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我向她介绍自己丈夫,这女孩竟说这是她老公?!

我向她介绍自己丈夫,这女孩竟说这是她老公?!

2017-11-14 19:13     女人     来自:精品阅读推荐


第1章

一个美好的清晨。

天气预报,晴,气温22~25,微风。

A城齐林山半山腰上的灵月花园,乃A城非富即贵之人居住的地方。这儿虽离市区有点距离,却也不远,环境优美,鸟语花香,每座别墅设计精美,看似相同,仔细一看却又有不同之处。

重要的是,这些房子,都出自于世界顶级建筑大师范于渊之手。

灵月花园内有一栋特殊的于其他不同的房子,正处山脚边上,从外观上看就能显出它的气派之处,但奇怪的是,这房子周围虽然绿草茵茵,但却像是无人居住的样子。

一年以来,一直如此。

大家都知道这个房子所属于谁,也知道这个房子的主人不一般的名气,但他深居简出,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直到半个月前,有人看到朝东的那扇落地窗的窗帘突然被打开,接着更令人惊讶的是,一个家居服的女子站在了窗前,对着日出伸了个懒腰,然后她就。

她就,做起了瑜伽。

这是个什么设定?

这个女人大概不知道,这半个月下来,她已经成为了这个小区上到高官之家,下到清洁阿姨口中的茶余饭后。

为什么?

正因为这栋房子,正是范于渊的家,而范于渊,外界的评价中,总是有那么一句,说的是,不近女色。

对,那个建筑奇才范大师,虽年纪轻轻仅仅28,但已经从康奈尔大学建筑系结业四年,这几年,在国内创下了多出著名的建筑设计。可他的感情生活,不论是记者查询,还是同学老师的口述,统统为零!

这样的人,家里出现一个女人,这么悠闲自得,能不为人讨论吗!

而归零露并不知道这些,也不知道自己成为了别人口中的话题。她只是按照自己的生活习惯,7点自然醒,打开窗户迎接新生的太阳,接着瑜伽。

今天也是这样,她按照往常的习惯,拉开窗帘,感受了阳光普照大地的温暖,对着天空说了声“早。”打了个巨大的哈欠,伸了个巨大的懒腰,接着席地而坐。

她爱极了这个落地窗,这整个山脚下的美景都收在眼底,仿佛就是一个移动的画。

活动活动筋骨,她背对着落地窗,想着那天新看来的瑜伽姿势,缓缓地将身体摆放好。

这个姿势是最近刚学的,略微有点难,终于在她摆弄了半分钟后,定定地安静下来,并且闭上了双眼。

“早。”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瞬间睁开了眼睛,而因为受到了惊吓,让她身体一歪,接着她倒吸一口冷气。

前方不远处的餐桌,正坐着一个男人,悠闲自得地看着杂志。

这个是他的家,他在这儿本来是件寻常的事,可归零露还是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儿?”

不怪她这么问。

他们才认识四十多天,半个月前就领了证,而他像是得了男主病,不温不热地领完证就出差去了。

一去就是半个月。

“不是。”归零露觉得自己措辞有问题,咳咳又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男人没有看她,淡淡回答:“昨晚。”

归零露哦了一声,闭起了嘴。纵使心中千万疑问,但还是忍住没问出口,因为他们的关系还没好到能嘘寒问暖深入交谈。

只是她现在有另外一个烦恼。

正想调整姿势,范于渊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再次将归零露吓了一跳。

接着她目视着他,看着他拿着一杯牛奶从她的面前走了过去,眼见着就要进了书房,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和她面对站着,直勾勾地看着她,从上到下。

归零露吞吞口水。

范于渊开口:“姿势错了。”

归零露先是疑惑的啊一声,再是明白地哦了一声,他说的是她的瑜伽姿势。

她微微叹气:“我知道。”

范于渊听到后眉头微微一皱,“哦?”

归零露把他的这声哦,翻译成需要她解释,为什么她的瑜伽姿势错了,还要这么做。

可不是她想这样啊!而是。

没有意识的,归零露露出了个委屈的表情,咬着下唇,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小声地说:“我小腿抽筋了。”

这么窘迫的理由,这么窘迫的场面,归零露本来是想等他走之后再好好调整的,毕竟抽筋这种事只要稍稍休息就会好的,不过当下非常疼而已。

而她已经疼地下嘴唇发白,不敢动弹。其实在他的那声阴阳怪气的“早”字之后,她就开始有抽筋的迹象了,能忍这么久,她着实佩服自己。

范于渊并没有再往书房走去,而是折了个方向,走到她的面前,蹲了下去。

他将牛奶放在了地上,看着她强忍痛苦的表情问:“哪只?”

