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 重返自然的新艺术运动 | 混乱博物馆

重返自然的新艺术运动 | 混乱博物馆

2017-09-13 21:50     汽车     来自:牛人趣事

科学进步和工业革命让西方文明在19世纪进入了一个漫长的黄金时代到世纪之交的时候艺术界也出现了新的变化——设计开始从一般的艺术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行业。

新艺术运动活跃于1880年代到1910年代是这场变革中最富有创造力的先行者它一方面继承了古典艺术中高贵典雅的审美品味一方面勇敢地迎接了工业制造的新材料还将观察的眼睛投向了最广袤的自然界用科学的眼光汲取其中的养分。

这场浪潮几乎涉及了视觉艺术的所有领域给行将结束的黄金时代画上了一个秀美的休止符。


-文字稿-

自然的美感引人入胜,这让人们像欣赏艺术那样欣赏它们,而我们又从自然界的运动中汲取形式美感,成为艺术发展的甜美养分——就像世纪之交的新艺术运动那样。

工业革命在19世纪下半叶硕果累累,大量的廉价流水线产品涌入人们的生活,但一些艺术家指责这些粗糙的工业品没有灵魂,发起了重回手工业的艺术运动——以威廉·莫里斯为首的英国艺术家开始重视自然界中的艺术形态,将大量动植物图案引入装饰设计,作为装饰艺术的主要动机,在后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灵感还来自遥远的东方。19世纪中期,日本开港,开始向欧洲大量出口茶叶、瓷器、漆器等农业和手工业制品,由中国工笔花鸟发展来的浮世绘版画作为包装材料出现在欧洲艺术家面前,东方人对自然的细腻观察,以及充满生机的线条,点醒了陷入窘境的西方艺术。

于是相比西方传统装饰中满眼的神话人物和石膏浮雕,一些令人眼前一亮的新设计出现在了英国,唯美主义的惠斯勒曾以日本为主题创作了大量作品,1877年的“孔雀厅”是室内装饰杰作,青绿色的墙壁上用金漆描绘了数只与真鸟等大的孔雀,优雅的线条无不效仿东方,同样涂着金漆的橱柜上摆满了中国进口的瓷器——这被视为“盎格鲁和风”的典范。

像这样的尝试出现在绘画、建筑、装饰和平面设计等诸多领域,到80年代发展成一场遍布欧洲的“新艺术运动”。与传统艺术,比如洛可可风格,将自然事物用作陪衬的修饰做法不同,新艺术运动更欣赏自然界本身的形态,包括动物和人体,热衷于那些优美而有活力的曲线。

在绘画和平面设计领域,扬名巴黎的捷克画家,阿芳思·穆夏创作了大量的插画、广告和海报,他善于描绘优雅而有活力的古典女性,让各种植物花团锦簇地充满画面,同时用灵活的曲线构造出了大量几何花纹装饰。

装饰是新艺术运动最集中的舞台,工业革命大量普及了玻璃、陶瓷和金属,艺术家发现这些新材料坚固而可塑,热情地拥抱了它们。来自法国南希的艾米里·加利,他的玻璃作品敦厚温润,层叠了不透明的浮雕玻璃,构成了栩栩如生的自然图案。

与加利几乎同时,美国的蒂凡尼珠宝公司也在世纪之交设计了一大批高档玻璃制品,更加注重金属和玻璃的结合,延续了西方的花窗玻璃传统,紫藤萝、一品红、金莲花、玉兰花,凭借现代工艺将各种植物变成了最杰出的艺术品。

珠宝领域更加著名的艺术家是拉利克,他在1885年开办了自己的珠宝公司,很快成为法国最先锋的新艺术运动珠宝设计师,无论黄蜂、蜻蜓和蝴蝶,还是蝙蝠、燕子和雄鸡,抑或毒蛇、美人和香草,都如同精灵的珍宝。

而建筑和室内设计中的新艺术运动在欧洲各国呈现出不同的风貌,比利时的范·艾特菲尔德公馆完成于1895年,由这场艺术运动的发起人之一维克多·奥塔设计,轻盈的钢骨架玻璃顶棚带来了明亮的天光,金属和木制的曲线造型无处不在,与红色壁纸上的金色图案交相呼应,植物造型的灯具装饰点缀在各处。

而在西班牙,新艺术运动最杰出的作品是“圣家堂”,它从1882年开工至今仍在建,结合了许多哥特复兴的特征,在高耸的立面上使用了大量植物装饰,但更偏爱硬朗而交错的直线,构成了加泰罗尼亚现代主义的典范,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还未完工就被列为世界遗产的建筑物。

最后,绘画领域中的新艺术运动是一场观念的革命,更加多变。维也纳分离主义的克里姆特最具历史地位,这个流派同时是后印象主义大宗中象征主义的分支。克里姆特在画面中大量使用曲线、色块和植物构成的装饰性图案,用赤裸的人体表现爱情、性欲、生命和死亡。

克里姆特1918年死于西班牙流感,声势浩大的新艺术运动也落下了帷幕——这些精妙的艺术品固然接受了工业带来的新材料,却不能适应流水线的大生产,终于被更加现代化的硬朗风格取代了。


▼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混乱博物馆更多视频。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9wxH9DtR26