回来的野果都装上,然后跟着罗秋韵走。

罗秋韵则把他们二人的行李扛在肩上,领着罗天立往前面悬崖的方向走去。

两人越是往前,罗天立越是好奇,“姐,你找到的是什么地方?难道山上有庙宇?”

“去了就知道,快跟上,等下天黑了不好找。”罗秋韵故意卖了关子。

没多久,姐弟两人便来到悬崖边,罗天立更是疑惑了,“姐,你带我来这做什么?这边是悬崖,忒危险了!”

罗秋韵说:“还能干什么?自然是下去了,不然来这干嘛,赶紧把东西放一边,我先带你下去。”

“啥?下去,不,不……,姐,太危险了,这悬崖那么高,我们为什么非得下去?”

罗天立看了一眼下方悬空的峭壁,只见白色烟雾缭绕,压根就见不着地,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罗秋韵见他如此,不免用上激将法,说:“磨磨蹭蹭做什么呢?晚上不想被猛兽吃了就给我赶紧下去,还是不是男子汉?”

“我当然是男子汉了,可是……姐,真要下去吗?” 罗天立蹙眉问。

罗天立的反应,罗秋韵是一早就猜到了,毕竟一个正常人,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栖身于悬崖中。

当然,罗秋韵并不属于这一行列,可能是前世龙组的经历习惯所致,悬崖中的山洞才是她认为最理想的栖身之所。

“自然要下去,你要是怕的话,先看着我示范一次。”罗秋韵并没有给罗天立反悔的机会,说着把行李往肩上一搭,便抓住一根藤蔓便开始往下爬。

差不多到石台时,放开手里的藤蔓,轻轻一跃,双脚立即着地,便到了悬空的石台上了。

“姐,姐,你在哪?”罗天立看不到罗秋韵的身影,心里不免着急了,咬咬牙把野果放一边,便跟着爬了下去。

跟罗秋韵先前下来一样,没多久他便到达悬崖上的悬空石台上,双脚一着地,之前一直悬着的那颗心也总算稳住了,此时,他倒要看看姐姐说的好地方到底是什么好地方?

罗天立从来就没想过罗秋韵会选择在悬崖峭壁上落脚,因为在他的认知里面,悬崖上是不可能住人的,不过,换了芯的罗秋韵则不同。

当然,这种事说出去也不一定有人会相信,何况,罗天立只是个半大的小子,知识面本就不广,又一直守着罗秋韵身边,自然不可能想到自己的姐姐已非之前的那个。

看到罗天立已经下来,罗秋韵对着他半开玩笑道:“胆小鬼,肯下来了吗,没哭鼻子吧?”

“姐,我才不是胆小鬼呢!”罗天立被姐姐嘲笑,自然老大不乐意了,立即反驳道。

“呵呵,你这样不是胆小鬼?”罗秋韵一边说,一边饶有兴趣地看了罗天立一眼,又继续道:“那行,趁着天没黑,跟我一起上去捡些薪柴回来,晚上也不知道冷不冷。”

“捡薪柴?”罗天立道:“可是,姐,我们没有火石,怎么生火?”

“让你捡就去捡,问那么多做什么?山人自有妙计!”罗秋韵说着,把行李放在石床上,快速收拾好床铺,便从石洞里出来,顺着藤蔓到悬崖上面。

罗天立见状,只得跟在她后面,顺着刚刚下来的藤蔓往上爬,最后两人来到悬崖上才发现,罗天立刚刚采摘的野果还没拿回去,于是,罗秋韵又下去了一趟。等她再次上来,姐弟俩便到前面的树林中找薪柴。

林子里,干枯的树干、树枝却不少,随便掰一些就能集成一堆,罗秋韵和罗天立二人只捡了一会儿就足够他们晚上烧火了,只不过运输的过程略花了些时间,好在罗秋韵力气大,多搬几次也弄好。

抬头看天色,发现还很早,于是,一向习惯居安思危的罗秋韵又在附近搜寻了不少像是蘑菇、木耳之类的山货采回洞里,打算阴干备用,就怕哪天下雨了无法出去要挨饿。

看着洞里堆了一小堆的食材,罗秋韵两姐弟还是很兴奋的,可惜没有肉!

