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研发五年,在苹果发布会上亮相的陈星汉新作《Sky》到底是个什么游戏?

研发五年,在苹果发布会上亮相的陈星汉新作《Sky》到底是个什么游戏?

2017-09-13 22:12     游戏     来自:牛人趣事

如果《Flower》是一部诗集,《Journey》是一则寓言故事,那么《Sky》就更像一部能够展开挖掘的电视剧。


北京时间9月13日凌晨,苹果举办了2017秋季发布会。在这次发布会上,陈星汉团队ThatGameCompany新作《Sky》亮相,成为了业内热议的话题。陈星汉本人也在现场展示了这款作品,并宣布《Sky》将会率先登陆iPhone,iPad和Apple TV平台(并非独占),预计今年冬季发售。同一时间,网易宣布将代理《Sky光遇》国服,官网同步上线并开启预约。



和iPhone 8、iPhone X等数码产品相比,陈星汉携游戏登台却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至少在游戏圈,《Sky》可以说是这次发布会的“惊喜”。


历时五年,陈星汉推出了一款怎样的产品?


《Sky》具备了特殊的含义。一方面,它和香港游戏公司Directive Games旗下AR游戏《The Machines AR》都作为中国游戏基因亮相苹果发布会,纪念意义十足;另一方面,《Sky》也是陈星汉潜心五年修炼出来的作品。自《Journey》推出之后,陈星汉基本很少在公众场合发声,而今年苹果发布会则成了这位“游戏禅师”的下一个新起点。


《Sky》早在去年11月初便首次对外曝光,但除了概念海报之外没有过多的信息露出。在外界看来,正如沉寂了五年的陈星汉本人一样,《Sky》一直是个谜。尽管曝光的内容不多,但当时ThatGameCompany是这样自我评价的,“相当有野心的项目,希望影响比以往更多的玩家。”


最初曝光的概念海报


而今天《Sky》也首次公布了游戏视频。可以看出,《Sky》的主题为“爱与给予”,依然延续了以传递情感为核心的“禅”派游戏风格。玩家操控角色在空中翱翔,在云朵中享受自由。还可以看到,《Journey》《Flower》中的一些元素风格在《Sky》上有所传承。




但是不同之处在于,《Sky》把对生命、朋友、家庭的理解放在新作中,玩家可与家人、好友一起多人游戏,感受不一样的体验。例如当其他人遇到困难时,《Sky》能给玩家一个方式去伸出援手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这也迎合了“给予”的核心,同时也是对早期游戏的一种升华——它正将社交权重放得更大,来迎合手游社交联动趋势。


事实上,陈星汉是一个竞技游戏爱好者,学生时代还拿过格斗游戏冠军、《星际争霸》冠军等,酷爱《DotA》这一类的游戏。但他选择的这条截然不同的路线,最终造就了它的成功。


从2006年推出《flOw》至今,陈星汉在注重情感体验的艺术游戏这条路上坚持了十余年。陈星汉曾坦言自己在14岁时的梦想还是去做一名动画电影导演,但就读南加州大学电影硕士期间,会写代码的他又被分到了电影学院的游戏项目。经历了这个过程,陈星汉对游戏行业的未来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如果游戏行业与电影对应的话……现在我们有惊悚片、恐怖片、动作片、体育片,但还没有浪漫片、戏剧、纪录片以及对生活的思想性实验。


人类需要很多种情感体验,但许多体验还没出现在游戏当中。为什么很多人长大之后就不玩游戏了?因为他们想要这样的情感体验,而游戏并不能提供给他们。



坚持做情感体验的游戏让陈星汉收获了让他意料之外的反馈。被陈星汉视为“童年梦想的模拟”的《Cloud》上线后,有玩家写邮件表示“玩游戏时哭了”,也有玩家用“beautiful”来形容陈星汉本人;《Flower》上线后,陈星汉收到了多达500封的玩家邮件;《Journey》甚至改变了玩家对游戏机制的固有观念(即杀戮),不少玩家主动发帖,向在《Journey》中邂逅的,其他匿名的玩家表达了感谢和歉意——“我十分感激你今晚的帮助。我的飞行技巧毫无寸进,你却如此耐心。”


在Eurogamer这期采访中,陈星汉将他理解的游戏理念做出了诠释:


