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平安·印象】线路上的老警长&九华,夜听梆声……

【平安·印象】线路上的老警长&九华,夜听梆声……

2017-09-14 12:26     科技     来自:牛人趣事

(点击查看详情)


“平安·印象”征文优秀作品选登

线路上的老警长

游云飞



在他的履历上,没有耀眼的功绩,只有一幅画,是用脚画下的,承载的是变幻着的四季:春的小花、夏的绿荫、秋的黄叶、冬的圣洁。他叫汪文成,是郑州东站派出所大孟警务区的一名线路民警,也是一名老线路、老警长。老警长的话不多,但是每次都可以说到点子上,不说空话,不言碎语。


自1985年参加工作以来,他把人生最美好的岁月都献给了铁路。脸上的皱纹记录了线路工作的风雨,30多年的线路工作几乎是他生活的全部。50多岁的老警长把辖区16.326公里的线路走了无数遍。


他说自己心里有两个家,警务区是其中一个。他说有时候在梦中醒来会分不清哪里是家哪里是警务区。线路上处处体现着他的热情,从家里到警务区处处都是熟知的角落,就算最细微的角落都留有他满满的热情。他说从入警到现在,从家里到警务区的路不知道奔波了多少次,始终不觉厌烦。一路走来,从当年一个懵懂的小伙子到现在的缕缕白发,他说自己从不后悔。说这话时,深情的眼神中依然透着最初的那份执着。


他说线路工作不能出一丁点问题。他这样说也这样做。警务区工作繁琐,他记在心里。他说自己是警务区的活台账,他说做工作就要对辖区的情况做到“一口清”。他说“大孟警务区管辖的区段是郑徐线的K531 757-K515 431,全部是高架桥,辖区共有6个岗位、18个队员,辖区内有跨连霍高速桥1座、落地设备8处,辖区沿线有15个行政村、26个自然村,还有7个中小学校……”辖区内的村庄、社区和中小学校他都清楚得很。他说手里的台账应该是有温度的,应该是融入人民群众中的记录,而不是冰冷的文字。


路外宣传时,他走进学校走在孩子们中间,把铁路安全知识像讲故事一样说给每个孩子听;线路巡视时,他走在路上,把沿路的滚网、四电设备、桥涵结合部等重点部位看了又看,留下最美的脚印;零点大清查时,他总是准时出现在线路上,纤瘦身影透过头顶的月光显得更加的高大,同队员一起在线路上迎接着黎明的到来,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有多少次。


老警长深爱着铁路。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很多东西做起来有些力不从心,但是绝不会把这个当作借口。”老警长的身体不是太好,每次工作总随身带着药瓶药罐,他说警务区工作内容琐碎,不随身携带怕没有时间吃药。家人担心他的身体一直劝他去检查检查,每次他都答应得很好,可是常常食言。他说自己可以坚持,没事的。


就这样年前推到年后,十一推到过年,冬天又推到了春天。今年的春运比往年来得早,春运过后又紧接着两会、五一、端午、“一带一路”,都离不开安保工作,而高铁安全防控又是极其重要的一环,他总说自己走不开。


今年3月4日,线巡路上他晕倒了,被队员及时发现送到最近的医务室。打点滴时家人劝他去大医院看看吧,他说我正在工作怎么能离开警务区呢?面对倔强的他,家人也只能偷偷抹眼泪。


他不是共产党员,却始终用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他说:“我作为一名警察,为的就是可以在岗位上尽自己的一份力,把警察这两个字演绎好,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好,还需要努力。”他用自己稍显蹩脚的普通话描绘着自己心中的警察信仰和藏蓝心结,说出了铁路民警肩上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


他说自己快要退休了,他舍不得离开自己热爱的事业。他说以后会梦见自己为公安事业奋斗的岁月,从懵懂却干劲十足的小伙子,到两鬓斑白的老头子,几十年与铁路相伴。他把长长的铁路看作自己的孩子。他说自己习惯了在偏僻线路上一个人的孤寂,喜欢上了安静的铁路线,每当高铁列车疾驰而过,就像听见了自己的孩子睡熟后轻微的鼾声。


在平凡的岗位上,在绵长的线路旁,像老警长这样的守线人还有很多,他们不计功名,不谈富贵,只有一个单纯的想法就是线路平安。这就是线路人。他们做的工作可能是最枯燥的、最默默无闻的,在线路上一遍遍地走、一遍遍地看,仿若世界与他们都没有关系,把线路走1000多遍1年就过去了,走1万多遍10年就过去了,走3万多遍30年就过去了。


