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中经商业评论】追踪酷骑单车风波:多地“人去楼空”,30亿押金恐难退还

【中经商业评论】追踪酷骑单车风波:多地“人去楼空”,30亿押金恐难退还

2017-10-11 10:22     娱乐     来自:牛人趣事

作者:朱腾飞

来源:猎云网ID:ilieyun



导语:目前,除了酷骑单车出现部分用户押金难退的问题,近期还有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小鸣单车也身陷其中。


狭路相逢勇者胜,背靠大树好乘凉。共享单车已进入下半场,赛道拥挤,资本趋冷,小玩家各怀鬼胎。


背靠着资本,摩拜和ofo可以继续在风口跳舞,而巨头之外的共享单车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他们不是在风口,而是风口浪尖。


这一次,被推向风口浪尖的则是三个月前推出第三代“土豪金”版的共享单车的酷骑单车。



因为押金难退的问题,部分用户无法在平台承诺的7天内收到退款,押金迟迟不退、客服电话无人接听、运维人员突然遭到解聘,种种迹象表明,酷骑单车地方分公司出现的这一系列问题,让不少酷骑的用户感觉不安。


各地用户押金难退


9月25日上午,辗转来到酷骑单车总部,公司正常办公,工作人员正在酷骑总部前台排队等候“一对一”用户现场办理退款事宜。“他们(酷骑)周六日不办理,我是请假来退押金的”,来自海淀的酷骑单车用户王先生笑着说。



家住通州北苑的张女士透露,今年8月份,她下载了停靠在小区门口的酷骑单车App,刚开始使用倒还是正常的,8月28日,张女士听同事说酷骑单车押金退不了,她就赶紧退下试试,结果申请退押金,这一等就是17天,页面依然显示“正在审核”。“十多天了我的押金还是没有退。电话也没人接,不知道该怎么办?”张女士无奈的抱怨说。



而事实上酷骑单车因为押金的事也曾两次发布公告,第一次是八月中旬,说由于上线了一大波新功能,导致系统不稳定所以出现了押金难退的现象。


8月30号,酷骑又发布一则说明,表示新CTO已经入职,将在9月解决押金退还问题。不过到现在为止,大部分用户的押金还是不知所踪。有人整理出了“如何退押金攻略”:“在app里联系客服是没有用的,电话打通后永远接不通人工服务。可以试着往他们官网留下的邮箱发送邮件,也可以通过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投诉。”然而,这个攻略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通过了解,大部分的酷骑用户使用的都是客服热线,客服微信,客服邮箱以及公众号这四种方式进行退款操作。


据悉,酷骑单车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长沙、西安、太原、石家庄等50多座城市共投放超过100万辆单车。


如果按照100万的投放量计算,酷骑单车押金总额约2.98亿元,而按官方注册用户1000万的数据计算,押金总额约29.8亿元。虽然对于单个用户来说,298元押金造成的损失也还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但无数用户的押金聚集在一起无疑是一笔巨资,网友怒怼:“流氓行径”。


然而,比起外地用户焦灼的无法及时退还押金,北京用户去总部现场退还,也不失为一种方式。但是,面对全国30亿用户的押金,北京用户押金退换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在现场办理押金退款过程中猎云网发现,部分支付宝用户相比微信用户退换押金时间上略快一些。使用支付宝充值的押金当场能退,用微信充值的还要再等一个工作日。


无独有偶,9月22日酷骑单车行政部发布员工内部邮件称:“近期关于公司的负面报道不绝于耳,相信大家对公司目前的情况是有些了解的,目前公司资金确实非常紧张,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员工工资的正常发放,为了不影响员工的正常生活,公司给大家一次自愿选择的机会。”



邮件中对员工的走与留也给出了回答:“无论您本月工作至几日,工资全部计算至2017年9月30日,公司将在2017年9月30日结清离职员工工资(因资金紧张仅能结算基本工资,绩效和其他补助不能结算)。”


对此,27日晚间,高唯伟向网易科技回应称,酷骑单车最近要被全资收购,两方公司有业务和人员重叠的地方,所以要进行人员优化,而不是外界所谓的裁员,但具体收购信息高唯伟表示不方便透露。


在走访中发现,酷骑单车总部各个部门工作人员,明显减少,座位空荡、桌面整洁,问及原因,工作人员称:“他们出差了。”有用户称,酷骑单车总部就剩下几个人善后,感觉也就撑到月底。


各地分公司“人去楼空”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北京、西安、深圳等多个城市的酷骑单车用户反映退款迟缓的问题。8月26日,酷骑共享单车对外称,原因是“酷骑近期集中上线了一批新功能”,由于时间短、功能更新频繁,系统出现不稳定,导致部分用户退押金迟缓。


8月28日,酷骑单车西安分公司回应是技术升级的原因。当时有工作人员称,公司已经组建了新的技术团队,预计10月份能解决问题。酷骑单车创始人兼CEO高唯伟回应网易科技称,酷骑单车延迟退款是因为微信支付宝的接口被关闭导致的。


据了解,酷骑单车采取多重合作模式,第一种是零投入模式,加盟商出力,酷骑提供车辆,第三方提供资金;第二种是加盟模式,加盟商出钱,酷骑提供车辆;第三种是合伙模式,通过建立分公司运作;此外还有政府、教育、开发商等模式。


一位已离职的酷骑西安分公司员工告诉猎云网,城市合伙人模式是由总部统一派车,区域负责人(承包商)统一管理,运维人员自主招聘,如果在运营过程中出现问题,统一反馈北京总部,另外,城市合伙人需要向总部缴纳一定的加盟费、管理费,加盟商自负盈亏。她还向猎云网透露,这种模式除了在西安开通直营,宝鸡、汉中都是个人代理加盟模式。