归零露撅起嘴,对着左边的那只腿,示意:“这个。”

左腿正被她以奇怪的姿势架在胳膊上,归零露发誓,以后再也不做这么别扭的动作了!

范于渊点头,突然伸出手掌,握住了她的脚心,初秋的天气,他带着牛奶的温度,和她有些冰凉的脚触碰在一起。归零露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再看看他波澜不惊的脸,她心里呵呵两声,又恢复了正常。

归零露,犯什么花痴!

他只是把你的脚从上面拿下来而已。

多大点事!

可能是时间过得已经有点久,小腿已经不那么疼了。

范于渊一只手握着他的脚,另一只手稍稍用点力捏住她的小腿,重重地揉了揉。

归零露倒吸一口冷气:“疼疼疼!敢情这不是你的腿啊!”

范于渊动作不停,淡淡道:“确实不是我的腿。”

归零露:……

但话说回来,他的手倒是温柔了一点。

等到放开,她也觉得好了许多,正想试着站起来,突然。

“啊!”

没有任何准备地,她被横空抱起。

如果用手机抓拍她,一定会发现她现在的表情有多么的惊恐!

范于渊本是不想说什么,但看着她的表情,总有欺负弱小的意思,他解释:“抱你去沙发休息一下,你现在不方便。”

啊喂!这可是她人生第一次的公主抱啊!第一次啊!要不要这么随便!为什么是因为小腿抽筋这种事!我的罗曼蒂克呢!

她心里已经泪得汪洋大海,面上,那个男人还是不咸不淡地将她抱着放在了沙发上。

他也一同坐了下来,归零露咳咳,接着往后退了几步,离他远点。

“那个。”归零露忍不住问:“你也做瑜伽?”

不怪她这么问,刚才她的动作可不是入门级别的,还是有一点的难度,而范于渊竟然能知道,她那微小的错误。

“没做过。”范于渊回答,他顺便站了起来,到刚才的位置,将牛奶拿了过来,却并没有回书房,而仍旧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归零露继续问:“那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

范于渊喝了一口,从桌子下方拿出了一本建筑杂志,翻开了一页,没有看她,回答道:“因为你喜欢。”

因为你喜欢。

要是其他人,其他男人,其他帅气的男人,对着归零露这么说,因为你喜欢,所以我去研究了,她一定十分感动,可她要记得,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范于渊,王冠宇说了,不能按常人的思维方式来看待他。

所以归零露忍住了心中的那份悸动,突然觉得瘆的慌。

果然他淡淡地又说:“所以我看了看,瑜伽到底有什么好,能让那么多女性趋之若鹜。”

你看吧!果然吧!

归零露瘪嘴,朝天翻了个白眼,问:“那结论呢?”

范于渊突然笑了一声,“对于静心来说我觉得还说的过去,但是减肥。”他摇摇头:“不过是懒人不想运动的借口。”他总结:“不怎么样的一个东西。”

瑜伽的话题过后,客厅进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范于渊倒是好,随手抽了本杂志,一页一页地翻看,但归零露就不一样了,她身边什么都没有,连假装打发时间的都做不了。

她心想,他刚才不是要去书房吗?为什么还不去!

归零露蜷成了一团,缩得越来越小,并不是因为她什么小女生的情节被触动,而是刚刚,她突然想到,这几天都是一个人在这个房子里面生活,穿着居家衣服习惯了,随意习惯了,所以,她此刻,是没有穿bra的。

她吞吞口水,抬头看了眼范于渊的侧脸,心里开始紧张。他刚才发现了吗?刚才抱的时候他们贴那么近,她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他会不会感觉到?虽然自己没有多傲人,但还是妥妥的B+,他应该不会嫌弃吧?

脑洞开的有点大,以至于范于渊突然翻了一页,她思绪被打断,整个人紧张地跳了起来。

范于渊终于被她吸引,回头看了她一眼,疑惑:“你为什么在脸红?”

