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女扮男装去讨债,结果不仅没讨回来还赔上了自己…

女扮男装去讨债,结果不仅没讨回来还赔上了自己…

2017-11-11 21:30     游戏     来自:精品阅读推荐


第1章

忠叔,开快点。’车内的叶迷棠是真的着急了,接到电话就知道事情不好了,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

前面开车的忠叔是叶家的老司机了,自然知道事情的紧急性,油门一踩到底,加快了速度。

叶迷棠注意到了,果然,各家米铺前面都站着不少士兵,灰色的军装在大太阳底下显得阴气沉沉,向她的心情一样。

心里更加捉急,却也不好再催忠叔,这个时候,大街上很多人,真出点事到麻烦。

终于开到了叶家米行的门前,车还没停好,叶迷淌就推门下去了,差点栽个跟头,忠叔连忙叫了一声。‘小姐,你慢点。’

叶迷棠顾不得纠正他的称呼,已经进去了。

忠叔心有戚戚,看着米行门口的几个大兵,再看看叶家商铺,原本占去半条街的叶家,现在也只剩下这么四五间铺子。,自打老爷去世,大少爷被人勾的,抽上了福寿膏以后,叶家是一年不如一年。

叹口气,在叶家做了大半辈子,见证了叶家的兴旺与衰败。

不只是他,这条华鹿街上所有的人都亲眼看着叶家是怎么衰败下去的。

掌柜的是叶家的老人了,和忠叔一样,在叶家干了大半辈子,现在,看着叶家的家业一点一点败尽,眼见着叶迷棠进来,差点没控制住,流眼泪。叫了声。‘三少爷。’

叶迷棠没工夫和他打招呼。抬了抬头上的帽子,直接就问。‘怎么回事,禄叔。’

禄叔没等说话,坐在上座的军装男就已经开口了。‘你就是叶家的当家人。’

叶迷棠点点头。‘在下叶迷棠,正是叶家的当家人,敢问阁下是。’

军装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好说,我是苏督军座下七旅三营参谋陈亦承,奉督军之命,征讨粮食,利国利民的大事,还请叶少爷见谅。’

‘这事之前怎么没有打招呼。这也太突然了。’

叶迷棠梗着脖子想要争取,但是,苏督军不好说话,苏督军帐下的官兵也不好说话。

‘临时急用,我们也没办法,督军也没想到,这事之后会给你们交代的,现在就搬粮食吧。叶少爷’

库里没有别的货,仅有的一批货是正准备发往南方的,这笔生意关乎着叶家成败,叶迷棠自然不允许。

‘陈参谋,可不可以通融通融,叶家的仓库里已经没有货了。’

陈亦承像是听了个天大的笑话。‘叶少爷真会说笑话,,滦阳城内,谁不知道叶家是专门批发粮食的,你现在跟我说叶家的仓库里竟然没有米,你这是在糊弄兄弟呢吧,兄弟虽然军旅出身,但是还没傻透心呢。’

叶迷棠向禄叔递个眼神,后者转身进了内堂。

叶迷棠看着陈亦承,‘陈参谋才是说笑话,姓叶的不过是区区一商人,怎么敢和陈参谋长开这个玩笑。陈参谋开我玩笑还差不多。’

陈亦承笑了。‘叶少爷还挺会说话。’脸上变色,‘没用。来人啊,进叶家的仓库,搬货。’

第2章

叶家的药材仓库就在这后院,不过是几步道的关系,叶迷棠没想到这个人翻脸这么快。想要阻拦,已经备一把黑洞洞的枪抵住了额头。

‘叶少爷放心,咱们督军说了,拿你们多少,回本钱还给你们的,事关大业,还希望叶少爷见谅。’

什么大业,还不是抢地盘争钱财女人,禄叔出来,手上捧着个盒子,却不防一抬眼看见叶迷棠被人用枪抵住了头,叫出了声。

‘陈参谋长,我家少爷年纪小,不懂事,您可不能和她一样的啊。’

陈亦承看他一眼。‘放心吧,老掌柜,在下只想把督军交代的事情办好,其余的,不会做。但是,如果叶家少爷在拦着在下办事,就说不准了,这枪走火,是太正常的事了。’

禄叔看看叶迷棠,示意手上的盒子,叶迷棠摇摇头,禄叔没有再动,直接放在了柜台里面。禄叔直接去了仓库,不能让他们在祸害别的东西。

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士兵将仓库里仅存的米搬走,却也无可奈何。

仓库里的货本没有太多,‘怪不得听人家说叶家衰败的不成样子,原来真有这么回事,就这么点米,还真不好干什么。’

其实已经不少了,足足一卡车,只不过对于以前久负盛名的叶家来说,的确是少了点。

随来一个带军衔的,手上擎着一张纸。‘参谋长,这是叶家的清单,您看一下。’