是啊,他们的履历上没有一年抓了多少逃犯,也没有什么一等功、二等功。他们的履历就在脚下,在辖区的线路上,在他们走到的每一处地方。


春天看沿线怒放的花朵,夏天路过成荫的绿树,秋天看黄叶飘落,冬天看荒野般的冰雪世界。如果有一天孩子问我,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我一定对孩子讲:“他们啊,是画家,他们用脚在路上作画,他们的画里有春天的花香、夏天的绿荫、秋天的黄叶和冬天的洁白……”


这样的一群人,大抵便是我心中关于平安的印象。


(作者:游云飞 单位:河南省郑州市郑州东站派出所)


“平安·印象”征文优秀作品选登

九华,夜听梆声……

江志伟



我的童年,是在故乡江南一个小城度过的。不知为什么,直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每一次闪想起它时,总会幻听到孩提时更深夜静的清脆梆声,以及压低了嗓门却极具穿透力的“防火防盗,家家平安”的吆喝声。梆声送我渐入梦乡,梆声伴我长大成人。印象中的梆声,比抒情歌曲还要多情,比甜言蜜语还要温馨。


有天晚上,好奇心促使我对这梆声探个究竟。于是,陪着挑灯纳鞋底的外婆,一边看小人书,一边等待着梆声的响起。灯花挑了一次又一次,上下眼皮打了好几次架,终于等来了熟悉的梆声。


我一下来了神儿,赶紧跑到大门边透过门缝瞪大双眼使劲看。空寂无人的夜街上冷冷清清,一个白发老人,手电筒用绳子捆住斜背在腰间,一手提着竹筒做成的梆子,一手挥着木棒不紧不慢地敲打,梆声如空谷幽鸣般悦耳。昏黄的路灯把他的身影投在石板路面上,不一会儿就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只听到渐渐远去的梆声和吆喝声。


我跑回屋里,告诉外婆我的见闻。外婆说:“他是个好人。心地不善良,是打不响这个梆子的。”


我记住了这个画面,更记住了外婆的话。后来,学校放寒假要求每个学生到街道居委会做件好事,我二话没说就自告奋勇地选择“打更”。居委会的大妈们和我的同学们都惊呆了——别人想的都是打扫街道、出墙报之类的事儿,怎么他这个小鬼头却想干这个苦活呢?有两个小伙伴怀着好奇心,硬要与我做伴,其中一位心灵手巧很快就用竹筒做成了梆子。头天晚上一试,果然像模像样,只是那男低音我们三个人怎么模仿都不像,被居委会主任评价为“怪声怪气”。第二天开始我们就改成了童音原声,三人轮流吆喝,越喊越有劲,因为他们都听我讲述过外婆的那句话,敲响了梆子就证明我们是好人。


离开故乡后,从古城走进新城,从小城镇走进大城市,求学、深造、工作,就再也没有听到过梆声了。直到前几年去九华山采访夜宿九华街时,才猛然于梦乡听到久违的梆声。待我断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随即翻身跳下床,推开窗户循声望去,看到浓浓月色浸泡着的山路上,一个和尚身穿僧袍边走边敲着梆。我陶醉在这画面中,儿时的记忆一下子涌上心头。想起白天在九华山公安局采访,听说他们自建立消防科、成立僧尼消防队之后,平均每年要扑灭火警四五次,消灭隐患十多处,连年被评为防火先进单位的事迹,我想:这些佳绩中应该也有这“梆声”的一份功劳吧?


走笔至此,忽见电视荧屏上出现了“火险等级”的字幕报告,心中一喜:这不就是那“远去的梆声”的现代版么?虽然荧屏里没有梆声,没有吆喝声,但是,透过那字幕,我分明听到了一声声男低音:防火防盗,家家平安……


啊,全民消防,生命至上!不管是30年,还是300年,我都难忘那久违的梆声……


(作者:江志伟 单位:安徽省黄山市作家协会)


检察日报新媒体中心出品

文字丨游云飞 江志伟

编辑丨陈俊丞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猜你喜欢

万元巨奖来袭!首届“法治随手拍手机摄影大赛”开始啦

今天,不整几句情诗就不算过这个节!

小编共享汽车初体验!结果,问题来了...

今早醒来我特别想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是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