想到肉,罗秋韵忽然记起来,这具身体已经很久没有沾过荤腥了,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山鸡、野兔的肥硕身影。

“哎,要是有只大肥兔撞树死了多好!”

当然,这都是奢望,罗秋韵不是没发现,进山这么久也没碰到过什么动物,估计这里原本就没什么飞禽走兽。

不过,虽然天上飞的抓不住,地上跑的找不着,但还有水里游的不是?

罗秋韵把主意打到悬崖另一侧的山谷下面那条小溪上,要知道有活水的地方,怎么着也会有些鱼虾。

沿着山里的小路走去,罗秋韵原本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到了山谷中还真被她抓到了几条小鱼。

02            

第002章 进山

“个头有点小,不过可以用来煮鱼汤!“罗秋韵说着,把小鱼丢给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罗天立,又继续抓了好些才肯罢休。

晚上,等他们回到悬崖中的石洞,天色已经全黑了,罗秋韵便摸黑把柴火架好点燃。

引火因为没有火石,用的是最传统的钻木取火之法。

把火点燃的瞬间,罗天立吃惊得快要把眼睛给瞪坏了,心里同时好奇,姐姐打哪学的这些技术?直到罗秋韵把鱼清洗干净后,找他去把包裹里的瓦锅端来,罗天立才有反应!

他们唯一还带着的那个瓦锅,还是当初逃难时,原主死活要带上的,没想到如今反倒方便了罗秋韵。

火堆里的火势越来越旺,贸然把锅放下不太合适,于是,罗秋韵干脆在旁边拿石块垒了一个小灶,将瓦锅安置在上面,加入水和小鱼一起煮沸,然后把预先清洗干净的野蘑菇放入锅中,慢慢的,就能闻到浓郁的香气从锅内溢出来,十分诱人。

“姐,香,好香!”罗天立很是激动,已经忘了有多久没吃过这样的食物了,咋一闻到香味,口水禁不住猛地流下。

“等下就可以吃了,现在烫,再。”罗秋韵一边说,一边动手把火熄灭,免得煮太久了把食物煮烂。

罗天立闻言,乖巧地候在一旁,哪怕口水直流也强行忍住,直到罗秋韵再次喊他,才敢靠近。

接过罗秋韵给他舀的鱼汤,罗天立心满意足地坐到旁边慢慢喝了起来,罗秋韵也给自己盛了一碗,这唯二的两个碗是在原主包裹里找到的,是目前罗秋韵姐弟为数不多的财产之一。

“姐,这汤好好喝,比娘亲做的还要好喝。”罗天立道,说罢,似乎想到了什么,情绪一下子低沉了许多。

“好喝就多喝点,小小年纪心思那么重做什么。”罗秋韵骂道,大概察觉出对方的情绪变化才故意这么说的。

果然,罗天立听罢,立马咧嘴重新笑了起来!

鱼汤鲜香诱人,罗秋韵姐弟把一整锅都喝完才罢休,然后摸着鼓鼓的肚子躺在石床上休息。

“姐,以后咱们怎么办?还去找方大叔他们吗?”罗天立问。

罗秋韵略不耐烦道:“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想活命咱们现在只能待在山里。”

“可是,姐,山里有老虎,我们……我们不可能一直待在山里的。”罗天立弱弱应道。

“谁说我们要一直待在山里?是暂时安顿,暂时听懂没!”罗秋韵没好气道。

“哦,姐,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去?”罗天立像是好奇宝宝,再次问道。

罗秋韵显然不耐烦了,冷冷回应说:“出去?出去找死吗?外面乱成什么样你比我更清楚,再说了,我们身无分文、手无余粮,出去吃什么?住哪里?还是你觉得当乞丐很好!”

