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前脚从人家女儿卧室出来,开门就对人家厨师一见钟情…

前脚从人家女儿卧室出来,开门就对人家厨师一见钟情…

2017-11-09 22:46     国际     来自:精品阅读推荐


第一章 上海的夜晚               

某年某月某日。

上海,东方的巴黎,冒险家的乐园,这片土地上,每天都在上演着无数的光怪陆离和悲欢离合。

今夜,月儿正圆,半挂柳梢。微风吹动一片云,稍稍遮盖了月亮的光芒。或许云儿觉得月亮太美,不应该被遮挡,于是,在不久后,很知趣地跟着风儿一起走了。

在风林路最繁华的地段上有一座非常显眼的公馆。

公馆是典型的维多利亚式风格。高高耸立的尖顶,线条分明的廊柱,以及方方正正、讲究对称的主体建筑。

在大门口,别出心裁地放置着一对石狮子,不但不会让人感到违和,反而是相得益彰,更显出这里的气势恢宏。

透过铁门,可以看到甬道两旁种着杨柳树,随着风,柳枝轻摆,像一个个婀娜多姿的美人。 柳树后是绿地和花坛,还有一个罗马喷泉,哗哗的水流竟日不息。

附近的人都管这里叫“叶公馆”。之所以这么叫,当然是因为这里的主人姓叶。叶公胜先生是上海的大富翁,究竟有多少钱,没人知道。他的产业涉及上海的各行各业,用他的话说,就是凡是赚钱的,他都有投资。

今天晚上,叶公馆的大堂里人头攒动。衣香鬓影,笑语喧哗。正在举行宴会。庆祝叶家大小姐——叶露荷二十一岁生日。

在门口,叶家的当家人叶公胜先生正在忙不迭地招呼着客人。今晚上海滩的有头有脸的人来了不少。光是汽车就开过来三十几辆。叶公胜虽然有钱,却没什么势力。他今天为女儿办生日宴会,也是有意结交上海滩上流社会中的权贵。他看着这些人,想着谁可能是自己未来的女婿或者亲家。如果能靠上一棵大树,也好遮风挡雨。毕竟在如今这个兵荒马乱风云变幻的时代里,有个依靠总比没有好。

有人拉了拉他的手臂,叶公胜扭头一看,碰他手臂的是他的干儿子——叶天凯。

叶公胜说:“怎么了?”

叶天凯说:“大小姐找不到了。”

叶公胜一愣,说:“怎么找不到了?刚才我还看见她了。她不是和几个女孩子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吗?”

叶天凯愁眉苦脸地说:“刚才是在这里,但现在不在。马上就要开席了。大小姐总得出来和大家见一面吧。”

叶公胜倒也太在意:“估计是和哪个朋友聊得太开心,就忘了时间。没关系。这么短时间,肯定不会走远。你去找找,总会找到。”

既然当家人这么说,叶天凯也只能点头。他正想着到哪里去找人,忽然有人对他招了招手。在不远处的扬柳树下,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在那里。她身上的穿着很朴素,一看就是佣人,而不是宾客。身形很匀称,面貌姣好,不施粉黛,素颜朝天。她看着叶天凯,正在抿着嘴笑。

叶天凯赶忙走过来,把女孩拉到一旁。

“小樱,你怎么来着了。”

“怎么?不能来吗?”女孩略显调皮地说。

叶天凯也笑了:“当然能来,不过,我这正忙着呢。”

“我也很忙。”女孩说。

叶天凯回头看了看门口,说:“我当然知道你也很忙,但你那是厨房的忙,我这里是正事。”

女孩叫谢樱,在厨房里工作,也就是厨娘。她的爸爸原本是这里的厨师,擅长做各种点心和蛋糕,东西方的都有。很受欢迎。后来,谢樱的爸爸死了,一家人的生活没有着落,幸好这里的主人很念旧,让谢樱接替爸爸,在厨房工作,这才安顿下来。

别看谢樱刚刚20岁,可做点心的手艺一点都不比她爸爸差。从小就得到了爸爸的真传,而且在某些地方,比爸爸做得更好。

“天凯哥,你看。”

谢樱拿出一个小小的纸杯蛋糕,送到叶天凯面前。小蛋糕的顶端还有个小小的草莓。

叶天凯心不在焉,还在想着去那里找大小姐,谢樱说话的时候,他由就随口哦了一声。

“天凯哥,这是我给你做的。今天宴会……”

谢樱还想说,叶天凯忽然转过身去,那边又跑来了一个人。

第二章 纸杯蛋糕               

跑过来的是个年轻女人。她到了叶天凯身边,拉了下叶天凯的衣服。叶天凯会意,就对谢樱说:“小樱,你先等等我。我和小云说句话。”