据酷骑单车官网显示,酷骑单车共有16个分公司。加盟合同6个月起签,并提供运营支持,广告营销以及培训。酷骑声称,目前市场已经成熟,声称,“年赚百万不是梦”、“年化收益50%以上”。


9月22号,酷骑单车西安分公司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向媒体解释,称退费工作由北京总部统一操作,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9月23日,据西安媒体报道,酷骑西安分公司已经人去楼空。知情人士爆料称:“酷骑单车全国的分公司都要解散,每个公司只留几个人善后,而且西安分公司的运维人员全部解聘。”


9月24日下午,酷骑河南分公司的50多名员工,已有多数签署了离职协议。酷骑单车沈阳分公司的工作地点也已经停止办公。


此外,有媒体报道称,酷骑单车杭州办公室已经换了公司,拨打相关联系人电话,一直无法接通,人工退押金的电话直接变成了空号。


而位于合肥白天鹅国际商务中心的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大门紧锁,公司所在大楼的物业公司称,该公司已有3个月没有交物业费。


事实上,酷骑单车押金难退一事,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曝出,近一个月以来,不断有用户在网上反应,酷骑单车押金难退,迟迟不能到账,并且该公司客服电话几乎是无人接听。


据了解,此事件在北京、郑州、天津、石家庄等多地区分公司人去楼空现象。


对此,9月27日晚间,酷骑单车CEO高唯伟表示,早前时候很多酷骑单车用户是由黄牛代理到公司退款,容易引起秩序混乱,为了保证员工安全,一律安排员工在家办公。


酷骑的资金哪儿去了?


资金哪儿去了?有没有监管?那个号称“使用出吃奶的劲儿”CEO高唯伟回应辽沈晚报的“十问酷骑单车”,在问答中,他是这么说的:


我们和民生银行签署了协议,进行全面合作。但是由于银行在年中(6月底)的时候很忙,没有接进民生银行的系统。现在我们遇到困难了,有的合作伙伴在撇清关系。也就是说,这笔钱到底谁来监管至今是未解之谜。


很快,事情有了新进展,此前有酷骑单车的离职员工向媒体爆料,称酷骑与P2P平台诚信贷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这一消息更是引发了用户的猜测,或许共享单车的押金已经流向了P2P平台。


据诚信贷官网信息显示,这家公司总部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万达广场B座30层,路过的员工称LOGO墙前几天刚撤掉,巧合的是,酷骑单车和诚信贷的办公地点均在通州万达广场30层,用户押金难退,而酷骑又有着“互联网金融的血统”,其资金去向不得不令人怀疑。



通过查询酷骑单车的企业信息,发现酷骑与诚信贷之间确有着扑朔迷离的联系,实际上,高唯伟正是P2P网贷公司诚信贷的CEO,对此高唯伟回应称早前就已经退出。


三个月前,高唯伟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透露,酷骑单车已投入近10亿元,而这些资金都来自于他此前的创业和投资积累,他没有进行过公开的融资。


报道显示,从初中毕业后,高唯伟就开始工作,今年只有31岁的他,却已经拥有很丰富的创业经历。2006年,他代理和销售手机卡,2007年创办生活信息门户网站及在线客服系统,2010年试水电商创办悦购伟业,2014年创办诚信贷,2016年成立梦想家国际创投,并于去年下半年进入共享单车领域。此前,他投资的某家游戏公司被一家上市公司收购,使他获得500倍的收益。


据悉,诚信贷隶属于北京悦购伟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股东为高大伟、赵恒郡,高唯伟为创始人兼CEO,首席运营官则为毕言。此外查询企业信用信息能发现,张夫芝、赵恒郡、高大伟、高唯伟和毕言,彼此之间存在诸多共同持股的公司。



诚信贷官网显示,该平台的主要投资项目是房产抵押贷款,承诺平台不会将客户诚信贷账户内的资金做任何其他非客户指示的用途,同时委托华兴银行进行资金存管。一旦出现逾期坏账,诚信贷通过风险备用金1000万元优先垫付,但并未公示资信证明书。


种种迹象表明,酷骑押金难退或许还只是第二梯队共享单车们困境的冰山一角。此前,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入局,其中不少是奔着押金来。


艾瑞咨询2017年Q2研究数据显示,从月度独立设备数指标来看,摩拜和ofo处于行业第一梯队,月度独立设备数超过3000万台;第二梯队企业数量较多,以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哈罗单车、小鸣单车为代表,在部分城市保持一定市场占有率,月度独立设备数超过100万台。


第三梯队企业APP月度独立设备数未超过百万。按照各平台要求用户缴纳的押金数额简单估算,押金最多的可达到数亿元,最少的也在1亿元左右。


共享单车企业把用户的押金放到哪儿了?目前业内除了鼓励免押金,还有不少企业选择设立专门的银行账号,进行第三方监管。


在这个已经进入下半场的游戏里,后续融资和运营都将可能对他们进行垂直打击。今年6月,“悟空单车”倒闭的消息传来,它成为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无独有偶,3Vbike因大量单车被盗,从6月21日起停运,宣布倒闭。


目前,除了酷骑单车出现部分用户押金难退的问题,近期还有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小鸣单车也身陷其中。为进一步核实,9月27日晚上,猎云网记者多次拨打小鸣单车客服,电话一直连接不上。


据悉,小鸣单车成立于2016年9月,获得联创永宣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10月,获得凯路仕1亿元的A轮融资。2017年7月,再次获得由联创永宣领投的B轮数亿元投资。


其实,共享单车押金问题已有前车之鉴。今年8月初,长期被投诉押金难退的江苏町町单车“跑路”,办公地点“人去楼空”。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眼下,在共享单车玩家中已经有数家公司出局,剩下了又还能撑多久呢?拭目以待!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ADHUgMKe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