被罗秋韵的话一滞,罗天立张了张嘴,半天都回答不上来,最后羞愧地低下头去,“姐,对不起,我错了。”

“哼,错了,错在哪?”罗秋韵依旧没好气道:“你虽年纪小,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应该知道做什么会有什么后果,自己好好反省反省。”

“是,姐,我知道错了。”罗天立羞愧更甚,把头埋得低低的,说:“以后我再也不提出去了,就算要出去,也会准备好出去的物资再出去。”

“算你不笨。”罗秋韵闷哼一声,情绪有所好转,道,“赶快睡觉,明日早起弄些东西回来,还不知道要在这里住多久。”

“好的,姐,我会努力帮忙干活的。”罗天立十分懂事道。

一夜无话。第二日早起,姐弟俩舀山洞里的池水简单洗漱后,吃了一点野果,便爬到山里开始划拉东西。

二人分工合作,罗天立因为年纪小,力气不大,被罗秋韵唤去捡柴火,顺便摘点野菜、野果垫肚子。

罗秋韵因为力气大,所以承担起搬运工的职责,顺便在远一点的山林里设了不少猎物套,希望能套到一些小动物沾沾荤腥。

不知不觉,一天很快就过去,姐弟俩的收获也不少,不仅拉回了足够五天供应的柴火,还挖了不少野菜、蘑菇,野果也摘了一些,除去二人吃掉的,剩下的果蔬都被拿去阴干储存起来。

第二日,甚至在此后很长的时间里,姐弟两人都在重复着这样的工作。唯一不同的是,打第二天起,罗秋韵每日都会去看看下套的陷阱,虽然附近一向不怎么看到猎物出没,但偶尔也会套到一两只山鸡、鸟雀之流回去打打牙尖。

生活有了盼头,罗天立也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吵着要出去了,反而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

“姐,今天我还去捡薪柴吗?附近的薪柴都被捡光了,要去的话,得走远一些才行。”罗天立吃着早餐问。

罗秋韵扭头看看山洞中差不多够他们烧一年的薪柴,摇摇头道:“暂时不用捡了,山洞虽大,但太多的话,用不完也浪费!”

“哦,那姐,我和你一起去打猎吧,天气渐渐变冷了,我们得多存一点猎物过冬。”罗天立说。

“好。”罗秋韵点头应了声,算是默认。

其实,带罗天立一起去打猎,罗秋韵一早就计划好了,目的是为了锻炼身体,反正有自己照看着,她也不担心对方会出什么意外,只是可惜,没什么趁手的武器,否则,罗秋韵还想往深山里头闯一闯。

吃罢早餐,姐弟两个便开始出发,手里只有两样简陋的工具,还是罗秋韵用唯一的菜刀挖石块打造出来的。

因为是第一次被允许打猎,罗天立今日情绪特别激动,一副恨不得立马到地点,然后抓几只大山货好好在姐姐面前炫耀一番。

至于安全问题,自从某一次罗天立亲眼目睹了罗秋韵把一棵两百多斤的大树懒腰踢断之后,就没再担心过这些。

事实上也是,倘若罗秋韵没那个实力保护自己和罗天立,她也不会选择在山里生活了。

且不说这些,罗秋韵领着罗天立出发,沿着山路走,到达平日下套的山谷,先收取了套到的猎物,虽然只有零星的几只鸟雀,一只半死的山鸡,但好歹聊胜于无。

接着,二人又继续往山里走去,再深一点点,到达一处灌木林,这里竟有不少野兔出没。

按照罗秋韵的意思,本来是想让罗天立学会怎样抓捕野兔,然后再一点点教他打猎的技巧,谁知道中途出了一点意外,结果野兔没抓到,反而得了一头百八十斤重的野猪。

当然,也是他们运气好,这头野猪显然是被狼群吓来这里的,而且因为逃跑的过程中不小心受了重伤,气息奄奄的,使得罗秋韵和罗天立姐弟二人抓捕它的时候省了不少力气。

不过,罗天立到底没有罗秋韵那样天赋神力,帮忙抓捕了野猪后,他也快力竭了。

以至于最后把野猪扛回山洞的,依旧是罗秋韵,罗天立拎着那几只套到的鸟雀和山鸡屁颠屁颠跟上。

到达山洞后,那头野猪当即被罗秋韵用菜刀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晾晒起来好做成了腊肉以后吃,此外,还有早上那几只被套中的鸟雀、山鸡,也同样没逃过这样的命运。