归零露啊了一声,才发觉果然脸上火辣辣的。

她从小就有这种毛病,一旦有微微的窘迫感,脸蛋就出卖她了。

她呵呵笑了两声,鬼使神差地突然双手环在胸前,做了个保护的状态,“没事没事。”

这个举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成功地将范于渊的目光吸引到了她手护住的地方。

紧接着,令人恼火的,他突然冷笑一声,将头转了回去,继续看书。

归零露:……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她咳咳,但手还是放在那个地方,看着范于渊说:“哎,你早饭吃了吗?”

范于渊没有回答,而是拿起桌子上的牛奶喝了一口,表示这是它的早餐。

归零露:……

有必要这么藐视她的智商吗,吃了就说吃了!

不过吃了也好。

“那个,我还没吃,我去弄早餐了啊。”

她只是想找个借口离开他而已,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再多呆一会儿,分分钟要窒息啊,她可不想空腹窒息。

他恩了一声,仍旧没有抬头,问:“腿好了?”

归零露:“好了。”

范于渊听后,不阴不阳地说了句:“那好。”

归零露准备起来的身子,听到这句话突然顿住,准备听他接下去说。

那好?

那好?

啊喂!范大师!我和你还没有朝夕相处,还没有默契,你这句那好是什么意思啊?

归零露吞吞口水,朝他的方向靠近一点,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他问:“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范于渊抬头,与她对视,归零露才发现,此刻他们的距离有点太近了。

她吞吞口水,往后退一点。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好像还瞄了一眼某个地方,冷静地说:“下次在家,记得穿胸罩,我不习惯。还有,你吃的早餐也给我准备一份。”

说完他继续低头看书。

归零露听后差点没腿软跪在他的面前。

他,他,他竟然发现了,竟然发现了还这么平淡说了出来,说出来也罢,还顺道让她弄早餐,这是什么原理!

归零露已经感受到自己的脸像是被火烧了一般。

王冠宇不是说他男女之事什么都不懂吗!不是说他不解风情吗!不是说他没接触过什么女孩吗!为什么会看出来!

而且奇怪的是,胸罩两个字从他的低音炮嘴里蹦出来,竟然没有一点的违和感,仿佛寻常对话。

归零露囧,她嫁的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第2章

归零露在煮面的过程中,闷闷不乐。

当然,她在进厨房前,去了卧室换了套得体的衣服。

桃子说,人一旦结婚,就会陷入那个叫结婚的网里,所以你需要找一个和你契合的人,因为那是共度一生的事,马虎不得,不像谈恋爱,不适合说分手就能分手的。

她虽然不喜欢吃这些心灵鸡汤,但家里的两个教授就相当于是她人生的鸡汤,她当然懂这些大大小小的道理,怎么会不知道伴侣这个词,是不能随便冠上的。

她想到这儿,看了眼坐在客厅看电视的男人。

欲哭无泪,突然明白那句话,听了很多大道理,却过不好一生。

她连人生的起步都这么糊涂,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

至少很多人是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双方都那些不合适的地方,需要去改正,可他们。归零露呵呵,她对他的了解,完全出自他的那个朋友王冠宇,但实实在在来说,是零。

她对他一点也不了解。

第三次见面就在民政局的一对,会有多了解对方。

完了完了,归零露叹气,她这辈子还没谈过恋爱呢,没想到就栽在了婚姻里。

面端上饭桌的时候,她朝着客厅喊了声哎,范于渊闻声就走了过来,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归零露坐了下来将筷子递给他,心里还在想着怎么对付这个沉默的早餐,可他似乎不想给她这个机会。

“泡面?”

范于渊有点嫌弃的口气。

归零露啊了一声。

她就只会煮泡面,而且这么多年的技术,自认为煮的不错。

可范于渊连尝都不尝,直接将筷子放了下来,“不吃。”

孤零零:……

她抽了抽嘴角,要是其他人这么说,她可能会误会对方对自己有成见,但这半个月在王冠宇那里的功课不是白做的,范于渊说不吃,就是不喜欢吃的意思,没有其他。

归零露哦了一声,也没有生气,只是幸好少煮了点,两碗她也是吃得下的。她起来一点,伸手过去将他的那碗挪了过来,说:“冰箱里还有面包,你可以热一热。”

归零露用喝了一口汤之后,他还没有离开,悠悠地说:“你经常吃泡面?”