禄叔手里也拿着一张纸,递给回复了自由的叶迷棠。

陈亦承迅速浏览一遍,直接拿出衣兜里的钢笔,在上面签了字,摁了手印,递给叶迷棠。‘事出紧急,多有得罪,拿着这张纸去军政府拿钱。叶少爷,我们不占您便宜。’

拍拍叶迷棠削瘦的肩膀,直接出去了。

货被人拉走了,米铺的人都垂头丧气的,都知道这批货的重要性。

禄叔将那个先前拿的盒子又拿出来,放到叶迷棠的面前。‘三少爷。’

叶迷棠苦笑道。‘就算是给了他也没用,他不会收的,我们不过是自取其辱。。’

还真是,眼瞅着这事办的挺顺,没想到半途出了这种事,叶迷棠嘴上苦,心里更苦。

站起来,‘忠叔。我们走,去看看别家怎么样。’

基本上家家都差不多,大小米铺都被搬了一遍。

叶迷棠心内思量着,这是不平常,正常来讲就算是各地药材难弄,也不至于这样,实在不寻常。

到底怎么了。这个问题想了一路。却没想通。回到家里,换身衣服,抽开床头的柜子,里面放着一把枪,还有一盒子弹,拿出来,沉甸甸的,想了想,又放回去。转身出了门。

在回廊看见脸色蜡黄的哥哥叶绍棠。‘你去干什么。是要钱去吗。’

叶迷棠吗,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听见信了。‘是。’

‘先不要去了,观望一下,看看别家是个甚么意思,他们去要,你再去。’

‘人家能观望,叶家不能观望,叶家观望不起了。’要回来钱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她等不了。

第3章

‘那是什么地方?吃人不吐骨头的地,你去要钱,不是找死吗,别人家给你写张纸,你就真当做是字据了,他们能给你钱吗。’

‘不给也要去,我不能连叶家这点家底都守不住,对不起祖宗。’

伸手一格,叶绍棠就被推了一个趔趄。回头看看,收回伸出去的手。不再理会后面的人,直接走了。

军政府没来过,这些年养在深闺,一直受着父亲的宠爱,哪里想到会沦落成这个样子,让自己一个女孩子家抛头露面。

军政府的大门前守卫森严,灰色戎装在太阳下还是那么阴森。忠叔有些犹豫,叫了声三少爷。

叶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跟政府打过交道,现在这位当权的苏督军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性子,少爷毕竟还。

叶迷棠却管不了那么多,推开车门,让忠叔在外面等着,自己下了车。

忠叔想要跟着一起去,叶迷棠制止了。‘您就等在这吧。如果打个空条子,去再多的人也没用,我自己进去,有什么事,您还能去找救兵。’

嘴上这么说,心中却都明白,叶家此刻是谁也指望不上的,只能靠自己。

忠叔看着叶迷棠,这个孩子,真是自小看大的,最重情义,此时此刻,不过是不想多一个人有危险。忠叔明白。

‘还是我陪您去吧,左右这么个岁数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放您自己进去,如果出了什么事,我对不起去世的老爷。’

‘忠叔,您忘了吗,如果真的不行,我们还有最后一张牌,如果我出不来,您就去找他,知道吗。’

的确是个希望,可是那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用的,忠叔明白,却也只能听着。‘那您多加小心,一个钟头吧,如果一个钟头您没出来,我就进去找您。’

叶迷棠点点头。

黑色的西装穿在她的身上,整个人更加清隽,削瘦的肩膀妄想挑起整个叶家。让人心疼不已。

忠叔坐回车里,看着叶迷棠将那张收据亮出来,和门口的士兵说了几句,就进去了。

巍峨的军府大门,两排士兵,几十把长枪。将叶迷棠衬托的更加薄弱。

叶迷棠被人带到了大厅,告知,督军正在开会,让她稍等一会。

心里着急,却也不能去追人家快点,叶迷棠索性坐在大堂,开始想之前的问题。

她本不是什么聪明人,和哥哥比起来,更加相形见拙,什么事都要仔细思量,再三琢磨,才能想得明白。

一下子这么多粮食,用在哪里,为什么要用,如果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件事按理说应该通过商会,可是军政府却直接上门缴粮。

这里面的内容不简单啊。

眼角瞟过门口持枪的兵,心里有了想法。

如果没想错,应该如此。

叶家早已不是当年,没有那么多消息渠道,如果想要加以验证,恐怕还要费些时日。

也不知道开什么会议,一直等了很久,这里来来去去的人很多,每一个看见她都要打量几眼。

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她一直很沉静。

身后的门开了,出来一个女人,也是一身军装,飒爽英姿,好不利落。

‘你是叶家三少。’


篇幅受限,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观看~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九阅官方微信:19楼小说(best_read)

乖,扫一下~o(*≧▽≦)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