收拾好这些,还剩下一个野猪头和一些零散的猪骨,罗秋韵也没浪费,而是分几次把它们煮了吃。

此后几日,又陆续打了不少野兔回来,除去两人要吃的份,剩下的兔肉同样被串起来晾晒,而剥出来兔皮则被罗秋韵收着,打算用来做冬衣。

天气一天天变冷,眼看冬日就要来临,罗秋韵虽然没在这个世界过过冬,但有着原主的记忆,并不妨碍她对冬日酷寒的感受。

为此,这些天姐弟两人进山打猎也越发勤奋了,不过,多数收获的都是野兔、山鸡这些小家伙。除去两人平日吃的,剩下的肉全都被晾晒起来,毛皮也同样没放过。

罗秋韵得空清点一下,这些天收获的猎物皮毛,倒是足够他们姐弟俩人制作冬衣了,只不过,罗秋韵还想赶在下雪之前多做两套被子,免得夜晚在山洞里冻伤,所以,这些天进山也越发勤奋起来。

另一边,罗天立经过一段时间的打磨,时不时还被罗秋韵指挥着干着干那,如今也慢慢适应了山林打猎的工作,尽管他现在只有八岁,但一般的猎物已经奈何不了他了,甚至让他单独对付一头野猪都不成问题!

一日,罗秋韵发现附近的猎物越来越难遇上了,便领着罗天立往跟远一点的深山走去,只不过运气似乎欠缺了些,姐弟二人才刚到地方,便看到两只野猪正跟狼群在做殊死搏斗,并且两边都发现他们了。

“姐,怎么办?”罗天立说话间,声音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显然是害怕了,毕竟他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凶险的场面,倘若斗狠的野猪和狼群都掉过头来对付他们,凭借两人的力量绝对逃不了好。

“没事,别慌,听姐的,你往那棵树上爬,记住要快。”罗秋韵警惕道。

事实上,她也紧张,毕竟力量悬殊,不过,这种情况下,也容不得她害怕,另外,为了防止狼群偷袭,罗秋韵不得不先安顿好罗天立。

罗天立见状,大概也知道自己留下来只会拖累姐姐,遂等罗秋韵说完,便立即冲到那棵大树底下,快速爬上去。

这时,野猪和狼群已经停止战斗,看到罗天立上树,原本警惕的目光更显得警觉了,凶芒越盛,不过,碍于三方对峙的局面,野猪和狼群都不敢有所动作。

03            

第003章 猎物

“嗷呜~……”头狼忽然仰天长啸,罗秋韵无意中发现,三方对峙的局面很快就会被打破,因为狼群越来越多了。

“糟糕,竟然是头狼召唤。”罗秋韵立马意识到刚刚头狼长啸的原因,不敢再耽搁,直奔头狼而去,否则等群狼聚集完毕,胜负更难预料了。

头狼似乎没想到罗秋韵会有如此魄力,自己身在群狼簇拥之下对方还敢越过来挑战自己,不禁也激起了斗志。

至于那两头野猪,如今也不轻松,被好几头狼纠缠着脱不开身,因此,罗秋韵也不必担心它们会突然发疯对付自己,相反,这局面颇似己方与野猪合作共击狼群。

罗秋韵身形虽小,但天赋神力,加上最近这些日子的锻炼,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的,对付一般的恶狼也不难搞定,不过,现在要越过狼群对付头狼,她也要格外小心才行。

好在头狼很骄傲,似乎看穿了罗秋韵的心思,知道她是要挑战它,便给狼群下了命令,让出一条道留给罗秋韵过来。

“嗷呜~……”头狼再次长啸一声,便跟罗秋韵缠上了,双方越斗越激烈,打斗中,罗秋韵也暗暗心惊,这头狼的实力着实了得,倘若不是单打独都,而是混战一起上的话,自己怕是更讨不了好。