也没有很经常,以前在家里,爸妈不在,懒得出去的时候就吃吃。但是最近,这个地方虽然富贵,但毕竟离市区有点距离,她更懒得出去,吃的就勤快点了。

归零露抬头恩了一声,弱弱的,总觉得犯了什么错。

“对你的身体不好。”

归零露眨眨眼睛,哦了声。

范于渊继续:“油脂含量比较高,它采用油炸的方法对面块进行干燥,平均每份所含油脂在16%-18%左右。有防腐剂、抗氧化剂、着色剂、增稠剂和稳定剂、膨松剂、甜味剂、酸味剂、面粉增白剂、食用香料、营养强化剂这几种,在保证食品外观、色彩、口感等方面上都会有使用到,微量摄入不会有危害,但一旦摄入过量都会造成各种疾病甚至有可能致癌。还有烯酰胺问,所有淀粉类食品在高温烹调中都会产生这种致癌物,方便面的丙烯酰胺含量超常。”他说完,看着她,道:“我这么说,你听懂了吗?”

归零露吞吞口水,这是做学术报告吗?

“懂了懂了,我也知道一点。”她笑了两声:“不过它好吃啊,这么点,不碍事的。”

范于渊哼了一声:“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我不希望你在我的认知范围内,犯不可原谅的错误而导致某些可以避免的健康问题,那样我将会无地自容。”

归零露听了将手中刚夹起的面条默默放了下去。

不就吃个泡面,就这么严重了。

但她还是乖乖地将筷子放下,受教地说:“知道了,我去倒了,然后热面包。”行了吧大爷!

范于渊听到她说这句话,满意地点头,微微露出笑容。

(我们的范大大现在还是冷冰冰的样子,哎~)

有了刚才的插曲,归零露一大早的心情完全被破坏,他倒好,吃着面包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明明他是罪魁祸首!

可能因为心里堵着,她完全没感觉早餐的尴尬,最后一口面包吞进嘴里,不巧的,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好友桃子的电话。

“乌龟啊,十点十点,圣海小区门口见,这次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租下来!学校已经赶人了!”

归零露将杯子收好,用耳朵夹着手机问:“靠不靠谱啊,我都陪你跑了多少地方了。”

那头叹气:“不管了,再不靠谱我真的要疯了,逼急了我可能会住你家来。”

电话挂断后,归零露看了眼时间,现在才9点多一些,还来得及,她便将碗筷收拾了洗一洗,睡着口哨哼着歌。

出了厨房,她再次愣住,倒是忘了家里还有个人,她有些不好意思,立马闭上了嘴。

“给我倒杯水。”

沙发上的男人突然说。

这冷不丁的。

归零露还是乖乖地去帮他倒了杯水。

“坐下。”

归零露:“啊?”

范于渊抬起头,看着她:“听不懂。”

归零露笑了笑:“听得懂听得懂。”说完她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等着他开口。

这一大清早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见范于渊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突然将手机递到了她的面前,归零露疑惑地接了过来,手机上是一张房屋的照片,没有其他。

归零露:“啊?”

范于渊:“这是圣海小区的一套房。”

归零露再拿起来看了一眼,又看他:“所以?”

范于渊叹气:“我发现你怎么这么笨。”

归零露:……

不是怪她笨啊,你这不阴不阳的,谁知道你要干嘛,拿张照片,说在哪里,就要她猜他心里想什么!啊喂!你以为她归零露是神仙啊!

“你朋友不是要在圣海租房,这套房子可以借她,我助理已经在来的路上,等会儿会带你们过去。”

归零露有些消化不过来,拿着手机显然有些激动,晃了晃说:“你,你,你,这是你的房子?你要租给桃子?”

感情刚才的电话,他都听到啦。

范于渊恩了一声。

归零露立马拿出手机想要给桃子打电话,可又考虑到…她放下手机,弱弱地问:“那个。”这套房子看起来挺大的,装修也很好,她担心:“租金多少?”

范于渊听后皱眉,喝了口水,淡淡说:“不用。”

归零露惊讶:“啊?真的啊?”

范于渊回头看她:“她不是你朋友吗?”

言下之意,她是你朋友,还要什么租金,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别见外。

归零露感激涕零,谁说范于渊冷冰冰的她第一个不服!就一个早晨,他牵动了她多少的小心思啊!

