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熬过难熬的日子,是更难熬的日子

熬过难熬的日子,是更难熬的日子

2017-09-14 04:05     女人     来自:咪蒙



我之前是一名销售,

会在电话里给客户唱歌读诗。

领导整天和我说KPI,

我说还有诗和远方。

我也是一个忠实的海贼迷,

我喜欢的反派黑胡子说:

“人类的梦想是永远不会终止的”,

此生不悔入海贼,

来世愿生新世界,

只要还相信热血,

那么男儿至死是少年。

我叫周松明,

是一个有文学梦的二次元青年。





读书的时候,每个人的班上都有一个被孤立的女同学和男同学。

张伟就是他们班上那个男同学。

 

张伟家里穷,小学的时候,每次上完体育课,同学们都结伴去小卖部买汽水喝。

邀请张伟一起去的时候,张伟以汽水中有人工色素,喝多了人会变色以及汽水中充入过多二氧化碳,喝多了人会缺氧等很有说服力的理由,拒绝了他的同学。

同学们都信以为真,然后更加积极地涌向小卖部买汽水。

从此,大家再也没邀请张伟去小卖部,也再没邀请张伟和他们一起玩了。

 

张伟不打算跟他们这些人计较,并把鲁迅先生的“猛兽总是独行,牛羊才成群结队”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不断激励自己,自己以后是个要赚大钱的人。

 

于是,张伟一直独行到了高中。临近高考的时候,张伟他爸告诉他,没钱供他上大学。

张伟说,那你出钱供我上软件培训学校吧。比上大学便宜,只要交一次就行,不用交四次,我一年后一定赚大钱回来。

 

一个星期后他就回来了,所有钱都被骗了。

 

张伟当时路过那家软件培训机构的时候,看到了广告上面的标语,“你与扎克伯格之间,只差一次培训”。

 

去上了一次课之后,发现上课老师的艺名就叫扎克伯格,教课用18级丙等的普通话,张伟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

 

张伟被他爸赶出了家门。

行李被一件件丢出来了,其中有一件滚到了路过的李芳身上。

李芳就是张伟班上那个被孤立的女同学,也是因为穷。

李芳帮张伟把行李提到了附近的车站上,刚好她也要去市区。

 

李芳听了张伟的经历之后,决定和他一起去那家培训学校讨回公道,大概是被孤立的人和被孤立的人的惺惺相惜吧。

 

他们一起去了培训学校,张伟吞吞吐吐地说了半天,表达了要退钱的想法。

负责人一看对方这么弱势,就挺直腰板说,我们一没骗,二没抢,不想学了就滚,要退钱没门,你们给我出去。

张伟张开嘴,刚想再讲几句道理。突然一个影子从背后闪过来。

“你大爷的,没门怎么出去。”是李芳,操起一把椅子,准备往负责人的身上砸过去。

 

负责人慌张地躲了过去。办公室的其他几个人见状,立刻冲出来把李芳按在了桌上。

“你们快放开她,我报警了!”

张伟一着急,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抵住了负责人的脖子,形象顿时变得很伟岸。


最后在民警的调节下,负责人把钱退给了张伟,张伟感谢李芳够义气,要请她去餐厅吃顿好的。李芳摆摆手,要请张伟吃,因为她没想到张伟这样的老实人在关键时候还挺勇猛的。

“这家西餐厅不错吧?”,李芳问张伟。

“不错不错”,张伟回答,切牛排的手一直在抖,“有钱真好啊”。

“怎么想起来学软件编程了?”李芳问。

“因为想以后每天都能来这样的地方吃饭。”张伟说。

“来这样的地方也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李芳言语当中有点闪躲。

“穷已经是我人生付出的最大的代价了。”张伟说完,把一大块牛排塞到嘴里。

 

李芳给张伟介绍了份销售的工作,也介绍了几个有钱的客户。

张伟很珍惜,每天都奔波于请各个客户吃饭的路上,就算被对方爽约了几次,还是坚持请,对方终于被张伟的毅力打动了,和他签了年单。

 

张伟想请李芳吃饭,在上次那家西餐厅。打通李芳电话的时候,是一个陌生男子接的电话,这个声音很熟悉,张伟好像在哪里听过,他问张伟是谁,张伟怕对方是李芳的男朋友,连忙说起平时烂熟于心的话:您好,我是xx保险的……

对方说,我买过了。

张伟想起这个声音了,是和他签了年单的客户,那个客户可是某大公司的总经理。

所以?他跟李芳是什么关系?张伟想。

 

张伟后来还是约了李芳出来,问她,“我可以签年单是因为你吗?”

李芳说,“大家都是老乡,能帮就帮。”

“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张伟语气有点焦急

“能是什么关系,我上次说了,要赚钱就要付出点代价。这就是我的代价。”说完,李芳摇了摇手上的红酒。

张伟一时语塞。


张伟劝李芳不要再继续下去,李芳说,可是我已经忍受不了贫穷的生活了,我已经不想回去那个小县城了,我再也不想因为穷被孤立了。

张伟和李芳在西餐厅散了,那天晚上回去后,看到李芳晒和朋友在高级俱乐部聚会的照片,配文:大家是一辈子的好姐妹。

 

回去后,张伟打电话过去拒绝了那个要和他签年单的男的,那个李芳在他身上付出代价的男的。

张伟也不知道为什么拒绝。

他明明是一个想去高档西餐厅点最贵的牛排吃的男人。

他明明是一个想要证明给他爸看的男人。

他明明是个想赚大钱的男人。

可能是他不想,他的钱是需要靠李芳付出代价赚来的。

 

张伟还是继续销售的工作,不靠李芳的资源,靠自己日复一日地打电话卖力推销。

终于,张伟成为了部门季度销售冠军。

张伟拿到奖金那天,又想打电话给李芳,已经打不通了,发微信给李芳,李芳没有回,打语音电话给她,她也没有接。

他和李芳彻底失去了联系。

 

过年的时候,张伟回老家了,他实现了他的承诺,赚了大钱,把钱都给了爸妈。

爸妈拉着他去邻居家都炫耀了一圈,除了李芳家。

路过李芳家的时候,他妈把声音压低,“你知道他们家女儿在外面卖吗?”

张伟没说话。

 “难怪我说之前每次回来都能给她爸妈那么多钱,果然是去做了没皮没脸的事。”

他妈说了一路,张伟沉默了一路。

那段路快走完的时候,张伟问了一句“她有回来吗?”

“哪里有回来,她爸妈都不让她回来,嫌丢脸。”

 

张伟回去之后,给李芳发了一句,新年快乐。

晚上睡觉之前,张伟收到了李芳的回复,时隔7个月后的第一次回复:新年快乐。

张伟问她,过得好吗?

过了很久李芳回他:其实穷不是人生付出的最大代价,因为穷失去尊严才是。

 

别以为跨越阶级这事儿真的那么励志和容易,有意无意的,总得失去很多才行。

 

总有衣食无忧的人,感叹命运的无常,尊严的廉价。但或许只有真正经历过贫穷的人,才能明白那种扭曲。

 

钱与尊严,挣脱与代价。

 

哪个更重要,你想好没有?

 


那天,我把养了4年的乌龟,

托付给了刚失业的好朋友。

我请他住到我家,

他睡床上,

我打地铺。

我还给他介绍了份销售的工作,

而我,辞职,成了一名北漂。

我想要过自己的人生,和vivo Xplay6一样乐享非凡,

坚持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想走自己的路,就像一汽马自达CX-4

不随波逐流,自在前行。

我从一个“小学生”做起,

开始了我的文学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