这个年轻女人叫小云,谢樱当然认识。她是大小姐身边的人。谢樱心里有些不高兴。因为她竟然把天凯哥拉走,好像你们有什么特殊关系似的。

当然,谢樱没有表现出来。她勉强笑着点头:“好。天凯哥,你先忙。我……我其实也是偷跑出来,处理房里的事情太多了。这个纸杯蛋糕……”

谢樱的意思是,你至少把纸杯蛋糕接下来吧。这可是我为你做的。而且,还专程送过来。

但叶天凯没有把话接下去。她拨了下谢樱的手:“我先和小云说一下。”

谢樱满心不高兴,但也只无可奈何,她嗯了一声,向后退了几步,与此同时,叶天凯和小云向角落里走了几步。双方拉开了距离。

等到谢樱走远,小云就撅起嘴来:“天凯哥,你怎么还和她纠缠不清,你不是说你根本不喜欢她吗?”

叶天凯陪着满脸的笑:“我……她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还有,你怎么也叫我天凯哥?”

“嗯,就许她叫,不许我叫?”小云昂着头,哼了声。

叶天凯赶忙安抚她:“许,当然许啊。你……我不是叫你去找大小姐了吗?找到了吗?”

“当然找到了。就在房间里。”

叶天凯抹了下额头上的汗,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这宴会都快开始了。万一她不出线,那就麻烦了。她……她什么时候下来?”

小云摇头:“我怎么知道。”

这就把叶天凯弄糊涂了。

“她不是在房间里吗?你叫她下来不就好了吗?你这话……”

小云忽然把叶天凯拉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然后把叶天凯推开。

“你想啊,都这样了。你觉得我能进去叫她出来吗?我这不是找死吗?”

叶天凯也是满脸为难,低声说:“确实不好做,我想想,总得想个办法,想个办法……”

一抬头,看到站在不远处,拿着纸杯蛋糕的谢樱。叶天凯眼珠一转,拍了下手,喜形于色:“有了,我想到办法了。”

他走过来,到了谢樱背后,谢樱正好转过身,没想到叶天凯这么突然就回来了。吓了她一跳,手中的纸杯蛋糕差点落在地上。

“哦,天凯哥,你回来了。”

虽然有点意外,谢樱还是很高兴。

叶天凯露出迷人的笑容:“是,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在这里久等呢。现在天气也凉了。”

“谢谢你,天凯哥,你真体贴。”谢樱甜甜的说着。

叶天凯把谢樱手中的纸杯蛋糕接过来,放在眼前看了看,然后使劲点头:“这个蛋糕一定很好吃。”

“嗯,还好吧。”谢樱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小樱,你能帮我办件事情吗?”

“什么事?天凯哥的事情我一定帮忙。不过,我得回厨房,厨房里还有很多事情。我……”

“不用很长时间。”叶天凯指着二楼的一个窗户说,“你知道大小姐的房间吗?”

谢樱不知道叶天凯要说什么,她点点头:“知道啊。”

“你帮我去敲敲门,告诉大小姐,马上要开席了。老爷要他赶快下来。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谢樱想想,说:“倒是很容易。不过,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小云去做吗?她是大小姐身边的人。她……”

“她有事情,老爷让她立刻去办。”叶天凯毫不客气地打断谢樱的话,“小樱,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就敲个门,说句话。你愿意帮我吗?”

谢樱笑着点头:“当然可以。我这就去。”

谢樱就要走,叶天凯忽然伸手拉住她,又想了想,说:“大小姐一定在房间里,不过,怕是睡着了。如果她不开门,你就使劲敲。别怕声音大。”

“我懂了,天凯哥,我会办好的。”谢樱信誓旦旦地做着保证。

说完,谢樱就向着洋房跑过去了。

小云走过来,瞥了眼叶天凯手上的纸杯蛋糕,有些醋意地说:“那东西拿着干嘛,还不扔掉。”

叶天凯看着纸杯蛋糕,有些舍不得:“小樱做蛋糕的手艺非常不错。她爸爸是个小有名气的糕点师。从小她就跟着爸爸在厨房里转。那时候,谢伯伯对我非常好。”

他想吃一口,小云忽然一把将纸杯蛋糕打掉:“不许吃。”

“你干什么?”叶天凯有些生气。

“就是不许吃!”小云也生气了。

叶天凯看着她,忽然间笑了,转怒为喜,他一把将小云拉过来楼住:“好,不吃就不吃。不过,等今天晚上的事情忙完了,我想吃……”

他在小云的耳边轻声说:“吃你。”

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了,只有那个扔在地上的纸杯蛋糕孤零零地躺在那,再也没人理会。