“因为你喜欢。”

“对你的身体不好。”

还有那个令人面红耳赤的公主抱。

他可是范于渊!归零露做梦都没想到会和他喜结连理的范于渊!即使这些话他并不是想要说情话,但她听着,就是整个人都酥了嘛~

这小心脏要受不了啦啦啦。

第六章 爱屋及乌

归零露拿好包包,刚下楼就看见一辆车停在了门口,她探头过去一看,站在车门边的男人也看到她了,恭敬地上前鞠了个躬道:“范太太,我是范先生的助理小肯。”

说完他就打开了车后座的门。

归零露抬头看了一眼,范于渊正站在窗子前看她。

她对他笑了笑,一股脑儿地钻进了车里。

已经和桃子通过气了,车开到桃子学校门口,她显然激动得很,但碍着有外人,一直忍着。

桃子和归零露是同校的校友,因为书法协会而认识,志同道合成了好朋友。

但桃子和归零露却是两路人,归零露是乖乖女,也不是她想成为乖乖女,是因为她家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到爸爸妈妈,全都是老师,小到幼儿园园长,大到大学教授。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书香门第听着就好,但归零露一点也不喜欢。

她从小到大都是在本地上的学,大学也如此,他爸爸是个高调的人,是A大的数学系的数学老师,数学老师也好,也没什么,重要的是,这A大的数学系,出来的都是师范生,都是做老师的,也大都是在本市做老师。

从小到大,隔三差五的,总有数学老师看到归零露的名字,都会问“你是归教授的女儿吗?”

归这个姓氏少见,归零露这个名字更是少见。

后来才知道,她爸爸每次上课前,都要讲讲他这个唯一的女儿,说自己取名字是来自《诗经》,顺便再讲讲诗经文化,还说要是自己的学生今后出去遇见她,一定要好好照拂。

果然的,这些数学老师都是听话的学生。

可想而知,归零露从幼儿园开始,到大学,经常都能遇见爸爸的学生,总觉得是爸妈派来监督自己的,所以她根本不敢造次,在学校乖得要命。幸好她成绩好,不负众望。但更要命的是,她如今都22岁了,连个恋爱都不敢谈。

但桃子就不一样了,她家是经商的,常年不在家,她完全就是个野孩子。

野孩子也有野孩子的志气,这不刚毕业,也不靠家里,找了个正经的工作,只不过,租房是个问题。

小肯直接将车开进了8栋楼下,三个人乘着电梯到了7楼,他用钥匙打开了门。

归零露先进去的,亲眼所见,看起来比照片上的还更华丽一些。

“这圣海小区刚建的时候,他们请范先生设计了个大概,这间是他们建成后送给范先生的,还送了所有日常家具,显然,他们不能太小气,这里是楼中楼,160平,通风良好,去年交的房到现在,还没人入住过。”说完她看了眼归零露说:“范太太,怎么样?满意吗?”

小肯化生为销售讲的头头是道,桃子已经激动地不断在她身后掐她。

归零露咳咳,“我们先逛逛。”

说完她拉着桃子便进到了主卧里,小肯明白事理没有跟上来。

关上门,她立马问桃子:“怎么样?要不要?”

桃子满面笑容:“太好了啊,没有理由不要啊,不过这么大的屋子,真的不用租金?”

归零露拍拍胸脯:“我还能骗你不成。”

桃子一把抱住归零露:“太爱你了乌龟,这简直比我入职还开心啊!”她说完躺在了大床上,“你家范大大太给力了!哎你说,这是不是爱屋及乌啊。”

归零露呵呵:“你觉得呢……”

第3章

桃子在床上滚了好几圈才发现有些不对。

小肯说这个房子已经一年多没人住了,那么。

她立刻站了起来,果然看到自己的白衬衫上都是灰尘。

“我靠!”她拍拍衣服。

归零露听到她的声音看了一眼,哈哈笑了两声,也上去帮忙。

桃子看着她突然说:“哎,我有个想法,你说,我算不算是你和范大大的红娘啊?”

归零露一愣一想,似乎好像是。

归零露和范于渊的认识,简直就是乌龙啊乌龙!