好在头狼太过骄傲了,最终被罗秋韵占了便宜,头狼落败,还被罗秋韵一拳甩了出去,狼群震惊,而后迅速撤退。

罗秋韵看着狼群全部消失,警惕却没有立即解除,四下留意一遍,确认已经没有狼群踪迹,才暗暗松了口气,同时发现,两头野猪不知何时被咬死在附近,此外,还有几具狼尸……

“姐,姐,你没事吧?”罗天立从树上跳下来,刚刚他也不好受,虽然躲在树上,但狼群中仍有几头恶狼围着他所在的树干,在树下徘徊,时不时还用力撞上一撞,要不是他所在的大树足够粗壮,指不定他也早早葬身于狼腹了。

“没事,今天咱们也是因祸得福。”罗秋韵指指四周的死物道,“两头野猪,五头野狼,我们这样扛定然没办法搬回去,先砍一根树枝,再扯些老藤把它们捆上,咱们再一起拉走吧。”

“嗯,好,都听姐的。”罗天立点点头应道。

罗秋韵见状,不再多说,拿着菜刀走到附近一株碗大的树干前挥动几下,又扯了一些老藤回来,便将已经死掉的两头野猪和五只野狼全部捆成一堆,直接拖回去。

只是这么多猎物,就是天赋神力的罗秋韵也有些吃不消,以至于回到山洞时,姐弟俩都累得不行,特别是罗天立,一回到山洞立马就趴在石床上呼呼大睡了。

罗秋韵稍微要好一些,不过,身为主力,扛着那么多东西走那么长的路,便是铁打的人也会累,何况她还是个半大的孩子,累就不用说了,看她也是歇了老半天才去收拾猎物便知!

当然,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这回大丰收,足够姐弟两个半年的肉食,过冬也不用愁了,而且,五张狼皮拿去被子,两套只要四张狼皮就足够了,剩下一张还可以用来做大衣。

加上先前积攒的兔皮、鸟毛,除去后面剪的几张兔皮做了鞋子,剩下的全被罗秋韵拿去做衣服了,用山里的麻绳缝好,整整六套,姐弟两人一人一半也分得三套。

吃穿如今显然已经不用愁,罗秋韵唯一遗憾的是,早前剩下的一点盐如今都用光了,每日吃着没味道的食物,舌头不知多遭罪。

“哎,可惜外面太乱,暂时不适合出去,否则拿些猎物换点盐回来就好了。”罗秋韵不止一次感叹道。

不过,想到缺盐的问题,她脑海中又多了一个主意,是因为昨天无意中经过一处沼泽时发现的。

山野之中,虽然买不到盐,但不代表她没办法制,而且制盐的法子她也懂,就是那些个步骤,何不自己做呢?

有了这一点想法,罗秋韵便不再闲着了,背着自制的藤背篓出去,在沼泽边挖了不少盐矿石回去。

罗天立一开始还不知道姐姐又在倒弄什么,只见她挖石头扛回山洞,也帮忙一起干,反正习惯了跟着姐姐折腾,结果等罗秋韵制出白花花的盐时,还是大大吃了一惊!

“姐,姐,这是盐?”罗天立兴奋不已,忍不住嚷嚷道。

“嗯,是盐。”

“能吃吗?这盐怎么这么白?”罗天立兴奋过后,立马恢复过来,仔细观察发现他们制出来的盐跟平时买到的并不同,似乎更白,更纯一些。

“当然,不能吃我制来干嘛!”罗秋韵道。

“外面买的那些盐是没有提纯的,里面还有不少矿物杂质,吃起来除了咸味,还带着一点苦涩,还有毒,我们这些盐就不同,到时候你就会知晓。”罗秋韵说罢,故意埋下一个关子没讲明白。

罗天立见状,心里面好奇更甚了,但知道再问姐姐也不会说的,便没有开口,反正到了用餐时间自然会知晓,也不着急这一时。

果然,到了晚上,罗天立吃着新盐做好的菜肴,心里那个震惊,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了。

“姐,姐你真厉害,怎么想到的,我都不懂!”罗天立一脸羡慕,这新盐做出来的菜肴,味道比平时要好吃多了,而且还真就一点苦涩味都不带,神奇了!