第三章 敲门               

叶家洋房的正门当然是给来宾用的,谢樱自然是不敢走。她转了一圈,从侧门进去。大小姐的房间她认识,就在二楼最里面。

谢樱一口气就跑到那里,在门口停下来,喘了口气,稳了稳心神。想着如果要见大小姐,不能显得太狼狈。

大小姐叶露荷她当然认识,那是个非常高贵,优雅,有教养,仿佛随时闪闪发亮的美人。

谢樱轻轻敲门,低声说:“小姐,宴席要开始了。老爷请您下去。小姐,老爷请您下去。”

说了两声,里面没回应。

谢樱又敲了几下门,提高了声音:“小姐,宴会要开始了。老爷请您下去。”

里面还是没有声音。谢樱抬头看看这扇门,确实是这扇门,这个房间也确实是小姐的。

“难道小姐不在房间里?”谢樱自言自语道。

也不是没这种可能性。这里的楼梯也不止一个,上楼也需要时间。可能就在上楼的这段时间里,小姐就下去了。

不,不会的,天凯哥说了,大小姐就走这里,可能是睡着了。天凯哥还说,如果里面不开门,就用力敲门。

对,天凯哥说的一定不会错。

谢樱正在这么想着,忽然间,门开了。小姐从里面探出头来。

“谁啊?”

原来大小姐真的在这里,天凯哥说的就是没错。谢樱心中高兴,正要说话,忽然就愣住了。

站在面前的的确是叶家的大小姐——叶露荷。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叶露荷身上没有穿衣服,只是用一张白色的被单勉强遮住身体,不光如此,大小姐头发散乱,满脸通红,而且呼吸还有些急促。

即便谢樱还是个天真纯情的女孩,这种事情她也是明白一些的。她的目光越过大小姐,往里面看了眼,房间里面的床上似乎躺着一个男人。男人也没穿衣服,正躺在床上抽烟。

“喂。”叶露荷提高了声音,“你是谁?”

谢樱慌忙说道:“哦,我、我是谢樱。我是厨房里的……”

“厨房里的跑这里来干什么?”叶露荷逼问了一句。

谢樱怯生生的说:“是、是老爷让大小姐下去。我……”

“知道了。”

叶露荷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谢樱碰了个钉子,但好在任务完成了。她刚想松口气,门忽然又打开。

叶露荷正颜厉色地对她说:“不许再敲门!”

“哦……”谢樱连忙点头。

门关上,没有一秒钟,又被打开。

叶露荷又用同样的口吻说道:“还有,不许把你看到的事情告诉别人。知道了吗?要是敢说出去,有你好果子吃!知道了吗?不许说!”

谢樱接着点头。

“是,我不说。我什么都没看见。没看见。”

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捂住眼睛。

门关上了。

叶露荷转过身靠着门,看着床上的那个男人。

那是个不到三十岁,身体精壮的男人。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健康的小麦色。骨架很大,四肢粗壮,肌肉紧绷,一看就是个喜欢锻炼的人。

他一边抽烟,一边沉思,眼帘低垂,没有看叶露荷。

叶露荷有些嗔怪,把身上的被子一扯,完美躯体显露在男人面前。男人依然没有去看。

叶露荷爬上床,压在男人身上。

“喂。”叶露荷娇笑着,“怎么不看人家。”

说着,就扑在男人身上,像一只小猫一样磨蹭。

男人拍拍叶露荷的头,顺手抚摸了下她的头发:“别这样,我有些累了。”

“累了?”叶露荷嘟嘟嘴,有些不高兴,“龙哥,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没尽兴,是不是刚才被打扰了,你……”

“不是那样,今天我就是累了。”  被称为龙哥的男人伸了伸胳膊, “我和你不一样,我一天到晚事情那么多,怎么可能不累呢。”

这个男人叫聂龙,天风集团的老板。是上海滩响当当的人物。也是新一代商界精英里的佼佼者,更是许多豪门名媛的梦中情人。

叶露荷偎依在他身边,媚眼如丝,极尽讨好。

“喂,龙哥,我们再继续吧。”

但聂龙并不领情,他一把将叶露荷推开:“好了,今晚我是来参加你的生日宴会的。得去前面见见你父亲。你也得下去了。和大家见见面。”

叶露荷非常扫兴,她拍了下枕头,抱怨着说:“都怪那个厨房里的下人,都是她敲门闹的。”

聂龙正在穿衣服,他扭头说:“别抱怨了,穿衣服吧。”

聂龙把地上的衣服抓起来,扔给叶露荷。叶露荷也没办法,也只好穿衣服。聂龙自顾自地穿好衣服,也没管叶露荷,径直走到门口,拉开门,大踏步迈出去。

忽然,眼前人影一闪,差点和他撞在一起。


篇幅受限,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观看~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九阅官方微信:19楼小说(best_read)

乖,扫一下~o(*≧▽≦)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