桃子的妈妈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这近几个月开始担心起女儿的终身大事,不断给她介绍相亲。

而那天下午风和日丽,天朗气清,桃子收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公司的复试,当然的,下午的相亲也就不能去了。

因为之间仓促,而且头天和人家讲的好好地,对方还是妈妈特别好的阿姨的朋友的儿子,大家都忙,那个人也是挤了点时间出来的,所以桃子不想爽约,可她并不觉得能成,因为照片看上去,根本就不是她的菜。

所以她就找了闲来无事的归零露。

归零露对于自己的工作一点也不担心,一来她爸妈一点也不急,二来她也是打算考一些事业单位。

有人问她为什么不当个老师,她觉得她是怕了。

桃子电话过来的时候,她还在宿舍睡午觉,迷迷糊糊地就答应了下来,反正是走个过场,也长点经验,而且她觉得,她以后也是个相亲的命,就当提前体验生活了。

可她丢三落四的性格,出门竟然忘了带包。

这事简直了。

她哭笑不得,出门前把手机钥匙还有钱都丢在包里,竟然就忘了带包。

时间不多,她风风火火就到了离学校不远的咖啡馆。

进门环顾一圈,很刚好的,她就看到一个人,而全咖啡馆能看得见的地方,就只有那个人是一个人坐着的。

归零露走了过去,试探地问了一声:“这位先生,你是来相亲的吗?”

这位先生,就是她现在的先生,范于渊。

当范于渊转头看她的时候,归零露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心情,她是惊讶的,范于渊的长相是上上的长相,比桃子的男神帅了十倍不止。

范于渊看了她一眼,突然笑了,指着自己对面的空位说:“坐。”

归零露没有防备地就坐了下来。

可后来回想,自己简直就是猪脑子,哪有人相亲还带着纸笔和电脑来的。

但是她当时是异常兴奋的,因为在她印象里,相亲的对方都是长得普通或是普通以下的,她想,桃子这次肯定要嗷嗷大叫了。

“你好,我叫乐桃。”

范于渊将电脑推到一边,回答她:“你好,我叫王冠宇。”

接下来的气氛就有些尴尬了,归零露没有相过亲,但总想着这次是为了桃子来的,总要探听探听对方,所以她异常的话多,把他的情况全都问了一遍。

好在他都意义答了上来,虽然有些问题他拒绝回答,但归零露觉得理解,毕竟自己问的也有点太隐私了。

谈着谈着,归零露发现已经没什么好问的了,她就笑着说:“今天和王先生的聊天非常愉快,但是我出门急,忘带手机了,能不能借您的手机一用?”

王先生大方地将手机拿了出来。

归零露立马给桃子打了电话,可不巧的是,桃子竟然是关机!

归零露将手机还给了王先生,可又想到,因为是毕业季,宿舍里剩下的三个人这周都已经回家了,现在是回不去了。

她想了想,现在时间还早,她可是肩负着桃子的使命来的,这个男人现在看起来挺好的,听着家室也挺好的,但说不准是骗人的呢!新闻不是报道了,相亲的时候,总会夸大其词吗。

所以归零露毅然决然:“王先生,我朋友没接我电话,你看我现在也没地方去,可否去王先生的家里参观参观?”

归零露没谈过恋爱,但看过书看过电视剧啊,说完才晓得这句话的暗示性有多强。

她立马解释:“哦不不,王先生不要误会,我只是想打发无聊的时间而已。”

好在王先生也没有拒绝,更没有怀疑。

一小时之后,他们便来到了他的家,也就是,如今,归零露和他的家。

那时的归零露,被王先生载进小区的时,是十分兴奋的,觉得这个相亲对象真不错,桃子的运气可太好了。

被邀请进家里来的时候,归零露就已经有点羡慕桃子了,她都想要开始相亲了。这儿的环境太好了,她都开始想象桃子以后住在这里,她一定要经常来做客!

王先生说了句请自便,他就消失不见了。

虽然他说自便,但是归零露还是不敢自便,她乖乖地坐在沙发上,毕竟今天她是代表桃子来的,不能丢桃子的脸了。

王先生再次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家居服。

归零露坐在沙发上有些拘束。

他突然坐在他的对面,给她倒了杯水,问:“觉得我怎么样?”

归零露点头如啄米:“很好很好,我朋友……我挺满意的,嘿嘿。”

他挑眉,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而归零露却突然指着他身后问:“那个门,是摆设还是,里面有个房间?”

她刚刚坐在这儿太无聊了,视线范围内就这么点东西,而这个门,非常精致,但如果是摆设,就有点多余的样子,可若是房间,这个房间是干嘛的?

王先生转头一看,解释:“酒窖。”

归零露长长地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王先生看着她的神情:“你很有兴趣?”

归零露摸摸脸,难道自己的脸出卖了自己?