“瞎嚷嚷什么,有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赶快吃,今晚的菜肴不错!”罗秋韵默默吃着,脸上少有满足之色,要知道这些日子连盐也吃不上,可把她快憋坏了,如今难得吃回来,自然要比平时多吃一点垫垫肚子,顺便补充一下营养。

“哦,姐姐也吃。”罗天立被他这么一说,有些不被重视的感觉,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但很快又被美食吸引住视线,无暇再伤春悲秋。

“姐,今天的菜好吃,真好吃!”罗天立一边说,一边加快进食的动作,最后姐弟两人竟然把满满一桌的菜肴全部扫个清光,然后捂住肚子呻吟说自己吃撑了。

接下来几天,罗秋韵两姐弟都没有闲着,因为私下制盐成功,二人便想办法运了更多的盐矿石回来,把它们做成细盐储存着。

如今,山洞中已经藏了八十多斤的细盐,足够他们吃用很长时间,罗秋韵便停止了制盐的活动,准备出山洞走走。

顺着藤蔓爬上悬崖,入目却是一片金黄,不少树木甚至叶子都掉光了。

“呵,冬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来了!”罗秋韵吸了一口冷气,迈着矫健的步子往山里走去。

“也许,再过几天便会下雪,趁着这个空档,能划拉东西就尽量划拉回来吧!”罗秋韵心想。

罗天立默默跟在身后,看着快速变装的山林却是满眼好奇。

“姐,落叶了,等下大雪后,咱俩也去山里捡猎物,我听村里的老猎户说,下雪后进山,那山鸡野兔什么的,跟拔萝卜似的,特别好玩。”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下雪后老虎、大熊也会出来,一个不小心就会葬身猛兽腹中?”

“额?真有猛兽出来,它们不是睡觉了吗?”罗天立听了罗秋韵的话,原先兴奋不已的情绪,立马变得恹恹的。

“谁告诉你它们都睡觉了?肚子饿不用找吃啊,你也知道要吃呢!”罗秋韵依旧是先前的语气,关于这些常识性的东西,她觉得有必要告知罗天立,免得他傻乎乎的被人骗了尚且不知。

罗天立听罢罗秋韵的话才明白过来,冬季下雪多,天气冷,食物变少,猛兽没吃的,自然就下山来觅食,这时候自己还想着上山去捡猎物,岂不是跟猛兽夺食?

“好险!”罗天立明白其中的关键,暗暗擦了几把冷汗。

罗秋韵不怎么管他,径直走到一片栗子林,弯腰开始在四周捡那些刺球。

一开始,罗天立还不知道罗秋韵要干什么,见她一个劲捡那些刺果扔篮子里准备带回山洞,便好奇问了句,“姐,你要这个干啥?”

“吃的,没事做就帮忙一起捡。”罗秋韵低着头,动作飞快,说话时并不看罗天立。

“吃的?真能吃!”尽管罗天立心里很是怀疑,但这些日子见识了罗秋韵化腐朽为神奇的作用,二话不说也帮着一起捡了不少。

等他们把这片山林的栗子都运回去,已经是三日后下午,这时,罗秋韵又在附近一片凹地发现了另一样新奇的物种,据说那叫什么土豆、马铃薯的。

这玩意只有一点点地,竟然长了两三百斤,罗天立还记得他们刚开始挖时候,姐姐只是拔了一株根茎,结果就拔出来一大串的土豆,而且每个个头几乎有拳头大小,煞是好看!

“姐,你说真的,这土豆还能做成千百种美食?”罗天立表示很怀疑,先前的刺球就不说了,那毕竟还没时间收拾,可这一颗颗的土豆,怎么看都不像能做出好吃的玩意。

罗天立越看越觉得不靠谱,心想:“姐姐该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不过,看着也不像啊,他倒是越发期待接下来的惊喜了。

篇幅受限,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观看~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九阅官方微信:19楼小说(best_read)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