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那年花开月正圆》三种迥异的家庭教育 三种不同的人物命运

《那年花开月正圆》三种迥异的家庭教育 三种不同的人物命运

2017-10-09 21:12     教育     来自:21世纪英语传媒

今秋爆款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昨日完美收官,该剧自播出后持续赢得高收视好口碑,剧情跌宕起伏令人回味无穷。


陕西秦商几大家族的爱恨纠葛扣人心弦,而周莹、吴聘和沈星移身上所体现的三种完全不同的家庭教育,也随着剧情的推进暗暗博弈。



吴聘

知书达理的“乖宝宝”



虽然吴家大少爷猝不及防的挂了,但他就是我们常挂在嘴边的“别人家的孩子”。


家庭和睦、父亲严厉开明,母亲温柔善良。吴聘在这样和睦的家庭中长大,聪明能干,正直善良。


但吴聘人设下隐藏的缺点也相对突出:异常听话的“好孩子”。


父亲吴蔚文被称“三硬商人”,人硬、货硬、脾气硬,有个如此优秀的父亲,吴聘事事以父为先,事事都要征求父亲的同意。在这种传统观念里长大的吴聘,面对婚姻,即使不喜欢也不反驳,简直是太听话了。


现在社会,学习力、创新力已成为人才竞争的必备能力,太听话的孩子往往性格懦弱,做事保守,创新能力弱,进取心差。


中国父母都希望孩子走一条复制粘贴的道路,过着一个大家都认同的理想生活,但用前人井底观天的人生经验,去指路后一代不可测、未可知的人生已经在一定程度上不适应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了。


沈星移

活在哥哥阴影下的二胎叛逆小孩



与吴聘相比,沈星移就是大家眼中的叛逆小孩了。看沈星移的人设,身为二儿子,经常拿来与大哥相比较,“你大哥8岁就过目不忘了,可看看你自己,连家里做什么生意都不知道!”“你大哥要是还活着该多好,我就不用跟你这个败家子儿生气了!”


沈星移在被父亲痛打后,呼喊“为什么我在外面是响当当的人物,而在你面前却什么都不是!”这种渴望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急于求成的心理会让孩子做出一些轻举妄动的行为。


可见,父母和老师的评价,有时真的会影响孩子的一生。当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成为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人士,但至少在孩子心里,他可以自我接纳、热爱自己、热爱生活,实现内心的平和与精神的富足,这也足够好了。


周莹

独立、果断的“野孩子”



周莹的性格大大咧咧、个性独立,更重要的是,她活得很自我,不依赖于任何人。


出身底层,父母不详,有个爱玩好赌,不怎么着调的养父,是什么让这样的人设成为女首富。


周老四玩世不恭,看似荒唐糊涂,实则父爱满满,给了她满满的安全感。周莹问:“爹,我们有家吗?”周老四答:“在哪儿能睡着哪儿就是家!”这种安全感让周莹在任何困难面前都能乐观面对。


周莹在周老四放养式的教育下形成的独树一帜、天不怕、地不怕,敢作敢为的性格。她可以哈哈大笑,可以四处闲逛,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想法,同时看尽世间百态,对其他人充满了同理心。


社会学家总结一个人能成功的要素,是智商、情商和逆商。


如果说周莹做生意的头脑来自天赋,那她的学习能力也不容小觑。走南闯北的生涯使周莹在任何困难面前都能乐观面对,这种逆商也是周莹成功不可缺少的因素。


在盛隆全卖假药风波中,周莹用棍子敲晕自己,即解决了问题,又不与图尔丹为敌,最终凭借高超的智商、强大的情商结交了图尔丹这位朋友。图尔丹说我见过聪明的人不少,但都不够实诚,实诚的又不够聪明,你恰恰聪明又实诚。对图尔丹这种商人来说,这评价不是一般的高啊!


教育家陶行知曾说,要解放孩子的头脑、双手、脚、空间、时间,使他们充分得到自由地生活,从自由的生活中得到真正的教育。周莹的成功正是这种教育的产物。


一个不被拿来比较而是被父母看见的孩子,一个在规矩之外拥有内心自由的孩子,一个看过,听过,闻过,摸过,感受过鲜活的孩子,又何愁不是未来的大赢家!


《21世纪英语教育》综合整理。

内容来源:好幼师微信公众号。

图文来源:网络。


版权与免责声明:

“21世纪英语传媒”所转载、摘编的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liqian@i21s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