对于酒,特别是红酒,她是很喜欢的,但很少喝,家里管得严,聚会也不敢太喝,而且她酒量很低。

王先生站起了身,看样子是要邀请她去酒窖的意思。

她兴奋地跟了上去。

门打开的一瞬间,她哇了一声。

这儿的酒,还真不是一般的多,而且她一点也不懂酒,也能看出来,这儿的酒一定都有些年头。

她跟着王先生进去,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碰倒了某个架子,那她可是赔不起。

酒窖里很香,归零露十分享受。

出去的时候,王先生手里拿着一瓶酒,放在了归零露的面前,“送你。”

归零露惊讶:“真,真的吗?”

王先生笑了笑。

归零露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看到正好有个开瓶器,又问:“我可以打开吗?”

王先生一副当然的表情,顺便拿来了两个高脚杯。

然后,然后,事情就变得有些脱轨了。

她竟然喝醉了。

半夜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归零露头都要炸了。

接着她看着自己身边的环境,再想想断片前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一股寒意从心底串了上来。

此刻卧室是微弱的灯光,那个王先生正坐在窗子前发呆。

她掀开被子看到自己不着寸缕,又看到灰白色的床单上明显的一抹痕迹,整个人都慌了。

或许是听到了动静,王先生转头看了她一眼。

归零露忍者眼泪没有出来。

王先生看完竟然又回过头去发呆。

归零露懵逼了,啊喂!这时候你不是应该过来安慰我的吗!我是一个弱女子哎!这可是我宝贵的第一次哎!

归零露没有遭遇过这种情况,她太太后悔了,她就不应该贪杯的,只是没想到王先生这种人却趁人之危!

她伤心极了,而这种情况,她还觉得自己对不起桃子。

可伤心是一回事,接下来怎么办呢,她的清白之身啊,她家是多么保守的家,她受高等教育,知书达理的她,竟然ons!

归零露已经有些急了,她看着他的背影,小心翼翼地问:“你会和我结婚吗?”

她看见那个庞大的身躯突然顿住。

接着他站了起来。

这一站,把归零露吓得后退了几步。

他并没有走进,而是看了她一眼,脸上满是她不懂的表情,或许是背上,或许是沉重。

他说:“我想想。”说完他又补充:“婚姻是人生大事,我们可以先相处看看。”

说完他便向门口走去,打开门时,回头看了她一眼,说:“乐小姐先睡下,明天我送你回家。”

归零露怎么可能睡得着,发生这么大的事!

等到他关门的一瞬间,她的眼泪奔溃似的往下流,也不管在外面的人会不会听到,她嚎啕大哭。

这下子她才感觉到害怕,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她觉得人生好艰难,她好想妈妈,她觉得自己贞操不在,对自己好失望,整个人都不好了。

重点是,虽然现在感觉到有点疼,但是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怎么这么倒霉啊!

而且,而且那个王先生刚才的口气,他说我想想,还说什么先相处看看,明显就是敷衍她的啊,这要她以后怎么嫁人啊。

越想着她就越难过,眼泪止不住流,不管不顾鼻涕都擦在了床单上,反正不是她家。

那一夜她都没有睡着,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天空泛白。

有人来敲门的时候,她的眼泪已经干了,衣服也都穿好了。

可她还是很害怕。

她都想一辈子就呆在这儿,饿死好了。

可她还是鼓起勇气把门打开,但门口站着的不是那个王先生,而是另外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后来归零露知道,是范于渊的助理小肯。

她当时没心情听小肯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将学校地址告诉他,让他送她回去,早餐都没胃口吃。

下车的时候,她依稀记得小肯说:“乐小姐,范先生说他会再联系你。”

她当时已经处于游离状态,并没有在意他说了什么,更不会在意他话里说的是范先生而不是王先生。

浑浑噩噩地上了楼,她便看到桃子焦急地在宿舍门口等,看到她立马冲了上来。

“我靠,你要急死我啊,长本事了夜不归宿,昨天手机没电了,后来那个男的打电话过来责怪我,说我不去也不吱个声,害他等了很久……”才说到这儿,桃子就发现归零露有些肿的眼睛,她立马问:“发生什么事了?”

这一问不要紧,归零露以为自己流干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篇幅受限,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观看~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九阅官方微信:19楼小说(best_read)

乖,扫一下~o(*≧▽≦)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