归根结底,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就是引领情感化内容的发展。如果说现在整个游戏产业都在关注肾上腺素的冲击与对玩家的刺激……那也许,我就在关注爱与和平。


如此下去,我们能够扩展游戏概念与目标的边界。正因如此,我还在研发游戏;也正因如此,我还处在旅途当中。



这也与《Sky》的主题相吻合。


但是想要每一款产品都获得这样的体验并不容易。陈星汉在发布会后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每做一次产品创新都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其中的压力很大。而且和《Journey》索尼独占不同,《Sky》选择了新的平台首发,这需要他们和苹果长期沟通优化,这也是个挑战。5年的研发时间也能看出《Sky》遇到的困难,这一点在今年3月GDC期间陈星汉接受葡萄君采访时也有所提及:


当你要创造一个新的东西的时候,你没有参照物,就不可避免地要走很多弯路,撞很多墙。《Journey》我花了3年时间研发,有一年半的时间在走弯路;《Flower》花了2年时间,也是有14个月的时间在撞墙;现在这款游戏(《Sky》)开发初期撞了3年。



除了游戏研发,陈星汉还担起了更多团队管理上的责任。陈星汉将团队管理和电影做了个对比,他认为一部电影上百人拍,实际上核心班子也就10个人左右,其中光打磨故事都需要个三五年,到最终拍摄制作阶段才人数增多。而对于游戏产品,前期可能像《Sky》一样花了3年,但度过了开发初期来到制作层面人数就增多了。


整体来看,《Sky》身上承担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在发布会公布的一段QA采访视频中,陈星汉还表示《Journey》在主机平台大火之后,就有玩家提出能不能出一款和家人一起玩的游戏。而近几年来移动端又是发展最快的平台,有利于更多的人接触到这种类型的游戏,陈星汉便选择用《Sky》完成玩家的愿望。在他看来,创造一个能够作为“交流媒介”的游戏来拓展电子游戏的界限一直是他的目标,如果《Flower》是一部诗集,《Journey》是一则寓言故事,那么《Sky》就更像一部能够展开挖掘的电视剧。


为什么会选择网易代理?


被陈星汉寄予厚望的《Sky》,它的国服将由网易代理发行,中文名为《光遇》,今天网易也同步上线了《Sky光遇》官网并开启预约。



二者的合作似乎不难理解。网易近年来一直比较推崇“小而美”的作品,他们曾在2015年先后推出《惊梦》《花语月》并获得苹果推荐,以此积累下不少口碑。此外,他们之前还成立了网易游戏学院mini项目,对小工作室创业进行扶持,培养了一批年轻人才。另外据悉网易今年也曾和陈星汉进行过接触,考虑到双方在产品、文化理念上具备契合点,二者的合作门槛会低很多。


对于陈星汉而言,网易相对成熟的艺术气息探索模式在他们看来并不陌生,和游戏大厂网易达成合作或许也会助力产品更好地实现商业化,同时网易在《惊梦》《花语月》之后也希望能有一款产品能够突破目前这个市场的天花板,而《Sky光遇》又出自当前知名度最高的华裔制作人陈星汉,或许它就是离目标最近的那一个。


只有一个陈星汉


作为游戏禅师的陈星汉,也向往成功,但他对于成功也有着不同于常人的追求。他希望自己能够创造一个艺术游戏的商业成功案例,如同迪士尼、皮克斯一样,而这样的成功将为更多艺术游戏的开发者创造一条可追随的道路。


获苹果认可+网易代理,可以说陈星汉和《Sky光遇》目前站在了比较有利的起点上。从此前《虚荣》《超级马里奥RUN》等产品一样,能够登上苹果发布会的游戏往往都不缺流量与曝光。


但即便如此,想要获得成功仍然很难。陈星汉在独自探索艺术游戏的路上是孤独的,他在接受葡萄君的采访时也表示“也许我从心里就是向往孤独的人”。


可是这样的孤独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却也显得可贵。市场上各种类型的游戏都有很多人做,但是陈星汉只有他一个,能把艺术游戏做到大众视野的也只有他一个。



关注微信公众号“游戏葡萄”,每天获取最前瞻的游戏资讯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TUs6erT3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